简体  繁体
打印

 

“驅魔”是邪教殘害生命的一種重要方式

陳哲

 

人本網藝術鑒賞

據中國反邪教網消息,美國VICE新聞網(vice.com)報道,澳大利亞政治人士內森接受采訪,講述了自己的親身經曆,回憶妻子凱莉是如何被一個狂熱的膜拜團體拉攏並“驅魔”的。

內森的妻子凱莉在澳大利亞一所跨教派的基督教學校工作,每天早上,他們開車送6歲的兒子去幼兒園。在內森眼中,那是“美好的生活”。然而,隨著凱莉加入一個邪教組織並選擇離開家庭,這一切都結束了。該邪教組織聲稱曾患有産後抑郁症的凱莉小時候經常被撒旦儀式虐待,並造成心理創傷,診斷她患有一種被稱爲“分離性身份障礙”的疾病,並聲稱惡魔已附體,要把這些惡魔趕出去,而實際上凱莉的成長經曆完全正常,家庭充滿愛心。

在“驅魔”過程中,該邪教組織鼓勵凱莉回憶家人虐待自己莫須有的記憶,誘導:被迫住在房子最底部,像狗一樣被喂食;耳朵被灌入開水;包著頭巾的人將她帶到叢林見證人類的犧牲。而他們爲凱莉“驅魔”的場景是這樣的:挂在樹上的狗;被砍了頭的嬰兒;男人們被砍掉舌頭,嘴巴釘死,眼睛用火棍燒瞎等恐怖場景。對此,凱莉寫道:“我會按指示殺人。我是撒旦的小婊子。”“如果不服從,就會死。”“我是個壞女孩,我活該……我很醜,我什麽都不是。教會最重要。”“我將不惜一切代價服從。”“唯一的出路就是死亡。”

現今,凱莉已離家失蹤十一年半,是死是活杳無音信。

凱莉的失蹤,讓內森失去了妻子,兒子失去了母親。

“驅魔”,是指驅逐邪惡作祟東西的行爲。邪教組織常常以此爲由,聲稱人身上有邪靈、惡魔附體,需要驅除,借此殘害生命,拉攏、控制信徒。邪教組織殘害生命的方式除獻祭、拒醫拒藥、自殺、懲戒信徒等外,其中一種重要方式爲“驅魔”。

“法輪功”邪教以“驅魔”爲借口,上演了一幕又一幕人間慘劇

李洪志在“法輪功”一書中,大講,“有關動物、狐黃柳白等等這些東西附體的事”,並宣稱“一旦這些東西修成,它修成保證就是魔”。于是就有了“法輪功”信徒“驅魔”的“合理”動機,上演了許多“驅魔”慘劇,一條又一條鮮活的生命慘遭迫害。

2008年4月7日,長春市“法輪功”信徒肖榮自稱有“狐狸精”附體,讓功友俞雪微等人幫著“驅魔”,于是,俞某和高某提出用打的方法幫肖某驅除附體,13時許,二人分別用拖鞋擊打肖某頭面部。後俞雪微、高洪慶、金明東又分別將冷凍品和裝有開水的飲料瓶放于肖某的胸部、腹部,金明東則用縫衣針紮肖某上唇的人中部位。其間,高和金二人將肖某的手腳用床單捆綁住。當日15時許,俞雪微找來王海鵬,王繼續用腳踢、踹肖某的頭部、胸部、腹部及背部。經四人長達四小時的毆打後,17時,肖某身亡。

2010年3月25日晚,北京市房山區韓村河鎮孤口山村27歲的李遠東(女)從婆家到高某家找其母唐書玲,要求唐回家。唐要李趕緊離開回婆家,李不聽,爲此發生口角。唐書玲對三個同修說,曾經習練“法輪功”的李遠東間歇性精神病複發,被惡魔纏身,要爲其驅邪。說著便從屋外找到桃木棍,並要求其他三人幫忙按住李遠東,對其共同實施毆打,以此除魔,導致李遠東數次昏迷。20時左右李被村民急送房山醫院搶救,終因失血休克搶救無效死亡。唐書玲對打死女兒一事供認不諱,辯稱“沒想打死”,但“李遠東身上有邪氣”,必須爲其驅魔。

真可謂“無獨有偶”,“法輪功”的驅除惡魔附體與內森妻子凱莉被“驅魔”附體是何等的相似。兩人都是被邪教組織聲稱有邪魔附體,“驅魔”人員都是邪教組織成員,都是意在“除魔驅邪”,都是害人奪命。

李洪志聳人聽聞地說:“全國各地練功的人,有多少人身後有附體的?要講出來很多人會不敢練功,爲數相當嚇人的!”“它不但附體,還把人的元神弄死。”李洪志煽動信徒道:“誰破壞大法,誰就是魔。大逆之魔就是該殺的了”(《法輪大法義解》);“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那可以采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忍無可忍》)。于是就有了“法輪功”信徒王學忠稱其父王繼榮是魔,用刀向其父頭、頸、胸等處連砍17刀,當場將其父砍死;時年不滿18歲的李亭認爲其父母是魔,爲了“除魔”,在自家中殘忍地殺害了生之養之的雙親;發誓“不再做李洪志弟子”的魏志華,被包括其丈夫在內的10多名“法輪功”癡迷者,認爲她是破壞“大法”的“魔”,竟慘無人道地將她捆綁並捂住口鼻,導致其窒息死亡;新疆的林春梅、溫玉平爲清理迫害“大法”的邪魔,度人升天,在陝西省鹹陽市的一家小旅店裏將一名女服務員殘忍勒死;黑龍江伊春美溪區的關淑雲爲“除魔”,當著幾十名“法輪功”信徒的面,親手將自己不滿9歲的女兒戴楠活活的掐死等等。李洪志在講法中胡謅:“如果被傷害的生命它知道:噢,我將去佛的世界,它會挺著脖子讓你殺它,它會高高興興讓你殺它。”正是因爲有了邪教組織的這些歪理邪說,才有了邪教信徒不計後果地“除魔除邪”,才有了施暴者不計後果的殘暴行爲,才有了讓人無法理喻的變態行爲。

“全能神”邪教以驅除“邪靈”“惡魔”爲借口,砍妻殺子,殘害無辜

“全能神”邪教組織的教義充滿著血腥暴力,如:“現在我把我的行政頒布給你們,我說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誰若疑惑必遭擊殺,沒有考慮余地,立刻斬草除根,除去我心頭之恨!”“該舍的就舍,該砍的就砍,該殺的就殺”。正是因爲有暴力性質教義的鼓惑,“全能神”信徒人格發生畸變,暴力因素占據整個心理,並認爲暴力的手段是鏟除“邪靈”“惡魔”的正當行爲。

陝西西安“全能神”信徒王濤相信妻子被“邪靈”附體,需要消滅肉體才能消滅“邪靈”,再由“聖靈”帶來重生。2012年3月4日上午9時,王濤對妻子進行毆打、猛擊後,用枕頭捂住妻子的面部直至其窒息身亡。隨後,王濤又用菜刀向妻子屍體頭部、胸部和腹部連砍十余刀。這一切結束後,王濤還希望附在妻子身體上的“邪靈”盡快死去,期待著“神”的來臨,能使妻子“死而複生”。

2011年1月10日早晨7時許,河南省蘭考縣谷營鄉谷東村的邪教“全能神”成員李桂榮用剪刀割斷自己僅有兩個月大女兒的喉嚨,將其殘忍殺害。李桂榮將自己在邪教內“降職”歸因到女兒身上,認爲女兒是小鬼,處處糾纏她,致使其沒有時間“信神”、讀書,遂産生了殺女的想法。

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發生了一起“全能神”邪教成員故意殺人案件,六名該邪教成員在麥當勞餐廳向周圍就餐人員索要電話號碼,在遭到拒絕後,認爲受害者是惡魔、是邪靈,竟當衆施暴,殘忍地將被害人毆打致死,情節極其惡劣、手段令人發指!

“門徒會”邪教以“醫病趕鬼”“惡魔附體”爲由,草菅人命

“門徒會”教主季三寶宣稱,進入“門徒會”這道門,就能保平安,進天國,得到永生;禱告就可治好病,能消災避難,不用去醫院。但事實上踏入“門徒會”這道門的信徒個個悲慘,家家哀嚎。

湖北監利縣的“門徒會”骨幹翟新勇、姚湘枝爲尋找“見證”(即尋找有病的人,通過信教、禱告求神驅魔把病治好的例子),便于開“新工”(即發展新的信徒)找到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徐某,認爲徐某是“牛魔王精”附體,采用抱腳、拉胳膊、壓手腕、捏腰、捆手腕、不吃不喝等方式,折磨徐某長達7天!甚至當病人死亡後,衆人仍堅持禱告“死而複生”。

湖北省雲夢縣義堂鎮吉口村的“門徒會”信徒蔡雙林得知信徒郭翠娥婦科病又犯了,聲稱,你這是“邪靈”附體,等過幾天,我請幾個人給你“驅魔”治病,保證治好。1999年4月3日,蔡雙林與其另外三人頭頂白毛巾,門窗緊閉,做禱告爲郭翠娥“驅魔”治病。他們認爲“邪靈”就在郭翠娥的身體裏,將“邪靈”趕出來,她就會好。四人做出了瘋狂的舉動,他們脫掉郭翠娥的上衣和褲子,輪流持柳樹枝抽打她四肢、臀部等部位。持續幾個小時的抽打,最後郭翠娥發不出聲音。他們發現郭翠娥已經沒氣,當天晚上,找了一輛板車,將郭翠娥連人帶板車抛棄于吳鋪鎮大塘村一油菜田裏。

因“驅魔”而造成邪教組織信徒致死致傷的事件不勝枚舉,爲何這樣的慘劇屢屢發生,確實讓人深思。究其原因,都是邪教組織的歪理邪說所致。正如凱莉的丈夫內森所說,這個邪教組織認爲是撒旦在作怪。她們相信只有一種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那就是對凱莉進行“驅魔”。

對于“爲什麽有人會卷入邪教?”“人們參與邪教是因爲他們愚蠢嗎?”內森給出的答案是這樣的,一個人在某種情況下的脆弱性。比如他們最近搬到了一個新的城市,或者沒有新的朋友,也許他們正處于“尋找生命終極答案的時期”,這正是邪教徒們伺機而入之機。

由此可見,無論國內國外,邪教組織不僅是“驅魔”的首倡者,也是其始作俑者。正是因爲有了邪教主歪理邪說的灌輸,才有了邪教信徒自認爲正當合理的“驅魔”行爲,才有了樁樁“驅魔”慘案的發生,邪教主才是“驅魔”慘案的元凶巨惡。

 

發布時間:2020/12/3 10:52: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59    58    5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