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玄學卷土重來 神秘學說再次侵占科學領地

 

當今世界令人們眩暈,變得太快,又過于複雜。在此種背景之下,神秘主義和玄學無疑是一個極好的庇護所。玄學卷土重來,同科學在人的世界觀方面重新爭奪地盤

宗教曆史學家亞基·科爾多尼耶多年來一直致力于研究法國中小學生中的宗教信仰問題,結果他發現,許多孩子都醉心于巫術和通靈術。“三四年級的孩子就開始玩煉金術了,他們折磨動物,到網上搜索藥方和咒語,祈禱惡靈,還對這一切深信不疑!”17歲的大學生尤裏就承認,自己可以用一張樹葉和一支木鉛筆同“靈異世界”進行溝通,其“通靈史”已有整整兩年。他解釋這種類似中國“筆仙”的遊戲的時候顯得異常嚴肅:“筆尖觸紙,閉上眼睛,然後提出你要問的問題。當你感覺筆在動的時候千萬不要驚慌,要有決心。”

目前這種巫蠱之風在西方各國年輕人中都非常流行。與此同時,丹·布朗的《達芬奇密碼》以及新書《天使和魔鬼》,融推理、科幻以及神秘學說于一爐,已經變成了一股席卷全球的風暴。《魔戒》(據此改編電影《指環王》)、《黑客帝國》也讓人陷入這些玄幻、奇幻的世界中難以自拔;當然勢頭更加凶猛的是哈利·波特系列。

除了圖書市場以外,電影市場也充滿著強烈的玄學意味:法國導演迪亞納·貝爾特朗的新片《環形珊瑚島》一經推出就人氣超旺,而去年的《藍莓》也是票房驚人,在此之前的《指環王》和《黑客帝國》系列就更不用說了。

生活方式、文學、電影……神秘學說和具有玄學意味的東西經過3個世紀的蟄伏,目前正在重現于人們的生活。非理性、神秘主義和玄學的逆流正卷土重來。

追尋現實世界以外的東西

在西方,玄學的含義非常之廣,它同中國的魏晉玄學不同。簡而言之,西方玄學就是對建立在笃信宇宙和諧、破譯自然暗示以及一系列神秘行爲基礎之上的某種哲學或精神傳統。

在今天的巴黎,專門出售玄學類圖書的小書店已經是遍地開花。巴黎6區就有這樣一個小書店,名叫“陌路人”,書店的櫥窗裏擺著許多石塊和金字塔模型,櫃台上放著擺鍾和水晶燈,書櫥裏則堆著衆多有關特異功能和占星學的書籍。商務人士帕特裏斯今年33歲,是書店的常客:“我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麽會對這些書籍感興趣,也許是因爲它們能幫我解答有關生命意義的疑問,照亮我的人身旅途吧。”在互聯網上,開辟了“玄學”專欄的網站也已經數不勝數,這裏出售的物品書籍不僅有關數字秘密、大地、天空和星辰,還涉及占星術、塔羅牌、通靈、聖人和天使。46歲的德落伊教(古代塞爾特人和高盧人的一種宗教)信徒希爾維·梅爾勒甚至說:“玄學是一種幫助人們同自然界的神奇力量重建聯系的好辦法。”

盡管有很多人對此嗤之以鼻,但玄學正在成爲一種潮流卻是不爭的事實。宗教玄學系列小說《神秘三角》的作者迪迪埃·孔瓦爾就說:“在如今城市的社交場所裏,談玄學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神秘三角》正推動新的玄學熱潮,30至50歲的人尤其喜歡。

年輕人容易受到蠱惑

法國政治生活研究中心的研究員達尼埃爾·博伊對1982年至2000年間的5次調查進行了統計,結果表明:在法國,人們越來越相信超自然力量:21%的人相信巫術,35%的人相信夢能預知禍福,33%的人相信占星術。該中心去年進行的另一次調查則顯示,42%的人相信奇迹,26%的人更是聲稱自己就有過超自然經曆。令人意外的是,學曆的提高並不意味著非理性因素的減少。法國社會研究中心的研究主任居伊·米什拉指出:“最相信超自然力量的人都接受過中等教育。”

當今世界令人們眩暈,它轉得太快,過于複雜,吞噬著人們的私人空間。在此種背景之下,玄學無疑是一個極好的庇護所。法國宗教與世俗社會學協會的研究員讓-皮埃爾·洛朗指出:“在充滿問題和不確定性的時期,傳統的思維系統中就會出現這樣的觀念:追求現實世界以外的東西。”社會學家們還指出,一個人接觸宗教的時間越早,他就越容易相信超自然力量。因此,孩子比大人更容易沈醉于玄學也就不足爲奇了。

亞基·科爾多尼耶說:“有些年輕人容易被蠱惑。”社會學家伊夫·朗貝爾所做的一次調查表明,1981年時19至28歲的年輕人中只有11%的人相信地獄的存在,而到1999年時,這個比率已經上升到了21%。但居伊·米什拉卻並不認爲孩子們被巫蠱之風吹昏了頭腦,他說:“這些年輕人只是在修補自己的思想系統而已。”

尋求對世界的另類解釋

西方玄學自有其發展曆史。“玄學”一詞最早出現于希臘作家的筆下,時間大約是公元166年,但其淵源最早可追述到古希臘時代的俄耳甫斯和愛留希斯神話。公元前6世紀時,數學家、天文學家畢達哥拉斯提出了數字反映自然的觀點,他也被尊爲西方玄學的創始人。從公元前3世紀開始,柏拉圖之後的學者將玄學學說發揚光大,並在東方玄學的影響之下,于其中加入了魔術和冥想等元素。到公元8世紀時,隨著教堂時代的來臨,玄學的發展進入了黃金時期,但後來的文藝複興運動對其有一定壓制。到了公元19世紀,浪漫派倒向玄學,而資産階級則將玄學和通靈術混爲一談,並對其相當迷戀。

哲學家米歇爾·卡茲納夫指出:“玄學作品都建立在形而上學基礎之上。”精神病學家讓-瑪麗·阿布格拉爾也認爲:“玄學就是思想的體操。”

在經曆了理性思維占統治地位的三個世紀之後,人們的精神世界已經被科學“禁锢”得無以複加,“胡思亂想”的願望已經變得無法抑制,回歸“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尖端的科學越來越費解,拒普通人于千裏之外。而玄學和神秘主義並不是建立在理性基礎之上,對于普通人來說,它們更讓人感到親切,有的人藉此獲得精神安慰。而有的人則是試圖通過玄學獲得對世界的另外一種解釋方式,即使這種解釋最終被證明是錯誤的。

 

發布時間:2005/10/1 10:12:41,來源:新浪·科技频道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溫床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