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玄学卷土重来 神秘学说再次侵占科学领地

 

当今世界令人们眩晕,变得太快,又过于复杂。在此种背景之下,神秘主义和玄学无疑是一个极好的庇护所。玄学卷土重来,同科学在人的世界观方面重新争夺地盘

宗教历史学家亚基·科尔多尼耶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法国中小学生中的宗教信仰问题,结果他发现,许多孩子都醉心于巫术和通灵术。“三四年级的孩子就开始玩炼金术了,他们折磨动物,到网上搜索药方和咒语,祈祷恶灵,还对这一切深信不疑!”17岁的大学生尤里就承认,自己可以用一张树叶和一支木铅笔同“灵异世界”进行沟通,其“通灵史”已有整整两年。他解释这种类似中国“笔仙”的游戏的时候显得异常严肃:“笔尖触纸,闭上眼睛,然后提出你要问的问题。当你感觉笔在动的时候千万不要惊慌,要有决心。”

目前这种巫蛊之风在西方各国年轻人中都非常流行。与此同时,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以及新书《天使和魔鬼》,融推理、科幻以及神秘学说于一炉,已经变成了一股席卷全球的风暴。《魔戒》(据此改编电影《指环王》)、《黑客帝国》也让人陷入这些玄幻、奇幻的世界中难以自拔;当然势头更加凶猛的是哈利·波特系列。

除了图书市场以外,电影市场也充满着强烈的玄学意味:法国导演迪亚纳·贝尔特朗的新片《环形珊瑚岛》一经推出就人气超旺,而去年的《蓝莓》也是票房惊人,在此之前的《指环王》和《黑客帝国》系列就更不用说了。

生活方式、文学、电影……神秘学说和具有玄学意味的东西经过3个世纪的蛰伏,目前正在重现于人们的生活。非理性、神秘主义和玄学的逆流正卷土重来。

追寻现实世界以外的东西

在西方,玄学的含义非常之广,它同中国的魏晋玄学不同。简而言之,西方玄学就是对建立在笃信宇宙和谐、破译自然暗示以及一系列神秘行为基础之上的某种哲学或精神传统。

在今天的巴黎,专门出售玄学类图书的小书店已经是遍地开花。巴黎6区就有这样一个小书店,名叫“陌路人”,书店的橱窗里摆着许多石块和金字塔模型,柜台上放着摆钟和水晶灯,书橱里则堆着众多有关特异功能和占星学的书籍。商务人士帕特里斯今年33岁,是书店的常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些书籍感兴趣,也许是因为它们能帮我解答有关生命意义的疑问,照亮我的人身旅途吧。”在互联网上,开辟了“玄学”专栏的网站也已经数不胜数,这里出售的物品书籍不仅有关数字秘密、大地、天空和星辰,还涉及占星术、塔罗牌、通灵、圣人和天使。46岁的德落伊教(古代塞尔特人和高卢人的一种宗教)信徒希尔维·梅尔勒甚至说:“玄学是一种帮助人们同自然界的神奇力量重建联系的好办法。”

尽管有很多人对此嗤之以鼻,但玄学正在成为一种潮流却是不争的事实。宗教玄学系列小说《神秘三角》的作者迪迪埃·孔瓦尔就说:“在如今城市的社交场所里,谈玄学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神秘三角》正推动新的玄学热潮,30至50岁的人尤其喜欢。

年轻人容易受到蛊惑

法国政治生活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达尼埃尔·博伊对1982年至2000年间的5次调查进行了统计,结果表明:在法国,人们越来越相信超自然力量:21%的人相信巫术,35%的人相信梦能预知祸福,33%的人相信占星术。该中心去年进行的另一次调查则显示,42%的人相信奇迹,26%的人更是声称自己就有过超自然经历。令人意外的是,学历的提高并不意味着非理性因素的减少。法国社会研究中心的研究主任居伊·米什拉指出:“最相信超自然力量的人都接受过中等教育。”

当今世界令人们眩晕,它转得太快,过于复杂,吞噬着人们的私人空间。在此种背景之下,玄学无疑是一个极好的庇护所。法国宗教与世俗社会学协会的研究员让-皮埃尔·洛朗指出:“在充满问题和不确定性的时期,传统的思维系统中就会出现这样的观念:追求现实世界以外的东西。”社会学家们还指出,一个人接触宗教的时间越早,他就越容易相信超自然力量。因此,孩子比大人更容易沉醉于玄学也就不足为奇了。

亚基·科尔多尼耶说:“有些年轻人容易被蛊惑。”社会学家伊夫·朗贝尔所做的一次调查表明,1981年时19至28岁的年轻人中只有11%的人相信地狱的存在,而到1999年时,这个比率已经上升到了21%。但居伊·米什拉却并不认为孩子们被巫蛊之风吹昏了头脑,他说:“这些年轻人只是在修补自己的思想系统而已。”

寻求对世界的另类解释

西方玄学自有其发展历史。“玄学”一词最早出现于希腊作家的笔下,时间大约是公元166年,但其渊源最早可追述到古希腊时代的俄耳甫斯和爱留希斯神话。公元前6世纪时,数学家、天文学家毕达哥拉斯提出了数字反映自然的观点,他也被尊为西方玄学的创始人。从公元前3世纪开始,柏拉图之后的学者将玄学学说发扬光大,并在东方玄学的影响之下,于其中加入了魔术和冥想等元素。到公元8世纪时,随着教堂时代的来临,玄学的发展进入了黄金时期,但后来的文艺复兴运动对其有一定压制。到了公元19世纪,浪漫派倒向玄学,而资产阶级则将玄学和通灵术混为一谈,并对其相当迷恋。

哲学家米歇尔·卡兹纳夫指出:“玄学作品都建立在形而上学基础之上。”精神病学家让-玛丽·阿布格拉尔也认为:“玄学就是思想的体操。”

在经历了理性思维占统治地位的三个世纪之后,人们的精神世界已经被科学“禁锢”得无以复加,“胡思乱想”的愿望已经变得无法抑制,回归“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尖端的科学越来越费解,拒普通人于千里之外。而玄学和神秘主义并不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之上,对于普通人来说,它们更让人感到亲切,有的人藉此获得精神安慰。而有的人则是试图通过玄学获得对世界的另外一种解释方式,即使这种解释最终被证明是错误的。

 

发布时间:2005/10/1 10:12:41,来源:新浪·科技频道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