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起底邪教之一:洗脑模式

 

人本网艺术鉴赏

邪教与正统宗教相比,正统宗教有完整的思想理论体系,而邪教是一堆歪理邪说。我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1999年10月通过的《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也对邪教组织作出明确界定,阐明了邪教组织的五个特征:(1)冒用宗教、气功等名义建立的非法组织;(2)神化首要分子;(3)制造、散发迷信邪说;(4)利用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他人;(5)有组织地从事扰乱社会秩序、危害公民生命财产等活动。邪教就本质上来说,是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2]。

邪教的信仰是错谬的,那为什么连正常人、及原持有正统宗教信仰的人也会被他们迷惑,而加入邪教,并为邪教服务?事实上,邪教组织也有可能先与受骗者建立关系,再传邪教给他们,这也就是邪教的可怕之处,他们给信徒进行有技巧性的洗脑,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

洗脑是一个过程,而其结果是使被操控者思想(精神)完全受到控制,甚至成为非正常人。本文主要论述邪教洗脑的模式。一般来说,邪教的洗脑从行为、信息、思维和感情四个维度对其信徒进行洗脑和控制。

一、行为控制

邪教的洗脑首先要对其信徒的行为进行控制,具体有七种做法:

1、掌握每个人的现实情况;

2、花大量时间灌输信仰活动和组织仪式;

3、有权干预信徒做出的重大决定;

4、掌握信徒思想、感情和活动;

5、实行奖惩制度;

6、杜绝个人主义,“组织的思想”压倒一切;

7、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3]。

行为是人思想的具体体现,控制行为等同于控制了思想和行动,三观也随其改变。控制思想是邪教洗脑惯用的方法之一:“邪教组织总爱在信徒的生活上拼命加压,以便控制他们的行为。当信徒没有仪式或传教活动参加时,他们一定会接到别的活儿,以限制他们的时间和行为——他们总是忙忙碌碌。在毁灭性的邪教组织中,总有干不完的活儿。”[4]因此,就有邪教信徒过家门而不入,无法听到家人(包括教会)的忠告,导致他们越走离正信正行越远。

二、信息控制

邪教洗脑的第二种方式就是采取信息控制,信息一旦被控制,人的思想和认知就会有偏差,甚至犯大错。邪教组织的信息控制大致有六个方面:

1、行骗

①故意掩盖信息;

②歪曲信息,使其更能“接受”;

③纯粹说谎。

2、减少或杜绝接触非教徒的信息来源

3、划分信息,内外有别

①信息不能随意传播;

②情报分得很细,不同层次和职责的人得到的情报不同。

4、鼓励教徒互相暗中监视

5、广泛利用邪教组织发布信息,开展宣传活动

①新闻简报、杂志、日志、录音带、录像带、其他媒体;

②从非邪教的信息来源错误地引证语录和陈述。

6、不道德地使用忏悔

①用“罪过”彻底否定个性界限;

②昔日的“罪过”被用来达到操纵、控制的目的,没有宽容,没有赎罪;

③顺从和依赖绝对必要[5]。

邪教组织者不会告诉教徒自身的信息,初期阶段甚至不告诉教徒其教的具体信仰内容,却要了解教徒的所有信息。而且,他们善于运用信息战以达到控制教徒及发展邪教的目的。正如斯蒂文·哈桑所指:察看一个组织对信息的态度,是判断它是否使用毁灭性思想控制的捷径。大凡合法组织都允许人们自由思想、自由阅读、自由交谈,自己做出决定。毁灭性思想控制则总想代替信徒的思维[6]。

三、思维控制

邪教洗脑的第三种方式就是采取思维控制,是邪教精神控制的核心[7],包含八个方面:

1、使信徒从内心深处把组织的教义当作“真理”;

2、使用“欺骗性”的语言;

邪教组织的“特殊”语言不是扩大理解力而是限制理解力,甚至使人们完全停止了思考。这些语言把复杂的人生经历变成了陈腐的或者玄妙的术语。

3、唯“良好的”“适当的”思维受到鼓励;

4、利用催眠术减少精神状态的改变;

5、操纵对往事的记忆,移植虚假的记忆;

6、阻止独立思考,杜绝负面思想;

7、反对理性化的分析、批评性的思考、毁灭性的批评,对组织的教导、教义或政策的批评都是非法的;

8、任何别的信仰体系都是非法的,无益且有害的[8]。

邪教组织思维控制的目的就是要使人抛弃自己的社会体系,忽略自我,灌输“我白他黑”的思想,服从教主。甚至教主还发命令:只要目标正确,可以不择手段。[9]邪教组织一旦发现其成员的思维“越过”该组织的教义和思想,便会认为这人精神上有了“魔障”,灵命层面受到邪灵的攻击和控制,往往通过所谓的“祷告”,甚至鞭笞、殴打等为其驱魔赶鬼,最终使他们身心都受损。

四、感情控制

邪教洗脑的第四种方式是采取感情控制。人是有感情的受造物,如果感情受到控制,与己与人都会有负面、甚至致命的影响。邪教组织洗脑的感情控制有7个方面的表现。

1、掌握并缩小个人感情氛围;

2、使人感到出问题都是自己的过错,决不是领导或组织的失误;

3、大量地利用“罪恶感”;

4、大量地利用“恐惧感”;

5、掌握感情高低起伏的极限;

6、常在仪式上或公共场合忏悔;

7、灌输恐惧。

离开的人被斥之为“软弱”“无纪律”“无灵性”“世俗小人”“经过了洗脑”,或者受到了金钱、性爱、摇滚乐的诱惑[10]。

邪教的情感控制,即“成员们不能有自己的感受,不能有个人的好恶,只是能追随教主的好恶,这导致教徒的思想、意志、情感和行为逐渐变得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孤僻、偏狭、叛逆、敌对,不容亲情、不讲人性,对工作、生活、家庭没有责任心”[11]。邪教的情感控制使人失去自我,如同木头人、木偶。如此这般,岂不哀哉!

邪教组织给信徒洗脑主要有以上列举的行为、信息、思维、感情四方面的控制,他们还会在环境、言语方面加以控制(封闭),促其接受邪教教义,过邪教的信仰生活,守他们的“清规戒律”,不然就受到打压、咒骂及惩罚。邪教信徒一旦被洗脑,再正常,甚至平时很聪明的人也会颠倒是非、不明就里,所以,与其亡羊补牢,不如早早防范于未然。

[1]福州市防范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编.旗帜鲜明反对邪教.福州:海峡出版发行集团、福建人民出版社,2017:17.

[2]福州市防范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编.旗帜鲜明反对邪教.福州:海峡出版发行集团、福建人民出版社,2017:17.

[3][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摆脱邪教的控制.杨善录,杨菲译.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2001:41——42.

[4][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摆脱邪教的控制.杨善录,杨菲译.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2001:45.

[5][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摆脱邪教的控制.杨善录,杨菲译.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2001:42——43.

[6][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摆脱邪教的控制.杨善录,杨菲译.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2001:48.

[7]李维意.邪教暗中发展的规律研究.北京:科学出版社,2016:48.

[8][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摆脱邪教的控制.杨善录,杨菲译.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2001:43.

[9]四川省人民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办公室.反邪教斗争面对面——反邪教知识党员干部读本.成都:四川党建期刊集团、四川民族出版社.2019:27.

[10][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摆脱邪教的控制.杨善录,杨菲译.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2001:43——44.

[11]四川省人民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办公室.反邪教斗争面对面——反邪教知识党员干部读本.成都:四川党建期刊集团、四川民族出版社。2019:27.

 

发布时间:2020/6/28 14:12: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1    30    2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