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王羲之父子之死與五鬥米教的迷信

 

五鬥米教也稱天師道教,因入教需交五鬥米而得名,傳說是由東漢張道陵創立,漢末張修傳道。從東漢到唐朝信徒長期不絕,東晉及南北朝時期也是天師道教比較鼎盛的時期之一,我們從那時人名字裏經常出現“之”字就可知道。

王羲之的子孫們,凡在曆史中有記載名字的,名字中幾乎都帶有“之”字。據統計,王羲之一輩人名有“之”字的12個,子侄輩有“之”22個,孫輩以下親屬有近40個。

這個時期的名人如:王坦之、劉牢之、司馬孚之、王懷之、司馬昙之、寇謙之、斐松之、顧恺之等等不勝枚舉。

據陳寅恪《崔浩與寇謙之》指出:“此傳載謙之之名字少一‘之’字,實非脫漏,蓋六朝天師道信徒以“之”字爲名者頗多,之字在其名中,乃代表其宗教信仰之意,如佛教徒之以”昙“或”法“爲名者相類。按陳寅恪的說法,名字帶有“之”字即是五鬥米教教徒。

王羲之家世代信奉天師道教,他的故鄉琅琊郡也是天師道最盛行的區域之一。因渤海、黃海所屬的燕齊一帶自古就是方士方術盛行的地帶,琅琊郡也正是濱海地帶,濱海對神仙方術的癡迷是有依據的,迷信來自對自然力量的恐懼,濱海地區自古多以出海捕魚爲生,漁民生命受自然影響最直接,出海會遇見暴風雨及海市蜃樓,更容易對這些超越理解的現象産生虛幻的解讀,方士方術在這裏也更有滋生的基礎。王氏家族祖籍濱海,受環境的耳濡目染信奉天師道教想必是家族傳統。

王羲之便是五鬥米教信徒,辭官後與常與好友組團到各大山川江湖旅遊垂釣,有時候會約道士許邁煉煉丹磕磕藥,這個許邁是虔誠的五鬥米教信徒,道教典籍《真诰》裏常提到的“許先生”便是此人,可見許邁還是道教中比較有影響力的一個道士。王羲之和許邁有時候會不遠千裏去采藥石煉丹,日複一日,這是一個有錢有閑的天師道教徒的日常生活。看上去好像也沒見得有多虔誠。

王羲之最虔誠信奉天師道教的一個記載,發生在他即將死去的某一天。彼時王羲之已磕藥多年,作爲一個病入膏肓的毒瘾患者,王羲之覺得自己可能要不行了,這個時候他想起了當時的五鬥米教教主杜子恭。

這個杜子恭作爲五鬥米教教主,傳說法力無邊徒弟衆多,其本人常常有給人一道符水,讓人起死回生的事迹流傳。偶爾也會變變魔術,找人借把西瓜刀,說我用完了就會盡快還你,但是又不直接當面還刀,隔兩天刀主出去打漁,打上來一條大魚,劃開肚子一看,嘿,西瓜刀竟然在魚肚子裏。這種奇事傳的多了名氣也越來越大,漸漸的被人稱作“杜明師”,名氣比當朝的氣功大師王林只高不低。

作爲東晉有名的大師,杜子恭確實有點能耐,他聽說王羲之要請自己去看病,想了想對弟子說:王羲之肯定病的不輕,我猜是治不好了,要不然也不會來請我呀!果然不出所料,杜子恭剛說完這話十幾天後,王羲之就醫治無效死了,享年59歲。

除了王羲之外,《晉書》記載他的幾個兒子也都信奉五鬥米教,其中二兒子王凝之信的尤其的虔誠,還因爲太迷信五鬥米教丟了性命。

當時孫恩聚衆造反要攻打會稽郡,王凝之是當時的會稽內史負責守城。眼看著敵人要來了,王凝之仍然悠哉遊哉的不放在心上,手下的幕僚看不下去了勸他抓緊時間布防,提高戰備防預等級。王凝之胸有成竹似的,讓幕僚們別大驚小怪,自己自有妙計。于是,把自己關進小黑屋禱告了一番,然後出來對衆將士說:我已經暗中請了天神來幫我們守城,天神答應我將派鬼兵來幫忙,敵人必敗!

這情節是不是很熟悉?因爲一千多年後美國大片《指環王》和《權力的遊戲》就是這樣拍的啊。

衆將士聽到首領這麽說多泄氣啊,估計都轉過身,默默的在背後罵了句“呵呵”。結果如你所知,會稽城破王凝之被孫恩殺了。

王凝之明顯是情報收集工作沒做好,不知道對手孫恩的底細。這個孫恩不是別人,和前文提到的杜子恭頗有淵源,孫恩是杜子恭徒弟孫泰的侄子,杜子恭死後就將教主的位子傳給了孫泰,孫泰和他的六個兒子被殺之後,教衆們群龍無首,便推舉孫恩作了教主。作爲五鬥米教新任教主的孫恩,法力等級肯定比這普通教衆王凝之強大的多,死在教主手裏可以說王凝之一點都不冤。

再說王羲之另外一個兒子王徽之,王徽之和父親性格比較像,都不熱衷于做官,辭官後也是到處遊玩琢磨本教精髓。作爲一個五鬥米教信徒,王徽之也十分的迷信。

王徽之與他七弟王獻之關系最好,兩人同時患重病。當時有迷信說:一個人生了重病,如果有人願意代替他死的話,原來得病的人就可去病保命,也就是一命換一命。

王徽之聽說這個迷信之後就對術士說:我的才能和地位都不如我弟弟(王獻之),如果非要死一個的話,還是我去死吧,我願意用我的余生換弟弟活著。

這術士也不太通人情,完全不懂得照顧下病人情緒。很直白的告訴王徽之說:人家代病人死,得是身體健康的人,你自己馬上都時日無多了,哪兒來的命替你弟弟啊!

很快王獻之就先死了,但是考慮到王徽之的病情,家人就沒有告訴他。有一天,王徽之突然問旁邊的人說:爲什麽總聽不到弟弟的消息呀?一定是他已經死了。他說話時很平靜,完全看不出悲傷。于是就要轎子來去奔喪,一路上都沒有哭。王獻之一向喜歡彈琴,王徽之一直走進去坐在靈床旁,拿過王獻之的琴來彈,但是無論怎麽調整情緒彈出來的琴聲都不協調,王徽之一怒之下把琴扔在地上說:“子敬(王獻之)啊,子敬啊,你的人和琴都死了!”于是痛哭了很久,幾乎要昏過去。過了一個多月,王徽之也跟著去世了。

王羲之的小兒子王獻之也繼承了家族信奉天師道的家風,王獻之患病的時候,家人爲他作法上章消災度厄,按照道家的法術的要求,王獻之要向上天反省他曾經犯過的過錯,進行忏悔祈禱。王獻之想了想說:不記得犯過什麽過錯,只記得和郗家離過婚。王獻之娶的是他舅舅郗昙的女兒。後來因爲他被挑選爲新安公主的驸馬,成爲了皇室禁脔,不得已便與表妹離了婚,可能王獻之一直對這件事耿耿于懷,認爲是平生做過的唯一惡事。

談玄論道是魏晉上層人士日常社交的主要活動之一,同時,那個時候精通玄學也是社會地位的重要體現。玄學的基礎理論著作中,除了《易經》屬于儒家學派的著作外,《老子》、《莊子》均是道家著作,隨著後期釋家學說的融入,儒家學說在名士研究中也越來越邊緣化。而從東漢五鬥米教派的産生,到東晉信奉五鬥米教成爲社會主流,說明了道家在社會民衆間的崛起和儒家學說的衰落。而我們今天講的王羲之父子信奉五鬥米教的故事,也恰恰是當時社會風俗和思潮的一個反映。

 

發布時間:2018/8/30 15:34:00,來源:搜狐

我有話說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