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海盗”孙恩 邪教教主

 

陈思诚导演的《唐人街探案2》中,哪一幕让你印象最深刻呢?是王宝强被美国机车党猛汉熊抱跳舞,还是刘昊然手拆纽约高楼大厦?笔者看到结尾的时候,反倒是对迈克尔·皮特饰演的天才外科医生Springfield有很深刻的印象:他一开始相信上帝,结果上帝夺去了他最爱的妻子的生命;之后开始相信科学,然而命运又一次捉弄了他,让他患上了癌症;最后他了解到中国的“道”,自认为是“神”,并利用道法中的五行相生的原理开始杀人,使用邪恶的镇灵符来封印死者的灵魂,欲取五脏炼丹,来实现自己长生不老的目的。显然,他曲解了道的意义,对修炼成仙已经达到了信仰和痴迷的程度,以至于在真相被揭开的那一刻,就选择了自杀。

道教作为中国的本土宗教,在历史长河的漫长发展中,就曾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曲解教义,蛊惑教徒,发动暴乱。王清淮教授的《中国反邪教史》一书中,就详细介绍了被称为“中原海寇之始”的孙恩海上反乱实际上就是利用五斗米道发动的一场邪教暴乱。

道教的早期形态多是政治野心家利用的工具

早期的两个“道教”:西部关中三张的五斗米道和东部冀州三张的太平道。东汉末年顺帝时,张陵在蜀地创立五斗米道,并以家族掌教方式传递,主要活动手段是以迷信方式治病救人。之后,其孙张鲁割据汉中,建立了持续长达三十年的政教合一的独立王国,后投降曹操。而张角利用太平道发动了极端的宗教叛乱,最后被朝廷镇压,三张在战斗中先后殒命,“太平道”也在东汉以后退出了思想界和政治界。由于“道教”一开始就以叛乱的面目出现,凶残冷酷,邪恶多端,也遭到了正统思想的攻击。佛教和道教,两者此消彼长,魏晋南北朝时期,佛教几度成为国教,而“道教”只能半公开地游荡于民间。经过葛洪、陶弘景、寇谦之、陆静修四人对早期“道教”的改造,正统道教逐渐形成,但仅存在于上层社会。与此同时,早期“道教”仍然以巫术型原始“道教”形态流布在民间。

根据佛教徒对道教的批评性书籍记载,道教的行教方式:有所谓“涂炭斋”,参加者以泥炭涂面,以证明已经消除或者正在清除自己的罪恶;或者情绪失控地在泥地里打滚,伴以歌呼叫骂。有所谓“黄箓斋”,祈祷者无休无止地祈祷,没完没了地跪拜,以此救助那些祈求免罪的人的祖先。还有所谓“和气”,即以一整套怪异的性交技术实行滥交,据说实行此法男女双方都可以长寿。这些做法确实存在于某些“道教”中,就是那些巫术型原始“道教”,甚至成为它们的“仪轨”,比如孙恩的“五斗米道”——“男女杂沓,如野兽然”。这些都是邪教教派的恶劣作为。

还有一些著作的材料也被邪教改造、利用,发展成自己的邪教理论,如葛洪的《神仙传》。《神仙传》具有神秘奇幻色彩,书中描写了与人世截然不同的神仙界和阴界。阴界阴森恐怖,仙界则温馨和平。神仙们炼丹养生,辟谷食气,长生不老,且具有超自然能力,能上天入地、腾云驾雾。同时神化老子,称老子会不断化身,并说淮南王刘安和李少君并未死灭,而是已经“登仙”。《神仙传》此类“凌空蹈虚”的种种设想、议论被邪教教主利用,蛊惑教徒,吹嘘入教修炼,即可获得超能力,且长生不老,直登仙界。这对被邪教主精神控制后的教徒们是不可抵抗的诱惑,更是其仰慕的目标。

由民间巫术和政治野心培养成的系统的邪教并不关心经书、教义,也不修炼心性,多数时候以冥想代替一切,结果是用武装暴乱实现在冥想中所描绘的“另一个世界”。如东晋末年的孙泰、孙恩、卢盾的“五斗米道”之乱就直接盗用正统的道教的名义发动政治色彩浓厚的宗教暴乱。

孙恩的五斗米道之乱、行为之邪

晋安帝隆安二年(398年),五斗米道孙恩在会稽发动暴乱,自任教主。这次暴乱先后有三个首领:孙泰、孙恩、卢盾,为害三十二年,最终被刘裕剿平。

第一任教主:孙泰。孙泰,山东琅琊人,师出杜子恭,杜子恭是五斗米道道徒,兼习一些妖妄巫术,擅长“表演”。孙泰继承并发扬了其师之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并利用自己五斗米道世家的有力条件,发展势力至地方、朝廷。以至于孙泰被流放在广州之际,即有人直接向皇帝举荐:孙泰“知养生之方”。晋孝武帝即刻下招召还,予以重任。公元398年,孙泰见地方藩镇王恭等举兵对抗朝廷,觉得东晋司马政权已到了终结之时,于是打算作乱。最终阴谋被揭发,本人遭到司马道子的诱捕和斩杀。孙泰的弟子们却并不相信孙泰已死,都认为其已经“蝉蜕登仙”,元神将从此“永生”。

第二任教主:孙恩。孙泰死后,其侄孙恩逃到海上,聚合百余名五斗米道徒,等待时机举兵作乱。孙恩趁着元显多败政,人心不稳,率领徒众乘势登岸,进攻上虞杀了县令,随后又攻克会稽,杀了会稽内史王凝之。一时之间,军势大振,队伍急剧壮大,各地五斗米道信徒及八郡的野心家都纷纷响应孙恩叛变,孙恩部下增至数十万人,自称“征东将军”。

初战告捷,孙恩五斗米道立即显现了它愚昧、野蛮和残酷的本性:号其党曰长生人,宣语令诛杀异己,有不同者戮及婴孩,由是死者十七八……称“长生人”,是对徒众恶意的欺骗;诛杀异己,下令诛杀所有不信五斗米道的人,连婴孩也不放过。孙恩的屠杀无限制、无区别,残酷至极。五斗米道不但杀害教外平民和他们的婴孩,对教内弱者,也狠下毒手:其妇女有婴累不能去者,囊簏盛婴儿投于水,而告之曰:‘贺汝先登仙堂,我寻后就汝’。邪教妇女亲手溺毙婴儿,并不伤痛,反倒致“贺词”。孙泰、孙恩以“仙界”引诱众徒,徒众痴信不疑,死心塌地,抛弃亲情,隔绝俗念。

孙恩叛军还实行“道教”的“男女合气”修炼法,军中广收妇女。这些妇女抛弃家庭,追随邪教,或全家入教,拖带婴孩。妇女们在军中的作用不是作战,仅为“合气”,实则供男教徒行淫。此等灭天理丧天伦之举,皆因被邪教所迷,被教主实施了精神控制。寇谦之在改造道教的过程中,也竭力主张清除原始道教中淫邪的一面:除去三张伪法,租米钱税,及男女合气之术。

孙恩叛军大肆烧杀抢掠,震动了朝廷内外。朝廷先后派遣卫将军谢琰、镇北将军刘牢之、参军刘裕等进剿,孙恩被迫四次远遁海上。桓玄当权时,朝廷面临分裂,孙恩趁机再次登岸,袭击临海,被临海太守击败,孙恩投水而死,数百名他的妓妾和信奉他的部众皆随之而死,。孙恩的五斗米道教徒们认为,孙恩将通过水路成仙,是“水仙”,如果追随而去,也会成为“水仙”。这与从前随军妇女信徒的“贺汝先登仙堂,我寻后就汝”用心一致,可见孙恩五斗米邪教对教徒控制的深刻程度。

第三任教主:卢盾,孙恩的妹夫,孙恩死后,其继承了孙恩的事业,与官军继续对抗。卢盾多次战斗,最后选择远遁广州,自封广州刺史,并号为“平南将军”。数年后,在刘裕大军征讨下,卢循全军溃败,知道不能免死,他先把妻子儿女十余人毒死,又召集随侍众妓妾,问谁肯与他一起自杀。有的说,雀鼠尚且贪生,自杀这事太难;有的说,官家都死了,我怎能求生。于是,便把那些不愿意从死的妓妾全部毒杀,之后投水自尽。五斗米道的这最后一幕,向世人昭示了它的自私、残酷、泯灭人性。即使在穷途路末之际,也不肯恢复信徒们的自由,逼迫他们一起殉死,其全部作为都是欺骗和利用。

邪教之邪,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我们在开篇提到的杀人医生,其实质也似被“邪教”洗脑控制了,只不过这个“邪教”就是他自己所认为的中国的“道”。邪教是人类的祸害,社会的毒瘤。不明真相的群众一旦受到邪教的蛊惑,就会聚集滋事,不仅给家庭、社会带来危害,甚至还会威胁国家政治安全。了解邪教知识、防范邪教蛊惑、反对邪教是文明之举,更是责任和义务。

 

发布时间:2019/5/8 14:50:00,来源:薄荷茶社

我有话说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