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海盜”孫恩 邪教教主

 

陳思誠導演的《唐人街探案2》中,哪一幕讓你印象最深刻呢?是王寶強被美國機車黨猛漢熊抱跳舞,還是劉昊然手拆紐約高樓大廈?筆者看到結尾的時候,反倒是對邁克爾·皮特飾演的天才外科醫生Springfield有很深刻的印象:他一開始相信上帝,結果上帝奪去了他最愛的妻子的生命;之後開始相信科學,然而命運又一次捉弄了他,讓他患上了癌症;最後他了解到中國的“道”,自認爲是“神”,並利用道法中的五行相生的原理開始殺人,使用邪惡的鎮靈符來封印死者的靈魂,欲取五髒煉丹,來實現自己長生不老的目的。顯然,他曲解了道的意義,對修煉成仙已經達到了信仰和癡迷的程度,以至于在真相被揭開的那一刻,就選擇了自殺。

道教作爲中國的本土宗教,在曆史長河的漫長發展中,就曾被別有用心之人利用,曲解教義,蠱惑教徒,發動暴亂。王清淮教授的《中國反邪教史》一書中,就詳細介紹了被稱爲“中原海寇之始”的孫恩海上反亂實際上就是利用五鬥米道發動的一場邪教暴亂。

道教的早期形態多是政治野心家利用的工具

早期的兩個“道教”:西部關中三張的五鬥米道和東部冀州三張的太平道。東漢末年順帝時,張陵在蜀地創立五鬥米道,並以家族掌教方式傳遞,主要活動手段是以迷信方式治病救人。之後,其孫張魯割據漢中,建立了持續長達三十年的政教合一的獨立王國,後投降曹操。而張角利用太平道發動了極端的宗教叛亂,最後被朝廷鎮壓,三張在戰鬥中先後殒命,“太平道”也在東漢以後退出了思想界和政治界。由于“道教”一開始就以叛亂的面目出現,凶殘冷酷,邪惡多端,也遭到了正統思想的攻擊。佛教和道教,兩者此消彼長,魏晉南北朝時期,佛教幾度成爲國教,而“道教”只能半公開地遊蕩于民間。經過葛洪、陶弘景、寇謙之、陸靜修四人對早期“道教”的改造,正統道教逐漸形成,但僅存在于上層社會。與此同時,早期“道教”仍然以巫術型原始“道教”形態流布在民間。

根據佛教徒對道教的批評性書籍記載,道教的行教方式:有所謂“塗炭齋”,參加者以泥炭塗面,以證明已經消除或者正在清除自己的罪惡;或者情緒失控地在泥地裏打滾,伴以歌呼叫罵。有所謂“黃箓齋”,祈禱者無休無止地祈禱,沒完沒了地跪拜,以此救助那些祈求免罪的人的祖先。還有所謂“和氣”,即以一整套怪異的性交技術實行濫交,據說實行此法男女雙方都可以長壽。這些做法確實存在于某些“道教”中,就是那些巫術型原始“道教”,甚至成爲它們的“儀軌”,比如孫恩的“五鬥米道”——“男女雜沓,如野獸然”。這些都是邪教教派的惡劣作爲。

還有一些著作的材料也被邪教改造、利用,發展成自己的邪教理論,如葛洪的《神仙傳》。《神仙傳》具有神秘奇幻色彩,書中描寫了與人世截然不同的神仙界和陰界。陰界陰森恐怖,仙界則溫馨和平。神仙們煉丹養生,辟谷食氣,長生不老,且具有超自然能力,能上天入地、騰雲駕霧。同時神化老子,稱老子會不斷化身,並說淮南王劉安和李少君並未死滅,而是已經“登仙”。《神仙傳》此類“淩空蹈虛”的種種設想、議論被邪教教主利用,蠱惑教徒,吹噓入教修煉,即可獲得超能力,且長生不老,直登仙界。這對被邪教主精神控制後的教徒們是不可抵抗的誘惑,更是其仰慕的目標。

由民間巫術和政治野心培養成的系統的邪教並不關心經書、教義,也不修煉心性,多數時候以冥想代替一切,結果是用武裝暴亂實現在冥想中所描繪的“另一個世界”。如東晉末年的孫泰、孫恩、盧盾的“五鬥米道”之亂就直接盜用正統的道教的名義發動政治色彩濃厚的宗教暴亂。

孫恩的五鬥米道之亂、行爲之邪

晉安帝隆安二年(398年),五鬥米道孫恩在會稽發動暴亂,自任教主。這次暴亂先後有三個首領:孫泰、孫恩、盧盾,爲害三十二年,最終被劉裕剿平。

第一任教主:孫泰。孫泰,山東琅琊人,師出杜子恭,杜子恭是五鬥米道道徒,兼習一些妖妄巫術,擅長“表演”。孫泰繼承並發揚了其師之手段,有過之而無不及,並利用自己五鬥米道世家的有力條件,發展勢力至地方、朝廷。以至于孫泰被流放在廣州之際,即有人直接向皇帝舉薦:孫泰“知養生之方”。晉孝武帝即刻下招召還,予以重任。公元398年,孫泰見地方藩鎮王恭等舉兵對抗朝廷,覺得東晉司馬政權已到了終結之時,于是打算作亂。最終陰謀被揭發,本人遭到司馬道子的誘捕和斬殺。孫泰的弟子們卻並不相信孫泰已死,都認爲其已經“蟬蛻登仙”,元神將從此“永生”。

第二任教主:孫恩。孫泰死後,其侄孫恩逃到海上,聚合百余名五鬥米道徒,等待時機舉兵作亂。孫恩趁著元顯多敗政,人心不穩,率領徒衆乘勢登岸,進攻上虞殺了縣令,隨後又攻克會稽,殺了會稽內史王凝之。一時之間,軍勢大振,隊伍急劇壯大,各地五鬥米道信徒及八郡的野心家都紛紛響應孫恩叛變,孫恩部下增至數十萬人,自稱“征東將軍”。

初戰告捷,孫恩五鬥米道立即顯現了它愚昧、野蠻和殘酷的本性:號其黨曰長生人,宣語令誅殺異己,有不同者戮及嬰孩,由是死者十七八……稱“長生人”,是對徒衆惡意的欺騙;誅殺異己,下令誅殺所有不信五鬥米道的人,連嬰孩也不放過。孫恩的屠殺無限制、無區別,殘酷至極。五鬥米道不但殺害教外平民和他們的嬰孩,對教內弱者,也狠下毒手:其婦女有嬰累不能去者,囊簏盛嬰兒投于水,而告之曰:‘賀汝先登仙堂,我尋後就汝’。邪教婦女親手溺斃嬰兒,並不傷痛,反倒致“賀詞”。孫泰、孫恩以“仙界”引誘衆徒,徒衆癡信不疑,死心塌地,抛棄親情,隔絕俗念。

孫恩叛軍還實行“道教”的“男女合氣”修煉法,軍中廣收婦女。這些婦女抛棄家庭,追隨邪教,或全家入教,拖帶嬰孩。婦女們在軍中的作用不是作戰,僅爲“合氣”,實則供男教徒行淫。此等滅天理喪天倫之舉,皆因被邪教所迷,被教主實施了精神控制。寇謙之在改造道教的過程中,也竭力主張清除原始道教中淫邪的一面:除去三張僞法,租米錢稅,及男女合氣之術。

孫恩叛軍大肆燒殺搶掠,震動了朝廷內外。朝廷先後派遣衛將軍謝琰、鎮北將軍劉牢之、參軍劉裕等進剿,孫恩被迫四次遠遁海上。桓玄當權時,朝廷面臨分裂,孫恩趁機再次登岸,襲擊臨海,被臨海太守擊敗,孫恩投水而死,數百名他的妓妾和信奉他的部衆皆隨之而死,。孫恩的五鬥米道教徒們認爲,孫恩將通過水路成仙,是“水仙”,如果追隨而去,也會成爲“水仙”。這與從前隨軍婦女信徒的“賀汝先登仙堂,我尋後就汝”用心一致,可見孫恩五鬥米邪教對教徒控制的深刻程度。

第三任教主:盧盾,孫恩的妹夫,孫恩死後,其繼承了孫恩的事業,與官軍繼續對抗。盧盾多次戰鬥,最後選擇遠遁廣州,自封廣州刺史,並號爲“平南將軍”。數年後,在劉裕大軍征討下,盧循全軍潰敗,知道不能免死,他先把妻子兒女十余人毒死,又召集隨侍衆妓妾,問誰肯與他一起自殺。有的說,雀鼠尚且貪生,自殺這事太難;有的說,官家都死了,我怎能求生。于是,便把那些不願意從死的妓妾全部毒殺,之後投水自盡。五鬥米道的這最後一幕,向世人昭示了它的自私、殘酷、泯滅人性。即使在窮途路末之際,也不肯恢複信徒們的自由,逼迫他們一起殉死,其全部作爲都是欺騙和利用。

邪教之邪,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我們在開篇提到的殺人醫生,其實質也似被“邪教”洗腦控制了,只不過這個“邪教”就是他自己所認爲的中國的“道”。邪教是人類的禍害,社會的毒瘤。不明真相的群衆一旦受到邪教的蠱惑,就會聚集滋事,不僅給家庭、社會帶來危害,甚至還會威脅國家政治安全。了解邪教知識、防範邪教蠱惑、反對邪教是文明之舉,更是責任和義務。

 

發布時間:2019/5/8 14:50:00,來源:薄荷茶社

我有話說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