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輪功2007年的十大敗局

齊克

 

觀察分析2007年的法輪功,應從兩個方面著眼:一方面,在西方反華勢力和境外敵對勢力的支持下,它依然鬧騰得很歡,醜態百出,劣迹斑斑;另一方面,法輪功的一系列醜惡行徑,日益激起國際社會衆怒,結果,到處碰壁,接連受挫,日趨式微。本文爲2007年的法輪功盤點,擇其要者,列出十大敗局。

一、重炒“蘇家屯”謠言――彌天大謊徹底敗露

這裏所以叫“重炒”,是因爲這個徹頭徹尾、徹裏徹外的彌天大謊,是境外法輪功夥同西方反華分子于2006年7月炮制出來並炒作過一次。爲法輪功邪教張目的加拿大兩個反華分子在抛出的那份所謂“調查報告”中說,沈陽蘇家屯一家醫院活摘了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借以獲得暴利。一時引起軒然大波。但炒的結果,連美國駐華大使館女發言人都出面澄清事實,她說,根據他們目前獲得的信息,這個地方在功能上只是一家醫院。美國最具權威的新聞媒體美聯社以及西方諸多主流媒體,都發布了澄清事實的消息,這不能不使法輪功及其支持者處于十分尴尬的境地。但他們並不甘心失敗,2007年1月又發布了修訂版。修訂版大量引用胡編亂造的“證人證言”,網上下載的資料及含混不清的邏輯推理,再次招搖過市。而這些所謂證據,沒有一條是值得信任、經得起推敲和考證的。結果,被香港鳳凰衛視《對大衛“調查報告”的調查》專題片駁得體無完膚,有識之士也群起而攻之,甚至連加拿大主流媒體也提出質疑。真相再次大白于天下。

法輪功與個別西方反華分子制造、炒作“蘇家屯謠言”,其險惡用心在于給中共抹黑,诋毀、敗壞中國政府的形象,結果反而在世人面前證明了他們是一夥慣于制造彌天大謊的無恥之徒。

二、組織抵制北京奧運的“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CIPFG)”――栽了臉又蹾了腚

法輪功爲抵制舉世共賞、中華民族百年期盼的北京奧運會,邪令智昏,竟冒天下之大不韪,組織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CIPFG)”,聲稱這是一個由三百多名國際社會精英組成的“跨國際組織”。實際上,是由一小撮西方反華小醜和政客組成的雜碎團夥。2007年5月底,這個組織竟自不量力地向中國政府發出了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最後通牒”,提出“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要求“‘就活摘器官’的控告,接受不受限制的獨立調查”,叫囂“如果中共在2007年8月8日前仍未對CIPFG的訴求做出令人滿意的回應,該組織將抵制中共舉辦2008年奧運會”。這架勢,很有當年八國聯軍進北京要挾清政府訂立不平等條約的味道。一個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四位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主權國家,豈能容他們來指手畫腳,更不用說搞什麽不受限制的獨立調查。是可忍,孰不可忍!結果,這個號稱“跨國際組織”的雜碎團夥,立即招來一頓劈頭蓋臉、義正詞嚴的譴責,也未見其有什麽了不起的能耐。

法輪功勾結西方少數反華分子打出“人權”旗號抵制北京奧運會,與國際公認的體育非政治化原則不符,與奧林匹克精神背道而馳,也違背了世界各國人民的願望,日益激起國際社會公憤。10月30日,BBC網站以醒目的黑色字體刊登了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的講話:“我們把奧運會交給一個代表著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國家舉辦。我們對此毫無遺憾。”羅格在接受德國媒體采訪時又明確指出:“抵制北京奧運會的行爲完全錯誤。”世界各國的資深媒體也紛紛認爲抵制北京奧運會是幼稚可笑的。所有這些,都是對法輪功的當頭棒喝。截止目前,已有8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貴賓表示將出席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中國政府提出的《奧林匹克休戰決議》草案,得到了聯合國192個會員國中186個會員國的聯署。這是世界人民對北京舉辦奧運會的信任。

法輪功抵制北京奧運會的結果,可用一句歇後語來描述:癞蛤蟆過門坎――栽了臉又蹾了腚。法輪功們感覺到腚疼了嗎?

三、亵渎奧運聖火的“人權聖火”――邪火遭遇冷漠、鄙視與拒絕

衆所周知,奧運火炬接力傳遞是國際奧運盛會的序曲,是奧林匹克運動最重要的儀式之一,是傳播和弘揚奧林匹克精神的重要形式,也是每一屆奧運會最引人矚目和令人期盼的一項活動。人們在火炬接力傳遞中感受、體驗和分享奧運盛會的歡樂、激情、榮耀與夢想。北京奧運火炬接力傳遞活動更是別開生面,它是現代奧運史上路線最長、範圍最大、參與人數最多的一次火炬傳遞活動,主題是“和諧之旅”,口號是“點燃激情、傳遞夢想”。北京奧運火炬接力傳遞活動將把友誼和尊重帶給不同民族、不同種族以及不同信仰的人們。

境外法輪功在西方反華勢力的支持下,竟策劃組織了一個亵渎、玷汙奧運火炬,對抗北京奧運火炬接力傳遞活動的“人權聖火”傳遞活動。同時,爲了給北京奧運抹黑,還炮制了一個“手铐奧運”圖案。這不僅是對北京奧運的挑戰,也是對國際社會的挑戰,對人類文明的挑戰。

有消息說,法輪功的這股借“人權”名義的邪火自八月在希臘點燃並傳遞以來,雖然也傳遞了一些國家和城市,但真正參與者都是主辦者或主辦者以各種名義騙來、拉來的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廣大社會公衆則投以鄙夷的目光。冷漠、鄙薄,其實也是一種拒絕的態度。進而在一些國家和城市便出現了斷然拒之門外的正義行動。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帕薩迪納市,法輪功的“人權聖火”遊行遭到斷然拒絕,帕薩迪納市的官員們明確表示:法輪功意欲醜化北京奧運會的企圖在這裏行不通!在澳大利亞的墨爾本市,法輪功的“人權聖火”同樣遭到拒絕,該市市長蘇震西宣布:“墨爾本歡迎任何人,除了法輪功”。這恰似一個不孝之子在無情地羞辱自己母親的時候,卻受到主持正義的路人的一聲怒叱:“你這可恥的家夥,住手!”

四、法輪功在棲身之地美國遭遇尴尬――一計響亮的耳光

不久前,北京奧運新聞中心主任李湛軍針對境外法輪功抵制北京奧運會的醜惡表演發表談話說:“北京奧運尊重宗教信仰,但法輪功除外”,“我們不承認它,因爲它是一個邪教”。

值得關注的是,“北京奧運會尊重宗教信仰,但法輪功除外,法輪功是邪教”的消息,11月8日被美國報社、電台、電視台新聞稿的主要提供者,最具權威的美聯社披露。于是,八年前被中國政府取締的邪教法輪功,再次在國際社會被權威媒體曝光。這樣一來,法輪功的邪教面目越來越鮮明了。美聯社的報道,足以使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組織心驚肉跳,如坐針氈,實在是咎由自取。

更值得關注的是,美國總統布什在北京奧運問題上也給了法輪功一計響亮的耳光。布什總統9月6日宣布:應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邀請,他和他的家人將出席2008年北京奧運會,並說他高興地接受了胡主席的邀請。三天後的9月9日,布什又說,他“迫不及待”地接受了胡主席的邀請,承諾“2008年我來北京看奧運會”。11月5日,來中國訪問的美國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說,布什總統期待著明年在北京舉行的奧運會。正如美國《紐約時報》所說:“這種行動等于布什給中國舉辦奧運會投了一個信任票。”這說明,在求和平、謀發展、促合作已經成爲時代潮流的今天,在奧運會這件舉世關注的事情上,美國政府不會被邪惡勢力所左右。法輪功在美國遇到如此尴尬境地,前所未聞。法輪功抵制北京奧運會,真是太不識時務了。

法輪功的熱臉遇到了冷屁股,其媒體開始散布對美國的不滿,說美國在許多事情上違背了神的意志,從而把發生在美國的自然災害,甚至連美元貶值都說成是神的報應。據此,有人提出,李洪志是否會變成第二個拉登?這要靜觀其變,邪教與恐怖組織本來就是一丘之貉,有奶便是娘,斷奶便有反目成仇的可能。

五、境外媒體異軍突起筆伐法輪功――淋漓盡致,狗血噴頭

當今世界還是民族國家的格局,不同文化背景、國家體制、政治制度以及法律法規等因素,使得不同國家在對邪教的判定上存在不同標准,在處理邪教的做法上也不盡一致。特別是少數西方國家出于某種政治需要,對邪教問題采取“雙重標准”。這在一定程度上給一些邪教提供了苟延殘喘的機會。當一個主權國家依法打擊産生在本土的邪教時,詭計多端的邪教就會跑到其他國家找到發展蔓延的土壤和條件。邪教是無孔不入的。法輪功正是鑽了這樣一些空子,才把觸角伸到一些國家和地區。

跨國蔓延是當代邪教的一個重要特征。邪教爲其本質所決定,它決不會因異國他鄉的接納而改邪歸正。它是一股禍水,流淌到哪裏就會給哪裏帶來災殃,接納邪教最終要付出代價。在治理邪教問題上,國際社會形成共識,建立反邪教統一戰線,是防範控制邪教的明智選擇。

我們高興地看到,2007年境外媒體異軍突起,發表了一系列揭批法輪功的文章,給予法輪功以沈重打擊。特別是韓國媒體《教會與異端》雜志,從2007年6月號開始連續三期發表長文,系統地揭露法輪功的邪教本質、迷信邪說充斥的邪教教義以及給信衆、社會帶來的嚴重危害。同時,給韓國社會敲響了警鍾。

韓國是邪教的重災區,韓國飽受了邪教泛濫之苦,所以韓國知識界對邪教有一種特別的警覺。韓國媒體《教會與異端》雜志及三篇長文作者的遠見卓識,與邪教作鬥爭的勇氣,爲世界反邪教鬥爭樹立了榜樣,令人欽佩。筆者相信會有更多境外媒體緊隨其後,使法輪功等邪教陷于群起而攻之的危局。

六、法輪功系列賽事冷清開場――窮途末路的出乖弄醜

法輪功一小夥人迸出此招,也是日益萎縮的情勢所迫,實爲無奈之舉。法輪功一夥頭頭逃到國外之後,在西方反華勢力與境外敵對勢力的豢養縱容下,積極充當西化、分化社會主義中國的政治工具,策劃了一系列傳播邪教、敗壞中國政府形象的醜惡活動,諸如誣告濫訴,騷擾中國高層領導出訪,抵制北京奧運,煽動“三退”;還有什麽有礙觀瞻的“酷刑展”,“活摘器官”表演,中國使領館門前靜坐,公共場所“弘法”等等。這些活動使法輪功的邪教本質充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除得到西方反華勢力與境外敵對勢力少數人的歡心之外,越來越受到社會部門、團體及公衆的鄙視、厭惡與抵制。在這種情勢下,近年來境外法輪功爲淡化邪教色彩,遂改變以往令人作嘔生厭的做法,開始在境外舉辦一些文化活動,將邪教宣傳結合在這些所謂的文化活動之中,企圖以此欺騙世人。但法輪功極度缺乏真正的文藝人才,因此推出了以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爲幌子的系列賽事,目的在于網羅人才,苟延殘喘。

法輪功的系列賽事發端于“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繼而宣布要陸續搞華人聲樂、武術、小提琴、鋼琴、運動會、中國菜廚技、漢服設計、油畫、攝影等賽事。“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剛一抛出,便受到境內外華人的一致譴責。4月6日,新華網首先揭露說:“法輪功搞舞蹈大賽的目的,是打著中國傳統文化的旗號,淡化其邪教色彩,以文化之名行反華之實。他們企圖欺騙不明真相的人才參與,並網羅在法輪功的旗下,爲其反動活動服務。”4月25日,中國反邪教協會致函中國舞蹈家協會,揭露法輪功“舞蹈大賽”的實質,呼籲中國舞蹈界人士、海內外有志于學習中國舞蹈的青少年及他們的家長,看清“大賽”的實質,關愛與保護親人、家庭和朋友,關注正在成長中的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幫助他們遠離邪教,千萬不要上當受騙。6月8日,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致信在美的中國留學生、學者和各界相關人士,痛斥法輪功是邪教,號召大家抵制法輪功即將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境內外有識之士也相繼發表了一系列重量級文章,予以抨擊。

在境內外一片譴責聲中,2007年7月,一再推遲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開場,結果僅有九十幾個人參賽,用寥若晨星形容都不過分,且中間夾雜著太多的濫竽充數的洋人。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連芭蕾舞也搬上了中國舞比賽的舞台。李洪志吹噓要搞成“舞蹈界的奧斯卡”的這場所謂“大賽”,以名不符實冷清收場。10月出台的“華人聲樂大賽”更加暗淡無光。參賽人數比“舞蹈賽”更少,且質量低劣得驚人,高等級獎項只得大部分空缺。有人形容說,賽事酷似僞劣煙花産品,噼啪兩聲還未升空就熄火了。不知法輪功系列賽事還能否繼續,姑且拭目以待。

七、“三退”天文數字露馬腳――贻笑千秋的巫術遊戲

2005年1月12日,法輪功大紀元發表“鄭重聲明”,提出:所有參加過共産黨與共産黨其他組織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爲聲明退出共産黨和共産黨其他組織的人作證。從此,法輪功以鬼神恐嚇人們退出共産黨、共青團、少先隊的鬧劇開場。“三退”,成爲法輪功由邪教組織演化爲以邪教方式進行活動的反動政治組織的重要標志。

利用谶語、巫術編造迷信邪說,造謠惑衆,是曆史上中國邪教對抗政權的看家本領,法輪功鼓吹“三退”,用的仍然是曆來邪教的慣伎。法輪功的“三退”,從一開始提出就是違背社會常理的,就不是一件“人事”。法輪功組織聲稱,此項活動是做給神看的,是爲了“天滅中共”時得到神的保護。他們的“三退”不是辦理手續從組織退出,而是用筆名、化名、小名上網聲明,讓神知道就行。李洪志2005年2月26日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時說,可以代表家屬退黨,家人不幹不行,“我就代表你退黨了”;甚至對弟子爲死去的親人退黨也給予支持:“可以,沒問題”,“起不起作用呢?起作用”。法輪功的弟子們就是從這裏得到暗示,心領神會,紛紛胡編亂造起來。因此,法輪功的“三退”數字直線飙升。

進入2007年,正當法輪功爲自己制造的“三退”天文數字得意忘形的時候,豈料卻露出了馬腳。原因是不斷有人從不同的角度出發,登陸網站揭開“三退”的內幕。例如,一位網名叫诙諧老人的網友,爲一試“退黨”的真僞,從2006年5月開始,先後用多個化名登陸法輪功退黨網站,杜撰《退黨聲明》108份,結果該網站全部接受,居然還有大部分被公布在《退黨聲明精選》裏。再如,江蘇省靖江市64歲的法輪功練習者陳秀芳幡然醒悟,坦陳了自己搜集編造2000多人退黨名單的經過,原來其中只有極少數是黨員,甚至其中一人是他已死去三年的親家公。還如,一名叫胡明的法輪功練習者,2005年以古月的名義在青島建立了“半島退黨服務中心”,累計向明慧網發送了9000余人的“三退”聲明,其中一部分是已經死去的親友,包括早已過世的祖父,絕大多數是搜集來的毫不知情者的名字。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從中不難看出,法輪功的“三退”原來是一場巫術遊戲,法輪功的“三退”數字,沒有任何真實性可言。難怪開始還有人提出質疑,久而久之已經不拿它當回事了。

八、法輪功在澳大利亞悉尼APEC會議碰壁――多行不義,咎由自取

2007年9月2日至9月9日,APEC會議在澳大利亞悉尼召開。來自21個成員國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歡聚一堂,就“加強大家庭建設,共創持續未來”的主題及亞太地區各種區域性的合作問題展開討論。有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出席的這次盛會,當然會被法輪功視作鬧事的好機會。于是,法輪功經過精心策劃,從世界各地調動人馬,聚集悉尼鬧事。豈料法輪功組織過低地估計了會議主辦者的智商,他們的鬧事圖謀被會議主辦方及時識破,鬧事圖謀未遂所願,遭到失敗。

首先,法輪功“大紀元時報”、“看中國”網站、“新唐人電視台”爲代表的法輪功媒體,被阻于亞太經合峰會(APEC)閉幕式門外,失去了诋毀損害中國政府形象、破壞會議和諧氛圍的機會。法輪功及其“大紀元時報”等媒體對被拒之門外非常沮喪,氣急敗壞,把邪氣一股腦兒撒在中國政府身上,說什麽“澳洲政府屈從中共壓力”、“中共輸出迫害”、“中文媒體黑名單”等等,又借機制造了一大堆謠言和謊言。其實,這是法輪功自己多行不義的必然結果。法輪功在外交場合多次丟醜鬧事,已讓各國政府和安全部門領略了它的極端瘋狂性,從而提高了警惕,加強了防範。

其次,由西方反華勢力與台獨分裂勢力搭台,法輪功勢力與民運勢力聯袂上演的“APEC峰會‘關注法輪功苦難周’”鬧劇尴尬收場。幾個與原“法輪大法研究會”骨幹王治文素昧平生,想借法輪功媒體出名掙錢的民運分子,夥同幾個法輪功分子,開了一個“王志文現象研討會”,胡亂吹捧了一番“王治文精神”;王治文定居海外的女兒王曉丹發表了一篇以《我的父親王治文》爲題的謊言,于是這場鬧劇收場。在這期間,凱風網推出的采訪王治文的視頻報道,王治文揭批法輪功文章掃描件以及王治文的哥哥王伯當的文章,徹底揭穿了這些謊言。

第三,與“苦難周”開場的同時,幾個法輪功分子、台獨分子、藏獨分子、民運分子、反華分子聯合舉辦的“澳洲綠黨黨魁布朗與中國海外異見人士座談會”、“APEC中國維權人士悉尼大型集會遊行”醜劇也在悉尼上演。結果少有觀者,自吹自擂,孤芳自賞而已。由此可見,境外法輪功表面上仍然氣勢洶洶,但實際上確實已近聲名狼藉、千夫所指的境地了。

九、來自台灣的800名法輪功人員企圖搗亂香港回歸十周年慶典遭遣返――慶典豈容邪教撒野

2007年7月1日,是香港回歸祖國十周年。十年前的7月1日,在全國各族人民的殷切期盼中,中國對香港恢複行使主權,曆經百年滄桑的香港回到祖國懷抱,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正式成立。這是彪炳中華民族史冊的偉大勝利。香港回歸十年,是一國兩制由科學構想變爲生動現實的十年,是實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十年,也是保持繁榮穩定的十年。今日的香港展現出新的勃勃生機,社會保持穩定,經濟更加繁榮,民主有序發展,民衆安居樂業,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正當全國各族人民以無比喜悅的心情迎接香港回歸十年慶典的時候,逢喜必鬧的法輪功卻從台灣調來800名法輪功人員,企圖到香港借慶典之機尋釁鬧事。于是,港府采取斷然措施,沒等他們登陸便悉數遣返。惱羞成怒的法輪功媒體嚎叫說:“香港遣返了800名台灣公民!一國兩制蕩然無存!”

香港特區政府給了法輪功當頭一棒,這一棒打在了法輪功的身上,疼在了“台獨”勢力心上。“台獨”勢力與法輪功狼狽爲奸、沆瀣一氣,早已不是什麽秘密。正是有了陳水扁當局的物質、技術支持和撐腰壯膽,台灣法輪功組織才敢于有恃無恐,公然違背人類公共道德准則,肆意踐踏民用通信基本法則,攻擊鑫諾衛星。台灣法輪功在香港碰了釘子,趕快到陳水扁那裏訴苦,要求陳水扁提出抗議。于是,陳水扁大放厥詞:“法輪功學員堅持爭取人權和自由,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對于法輪功學員的努力,台灣多年給予支持,法輪功在台灣的合法和中國大陸的打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陳水扁安慰法輪功人員的這番高論,道出了他與法輪功的親密關系,算是惺惺惜惺惺了。香港回歸十周年慶典是弘揚以愛國主義爲核心的民族精神的盛事,法輪功竟企圖攪局搗亂,足以證明他們是一夥民族敗類。

十、澳洲法輪功激烈內讧――邪教內部精神控制失敗

法輪功內讧首先從澳洲暴發,但它反映出的問題卻並非僅在澳洲存在,而是整個法輪功普遍存在的問題,不過暴發的遲早而已。

2007年7、8月間,澳洲“法輪佛學會”與法輪功《大紀元》、《看中國》、“新唐人電視台”、“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等四大媒體之間發生激烈內讧。最初,雙方在澳洲互相攻讦,僵持不下;繼而,各派代表赴美找李洪志告狀。據說,僅有1000多名信衆的澳洲去了三百多人。李洪志說:“怎麽你們這麽亂呢?”

澳洲法輪功內讧,震動了整個“法輪世界”。膽小如鼠的李洪志出于個人安全考慮,只得以六七十萬美元的機票爲代價,把沖突雙方的骨幹調到美國,親自出面解決問題。撤換了“法輪佛學會”與“新唐人電視台”的主要頭頭,發表了一篇連哄帶騙的《對澳洲學員講法》,並回答了學員的提問,雖然大都是陳詞濫調,但也算是做了安撫和疏導。

法輪功澳洲內讧,暴露了這個以教主崇拜爲核心的高度集權的組織裏存在的激烈的派系矛盾。李洪志的《對澳洲學員講法》及對事件的具體處理,隱藏著李洪志與法輪功二號人物葉浩、民運人士袁紅冰等人圍繞權力問題的鬥爭。從這次事件的處理結果看,大大削弱了葉浩的嫡系力量,也重重地敲打了插手法輪功的民運人士袁紅冰。

從李洪志《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上看,弟子們對李洪志的尊敬大不如前。李洪志這次登場講法,一臉的病態,精神頹唐,滿嘴“這個”、“那個”,支支吾吾,語病百出,前言不搭後語,已不見“宇宙主佛”往日的威風,一副日薄西山的樣子。而弟子的提問措詞卻非常尖銳,時帶有質問的口氣,有時簡直是一種挑戰的姿態,罕見往日對大師的尊重。這令李洪志十分難耐,他時而舉手打斷弟子提問,然後答非所問,語無倫次地亂講一通。此情此景,充分說明法輪功的教主崇拜已經大大降溫,“神”不再“神”了,法輪功的的確確走下坡路了。

法輪功內讧的根子紮在邪教的反動本質上,這是法輪功的死結,法輪功自身無能爲力,只會愈演愈烈,直至滅亡。

2007年的法輪功除以上十大敗局外,還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敗果,諸如境外法輪功人員屢遭襲擊暴打,在一些城市節慶活動中企圖敗壞中國政府形象遭拒絕,在一些國家違反法律被送進了監獄或罰款,誣告濫訴新聞媒體敗訴等等。

總之,回頭看,2007年是法輪功不堪回首的一年;往前看,法輪功肯定一年不如一年。法輪功的覆滅是曆史規律注定的。

 

發布時間:2007/12/18 10:39:00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1.[遊客]總結不錯。(提交时间:2007/12/19 21:50:53)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