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探秘秦陵:神秘地下帝国的考古难题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勘探秦陵的考古队认为,秦陵很可能整体就是一个政权机构!“秦始皇把他创造的整个国家机构体制放到地下,这样比带金银更长久。他太想看到秦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闻名中外的兵马俑,其实只是秦陵186座陪葬坑的一小部分。最近正在进行的兵马俑一号坑第三次发掘已难以引起许多秦陵考古人员的持续关注。大家都在等待发掘秦陵600多处遗迹的机会。

而这些遗迹哪些该挖,哪些不该挖,什么时候挖,都考验着他们。

数年前已知有“地下宫殿”

秦陵(文中的秦陵指包括皇陵本身、夯土墙外城墙围起来陵园及整片陵区)和兵马俑同时于1974年开始勘察,1985年之后几乎全面停止。直到1998年,秦陵的大规模勘察才重新开始。

1998年,段清波出任秦陵考古队队长,他带着十几个人,勘察秦始皇陵陵园外城墙以内213万平方米范围。最忙的时候,考古队有近百人。

“我想用10年时间,摸清楚陵园地下的情况。陵墓本身地宫因为难度太大就放弃了。”西北大学文博学院教授段清波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那时,段清波希望,他和考古队通过手中的洛阳铲探清秦陵地下有什么。但勘察工作一直很艰难。考古队经费缺乏,因为相关领导对不能很快挖出“宝贝”的秦陵勘探并不感兴趣。“当时主导的思路是,每年要找一些‘重大发现’给领导看。”

不仅如此,由于用洛阳铲打洞,常常会破坏当地农民的庄稼地,段清波还得要出面和当地村民协商赔偿数额。常常是刚协商完,考古队一开工,又会出现其他自称也是这块地主人的村民,要求重新协商赔偿。

1999年国家启动西部大开发战略,陕西省领导提出在西安建立周秦汉唐文化基地,进一步拉动地方旅游业。秦陵被列为重点,开始准备大规模勘察,为发掘做准备。但考古队的勘察工作进展缓慢。

2001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到陕西省视察,指着秦陵区地图上的许多未标识处问,“这下面是什么”。段清波等人只能回答“不知道”。同时表示,因为缺乏经费,还没有来得及勘察。

李岚清现场指示随同的时任科技部部长徐冠华对秦陵考古提供帮助。多方讨论后,科技部决定用遥感、物探的方法帮助考古队探测秦陵,并将此计划划入863项目中。

2002年,由科技部协助的第一期探测开始。第一期主要是验证,看遥感、物探的方法对秦陵区哪些地貌、哪些物质有效。2003年第一期实验结题。

秦陵区内最显眼的,是夯土堆起的皇陵:最引人浮想的,是陵墓地宫。水银组成的江河、屋顶是二十八星宿,都是很多人从小就听过的描述。长明灯、暗器密布、金银遍地,是许多人信以为真的猜想。

经过科技部专家物探发现,秦陵封土内,地面以上有两座9层台阶,每座高30米——和10层楼相当。台阶离封土最近处为1米。“专家第一次跟我说,封土里面有集合体,有建筑。我说不可能。”段清波说。

按照陵墓的常识,段清波开始不相信这个探测结果。为了证明科技部专家探错了,他还给专家们讲中国陵墓的发展史。但之后专家又物探了三次,结果都一样。段清波这才意识到这个“惊人发现”的可能性。他带着队员爬上夯土堆,用洛阳铲一铲下去,就触到台阶了。

现已探明从地面进入地宫的门,是由地宫内向外用石条顶住的。地宫面积80米×50米,未被塌方掩埋的空间高度为15米。

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前馆长袁仲一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已探明的,还包括秦陵有陪葬坑186座,墓葬500多座,各种宫殿建筑附属建筑数千万平方米。兵马俑坑只是距秦陵1.5公里的3座陪葬坑。“只要动土,地下就有东西。目前探明的这些应该还不是全部。”

除此之外,人们对秦皇陵地宫内部一无所知,都只停留在猜测阶段。

原计划第二期开始探测秦陵地宫,由于科技部突然参加美国航天局的阿波罗登月计划,动用了863项目的资金,加上日后的人事变动,协助探测秦陵一事流产。

之后,秦陵探测进展缓慢。

秦陵整体就是一个政权机构?

探明秦皇陵夯土堆内有台阶后,段清波和他的队员开始意识到,秦皇陵不仅仅是能挖出宝贝那么简单。

光从台阶的设计看,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陵墓设计,段清波认为这种建筑理念很可能融合了西方的设计构思。有文献记载,秦始皇往西到甘肃出巡,遇大人族,腿长六尺。这种说法有夸张的成分,但“那时候秦国和西方,至少是中亚、西亚的大规模交流可能已经开始了。”段清波分析说,“兵马俑这种艺术形式,之前是没有的,之后也没有。那么大的陶俑,没有新的理念,是做不出来的。”

尽管,段清波发表勘察结论后,遭到许多国内考古专家质疑。但段清波觉得无所谓。

随着科技部专家的撤离,陕西各考古相关部门的协调也不断出现问题,2003年,秦陵的考古勘察基本停滞。

虽然无法带着队员继续打洞勘察,但已和秦陵打了五年交道的段清波一直没有放弃研究秦陵,在这位秦汉考古专家心中,有太多的疑问需要去寻找答案。

在秦始皇之前的秦国帝王陵墓里,都只有车马坑,而秦始皇陵有兵马俑坑、马厩坑、戏俑坑等等种类繁多。表面看似秦始皇贪婪,死后要将生前的一切都带走。可段清波经过多年研究得出自己的推断,“我们觉得秦陵整体就是一个政权机构,由一个个坑组成。”他认为,“秦始皇把他创造的整个国家机构体制放到地下,他太想看到秦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后的西汉王陵也学他,但到了西汉后期陪葬坑越来越少,因为他们不知道秦始皇的真实用意,只是单纯模仿。”

历代很多文献在肯定秦始皇完成统一功绩的同时,都说到他的贪婪、残暴。从汉代开始,这位伟大的君主就被描写成恶人。对此,段清波也有他不同的理解,“秦始皇思想博杂,什么思想管用他用什么。当时的儒生常常挑皇帝毛病,却少有建设性意见。慢慢地秦始皇把儒生排除在自己的政治圈子外。秦灭亡后,下一个朝代的统治者要把他说得一钱不值,以巩固自己的统治,于是秦始皇在汉初被渐渐有话语权的儒生妖化了。而《史记》里,司马迁是想拿秦始皇说事,向当朝皇帝谏言。比如,说秦始皇13岁即位就开始修陵墓,其实是在暗讽在位54年、却花了53年修陵的汉武帝。”段清波解释说:“可所有的文物现象都表明,秦陵是短期内形成的。修陵人墓地的瓦片上刻的字表明,他们来自东方六国,最远的是山东、江苏,这说明修秦陵是秦统一后的事。”

不但修建期短,如此宏伟的秦陵其实是项未完工的陵墓。有文献记载,秦陵封土达50丈,约116米。如今从任何角度看都只有50米左右。有人说是两千多年间水土流失造成的,但考古队钻探时发现陵墓周边水土流失的痕迹很少。而文献记载的许多西汉王陵的封土高度,与现在的实际高度差不多。另外,秦陵内城墙建有廊房,绘有壁画,但外城墙却很粗糙,像是匆忙结束的工程。

段清波认为,这和当年陈胜吴广起义有关,修陵人都被调去打战了。统一后的秦国有近2000万人,其中40万人修长城,蒙恬要了30万人防匈奴,修秦陵阿房宫用了70万人等等,据段清波统计,秦国在短时间内有十分之一的青壮年都被用在了非生产活动上,这就需要更多的人给他们给养。可国家无暇无人进行经济生产,逐渐面临崩溃。

挖还是不挖,是个大问题

在最新规划中,陕西将成立秦皇陵博物院,并以秦陵为中心,建立遗址公园。目前已完成征地3000多亩。同时在已经发现的陪葬坑上建立小型博物馆,如铠甲坑原址建馆,戏俑坑原址建馆。秦陵的内外城墙也将以绿化带的形式标明。

很多人好奇秦陵考古和地宫全貌到底何时能呈现。“亮点在秦陵,这里的发掘可能是轰动性的。我的研究方向也已经逐渐转向秦陵了。”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考古部主任刘占成并不回避自己的改变。

许多专家都纷纷呼吁打开秦陵地宫。但从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长吴永琪,到多年从事秦陵研究的专家都向媒体表示暂不考虑此事。因为挖开很容易,但目前世界范围内,都没有有效的方法保护地宫内的文物。从现状看,不挖就是最好的保护。不能为了满足一些人的猎奇心理贸然发掘。

“秦陵我不主张挖。封土本来就是重要遗迹,挖光了大煞风景。更重要的是,考古不是猎奇,要先把陵墓周围都研究清楚。但这不意味着放弃研究地宫。”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前馆长袁仲一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有专家表示,目前掌握的技术,可以使用小机器人进入地宫拍摄影像资料。但这个方法何时能够进行,就难说了。

在陕西考古界内部,大多数人都不主张发掘秦陵地宫。对于帝王陵墓,国家文物局的政策是不主动发掘,一切发掘都从文物保护出发。而且秦陵园区内的186座陪葬坑、500多座墓葬就值得考古人员发掘研究很长时间。

但发掘秦陵周边的遗迹又谈何容易。

只能勘察,不能发掘,也一直是秦陵考古队面对的问题。段清波曾经带着队员在村民居所门口不远发现陪葬坑,而且掩埋得很浅。为了使陪葬坑不被盗挖,段清波曾申请发掘此坑,但遭到上级部门拒绝。

考古队每一次挖掘都需要国家文物局审批,得到批准才能挖,也才有钱挖。地方考古机构都不敢私自开挖,如果违规操作被发现,接下来几年都很难拿到国家下拨的经费。

在段清波看来,因为“秦始皇太著名了,太吸引人了”,使得关于秦陵的任何挖掘都极难得到批复。2009年年初,段清波辞去了考古队的职位,到西北大学任教。

秦陵这类遗迹难以获得审批通过。其中牵扯的利益太多。

有相关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只有各种力量达成最大利益的时候,才会做。”现在,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的秦陵考古队在新队长张卫星的带领下,对秦陵区进行勘察,他们在做的工作是段清波曾计划在2007年就该完成的。而即使是这样,周边的考古发掘时间表仍无从谈起。

 

发布时间:2009/8/1 20:44:00

我有话说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6    5    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