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探秘秦陵:神秘地下帝國的考古難題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勘探秦陵的考古隊認爲,秦陵很可能整體就是一個政權機構!“秦始皇把他創造的整個國家機構體制放到地下,這樣比帶金銀更長久。他太想看到秦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聞名中外的兵馬俑,其實只是秦陵186座陪葬坑的一小部分。最近正在進行的兵馬俑一號坑第三次發掘已難以引起許多秦陵考古人員的持續關注。大家都在等待發掘秦陵600多處遺迹的機會。

而這些遺迹哪些該挖,哪些不該挖,什麽時候挖,都考驗著他們。

數年前已知有“地下宮殿”

秦陵(文中的秦陵指包括皇陵本身、夯土牆外城牆圍起來陵園及整片陵區)和兵馬俑同時于1974年開始勘察,1985年之後幾乎全面停止。直到1998年,秦陵的大規模勘察才重新開始。

1998年,段清波出任秦陵考古隊隊長,他帶著十幾個人,勘察秦始皇陵陵園外城牆以內213萬平方米範圍。最忙的時候,考古隊有近百人。

“我想用10年時間,摸清楚陵園地下的情況。陵墓本身地宮因爲難度太大就放棄了。”西北大學文博學院教授段清波對《中國新聞周刊》說。那時,段清波希望,他和考古隊通過手中的洛陽鏟探清秦陵地下有什麽。但勘察工作一直很艱難。考古隊經費缺乏,因爲相關領導對不能很快挖出“寶貝”的秦陵勘探並不感興趣。“當時主導的思路是,每年要找一些‘重大發現’給領導看。”

不僅如此,由于用洛陽鏟打洞,常常會破壞當地農民的莊稼地,段清波還得要出面和當地村民協商賠償數額。常常是剛協商完,考古隊一開工,又會出現其他自稱也是這塊地主人的村民,要求重新協商賠償。

1999年國家啓動西部大開發戰略,陝西省領導提出在西安建立周秦漢唐文化基地,進一步拉動地方旅遊業。秦陵被列爲重點,開始准備大規模勘察,爲發掘做准備。但考古隊的勘察工作進展緩慢。

2001年,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岚清到陝西省視察,指著秦陵區地圖上的許多未標識處問,“這下面是什麽”。段清波等人只能回答“不知道”。同時表示,因爲缺乏經費,還沒有來得及勘察。

李岚清現場指示隨同的時任科技部部長徐冠華對秦陵考古提供幫助。多方討論後,科技部決定用遙感、物探的方法幫助考古隊探測秦陵,並將此計劃劃入863項目中。

2002年,由科技部協助的第一期探測開始。第一期主要是驗證,看遙感、物探的方法對秦陵區哪些地貌、哪些物質有效。2003年第一期實驗結題。

秦陵區內最顯眼的,是夯土堆起的皇陵:最引人浮想的,是陵墓地宮。水銀組成的江河、屋頂是二十八星宿,都是很多人從小就聽過的描述。長明燈、暗器密布、金銀遍地,是許多人信以爲真的猜想。

經過科技部專家物探發現,秦陵封土內,地面以上有兩座9層台階,每座高30米——和10層樓相當。台階離封土最近處爲1米。“專家第一次跟我說,封土裏面有集合體,有建築。我說不可能。”段清波說。

按照陵墓的常識,段清波開始不相信這個探測結果。爲了證明科技部專家探錯了,他還給專家們講中國陵墓的發展史。但之後專家又物探了三次,結果都一樣。段清波這才意識到這個“驚人發現”的可能性。他帶著隊員爬上夯土堆,用洛陽鏟一鏟下去,就觸到台階了。

現已探明從地面進入地宮的門,是由地宮內向外用石條頂住的。地宮面積80米×50米,未被塌方掩埋的空間高度爲15米。

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前館長袁仲一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已探明的,還包括秦陵有陪葬坑186座,墓葬500多座,各種宮殿建築附屬建築數千萬平方米。兵馬俑坑只是距秦陵1.5公裏的3座陪葬坑。“只要動土,地下就有東西。目前探明的這些應該還不是全部。”

除此之外,人們對秦皇陵地宮內部一無所知,都只停留在猜測階段。

原計劃第二期開始探測秦陵地宮,由于科技部突然參加美國航天局的阿波羅登月計劃,動用了863項目的資金,加上日後的人事變動,協助探測秦陵一事流産。

之後,秦陵探測進展緩慢。

秦陵整體就是一個政權機構?

探明秦皇陵夯土堆內有台階後,段清波和他的隊員開始意識到,秦皇陵不僅僅是能挖出寶貝那麽簡單。

光從台階的設計看,就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陵墓設計,段清波認爲這種建築理念很可能融合了西方的設計構思。有文獻記載,秦始皇往西到甘肅出巡,遇大人族,腿長六尺。這種說法有誇張的成分,但“那時候秦國和西方,至少是中亞、西亞的大規模交流可能已經開始了。”段清波分析說,“兵馬俑這種藝術形式,之前是沒有的,之後也沒有。那麽大的陶俑,沒有新的理念,是做不出來的。”

盡管,段清波發表勘察結論後,遭到許多國內考古專家質疑。但段清波覺得無所謂。

隨著科技部專家的撤離,陝西各考古相關部門的協調也不斷出現問題,2003年,秦陵的考古勘察基本停滯。

雖然無法帶著隊員繼續打洞勘察,但已和秦陵打了五年交道的段清波一直沒有放棄研究秦陵,在這位秦漢考古專家心中,有太多的疑問需要去尋找答案。

在秦始皇之前的秦國帝王陵墓裏,都只有車馬坑,而秦始皇陵有兵馬俑坑、馬廄坑、戲俑坑等等種類繁多。表面看似秦始皇貪婪,死後要將生前的一切都帶走。可段清波經過多年研究得出自己的推斷,“我們覺得秦陵整體就是一個政權機構,由一個個坑組成。”他認爲,“秦始皇把他創造的整個國家機構體制放到地下,他太想看到秦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後的西漢王陵也學他,但到了西漢後期陪葬坑越來越少,因爲他們不知道秦始皇的真實用意,只是單純模仿。”

曆代很多文獻在肯定秦始皇完成統一功績的同時,都說到他的貪婪、殘暴。從漢代開始,這位偉大的君主就被描寫成惡人。對此,段清波也有他不同的理解,“秦始皇思想博雜,什麽思想管用他用什麽。當時的儒生常常挑皇帝毛病,卻少有建設性意見。慢慢地秦始皇把儒生排除在自己的政治圈子外。秦滅亡後,下一個朝代的統治者要把他說得一錢不值,以鞏固自己的統治,于是秦始皇在漢初被漸漸有話語權的儒生妖化了。而《史記》裏,司馬遷是想拿秦始皇說事,向當朝皇帝谏言。比如,說秦始皇13歲即位就開始修陵墓,其實是在暗諷在位54年、卻花了53年修陵的漢武帝。”段清波解釋說:“可所有的文物現象都表明,秦陵是短期內形成的。修陵人墓地的瓦片上刻的字表明,他們來自東方六國,最遠的是山東、江蘇,這說明修秦陵是秦統一後的事。”

不但修建期短,如此宏偉的秦陵其實是項未完工的陵墓。有文獻記載,秦陵封土達50丈,約116米。如今從任何角度看都只有50米左右。有人說是兩千多年間水土流失造成的,但考古隊鑽探時發現陵墓周邊水土流失的痕迹很少。而文獻記載的許多西漢王陵的封土高度,與現在的實際高度差不多。另外,秦陵內城牆建有廊房,繪有壁畫,但外城牆卻很粗糙,像是匆忙結束的工程。

段清波認爲,這和當年陳勝吳廣起義有關,修陵人都被調去打戰了。統一後的秦國有近2000萬人,其中40萬人修長城,蒙恬要了30萬人防匈奴,修秦陵阿房宮用了70萬人等等,據段清波統計,秦國在短時間內有十分之一的青壯年都被用在了非生産活動上,這就需要更多的人給他們給養。可國家無暇無人進行經濟生産,逐漸面臨崩潰。

挖還是不挖,是個大問題

在最新規劃中,陝西將成立秦皇陵博物院,並以秦陵爲中心,建立遺址公園。目前已完成征地3000多畝。同時在已經發現的陪葬坑上建立小型博物館,如铠甲坑原址建館,戲俑坑原址建館。秦陵的內外城牆也將以綠化帶的形式標明。

很多人好奇秦陵考古和地宮全貌到底何時能呈現。“亮點在秦陵,這裏的發掘可能是轟動性的。我的研究方向也已經逐漸轉向秦陵了。”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考古部主任劉占成並不回避自己的改變。

許多專家都紛紛呼籲打開秦陵地宮。但從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長吳永琪,到多年從事秦陵研究的專家都向媒體表示暫不考慮此事。因爲挖開很容易,但目前世界範圍內,都沒有有效的方法保護地宮內的文物。從現狀看,不挖就是最好的保護。不能爲了滿足一些人的獵奇心理貿然發掘。

“秦陵我不主張挖。封土本來就是重要遺迹,挖光了大煞風景。更重要的是,考古不是獵奇,要先把陵墓周圍都研究清楚。但這不意味著放棄研究地宮。”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前館長袁仲一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有專家表示,目前掌握的技術,可以使用小機器人進入地宮拍攝影像資料。但這個方法何時能夠進行,就難說了。

在陝西考古界內部,大多數人都不主張發掘秦陵地宮。對于帝王陵墓,國家文物局的政策是不主動發掘,一切發掘都從文物保護出發。而且秦陵園區內的186座陪葬坑、500多座墓葬就值得考古人員發掘研究很長時間。

但發掘秦陵周邊的遺迹又談何容易。

只能勘察,不能發掘,也一直是秦陵考古隊面對的問題。段清波曾經帶著隊員在村民居所門口不遠發現陪葬坑,而且掩埋得很淺。爲了使陪葬坑不被盜挖,段清波曾申請發掘此坑,但遭到上級部門拒絕。

考古隊每一次挖掘都需要國家文物局審批,得到批准才能挖,也才有錢挖。地方考古機構都不敢私自開挖,如果違規操作被發現,接下來幾年都很難拿到國家下撥的經費。

在段清波看來,因爲“秦始皇太著名了,太吸引人了”,使得關于秦陵的任何挖掘都極難得到批複。2009年年初,段清波辭去了考古隊的職位,到西北大學任教。

秦陵這類遺迹難以獲得審批通過。其中牽扯的利益太多。

有相關人士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只有各種力量達成最大利益的時候,才會做。”現在,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的秦陵考古隊在新隊長張衛星的帶領下,對秦陵區進行勘察,他們在做的工作是段清波曾計劃在2007年就該完成的。而即使是這樣,周邊的考古發掘時間表仍無從談起。

 

發布時間:2009/8/1 20:44:00

我有話說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6    5    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