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古蜀國考古三大謎團:3千年前文明爲何無文字

 

金沙遺址出土的兩件商代石磬,右面一件長達1.1米,是中國目前發現的最大商代石磬(6月10日攝)。

2006年6月10日恰逢中國首個“文化遺産日”,成都金沙遺址迎來第六次考古發掘。考古工作者們希望通過這次的發掘,能找到3000多年前古蜀王國的這一輝煌文明神秘線索。古蜀王國爲何有如此高的文明?良渚、三星堆、金沙遺址究竟有著怎樣的關系?爲何目前爲止仍然沒有發現任何的文字記載?這些謎團的破解,恐怕只有寄希望于金沙遺址的再次發掘。

謎團一:3000年前爲何有如此高的文明?

10日,考古工作者們在各方的關注下開始了對金沙遺址的第六次發掘。當天就出土了130多件珍貴文物,在這些出土的文物中,考古工作者意外地發現了中國迄今爲止最大的商代石磬。

此次共發掘了兩個商代石磬。其中最長的一個長達1.1米,堪稱中國目前發現的最大的商代石磬;在它的旁邊還躺著一個約四五十厘米的稍小的石磬,兩個石磬都可以找到一個小孔。在清理中,工作人員還發現其中的一個石磬上還刻劃著清晰的弦紋。

 

據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王仁湘介紹,這個石磬的發現非常意外,他當時就在現場,還是他第一個喊出了石磬的名字,這個發現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很激動。

磬是當時的廟堂之音,也是中國最古老的傳統樂器。它是古蜀王在祭祀時用來演奏的樂器,據專家介紹,這種樂器在四川地區屬首次發現。它的發現真實地反映了古蜀王祭祀時的場景。同時也證明了金沙時期的祭祀活動中已經有了較爲完善的禮樂制度。

不論金沙遺址出土的石磬、太陽神鳥、玉璋還是玉琮無不彰顯出當時社會的高度文明。可是人們仍然不明白,爲什麽在3000年前的古蜀王國會有如此高的文明,是什麽造就了它的發展?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副院長孫華認爲,原因是多方面的。四川成都平原屬盆地地區,周邊較高的地區當時很可能有著很高的文化。成都平原又屬于亞熱帶季風氣候,溫暖濕潤,雨量充沛,而且有很多的河流。當時茂密的叢林很適宜人類生存繁衍。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四周的居民開始慢慢向這裏聚集,來自不同的地域的人,也帶來了不同的技術和藝術,各方文化在這裏彙集,這裏成了中國西南地區最重要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之一。

成都金沙遺址新一輪發掘中出土的玉劍。

 

謎團二:成都平原的良渚、三星堆、金沙遺址究竟如何傳承?

在金沙遺址的發掘中,考古工作者對發掘出來的器物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從出土的這些器物的形制上看很多都與據金沙村大約60公裏的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器物非常的相似。尤其是金面具、金冠帶和青銅小立人,都驚人的相似。

孫華介紹,金沙出土的青銅小立人僅有19.6厘米,這是金沙遺址中最具代表性的青銅器。它與三星堆出土的2米高的青銅大立人在造型方面極其相似,身上都穿著同樣的長衣,擺出同樣的姿態,一只手空空地攥著拳頭。不同的僅僅是身高上的懸殊,但從金沙青銅小立人下面的一個小插件可以看出,它此前應該是插在一個大件上的一個物品。除身高的不同,形制上看,兩個青銅立人所差無幾。金沙遺址中出土了金冠帶上面刻有魚、鳥、箭、人頭圖案,其做工也很精致。更令人驚奇的是這些圖案與三星堆遺址出土的金杖上面的圖案完全一致。孫華認爲,金冠帶與金杖都是至高王權與族權的體現和代表,二者表面上基本相同的紋飾具有相同的象征意義,反映出了金沙遺址與三星堆遺址之間內在的緊密聯系。

成都金沙遺址新一輪發掘中出土的玉器。

 

三星堆遺址的突然消失,給人們留下了很多待解的謎團。有猜測說:“三星堆的消失可能是外族的入侵。”還有猜測認爲是受到洪水的侵襲,族人全部外遷所致。所有這些都是人們的猜測。金沙遺址的發現似乎可以解開一些三星堆突然消失之謎。

此外,金沙出土的22厘米的青玉琮在衆多的玉琮中顯得尤爲突出,它的顔色爲翡翠綠,雕工極其精細,表面有細若發絲的微刻花紋和一人形圖案,上面的微雕圖案令人叫絕,堪稱國寶。整個玉琮分爲十節,玉琮上雕刻有40個人面紋和一人形圖案,人體肥胖,頭上戴有一個冠飾,雙臂平舉,兩臂上都有一個上卷的羽毛形裝飾,雙腳叉開,長袖飄逸。整個玉器爲青色,玉質非常溫潤,呈半透明狀。從造型風格看與良渚文化完全一致。

成都市文物管理委員會謝輝在談到對金沙遺址出土部分玉器的幾點認識的時候曾表示,金沙遺址青玉琮與良渚文化的玉琮仔細研究發現二者之間仍存在一些差異:首先質地不同,良渚文化的玉材多爲雞骨白,金沙遺址的是青玉;其次造像風格不同,目前在良渚文物中還沒有發現青玉琮的造像風格的圖案。

成都金沙遺址新一輪發掘中出土的金箔。

 

謎團三:如此高的文明爲何沒有文字?

金沙遺址出土的大量金器、玉器都顯示出了當時精湛的工藝,可是這種高度的文明到目前爲止仍沒能找到任何的文字,難道當時沒有文字?

王仁湘說:“商代晚期至西周時期,並非沒有文字,殷墟甲骨文是最好的證明。”在殷墟甲骨文沒有被發現之前,人們並不知道商周有文字存在。在殷墟出土的龜甲、獸骨上可以發現,商代晚期商王室及其他商人貴族在龜甲、獸骨等占蔔材料上記錄了大量的與占蔔有關事項的文字,也包括少數刻在甲骨上的記事文字。這個時候人們才恍然大悟,原來商周不僅有文字,而且相當的成熟。

雖然目前金沙遺址中發現的蔔甲上並沒有發現任何的文字,但不代表這裏沒有文字存在,我們現在挖掘的僅是金沙遺址的冰山一角,還有更多有價值的金沙文化有待進一步的發掘,文字並不一定都刻在蔔甲上,它很有可能在其他的可以刻字的材質上。沒有發現並不代表沒有,將來的情形還不好說,現在還不能下定論。還有可能是因爲保存的關系,流失了很多。比如有可能把文字刻在樹葉或者是樹木上,雖然現在看到的大多都是刻在蔔甲、銅器上的,但不能認爲只有蔔甲或者銅器上才會有這樣的文字。孫華認爲,有沒有文字有不同的說法。按照文獻的說法,確實沒有文字記載。此前有一種說法,一個名叫屍子的人曾在蜀國著書立說,如果當時沒有文字的話就不可能會有這樣的說法。但是,這種說法目前還沒有得到證實。

在四川也沒有發現像楚國那樣的帛書、竹簡這些文物,但在四川商代晚期,還是可能有文字的,那時流傳著一種“巴蜀符號”,但這種符號究竟是不是文字,目前還沒有定論。

http://culture.kaiwind.com/fktj/200801/t73874.htm

 

發布時間:2008/2/26 4:27:00

我有話說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