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秦俑一號坑第三次發掘現場探秘 尚存衆疑點謎團

 

7月14日,考古專家在陝西秦兵馬俑一號坑第三次發掘現場工作。近日,考古人員清理出兩件留有彩繪的陶俑,一件爲殘留有較多零星彩繪的高級軍吏俑,另一件是手部殘留有彩繪的武士俑。這些彩繪中包含有被稱做“漢紫”的紫色,“漢紫”的化學成分是矽酸銅鋇,是上世紀80年代科學家在進行試驗時偶然得到的“副産品”。1992年國外科學家在中國漢代器物上發現同種原料,故稱“漢紫”。這次秦俑彩繪上發現矽酸銅鋇,比“漢紫”又提前二百多年,但該顔料是人工合成,還是來自自然界,至今仍是一個迷。

中新社西安七月十四日電題:秦俑一號坑第三次發掘現場再度探秘

中新社記者冽玮

六月十三日,被譽爲“世界第八奇迹”的秦始皇兵馬俑一號坑,開始進行第三次考古發掘。時隔一個月後,記者探訪了秦俑一號坑發掘現場。

“秦俑之父”解惑答疑

悶熱的一號坑大廳裏,考古發掘現場向隅一角,處于人聲鼎沸的浪尖上。遠遠地,坑底晃動著的一頭白發,引起了記者的注意。袁仲一,這位被尊稱爲“秦俑之父”的原秦俑博物館館長,年近八旬、行動緩慢。回答問題的思路卻很清晰。

第三次發掘時,考古人員在戰車上發現一個圓形漆木環,直徑達六十厘米,上面殘存著零星的紅色與綠色彩繪,時隔千年,彩繪色彩依然亮麗。近日,考古人員在漆木環上又發現另外一種顔色——白色。漆木環曾經在秦兵馬俑陪葬坑也發現過,樣子卻大不一樣。類似的疑點還有很多,執行領隊許衛紅常常會尋求“救兵”。

袁仲一表示,三號坑也曾有木環,但中間還有圓形的蓋子,“當時推測是華蓋,級別較高的車上才會有華蓋。”相似的木環是不是意味著一號坑將出土在“指揮部”出現過的華蓋?但這個木環中間並沒有蓋子,脫離了原來位置,究竟是做什麽用的,至今尚未定論。

女考古學家快人快語

許衛紅,一個充滿時代特征的名字,一段演繹傳奇色彩的人生,一張具有東方古典美的面孔……她站在高高的土沿上,背景就是巨大的兵馬俑軍陣。

“一聽我的名字,就知道是文革中出生的。”許衛紅說,考古是很有趣的事情,考古的最終目的是爲考證曆史而不是挖寶。在她看來,兵馬俑考古雖然備受關注,但和任何一個平民墓地的地位是一樣的,都能讀出故事來。同時,考古又是很理性的,總是以實物形式出現,沒有結束挖掘,誰也不知道究竟怎樣。

近日新發現的一個身著铠甲的高級軍吏俑,俑身斷裂成多節,經過表層土剝離後,發現其戰袍的角上有一塊彩繪,褲子上則零星分布著較大面積的彩繪,可用厘米來計算。專家對其進行顔料分析時,發現有因發現于中國漢代的器物上而被命名爲“漢紫”的紫色矽酸銅鋇。許衛紅根據俑身上的铠甲不是將軍慣穿的“魚鱗甲”,分析出該俑屬于將軍與武士之間的軍吏;她驚奇于當時色彩技術的高超,因爲這種顔料在自然界中迄今爲止尚未發現,人工合成又需要很強的技術手段。

據了解,受家長的熏陶,許衛紅的女兒也喜歡上了這一行,並一再要求報考考古專業。

現場發掘“烤”熱旅遊經濟

七月流火,潮水般的遊客被導遊帶到標有“挖掘現場”牌子附近,從其位置往下看,十幾位身穿土灰色制服的工作人員正在忙碌著。

據了解,秦兵馬俑一號坑的第三次考古發掘活動,是展出和發掘同時進行的,遊客參觀不受影響。這種邊展出邊修複的展覽形式非常少見。

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考古部有二十多個人,分工很細。考古部主任劉占城告訴記者,兵馬俑的發掘清理是一個既漫長又複雜的“細活”。目前兩輛戰車和八匹戰馬的碎片正在陸續清理中,只要陶片全在,修複起來並不困難。他還透露,“只有在地下坑內,才能找到一種職業的滿足感。因爲身臨其境,因爲隱蔽神秘,才真正感受到發掘工作中作出的決定和判斷都必須非常嚴謹。”

許衛紅說,此次采取的是邊發掘邊開放的方式,他們非常注意著裝,不管天氣多熱,也要穿工作服,被隊員視爲一大苦事。此外,計劃是從東向西逐層出土,按照每層十厘米的樣子,清理上面的回填土。爲不影響遊客參觀的質量,只能晚上把土運出現場。

 

發布時間:2009/8/24 16:52:00

我有話說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7    6    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