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王進東自述:我在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前後

王進東

 

編者按:王進東是原“法輪功”癡迷者,2001年1月23日除夕,他參與了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是第一個引火自焚的人。2001年8月17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自焚事件發生後,黨和政府對王進東實施了積極的人道主義救治,並進行了耐心細致地教育、幫助、挽救。在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下,王進東認清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的真面目,最終從邪教“法輪功”的泥潭中走了出來。

新華網北京4月7日電 最近,正在服刑的王進東寫下此文,講述了自己從癡迷“法輪功”、到天安門廣場自焚、最終醒悟轉化的曲折經曆。通過王進東的自述,我們可以清楚地了解“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真實情況,再一次看清“法輪功”邪教殘害生命、泯滅人性,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的邪教本質。

我叫王進東,51歲,家住河南省開封市,是原“法輪功”癡迷者。現在河南省鄭州監獄服刑。回顧我癡迷“法輪功”後幾年不堪回首的往事,回顧“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後黨和政府以及社會各界對我熱忱耐心的挽救、幫助、關懷,回顧我在“1·23”自焚事件前前後後思想變化的軌迹,一樁樁一件件往事,記錄了我走入愚昧,走過死亡,走向新生的曆程。

我是如何練上“法輪功”的

1996年10月的一天,我的好友薛紅軍給我送來一本書,名叫《轉法輪》,他告訴我如果能按照這本書的要求去修煉,就“開功、開悟”“得正果”。我一口氣看完了,後來我愛人、女兒也都看了。

我們本意是在家練功,沒有到外邊練功的想法,但看到“師父”李洪志在“經文”中指示,要讓所有弟子都到戶外練功,以達到對社會造成更大的影響和“弘法”效果,于是我們一家就到開封市禦街樊樓前的練功點練功,從此接觸的功友也多了,經常互相切磋,對照“師父”的《轉法輪》及“講法”,以及從“明慧網”上下載的“經文”共同探討提高“認識”。日複一日,我的內心生起了爲捍衛“大法”不惜抛棄自己生命的念頭。

2000年8月,我們看到李洪志在“明慧網”上發表“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說:“到了放下最後執著的時候了,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人體的執著),從放下生死中走過來。”看完後爲“師父”、爲“大法”獻身的思想又上了一個大台階。

當時在開封被大家公認對“法輪功”悟性最好的劉雲芳多次談到,“師父”講過“大法”弟子的修煉如同烈火中種下的蓮花,考驗已到了極其嚴峻的時候,並說他在練功中出現的狀態中已經到天安門廣場自焚過了。此刻,我深深地感到,是時候了,是該站出來了,是該放下生死以一種最高形式來“護法”了。

“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始末

2000年10月的一天,我把自己決心去天安門廣場自焚“護法”的想法跟劉雲芳講了。後來聽說郝惠君也找劉雲芳說有同感。10月底劉雲芳讓我買了兩張臥鋪票到北京,由郝惠君的女兒陳果在中央音樂學院門口接我們。我和劉雲芳到天安門廣場轉了轉,看過地形後,又找到油漆商店賣稀釋材料的地方准備買自焚時用的燃料。

2001年元月6日前後,劉雲芳給我一張手抄的“師父”的“經文”,大意是:一個佛可以爲捍衛他所在的宇宙及這個宇宙裏的衆生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及生命。我內心就産生一種爲弘揚、捍衛“大法”而不惜犧牲我這個肉體之軀的想法,更加堅定到天安門廣場自焚的決心。

元月8日後,郝惠君也不斷找劉雲芳談同去天安門廣場自焚的事,並說女兒陳果也要參加。10日,劉雲芳把郝慧君給他爲辦這件事用的錢讓我買4張臥鋪票,並說劉葆榮也參加。第二天我找到劉春玲,讓她幫我買4張到北京的火車臥鋪票。劉春玲滿口答應,並說起最近有的功友准備到天安門廣場自焚,她也有去的想法。

元月16日,我到了火車站後,不一會兒薛紅軍也把郝慧君送來了,在車廂門口我看到劉春玲、劉思影母女也在車上。到北京後,我們乘公交車到了中央音樂學院門口。陳果把我們帶到一個功友家,隨後一個姓李的年輕人又把我們帶到門頭溝預先選好的一個大院裏。當天晚上通過小李,我們認識了北京的功友劉秀芹。

第二天早上我和劉雲芳給劉秀芹通電話,想再見見面,劉秀芹馬上就答應了。接著我和劉雲芳乘地鐵到琉璃廠,買了40米自焚時用來裝汽油的塑料袋(裝裱好字畫後用的防潮袋)。晚上7點,在劉秀芹家,我和劉雲芳說了來北京的真正目的,她聽後既吃驚,又對我們佩服不已,決心爲我們行動提供最大幫助,並當場決定提供自家的住房讓我們灌裝汽油。

元月22日早上,我和劉雲芳到門口的雜貨店買了4個10升的塑料桶,到加油站裝滿了4桶汽油。10點左右,我和劉雲芳在劉秀芹家陽台上裝汽油,因怕滲出用了3層袋套住。

元月23日大年三十,我們7人起得很早,吃了早餐直奔劉秀芹家。進門後劉秀芹說汽油都滲出了,氣味很大,無奈我再去琉璃廠買袋子,回來已是下午1點左右。

其他幾個人等不及,就決定改用飲料瓶。劉秀芹在樓下買了一箱飲料倒空後裝好汽油。我和劉雲芳把瓶子用繩吊在脖子上,瓶子放在雙臂的腋下用膠帶紙固定好,穿上毛衣,外邊又穿上棉襖。隨後,我們又帶上郝慧君事先買好的單面刀片及打火機,每人都把身上的錢拿出來,約好2點半左右各自行動。郝慧君、陳果、劉春玲、劉思影下樓後坐出租車先走了,我和劉雲芳、劉葆榮乘出租車直奔天安門廣場。車子開到人民大會堂南側停下,我們慢慢地向廣場走去。

下午2點半左右,我把手中早已准備好的單面刀片隔著毛衣把瓶子劃破了,丟下刀片後拿出打火機。這時附近的警察快步向我走來,在和他們距離10步時,我按下打火機,頃刻間大火把我淹沒了,我已沒時間大盤就單盤坐下,空氣在大火的帶動下發出呼呼響聲,我透不過氣來,心裏卻很清楚目的就要實現了。這時不知警察用什麽東西往我身上撲,我兩次拒絕爲我滅火,一會兒又有人用滅火器噴,火熄滅了。我大失所望,站起來大聲喊到:“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世人必尊之法,師父是宇宙主佛。”

警車飛速駛向積水潭醫院,到醫院後我躺在急診室的活動床上,過了一會兒,陳果被推進來了。又過了一會劉思影、郝慧君也被推進來了,都無聲地躺在同一間房子裏。

新生之路

入院後第3天醫生把我送進手術室爲我燒傷的雙手植皮。醫院給我安排了最好的外科醫生。他每次到病房看我總是微笑,對我的燒傷認真查看,小心處理,使我感動得幾次落下淚來。當我每次說感謝的話時他總是說“這是我應該做的。”醫生們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我們這些病人。有的病人半夜餓了要東西吃,值班護士用自己的錢到夜市去買吃的。病房內本來有暖氣,醫生怕我冷建議又買了一台電暖氣,還專門爲我買來果汁,他們這種醫德和崇高的敬業精神深深打動了我的心。

2001年2月中下旬,我的傷處在醫生們的精心治療下恢複得很快,有關方面決定把我送到積水潭醫院做面部植皮手術,10多天後紗布被去掉,醫院領導和醫生們爲手術的成功效果而高興。爲了怕我寂寞醫生、護士們專門爲我配了電視機,一位老護士還把剛從冰箱裏取出來的西瓜給我吃。讓我感動得直流淚。

2001年7月19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制造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中5名“法輪功”涉案人員進行了公開審理,8月17日公開宣判,依法判處我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當時我提出了上訴。2001年10月14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維持原判。

11月7日,我和劉雲芳、薛紅軍被送到河南省鄭州監獄。第二天下午監獄領導和我們3人談話,問我們認罪沒有,我們回答沒認罪,領導們耐心地說,思想一下子轉不過來不要緊,慢慢來,生活上有什麽困難可以幫你們解決。他們和藹的態度使我抵觸改造的情緒頓時消減很多。我提出被子有些薄,談話結束時就有人把3床被褥送到了我們面前。

11月11日,我所在的九監區李監區長和我談心,態度和藹,平易近人,但我還在固守思想防線,用在“大法”中形成的思維方式和他爭辯。李監區長說,你跳出“大法”的圈子,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觀察分析因練習“法輪功”造成的1700多起殺人、自殺、自殘的慘劇,難道你無動于衷嗎?這些話深深地震撼著我,雖然我還在爭辯,可是心靈深處已感到力不從心了。

11月26日,我在思想彙報中寫道:通過監獄幹警的幫教和生活上無微不至的關懷,我體會到都是真心爲我好,我心裏很明白,但是我現在是“大法”中的真修弟子,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和世人有著根本的不同,所以咱們之間很難溝通,實屬無奈,對不起。

12月我在彙報中寫道:本人到監獄已經1個多月了,我爲啥到鄭州監獄,爲啥判了我15年徒刑?通過監獄各級領導的多次幫教和看了有關法律知識後,有了初步的認識。我從小在紅旗下長大,同樣熱愛黨、熱愛我的祖國,每次看到體育健兒爲國爭光升國旗的時候,我都激動得流下眼淚。我更進一步認識到我的所做所爲帶來的嚴重後果,我承認了犯罪事實,服從法院判決,認識到犯罪的危害性,願意進一步深挖犯罪根源,並表示遵守監管法規。

尤其是12月25日,監獄組織我們觀看傅怡彬殘殺親人的電視節目,使我很受震驚,憎恨和悲痛之心情難以平靜。我寫道,自己應該靜下心來好好想想,決不能盲從犯下更大的錯誤。我在極痛苦的徘徊之中。“師父”啊,如果修煉你的“大法”是這樣“圓滿”的結局,弟子王進東情願放棄這樣的“圓滿”。

12月26日下午,幹警通知我和家人見面。我見到分別一年的妻子、女兒時,與她們緊緊擁抱在一起,熱淚奪眶而出。我們坐在一起互相談論著一年來的經曆和感受,政府對我們多麽的關心,多麽的愛護,我們一家要不是政府的關懷肯定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第二天,也就是12月27日,我毅然決然寫下了《要與“法輪功”組織徹底決裂書》。

自從來到鄭州監獄後,監獄幹警每時每刻都在關心我,爲我付出大量心血,做了大量耐心細致的工作,對我的每一個點進步都給予鼓勵,並做細致的分析,對症下藥,幫助我提高認識,深入反思,從不認罪到認罪。他們廢寢忘食,任勞任怨,不辭勞苦,日複一日,年複一年默默地奉獻著,讓我深受感動。此時我內心想說一句:媽媽,我回來了,永不再分離。

黨和政府對我們這些癡迷于邪教組織的頑固分子給予了無微不至的關懷,黨的教育、感化、挽救政策處處使我們感到母親般的關愛,“法輪功”癡迷者,請你們看了我的“修煉之路”,引以爲戒,趕快覺醒吧!

 

發布時間:2004/7/21 8:16:01

我有話說

book 曆史檔案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