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盲目推行財政赤字貨幣化後果堪憂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範思立

疫情全球大流行,使得各國紛紛采取更大力度的宏觀政策對沖影響。在此背景下,國內有觀點認爲,應推行財政赤字貨幣化。對此,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表示,中國目前不存在實施財政赤字貨幣化的前提條件,如果允許財政赤字貨幣化是允許政府行爲無紀律化,會導致政府行爲失範。

“人類嚴格杜絕財政赤字貨幣化的曆史並不長”

中國經濟時報:財政赤字貨幣化並非新論,爲何社會對財政赤字貨幣化會有如此大的戒備心理?

劉元春:從現代經濟史的發展曆程看,財政赤字貨幣化並非罕見,在央行獨立性規則和財政紀律法規化之前,很多國家都經常采用這種政策來應對財政收支壓力。人類嚴格杜絕財政赤字貨幣化的曆史並不長。回顧過往,所有超級通貨膨脹的出現都是政府在各種壓力下采取財政赤字貨幣化帶來的産物。這種曆史記憶往往會給市場主體一種直接的預期——赤字貨幣化等價于超級通貨膨脹,這種預期會對市場運行帶來超級擾動。

“廣義財政赤字貨幣化主要表現爲六種形態”

中國經濟時報:人們對財政赤字貨幣化所造成的惡果心有余悸,請問哪些政府行爲算作財政赤字貨幣化?

劉元春:從廣義角度看,財政赤字貨幣化主要表現爲六種形態。

一是財政部門發行國債,央行通過二級金融市場購買國債,並持有國債,其目的是通過公開市場操作以調整貨幣供應和債券收益率曲線,輔助其他貨幣政策工具完成穩定物價和實現充分就業的政策目標。二是央行直接從一級市場購買國債,以幫助財政部門進行融資,並在央行資産負債表上體現爲債務持有和現金發放。三是通過債務減記,央行直接削減持有的政府債券規模,降低政府債務負擔。四是央行將持有的國債轉換爲零利率永續債券。五是央行通過發行貨幣現金,直接轉移給財政使用。六是各級政府創新各種融資工具隱性將政府債務轉換爲貨幣信貸,並存在不償還債務的意圖。

應明確的是,一般的財政赤字貨幣化主要是第二至第五種形態。第一種形態本質上是貨幣政策在公開市場操作,是貨幣政策的慣常手段,央行保持貨幣政策的獨立性,不受國債發行和財政政策影響,政府必須如期償還政府債券的本金和利息。第六種形態本質上是隱形化、軟約束環境中的債務融資,比如2009年以後,我國出現各種地方政府投融資平台。在此次疫情背景下,討論財政赤字貨幣化主要指央行直接到一級市場購買國債。

“實施財政赤字貨幣化有嚴格的前提條件”

中國經濟時報:今年3月,美國股市發生4次“熔斷”,爲了救市美聯儲隔過商業銀行直接進入一級市場購買企業債券,這也是財政赤字貨幣化,對此如何評價?

劉元春:歐美等發達國家在本輪疫情的經濟救助中普遍采取央行直接進入一級市場購買國債,以配合財政政策進行全面擴張。因此,一些專家認爲,目前發達國家已全面實行現代貨幣理論(MMT),財政赤字貨幣化將成爲常態,但這種認識太爲表象。

采取財政赤字貨幣化有很多嚴格的條件,是在經濟危機、金融危機以及在疫情超級沖擊下采取的極端救助工具,一般需要有幾個因素作爲前提。

一是貨幣政策在流動性陷阱中失效,難以通過極度寬松的貨幣政策達到救助目的,必須通過財政政策的擴張來推行各種救助舉措。

二是財政政策擴張的空間消失殆盡,必須采取大規模財政赤字,並且財政赤字的擴展難以通過常態市場銷售完成。央行此時直接進入一級市場購買國債,進行財政赤字貨幣化。

三是市場利率非常低,通常爲0,通過財政債務融資與央行貨幣發行融資的成本負擔基本相當,利用央行發行現金的負債替代財政赤字負債具有等價功能。

四是必須修訂各種法律或啓動各種例外條款,允許政府突破赤字上限,並允許央行直接進入一級市場購買國債。

事實上,歐美發達國家目前采取的非常之舉不是常態化政策。

中國經濟時報:在此特殊情況下,歐美國家看來有必要實行財政赤字貨幣化?

劉元春:我們不僅要關注歐美這些政策出台的前提,還要關注其在經濟社會恢複正常後,這些政策退出的方式和路徑。

在常態化時段,這些政策實施的法律基礎是否存在,即啓動財政赤字貨幣化的例外條款是否適用;央行是否存在持續購買政府債券、協助財政政策進行融資的權利。在非常時期産生的赤字化債務,政府是否有意願償還;是否保持央行資産負債表或通過債務減記和零利率永續債券使政府免除債務。

央行是否保持自身獨立性,按照市場規律進行央行資産負債表的縮表。

“中國未處于必須推行財政赤字貨幣化的困境”

中國經濟時報:請問出現哪些特殊情況後,一國政府就可以臨時推出財政赤字貨幣化?

劉元春:財政赤字貨幣化有一定前提條件,一般出現極端情況後,才推出財政赤字貨幣化。一是市場出現高度失靈,經濟運行出現崩潰,這時政府需要進行大規模的財政擴張,但同時政府又沒有相應的政策空間,由此可以適度推行財政赤字貨幣化。二是貨幣政策出現嚴重問題,難以完成救助目標,必須通過財政赤字貨幣化使貨幣擴張嫁接在財政支出上,達到定向投放、體系救助的目的。

中國經濟時報:疫情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需要實施更大力度的宏觀政策來對沖,現在是否到了需要祭出財政赤字貨幣化大旗的時候?

劉元春:從目前來看,我國經濟複蘇的壓力沒有像歐美發達國家那樣超越極限,不存在實施財政赤字貨幣化的各種前提條件。

一是中國財政政策空間依然很大,中國政府債務率(不到60%)和一般預算赤字率(2019年爲2.8%)都處于世界平均水平之下,對于疫情救助有足夠的財政政策空間。

二是中國貨幣政策空間依然很大,政策效果持續顯現。

三是中國政府債券發行的市場空間依然很大,國債發行不存在需求缺失的情況。商業銀行和居民持有大量現金並願意購買國債這種安全性資産,不需要央行直接進入一級市場購買國債。

四是《中國人民銀行法》規定:中國人民銀行不得對政府財政透支,不得直接認購、包銷國債和其他政府債券。中國人民銀行不得向地方政府、各級政府提供貸款,不得向非銀行金融機構以及其他單位和個人提供貸款。因此,要實施財政赤字貨幣化必須修改或暫停《中國人民銀行法》。

五是必須深刻認識財政赤字貨幣化對經濟治理體系和市場運行帶來的巨大沖擊。財政赤字貨幣化往往意味著治理體系的崩潰,意味著政府行爲沒有法定財經紀律的約束,意味著政府可以無限度進行舉債並通過發行鈔票來享受鑄幣稅和通貨膨脹稅。在當前疫情下,實施財政赤字貨幣化雖然不會馬上出現通貨膨脹,但會引發社會對財政赤字貨幣化政策常態化的擔憂以及對政府權力進一步膨脹的擔憂,將給經濟社會帶來深層次的沖擊。因此,簡單推行財政赤字貨幣化十分危險。

 

發布時間:2020/5/15 10:57:00,來源:腾讯

我有話說

book 投资理财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