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11位專家把脈2021年五大經濟數據

朱寶琛 郭冀川

 

人本網藝術鑒賞

今年是“十四五”規劃開局之年,經濟增長目標怎麽定?宏觀政策如何?增長動力來自哪裏?這些都是外界關注的焦點。《證券日報》選取了GDP、財政赤字率、CPI、M2與社融等五個經濟數據,采訪了11位業內專家,請他們結合今年經濟形勢預測這些指標的全年走勢。

強調高質量發展

GDP增速設不設均正常

基于全球疫情和經貿形勢不確定性很大,以及我國發展面臨一些難以預料的影響因素,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沒有提出全年經濟增速具體目標”。那麽,今年的GDP增速會以何種方式體現呢?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表達了不同的看法。

中信建投證券研究部聯席負責人、宏觀經濟與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黃文濤認爲,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2021年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爲主題,紮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科學精准實施宏觀政策,努力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以此來看,經濟發展質量效益作爲主題說明其比增長速度已更爲重要。此外,由于2020年的低基數影響,2021年最終可能實現的經濟增速預測區間較大,全國經濟增長量化目標難以合理確立,因此預計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仍將淡化經濟增速。

“近期地方兩會確立的各省市經濟增長目標,大多穩健地定在某一較爲保守的目標值以上,爲疫情防控和外部不確定留有一定余地。考慮到2020年低基數爲精確制定今年經濟增長目標帶來的難度以及推動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新理念要求,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可能將繼續淡化GDP同比增速指標。”華興證券(香港)首席經濟學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師龐溟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對2021年和2022年GDP增幅的預測分別爲8.4%和5.7%;其中2021年一季度至四季度的GDP增幅預測分別爲18.0%、7.5%、5.9%和5.5%。”

龐溟同時表示,隨著我國産業鏈、供給等領域優勢的持續顯現,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持續推進,中國經濟發展的企穩向好勢頭將繼續鞏固。當前國內經濟逐漸修複,全年GDP能夠實現正增長,大規模刺激性政策托底經濟的必要性已經下降,宏觀政策逐漸回歸常態,取向逐漸向防風險、穩杠杆轉移。從經濟增長和社會轉型的角度看,國家會繼續堅定不移地在質量效益明顯提升的基礎上實現經濟持續健康發展,依靠科技促進經濟轉型、拉動內需的雙輪驅動來提升全要素生産率、保持宏觀經濟平穩增長。

交通銀行發展研究部副總經理、首席研究員唐建偉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GDP目標有兩種可能:一是像去年一樣不設具體目標,以就業指標代替,今年會因爲去年的低基數原因,GDP增速絕對值肯定會明顯高于過去幾年,設具體目標並不具有太大的指導性;二是會設一個具體目標,可能會設在6%以上。

英大證券研究所所長鄭後成認爲,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大概率設定GDP增速目標。他向《證券日報》記者解釋道,作出這一判斷主要基于四方面原因:一是目前國內外疫情均得到有效控制,尤其是國內疫情,而隨著疫苗成功研制,海外疫情拐點也將到來,也就是說,經濟走向較爲明確;二是在2020年低基數的背景下,疊加逆周期調節奏效,以及疫苗研制成功,預計2021年GDP增速將位于較高水平;三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確保“十四五”開好局,以優異成績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周年,對GDP增速提出了總體要求;四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兩提“合理區間”,一次是“努力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一次是“要促進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對GDP增速提出了定性要求。

“GDP增速目標的制定要量力而行。”鄭後成說,2021年GDP增速目標不能定得太低,太容易實現的目標起不到導向與激勵作用。與此同時,2021年GDP增速目標也不能定得太高,以免超出實際能力。此外,還要考慮到2021年過高基數對2022年GDP同比走勢的不利影響。

鄭後成判斷,在以上原則的基礎上,考慮目前已經公布2021年GDP增速目標的28個省市自治區GDP增速目標的算數平均值爲7.03%,疊加考慮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2021年我國GDP增速的預測值是8.10%,預計2021年GDP增速目標大概率位于7.0%-8.0%之間。

財政赤字率

預計在2.7%-3.3%之間

爲了應對疫情,2020年財政赤字率擬按3.6%以上安排。在疫情進入常態化防控,經濟發展逐漸回歸正軌的情況下,今年的財政赤字率會設定在什麽水平呢?

隨著疫情影響的逐步緩解,業內預期今年財政政策有望回歸常態化。去年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今年的財政政策總基調是“提質增效”和“更可持續”,既要保持適度支出力度,又要統籌收入、優化支出、強化績效。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分析師周茂華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目前經濟逐步恢複正常,因此去年逆周期托底的財政政策有望做出調整,預計今年財政赤字規模和赤字率均會有所下調。去年地方專項債緩解了公共投資壓力,但從國內外宏觀經濟環境看,今年仍要保持一定的財政支出力度,並且地方債到期較爲集中,在國內財政收入難以大幅改善情況下,部分債務高的地方政府還本付息壓力較大。

去年財政受全球新冠疫情沖擊、減稅降費等因素影響,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下降5.3%,財政赤字率增加,全年GDP增長2.3%,經濟總量首次突破100萬億元。對于今年赤字率的具體數值,業內判斷在3.2%-3.3%左右,同比呈下降趨勢,如中信證券政策研究組預測,今年赤字率約爲3.2%-3.3%;招商證券宏觀團隊預計,今年財政預算赤字率將在3.3%。

中國金融智庫首席金融學家宏皓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今年隨著國內經濟持續複蘇,大規模財政刺激的必要性下降,加之需要爲後續的不確定性預留政策空間,今年的赤字率較去年將有所回落。但疫情沖擊下居民收入增長放緩、消費傾向明顯下降、地方財政收支矛盾突出,債務壓力會明顯增大。

宏皓說,財政赤字增加的壓力除了經濟恢複緩慢導致財政收入下降,還有外部因素。我國面臨較大的資本流入壓力和彙率升值壓力,隨著美國不斷的增發貨幣制造全球通貨膨脹,這可能導致國內資産泡沫化風險上升,吸引本來投入實體經濟的資金,導致實體産業經濟發展緩慢,也加大了財政壓力。

重慶大學公共經濟與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龍少波對《證券日報》記者介紹,去年稅收的順周期和減費降稅都使財政收入出現下滑,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和政府預算收入負增長,財政支出和國債發行規模較大幅度增加,從而形成了較高的赤字率並帶來政府部門杠杆率上升,會對今年的財政支出形成制約,所以無法連續保持高赤字率,未來的財政支出將會更加優化結構和注重效率。

黃文濤認爲,隨著對沖壓力緩解,預計財政政策將在繼續保持積極的同時,更多注重結構性問題和全面深化改革,更注重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率和發展的可持續性,財政赤字規模和赤字率將同步回落。預計2021年稅收改善下財政“兩本賬”預算收入增長10%左右,財政壓力明顯緩解,專項債規模適度減少至3萬億元左右(優質項目有限),抗疫特別國債不再發行,赤字規模回落到3萬億元左右,赤字率約2.7%,財政更多側重結構問題。

CPI漲幅目標

預計在2%-2.5%之間

CPI是反映與居民生活有關的消費品及服務價格水平變動情況的重要經濟指標,繼2020年11月份CPI同比增速出現近10年以來的首次轉負(-0.5%)後,12月份並非延續負增長態勢,而是轉正爲0.2%的增長。但是,2021年1月份的CPI增速又轉負(-0.3%)。

龍少波介紹,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給供給和需求帶來了雙重不確定性沖擊,對短期價格水平造成重要的影響。在疫情沖擊下,CPI增速在0附近上下波動特征比較明顯,這也反映了疫情下的居民消費複蘇態勢仍需進一步發力。

“從當前形勢來判斷,今年不存在通脹或通縮的基礎。目前盡管CPI增速在0值附近間隔性波動,部分月份爲負,但並不能判定爲通縮。一般而言,CPI同比增速連續3個月爲負才能在技術上判定爲通貨緊縮。隨著翹尾因素對CPI負向拖累影響的下降,今年後續月份的CPI增速總體上可能呈現出回暖趨勢。”龍少波說。

去年1月份恰逢春節,且疫情影響還未顯現,服務價格上漲較多,而今年2月份才開始過春節,加之局部發生疫情影響,今年1月份居民出行及一些接觸式服務消費均有減少,出行類服務價格同比下降較多,居民出行和線下服務消費均有減少,交通通信、文教文娛和其他項同比明顯回落,僅有食品等有較爲明顯的漲幅。

宏皓表示,1月份的CPI數據情況有較多擾動因素,消費者受疫情的影響收入大幅減少而不敢消費。影響CPI的因素是幾個方面,一是食品等生活必需品價格的上漲,二是翹尾因素,三是寬松的貨幣政策引發的通脹,四是各種資産價格上漲的傳導機制。

“目前影響CPI的原因主要是各種資産價格的上漲,進而導致物價上漲。當前情況是居民不敢消費但是物價上漲,居民收入降低卻面臨通貨膨脹,這種扭曲的情況在曆史上還是少見的,背後的原因除了國內經濟因素外,還有全球貨幣的大放水。”宏皓說。

申萬宏源首席市場專家桂浩明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今年1月份的CPI數據因爲春節時期錯位影響而不具有太大的可比性,因爲從商品價格上可以看到,大量商品是供大于求的狀態,而且今年提倡就地過年,因此許多消費需求並未體現,也使得相應的商品和服務價格受到抑制。不過這種CPI回落是一種短暫現象,受物價和資産價格因素影響,預計一季度末CPI有望同比轉正。

財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超明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今年CPI上行動能將由食品端切換至非食品端,但國內消費複蘇進程偏慢和全球負産出缺口仍大的背景下,CPI大概率溫和,不會有顯著高通脹,全年超過2%的概率不高。預計在春節後國內服務業修複再次重啓和全球經濟複蘇預期不斷提升的帶動下,上半年或三季度CPI將大概率上行。

強調匹配GDP

M2與社融增速宜降檔

去年下半年開始,貨幣政策逐步回歸常態,寬松的貨幣投放力度開始減弱,社會融資規模受到一定影響。

央行在部署2021年工作時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精准、合理適度。完善貨幣供應調控機制,保持廣義貨幣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

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研究員婁飛鵬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保持廣義貨幣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需要根據經濟發展需要,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通過結構性政策工具引導,利用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強化精准滴灌。

桂浩明認爲,當前的貨幣政策最大的忌諱是大水漫灌,目前社會融資規模和貨幣投放與經濟增長的實際需求正趨于吻合,但在局部也存在結構性的失衡現象。因爲去年面對新冠疫情的影響,各方面的財政支出加大,導致了寬松的貨幣投放,目前的情況是回歸。

爲了應對去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增速高于名義經濟增速,從而發揮逆周期調控作用,以緩解國民經濟的波動。而在經濟過熱或通脹時期,央行則會實施緊縮性貨幣政策,使M2和社會融資增速適當地低于名義經濟增速。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證券日報》記者介紹,可以通過一個簡單的對比觀察貨幣政策,當廣義貨幣M2增速超過了名義經濟增速,那麽就是貨幣加杠杆,會帶來寬松的社會融資環境,反之則是貨幣減杠杆,社會融資規模也將受限,影響到企業的投融資。

“廣義貨幣同名義經濟增速的關系並不穩定,也不是線性的,會根據經濟情況不斷做出調整,而且操作的難度比較大。以今年的情況看,是要維持一個1:1的中性狀態,改善去年杠杆快速上升的狀況,所以進一步收縮也是符合預期的。”邵宇說。

黃文濤認爲,繼續保持穩健中性、靈活精准、直達實體的結構性貨幣政策,是當前我國面臨國內和國際宏觀形勢的合理選擇。

基于上述判斷黃文濤表示,一方面,我國在2020年實現率先控制疫情、率先複工複産、率先實現經濟正增長,經濟向常態回歸,內生動能逐步增強,宏觀形勢總體向好;另一方面,我國在2021年也面臨著國際經濟金融形勢仍然複雜嚴峻、境內外疫情變化和外部環境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國內經濟恢複基礎尚不牢固等問題。因此,在我國政策率先退出疫情特殊時期、率先進入後疫情恢複時期的階段,政策應保持穩字當頭、不急轉彎,要處理好恢複經濟和防範風險的關系,保持好正常貨幣政策空間的可持續性。

黃文濤表示,當前,利率價格方面,央行構建了以逆回購等公開市場操作利率爲短期政策利率、以MLF利率爲中期政策利率的央行政策利率體系,著力推進市場化利率形成和傳導機制建設,引導市場利率圍繞央行政策利率中樞波動,培養DR007和LPR等市場利率指標。

同時黃文濤表示,公開市場操作數量方面,根據財政、現金等多種臨時性因素以及市場需求情況靈活調整,其變化並不完全反映市場利率走勢,也不代表央行政策利率變化,因此不宜成爲對貨幣政策方向判斷的主要參考。社融存量增速和M2存量增速方面,預計將從2020年末的13%和10%水平出現回落,如回至10%和8%水平應屬合理區間。

 

發布時間:2021/3/19 10:23:00,來源:证券日报

我有話說

book 投资理财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