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我是如何打开王某痴迷“法轮功”心结的

吴依琳

 

人本网艺术鉴赏

王某,男、68岁,中专文化,原山东省某国有企业单位领导。1997年为祛病健身加入“法轮功”,经过一段时间有规律的锻炼以后,原来的头疼病消失了,他就觉得“法轮功”跟邪教教主李洪志宣扬的那样,有神奇功效,能“消业治病”。对于我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十分不解,并且多次到当地政府部门以致到北京讨“说法”。因从事“法轮功”违法活动,受法律制裁,被关押和入监11年多,最后失去工作。

王某性格倔强自负,对国家依法制裁他的做法充满怨恨,即使在狱中,也没有思考“法轮功”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的危害,不考虑如何远离“法轮功”。当刑满出狱以后,面对自己的公职没了、工资也没了、原本是单位高高在上的领导尊严也没了,他落差很大,难以面对现实。此时,他也没有考虑是自己触犯了法律,更没有考虑国家制止其痴迷邪教是为他好,相反他认为自己的不幸都是政府带给他的。为此,再也不跟当地政府部门的任何人交流,却一直在家习练“法轮功”。

其家人特别是王某儿子,担心父亲长期如此会出问题,就多次寻找社会志愿者帮助。然而,每次面对志愿者,王某最多见一次面,就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近期,我被邀请帮助挽救王某。针对王某对抗心理极重,我采用心理矫治和破解思想症结同时并行的方法,终于恢复了王某的理性,帮他摆脱了邪教“法轮功”的精神控制。简要步骤如下:

第一步:做好外围工作,形成挽救氛围

一是通过“四讲”:讲法律、讲政策、讲邪教危害以及挽救的目的,做通家人的工作,让其家人理解挽救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从而增加挽救的助力。当王某儿子明白了父亲痴迷“法轮功”的后果,以及对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以后,积极配合做其父亲的工作。最终通过儿子的引导,我以心理咨询师的身份见到了王某。

二是通过让王某以前的功友华某某典型引路,让其看到远离邪教以后并没有“业力返回”。虽然王某对华某某并无好感,但是看到华某某气色很好,他内心也开始思考,放弃“法轮功”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

三是请当地的社区、街道干部,帮助他争取养老保险,虽然一开始他不接受,但作为一个人,他会感受到社会的温暖,其对抗层只能变薄不会增厚。

第二步:理解尊重,搭建与王某沟通的平台

一是接纳他。当王某通过儿子提出要求:只跟谈一次,且单独谈。我感觉到这是一次难得的契机,马上答应了他。谈话前我认真分析了其性格、年龄以及心理特点,做足了准备。当在社区见到他时,我礼貌地请他坐在了谈话的上座,并表明了此次谈话的目的只是心与心的交流,不逼迫他说不想说的事。

二是心理矫治。用倾听、共情、焦点解决等心理学方法,缓解他的对抗情绪,唤醒他自重自爱的心理,让他找到了被尊重、被理解的感觉,同时交流时,我也摸清了他的人生经历以及现实心理,从而明白了他痴迷“法轮功”和对抗政府的个性原因。

三是真情感化。工作期间,王某妻子的心脏病、哮喘病复发住医院。得知消息后,我们马上前去医院探望,让王某感到我们是真心对待他们一家。

四是顾忌他的需求。为了方便其照顾妻子,也顾忌他在大雨天里的安全,我和当地社会志愿者冒雨前往他家中。当我们再一次谈如何看待人生等话题时,他完全没了对抗,与我们交流了很多自己过去的生活以及工作内容。期间,我没有针对邪教问题谈任何观点,倒是他自己主动提起因痴迷“法轮功”受到法律制裁的经历,顺势我指出其之所以受到法律制裁与其个性有关,他并没有反驳。当我们离开他家时,他执意送我们到大门口。至此,他内心接纳了我,主动提出第二天让儿子看护他生病妻子,自己到社区与我聊聊。

第三步:对准症结,打开心扉

一是针对其不理解政府取缔“法轮功”的心理症结,我从“法轮功”习练者因相信李洪志“消业”有病不医治死亡、相信李洪志“去情说”伤害家人、为“讲真相”而破坏社会等事实谈起,让他自己思考,面对残害生命、破坏家庭、危害社会的人,政府能不能不管、该不该管?从而让其明白是因为“法轮功”的不良影响,导致被国家依法取缔的。

二是针对其相信“法轮功”能“祛病健身”症结,从气功健身的原理、心理暗示的作用、有规律锻炼的效果、转移注意等方面,分析了“法轮功”能健身的真正原因,不是什么神功。特别是谈到“法轮功”的动作是来自两种气功:禅密功和九宫八卦功,且把李洪志参加两种气功班的学员证书,从中国反邪教网上下载下来打印出来给他看时,他很惊讶他心中的神仙李洪志还学气功,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事实的介绍,让他明白了“法轮功”健身的效果不是李洪志的“消业”。然后我列举因相信消业治病有病不医治死亡的大量案例,包括““法轮功”的骨干”封莉莉、李大勇、朱根妹以及李洪志的亲妹夫李继光死于心脏病的事实,让他思考自己若相信消业不医治,结果会是什么!最后,让他了解李洪志因阑尾炎住院治病的事实,让其明白“消业治病”其实是骗人的。

经过客观理性地思考,王某终于从思想上认识到了是自己错了,他表示不再对抗政府、不再习练“法轮功”。

王某之所以能从邪教“法轮功”泥潭中走出来,我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我们理解尊重他,理解他痴迷邪教“法轮功”的初衷是好的,是为健身、为寻找精神寄托等;理解他是邪教的受害者,他是被邪教“法轮功”蒙骗了。把他当成兄弟姐妹,而没有把他当成罪犯。在挽救他的过程中始终用爱心对待他,让他能够平等地说出自己的心声,能够理性地做选择。

二是心理矫治起到了关键作用。长期坚持痴迷者,大都都有心理问题。王某痴迷“法轮功”长达20多年,在羁押场所和监狱封闭10多年,其思维方式已经严重扭曲,加上王某性格本身就倔强,若没有心理的疏导,他将处于严重的焦虑和愤恨状态难以被劝服。

三是全社会共同帮扶,促使他走出邪教。王某的思想转变离不开当地的社会志愿者和社区、街道干部,使他们的努力让王某体会到了社会的温暖,促使其冷静继而思考;王某转变思想之后,仍需要当地有关部门给予关心和帮扶,如解决养老问题、提供老年人活动机会等。而反邪教志愿者有针对性地破解痴迷者症结,在任何一个邪教痴迷者的思想转变中都不可或缺。王某的“法轮功”“消业治病症结”正是反邪教志愿者帮助他解开的。

希望王某的思想转变过程能给反邪教志愿者以及仍痴迷的邪教人员提供一定的帮助和借鉴。

 

发布时间:2021/8/30 9:04: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61    60    5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