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我的鄰居終于擺脫了“三贖基督”

周貴華

 

人本網藝術鑒賞

家住貴州印江自治縣楊柳鄉凱坪村的張某某,淳樸善良,因妻子身體殘疾,又養育有4個小孩,生活的重擔壓得他有點喘不過氣來。1999年初,一個外鄉人到該村傳福音,向張某某宣傳只要信奉“三贖基督”,每天按時禱告求福,神就會保佑全家得到平安和福音,生病不用打針吃藥、莊稼不用上肥。于是張某某輕信他的謠言,開始信奉“三贖基督”邪教並參與活動。在他的帶領下,妻子也開始信教。夫妻二人定期到別的人家參加“三贖基督”組織的聚會活動。一時間,張某某一家把主要精力都放在禱告求福上,放松了農業生産,家庭經濟生活更加陷入困境。

村裏幹部看他家的生活一天不如一天,他妻子的病一天比一天加重,心裏很著急,就對張某某進行疏導教育,說妻子的病不能再拖了,地裏的莊稼也要施點肥,奉勸他及時與“三贖基督”邪教脫離,否則未來的日子怎麽過……但張某某還是不以爲然,說道:“不管你們怎麽講、怎樣說、來多少次、反正我就是要禱告,就是要求‘福音’。”村幹部拿他沒有辦法,爲了幫助他盡早擺脫“三贖基督”邪教組織,只好把他的事告訴上級政府。相關部門對張某某進行了教育幫助,但“三贖基督”的毒瘤已深深植入張某某的腦海,他反反複複癡迷于“三贖基督”不能自拔。

2003年春節,我回家過年,張某某的小兒子到我家玩,沒待一會,他媽媽急拉拉喊小兒子離開。母親告訴我,張家這幾年都不到寨上串門,鄰居有事都不來往,家庭光景一年不如一年,大的三個孩子都辍學外出務工去了。

聽母親講著講著,我心裏一酸,張家的幾個孩子都是我們看著長大的,二十歲不到的年紀,沒學曆沒文憑沒技術,外出務工到底能幹什麽?

大年初三一早,張某某的小兒子就跑來找我,說他母親老火,哥哥剛回來,父親就出去了。我馬上與小兒子去他家,看他母親很傷心,哥哥又低頭不語,原來哥哥帶了一個姑娘回家,那姑娘看著這貧寒的家,沒有停留當天就走了,一家人發生了爭執。

我順勢跟張某某的妻子說:“你看你的病一直沒有好利索,孩子們又漸漸長大,將來要講親事,如果知道你們家在學禱告,誰家姑娘會嫁進來?”張某某的妻子告訴我,她早有不信的念頭了,信了這些年,病沒有好轉,糧食已沒有長,就是“死老頭陷得太深,莊稼活又靠他”。她問我,你在外這麽些年,有什麽法子能讓他不學嗎?

我說我們這地方有土地優勢,條件好,讓老張種烤煙吧。我認識一個原來“三贖基督”執事,通過政府教育轉化後,現在是烤煙大戶。我帶老張去看看,幫忙種一下烤煙,學點技術,你們幫助說服他,就說孩子要講親事要花錢,叫老頭到外面找點活路做,到時我去上班前在做做他的工作,爭取把他帶出去讓他看看,了解“三贖基督”的真實目的。

迫于生活的壓力,張某某在家人和我的勸說下,來到刀壩鄉玉岩村,跟種煙大戶李某某一起犁地。勞動之余,李某某把自己的經曆告訴了老張,說當年自己也是因爲妻子生病,無錢醫治信了禱告,甚至當上執事去發展成員。老李告訴老張,“三贖基督”說了,發展對象必須家庭貧困或有人員生病的,這樣利于控制成員。李某某因爲違法犯罪,被政府依法處理,接受了教育,政府不但幫助聯系醫院治好李某某妻子的病,還教他種煙技術,他通過種煙漸漸走上了致富路,現在再也不相信禱告了。李某某對老張說:“我看你那麽勤快,自己回家試種幾畝煙看看,一定要按技術員的要求去種,種煙比種其他莊稼劃得來。”

張某某聽著、看著,動了心,叫李某某告訴我,他想回家自己種煙,于是我又把他送了回來,幫助他協調土地,讓自己母親把地給他種煙。通過老張的辛勤勞動,加上風調雨順,老張當年就嘗到了種煙的甜頭,慢慢地沒有時間去禱告了,一門心思地開始撥弄地裏的烤煙。

張某某後來不僅爲兒子娶了媳婦,還開始拿錢支持兒子在縣城購房。他說,自己就是吃了沒有文化的虧,相信了禱告,把家折騰了那麽多年,現在想想還有些後悔,他一定要讓他的孫子們接受好的教育。

中國反邪教網提醒:“三贖基督”就是“門徒會”,是一個冒用宗教名義,打著基督教旗號行禍國殃民之事,不折不扣的邪教組織。國家將“門徒會”定性爲邪教組織後,其成員在傳播教義時不說自己是“門徒會”,稱教名“三贖基督”“狂野窄門”等,既逃避公安機關的打擊,又對群衆有一定的迷惑性。

 

發布時間:2021/6/5 10:40: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61    60    5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