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揭開“全能神”醜惡面目:妻離子散 家不成家

江幼燕

 

人本網藝術鑒賞

2021年3月的一天,浙江省溫嶺市公安局松門派出所收到了一份特別的禮物——轄區某村張某兩兄弟送來一面印有“危難施救恩浩蕩,不辱警徽好公仆”字樣的錦旗,感謝松門派出所民警對父親的感化教育,讓他在邪教的“魔道”上迷途知返,重拾了生活信心,挽救了他們瀕臨破碎的家庭。

事情還得從2012年說起,老張本是一位勤懇、樸實的農民,妻子是一位普通的家庭婦女,兩個兒子都已成家,和老張一起經營著餐飲生意,收入頗豐。按理說,這樣的家庭應該是幸福美滿的。

禍根源于一場“救贖之恩”

2012年12月底,老張因瑣事煩惱,對周圍的一切産生了迷茫。就在老張郁郁寡歡之際,老友朱某“適時”地遇到了他。

“老張啊,你煩,那是你的靈魂沒有得到解脫,你去信‘全能神’。‘全能神’是重塑拯救靈魂的,能讓人無煩惱得福音。”朱某勸慰道。

剛開始,老張也是將信將疑,朱某就隔三差五地對其噓寒問暖,並不失時機地向其傳播“全能神”的種種好處,極力營造出一副“知心老大哥”“熱心腸”的表象。經過老友一年多的“關心問候”,老張一步步被洗腦,最終心甘情願地追隨起“全能神”。

其實這是“全能神”邪教組織的一種策略,叫“摸底”:傳播者摸清發展對象的狀況,然後套近乎對症出招——你喜歡酒肉,我就陪你花天酒地;你喜歡賭博,我就帶你入坑;你有煩惱,我就是你最佳的知音。

老張在煩惱失意之際,朱某趁虛而入,從此開啓了老張的夢魇。

入了魔道衆叛親離

進入教會後,老張被分配在一個代號“寒雪”的小組裏,取“靈名”爲“明亮”,隔三岔五地去參加秘密聚會,大家一起讀“經書”、看視頻,領悟“全能神”的“吃喝神話”教義。教會“輔導員”利用人們對災禍的恐懼心理,反複地用地震、洪災、海嘯等自然災害向老張傳授道:“那是神對人的懲罰,世界末日即將到來,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在對老張完成了信與懼的精神控制後,讓老張簽下“保證書”,起誓盡心盡意爲教會服務,服從教會指示,否則會遭遇橫禍不得好死。

自從信奉“全能神”後,老張對家庭越來越冷漠,時而行蹤詭異不知去向,時而一個人躲在房間裏神神叨叨。漸漸地,家裏人感覺到了老張的不對勁,當發現他信了“全能神”後,全家人從開始的勸說、阻攔,到進一步的跟蹤、逼迫,老張依舊油鹽不進,我行我素。原本洋溢著歡聲笑語的家庭,開始充斥著爭吵與硝煙,家庭矛盾與日俱增,到最後妻子與他形同陌路,兒子與他反目成仇。

大義滅親回頭是岸

面對這個支離破碎、岌岌可危的家庭,2020年底,倍感絕望的大兒子最終拿起電話,撥通了110,舉報自己的父親參與邪教活動。

松門警方迅速介入調查,在查獲老張的“全能神”資料中,有邪教書籍、往來書信、指令條、移動存儲卡等物品,其內容核心大肆宣揚要建立屬于神的國度和政權,還充斥著大量惡意醜化、诋毀黨和政府的內容,以此培育廣大信徒的仇恨心理。在調查過程中民警還發現,朱某向老張借了五萬元錢,他向朱某要回時,朱某說:“你相信神還問我要錢?那是‘奉獻金’。”他想起教會平時對他的“教育”是“錢財就是世界的東西,世界的東西就是魔鬼的,錢財能捆綁人敗壞人”。最終他就拱手相讓了這筆起早摸黑賺來的辛苦錢。

在警方調查初期,因爲“全能神”把警察妖魔化,被洗腦的老張對辦案民警的詢問一度十分抗拒,不願交流,拒絕回答任何問題。爲更好地勸說老張,主辦民警多次來到老張家與其家人進行細致耐心的溝通,讓這一家人彼此放下怨恨,多給予老王一些包容與關愛。

經過一段時間的走訪與勸解,家人重新接納老張。在政府的溫情教育與感化下,老張逐漸回歸理性,最終放下戒心,主動交流,坦白一切。

由是觀之,陰險、狡詐、詭秘、貪婪、無恥是“全能神”的真實面目,它披著僞善的面具給你洗腦,讓你一步步走向萬劫不複的深淵。我們必須提高警惕,遠離他們,並通過持久不懈的打擊,才能實現天下無邪。

2020年12月,老張因參與邪教活動被溫嶺警方依法處以行政拘留10日。在去拘留所的路上,他是帶著重獲新生後滿懷感激心情去的。

 

發布時間:2021/4/19 14:33: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61    60    5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