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運用談話技巧幫助孫華擺脫“全能神” 邪教

莫然

 

人本網藝術鑒賞

“因爲我的愚昧、無知、貪婪,誤信了邪教‘全能神’,在15年信奉‘全能神’的光陰中,我沒有得到當初所期盼的幸福、快樂、自由,卻失去了母親、丈夫和年幼的兒子。”這是我接觸的一名“全能神”癡迷者在日記中寫的一段話。作爲有著多年反邪教志願服務工作經驗的我,接觸了很多“全能神”的癡迷者,但是,我對于與她的交談場景,至今依然印象深刻。

她叫孫華(化名),女,42歲,初中文化,河南人,曾經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兒子乖巧懂事。2003年,孫華受母親的影響,開始沈迷“全能神”邪教組織。2005年,母親拒醫而死並沒有讓孫華有所反思,反而讓她覺得母親的死亡是因爲信“全能神”提前進入“國度時代(天堂)”。孫華爲了繼續信“全能神”,躲避家人的幹擾,獨自離家12年。期間,丈夫先是多方尋找未果,兒子因大人疏于照顧引發意外死亡,丈夫深受打擊導致精神失常,被送進了精神病院。

正是“全能神”邪教,造成孫華家破人亡。然而,孫華卻固執地認爲不管發生什麽不幸,都是“全能神”對自己的考驗,她不甘心自己15年的付出,認爲自己已經在“全能神”裏擔任“小區帶領”的職務了,只要堅信到底,終究有一天會蒙“神”拯救,被“神”成全,便可擺脫人世間所有的痛苦。最終,孫華在不惜一切代價追逐信“全能神”的道路上觸犯了法律,仍然不知悔改的她發誓“牢底坐穿也不會放棄信‘全能神’”。

拒絕交流沈默對抗

由于孫華被“全能神”邪教思想洗腦長達15年,逃避現實世界,把信“神”當成人生的唯一目標,並且長期受“全能神”邪教組織所謂“神迹”蠱惑,信“神”過程中産生“信則靈”的現象,認爲蒙“神”看護才“逢凶化吉”,相信“世界末日論”,非常懼怕自己思想轉化將會受到神的“懲罰”,所以,她拒絕跟反邪教志願者交流。

第一次見到孫華時,她明確表明“信神與不信神的人本不相合”,認爲我們之間沒有什麽好談的,連續一周都對我采取沈默的態度,以此來回避探討問題。

尋找話題開始交流

孫華沈浸在邪教描繪的虛幻世界裏,內心對外界豎起一道防禦的牆,如何打破這道牆?在孫華閉口不談期間,我陪她一起觀看《感動中國》,發現她看到陳斌強照顧患老年癡呆的老母親時,眼眶閃爍著淚花。此時,我感受到孫華雖離家多年,但內心還是在意親情,她用沈默來回避問題或許是另有苦衷,我用溫和的語氣詢問:“你不想跟我分享你的故事,是否擔心被家人知道你的現狀會爲你擔憂?你不用擔心,你不想說的時候,我陪著你,你想說的時候,我就在這裏。”孫華聽了之後,沈默了一會兒,眼眶泛起了淚花,她小聲地說自己的母親早已不在,只剩下一位老父親在家,自己離家十幾年,也不知道老父親現在是死是活。當孫華說完了這些,控制不住地淚流滿面,我悄悄遞了紙巾給她,靜靜地陪伴著她,聽她慢慢述說。

打破僵局建立信任

孫華雖然和我有了初步的交談,但是,依然固守自己信“全能神”沒有錯,一談到關于“全能神”方面的話題就情緒激動。我便開始注意觀察她的面部表情,捕捉她的情緒起伏變化,多詢問對方的感受,盡可能做到感同身受。當我對她說:“我知道你現在心裏感覺很委屈,自己信‘神’怎麽會來到這裏。你內心一定想不通這個問題,如果你相信我,可以告訴我內心所想,我希望可以幫到你。”孫華聽了之後,用渴望和帶點遲疑的眼神望向我,顯然,這句話勾起了她內心裏積壓許久的情緒,産生了強烈傾訴的欲望,她開始向我訴說自己的“委屈”。因爲她感受到我關注的是她這個人本身,而不僅僅只是她的思想改變。漸漸地,我們變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我甚至在她面前自爆自己經曆的糗事,惹得她呵呵直樂。

減少阻抗實現共情

因爲孫華在15年中長期受邪教思想的裹挾,早已把自己當成“全能神”的忠實追隨者,當我開始揭露“全能神”的邪教本質時,孫華又有意保持沈默或是簡短回答“無可奉告”。這時,我用溫柔而堅定的語氣說:“當我說‘全能神’不好,可能會讓你感覺不舒服,但是,這不代表說你不好,你在我心裏依然美好,我只是陳述事實,無論你將來怎麽選擇,我都會尊重你。”我通過共情來理解孫華的情緒,適當地把邪教與她之間進行剝離,避免了孫華覺得我揭露邪教等同于說她不好,我隨時隨地都尊重她當下的感受,不強加自己的觀點,有利減少我在揭露“全能神”邪教本質中的談話阻抗,這樣孫華能夠逐步接受和認可我所說的內容,開始有了一定的反思。

聚焦事實揭露真相

當我發現孫華在講述自己信“全能神”經曆時容易偏離正題,而且一旦觸及思想轉變問題的時候,她就反複強調自己爲了“全能神”牢底坐穿都無怨無悔,我就反複地跟她確認“是不是真的這樣呢?”每一次的談話提問確認都在聚焦事實,不斷弱化她對“全能神”堅持的信念,啓發孫華思考自己未來到底想要什麽?接著,我幫她分析了“全能神”的教主趙維山是怎樣把楊向斌變成“女神”來欺騙無知的信衆,啓發孫華思考自己爲這樣的人來坐牢是否值得?孫華低頭不言語,其實她的內心開始在動搖。

利用暗示消除“報應”

“全能神”邪教讓信徒在“經曆中見證真神”,讓他們在信教過程中發毒誓,信徒長期被邪教的精神控制下産生了“信則靈”的心理現象,怕“報應”的思想是信徒一道最難過的坎。孫華也不例外,她把什麽事情都歸因“神的安排”。要打破這種“信則靈”的現象,就要巧用良性的心理暗示語言,以此切身感受來理解什麽是“信則靈”。因此,我每次談話都給予孫華良性的暗示語言,比如:“你今天的氣色看起來很不錯”“你的理解能力非常好”。孫華接受了我的暗示之後,自我感覺良好。接著,我再讓她了解“信則靈”的現象如何産生,“全能神”的報應之說只是一種虛假的“信則靈”現象,告訴她“人相信了某種思想觀念或者信息之後,把沒有因果關系的事物聯系在一起,認爲‘靈驗’了,比如你最近身體感受越來越好了,實際上大部分是因爲接受我反複良性暗示的效果”。讓孫華意識到邪教的精神控制就是采取了心理暗示的原理,所謂毒誓的報應根本不存在的。我再拿《聖經》“馬太福音”中的原話“什麽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誓,因爲天使神的座位,不可指著地起誓,因爲地是他的腳蹬”,以此向孫華說明“全能神”是違背《聖經》的,只不過是利用毒誓來恐嚇她罷了,徹底消除了孫華怕“報應”思想。孫華回想自己的親身感受,確實如我所說,她如釋重負地說:“原來‘報應’是這樣來的,那我就不用害怕毒誓了。”

挖掘潛能促其回歸

在孫華開始內心掙紮想放棄“全能神”邪教時,卻出現了不斷地搖擺不定,因爲她脫離社會已經15年之久,敏感自卑,長期依附于邪教,自我很弱小,缺乏改變現狀的力量,十分害怕面對以後的生活,內心恐慌。她對我說:“我也覺得‘全能神’有問題,但是我不想放棄,萬一我選擇錯了,怎麽辦?”這時,我不再跟其糾纏什麽是真假“神”的問題,因爲我知道孫華只是沒有准備好面對將來的生活,並非困惑真假“神”的問題。我耐心地幫她重新梳理生命曆程,不斷地加強正向思維引導,讓孫華體會到什麽是社會的主流價值觀,挖掘其主觀能動性,及時正向地肯定和信任,增強她改變的力量。我真誠地對她說:“你很真誠,也很勇敢,所有的問題,其實你的內心已經有了答案,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我會陪著你的。”當時,孫華雖然什麽也沒有說,但是她的眼神已經表露她的內心答案,她走過來,主動給了我一個擁抱。最終,在我用心陪伴下,孫華終于擺脫了“全能神”邪教的精神控制,回歸正常的社會生活。

2019年,孫華再婚了,又生了寶寶,當她給我報喜的時候,我由衷地替她高興。而且,她還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積極參與社會幫教,也像我一樣用心去幫助一些還在癡迷“全能神”的人員。她說:“我雖然彌補不了爲‘全能神’而失去15年的光陰,但是,我要過好余生,努力回報社會,不負所有關心我的人。”

回顧孫華的思想轉變過程,我的切身體會是在這個過程中大量地運用了心理學中的談話技巧,首先是話題切入打開了溝通之門,然後是共情技術減少談話中的阻抗,最後是增信賦能幫助她重新看待自己的生命曆程,給予了她改變的力量,最終讓她回歸正常的人生軌道。

當反邪教志願者能夠在與邪教人員談話過程中做到充分的尊重和真誠,才能實現一個生命與另一個生命在靈魂深處的相遇,這樣的交流便會充滿質感。埃皮克迪特斯說:“人不是被事情所困擾,而是被其對事情的看法困擾。”因此,我們想要幫助邪教癡迷者擺脫邪教的精神控制,就要讓他們意識哪些是非理性的觀點,從而使他們潛意識變成意識化,解決問題的答案自然就會在他們心中呈現,孫華亦是如此。

 

發布時間:2021/7/14 8:35: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61    60    5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