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十五年來 我是這樣騙人入“全能神”邪教的

薛麟

 

人本網藝術鑒賞

“十五年的時間,我騙了不少人進‘全能神’邪教組織,現在想起來真是害人害己!”家在廣東北部山區陳強說道:“今天,我要把邪教如何騙人的事情告訴大家。”

迷信思想,被邪教蠱惑

我原本是一名農村基督徒,很小的時候就跟著叔叔參加聚會,但是我迷信思想重,還是被拉攏到邪教“全能神”的泥潭裏了。1999年春節期間,兩個傳“全能神”的女人來到我們教會一個家庭聚會點,天天都說災難快要來了,說了很多神奇的現象,把我們這個聚會點的信徒全部都拉進去了,包括我和叔叔。

邪教“全能神”在書中寫道,信它的人都要把它的話當做一日三餐的糧食來吃喝,所以“全能神”把看它的“教義”叫做“吃喝神話”。當時我每天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看它的“話”,再吃早餐、幹農活。中午一回到家就把“全能神”的書捧在手裏,晚上也是一樣,好像不能離開它,一連半年都是這樣,讀書時都沒有這樣努力。當時我真是著了迷,不管誰說我,誰反對我,我都不聽,即使我爸也一樣。

追求成全,潛伏其它教會摸底

信了半年左右,我就開始跟著其他人一起去傳“福音”,就是利用欺騙的手段到各個地下教會摸底、拉關系、拉人,包括潛伏在合法基督教教堂的禮拜活動裏。

2000年左右,就在開始爲“全能神”拉人時,我去了清遠黃茶村的一戶農家,目標是這家的主婦,她有一個六歲左右的兒子,丈夫幹農活、養豬。爲了得到他們的信任,我幫她的丈夫喂豬,還幫助她送小孩上學,到農忙時我放下自己家裏的農活去幫她幹。在她家時,我每天早上五點鍾天還沒有完全亮就起床,吃完早餐就到田裏幹到中午十一、二點,下午三點鍾就幹到晚上七點多,回來吃了晚飯還要幫她洗家裏的衣服,這樣一連幹了五、六天。那個勁頭之大,對自己家裏都沒有那麽上心過。

外出傳教,四處尋找傳教對象

又一次我與幾個人一起騎自行車到廣州從化去摸底,路程有六、七十公裏,當天沒法到達目的地,于是我們每個人的自行車都綁有做飯用的廚具,米、鹽、油都帶上了。我們剛到從化都沒有地方落腳,也未來得及租房子,晚上只好到山邊過夜。第二天早上天還沒有完全亮就要起來收拾東西,趁沒有人看見時離開。後來到附近的農村花200元租了一個小房子住下來,就這樣開始摸底工作。先是到每個村莊裏跟人搭讪聊天,聽說誰家裏有人生病了,就想辦法安排其他人走進家裏進行欺騙。

當時我們安排了一老一少兩個女的,老的扮媽媽,小的扮女兒。准備的故事是,“媽媽”得了精神病,在看病的過程中“媽媽”走失,“女兒”就去找“媽媽”。安排“媽媽”到目標對象的村裏走一圈,還要扮成病婆的樣子,讓目標對象看見。第二天“女兒”就到他們的村裏找“媽媽”,見人就問,有沒有看到過一個有精神問題的老阿姨。當目標對象說有看見過時,“女兒”就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留給了對象,叫她如果看到“媽媽”就給自己打電話。

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媽媽”真的再次出現在對象的村子裏,善良的對象看到後電話告訴“女兒”。“女兒”于是馬上坐車趕過去接。這時的“媽媽”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了,頭發、臉上、嘴巴都有泥巴,“女兒”抱著媽媽痛哭,直到感動了目標對象,把她們母女兩留下來,帶她們回到家裏好吃好喝地招待她們。

在此期間,趁目標對象告訴“女兒”自己信耶稣的當口,“女兒”就跟著目標對象假裝信起耶稣。就這樣與對象拉上了關系,再見面時就想方設法把目標拉攏到邪教“全能神”裏。

再設陷阱,被人識破騙局

2003年,一名來自廣東中山的年輕男子到信奉“全能神”的姑姑家探親。這名23歲的男子信奉的是傳統基督教,聽說後,我以他姑丈親戚的身份出現對他進行拉攏。

當時正處“非典”時期,他來到石潭村後,我們以這個區域有人發熱、懷疑是“非典”,所有人暫時都不能離開這個區域爲由,把他扣在村裏“隔離”,計劃接下來向他傳“全能神”邪教教義。爲了不引起他的懷疑,我們甚至找了兩人假扮成衛生站工作人員,對他所住的房子一天三次消毒,目前也是爲了監控他。我們開始打算找一名年輕女孩對他傳教,後來了解到他只是基督教會裏的一名普通信徒,並不是什麽重要人物,于是就安排了一個50歲左右的外省大媽。

外省大媽先是以傳統的方式跟他講解《聖經》,但她對《聖經》其實並不了解,拉攏效果一般。他總是惦記早日回家,在台風來之前給家裏的香蕉做加固工作,根本沒有心思聽。于是大媽就在他晚上睡覺前十分鍾左右,偷偷用白磷在牆上寫字,所寫的字是“全能神”或者“神已來了”等字樣。等他回去後把燈關了,字就慢慢地顯現出來,讓他以爲這是“神”在向他顯現。

頭一個晚上,他看到了沒有什麽反應,第二個晚上寫的過程中白磷自燃了,把大媽的手燒傷了,不過傷得並不嚴重,這時他開始懷疑我們了。轉天過來的早上,他下定決心要走。我假意陪他一起到車站看幾點鍾有回廣州的車。當我們走到半路的小賣部時,那兩個裝扮成衛生員的“全能神”信徒就在小賣部門口坐著,並沒有穿工作服。年輕男子跟我說:“這裏有‘非典’是假的,這兩個衛生員都是假扮的。我不知道他們爲什麽這樣把我留著。如果再不放我走,我就要報警了。”聽到他這樣說,吃了中午飯我就送他坐車,讓他回去了。這次拉人算是失敗了。

現在回想,我們以前在邪教“全能神”裏傳所謂的福音,就是用各種各樣欺騙的手段來欺騙拉攏他人,一切都是假的。

癡迷邪教,破壞家庭親情

我相信邪教“全能神”後,對待家裏不信的人,情感變得很淡漠。2008年左右,爸爸得了一場大病,媽媽對我說:想辦法把爸爸轉去廣州大醫院治療。我不同意,認爲爸爸今天得這樣的病都是因爲他不信“全能神”,沒有得到“全能神”的保護。

我心想,我在信“全能神”期間,爸爸也曾經多次阻攔,不讓我相信“全能神”,有時還說報警抓我。今天他病了,這不正是“全能神”的懲罰嗎?我甚至認爲不相信“全能神”、勸阻我信奉“全能神”的爸爸就是那個魔鬼撒旦。

現在我回過頭想,自己被邪教“全能神”思想控制以後,完全失去了一個正常人該有的理智,即便是自己的父親有病也漠不關心。當一個人被邪教這樣控制了以後,就做什麽都按照邪教所說的去做了,做什麽都是以邪教的歪理邪說爲依據、爲標准,完全沒有了自己的思維,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害怕末日,瘋狂從事非法活動被法律制裁

每次邪教“全能神”說工作就要結束時,我都不顧一切爲它賣命。

2012年10月份左右,邪教“全能神”就以2012“世界末日”爲由欺騙人,到處拉人入教。當時需要複印很多反宣資料,我知道後,馬上拿了三千多元出去買了一台複印機。由于複印的資料實在太多了,一個月用紙差不多十箱紙、幾箱墨粉,複印機用了不到一個星期就被燒壞,後又花了幾百元錢進行維修,直到一年左右就基本沒用了。後來又花了八千元買了一台大一點的複印機。

從2012年買第一台複印機到我因爲違法犯罪被抓時,兩年時間裏花在買複印機、紙張、墨粉的錢起碼都有三萬多元了。現在想想這些錢花得多麽不值得,既危害了社會也害了自己,給國家和社會帶來了混亂,給家人帶來了傷痛。

回首過去的十五年,種種思緒湧上心頭。邪教以“做好人”“盡本分”“預備善行”等等這樣的美詞控制人,讓我們抛棄家庭,抛棄工作。只有不斷加強學習,對科學有了正確的認識,就能分辨出邪教,不再受它蠱惑。

 

發布時間:2021/4/1 9:36: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61    60    5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