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走出邪教泥潭 回归幸福之路

卢华强

 

人本网艺术鉴赏

走进一栋二层砖混结构的小洋楼,里面生活物品摆放和正常人无异。长长的现代沙发放在房子的左侧,墙上挂满了十字绣和名言书画,一副欣欣向荣的场景。这是广西贺州市昭平县樟木林镇首例女性“全能神”邪教受害者邱某脱离邪教泥潭后的家庭生活面貌。

人们不禁疑惑,邱某是如何误入邪教的?她又是怎样获得救赎的?

求职误入邪教

1965年出生的邱某,自从嫁到这个村子,一直都是勤勤恳恳的农家妇女。“一包化肥100斤,她能独自一个人从家里扛到一里地外的田间地头,是村里一直津津称道的好媳妇。”村里李姓老人说道。

受打工潮的冲击,2013年,邱某来到广东省中山市东升镇新胜村寻求务工机会。期间,她遇到一个同龄妇女,很谈得来,让她有了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那时候遇到一个这样的人,我很激动,觉得自己很幸运,很开心地认她为‘大姐’。她细心地告诉我该注意什么,如何才能找到工作,怎样才能赚到钱。”邱某说道。

接下来的日子,“大姐”向邱某一一讲述赚钱的好办法,以扩大人际关系为由,带她到酒吧、KTV和歌舞厅等娱乐场所喝洋酒、高消费,介绍认识一些“大老板”(后来才知道实际就是其他地方的“大姐”)。看着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的“美好”,邱某发现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之后,“大姐”通过言传身教,把“话术”“套术”等发财技能传授给邱某,逐步引导落入早已编织好的“幸福梦”,坠入精心策划“全能神”的黑洞里。“大姐”介绍邱某加入邪教组织“全能神”后,安排她到一个秘密活动的窝点派发“全能神”宣传资料,要求必须每个月上交“发财技能专利费”5000元,并定期交纳“神的奉献款”。

然而,“全能神”给她安排的这份“作工”,非但没能让她发财致富,就连自己的生活费也无法解决,何况还要交“专利费”和“奉献款”。万般无奈之下,邱某另立炉灶,以出租屋为据点,在周围派发“全能神”宣传资料,骗取他人加入“全能神”,组织他们学习书籍、书刊,灌输邪教歪理邪说,以此向这些信徒收取学习资料费和“奉献款”,成了另一个蛊惑他人,骗取钱财的“大姐”。

2015年,她发现自己腹部存在绞痛的现象,而且身体日渐消瘦,精神不振,但她觉得自己是“神”,还有信徒们的祈祷,认为自己绝对不会有事,只不过最近“工作”太忙形成的。殊不知这样的愚昧让后来的生活一度陷入绝境。

2016年3月,邱某的劣行暴露,被公安机关抓获。法院以邱某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进行刑罚,鉴于邱某已被查出患有子宫癌,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帮教祛除阴霾

2016年5月,邱某回到家里,一边开始接受社区矫正,一边进行疾病治疗。“她开始还没有意识到问题,一直还沉浸在‘全能神’的错误觉悟中。”司法所的警官说道。

“记得有一次,司法所安排我学习法律,让医生为我检查,我觉得自己有‘神’的保护,不需要学习,更不需要治疗,还和警官们争执起来。现在想想自己当时是多么的幼稚。”邱某如是说。

樟木林镇党委、政府联合司法所等单位的工作人员组成专门工作组,利用村级网格员、社区志愿者等人员组成工作组,分批次分时间段深入浅出地与她谈话沟通,逐渐触动了邱某的内心。后来,经过亲戚朋友的耐心帮助,邱某的态度有所转变,心结被慢慢打开:一直抵触的原因是因为受“全能神”毒害太深,认为学习现代科学文化知识是对“神旨”的污蔑,会让地球毁灭。

“政府的人跟我讲,如今国家政策好了,种植烟草、种植水稻国家都给补贴,如果能大规模种养殖地发展产业,国家还有优惠政策。刚开始我还不信,询问村里的其他人,确实他们都享受到了政策,这才真正的让我动了心。”邱某开心说出了当时的真实想法。

邱某家庭成员3人,爱人在镇内做建筑散工,大儿子在桂林市做临时工,工作一般,家庭经济水平较为困难。镇党委、政府为邱某全家申请建档立卡贫困户,申请困难残疾人补贴和临时大病补贴,并办理门诊特殊慢性病就诊卡。通过国家政策极大促进其家庭的生活保障能力和提供家庭应对疾病的能力。适时送她到县医院接受治疗,使其病情保持稳定并有所好转。

自省开创未来

从一个人人称赞的好媳妇,到一个人人唾弃的“全能神”信徒,再到如今噩梦醒来,邱某认识到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

2018年,邱某召开家庭会议,希望全家不畏艰难、努力进取、发家致富。之后,其爱人随本村建筑工程队外出做水泥散工,月工资达3000元;儿子也自强不息考取了南宁某铁路单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国家工人。而邱某在家里种植油茶3亩、平时养殖肉鸡维持家庭基本生活。

通过家庭成员全体的努力,2018年家庭生活得到巨大改善,生活品质得到极大提升,成功脱贫摘帽。欣喜之余,邱某在家里挂上一副“家和万事兴”的十字绣作为纪念,激励自己继续努力。

邱某家庭的巨大改变,让邱某成了村里的一个名人。“自从误入‘全能神’后,家里的人没和我说过话,每个人都是对我避之不及,都说我给他们丢人了。”

“但幸好还有人不放弃我,还是有很多善良的人支持和帮助我,特别国家与政府,还有那些未知名字关心我的人,她们都很善良,都没有放弃我,为了我能走好将来的路,用了各种方法把我扶回了正道上。”

“现在看来,是我以前错得太深了。如今国家的政策那么好,我要凭借现在的基础,进一步加强身体锻炼,然后努力发家致富,好好地生活。如果有机会,我还要到处去跟大家说一说‘全能神’是如何骗人的,我要以自身经历去告诫大家,劝导大家远离邪教,抵制邪教。”回顾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邱某一边抹眼泪一边感慨地说。

这个家庭,如早晨初升的太阳,在驱除黑暗的阴霾后冉冉升起、放射光芒,涌动着重获新生的力量。

 

发布时间:2020/12/21 9:30: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焦点报道
首页    59    58    5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