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走出邪教泥潭 回歸幸福之路

盧華強

 

人本網藝術鑒賞

走進一棟二層磚混結構的小洋樓,裏面生活物品擺放和正常人無異。長長的現代沙發放在房子的左側,牆上挂滿了十字繡和名言書畫,一副欣欣向榮的場景。這是廣西賀州市昭平縣樟木林鎮首例女性“全能神”邪教受害者邱某脫離邪教泥潭後的家庭生活面貌。

人們不禁疑惑,邱某是如何誤入邪教的?她又是怎樣獲得救贖的?

求職誤入邪教

1965年出生的邱某,自從嫁到這個村子,一直都是勤勤懇懇的農家婦女。“一包化肥100斤,她能獨自一個人從家裏扛到一裏地外的田間地頭,是村裏一直津津稱道的好媳婦。”村裏李姓老人說道。

受打工潮的沖擊,2013年,邱某來到廣東省中山市東升鎮新勝村尋求務工機會。期間,她遇到一個同齡婦女,很談得來,讓她有了一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那時候遇到一個這樣的人,我很激動,覺得自己很幸運,很開心地認她爲‘大姐’。她細心地告訴我該注意什麽,如何才能找到工作,怎樣才能賺到錢。”邱某說道。

接下來的日子,“大姐”向邱某一一講述賺錢的好辦法,以擴大人際關系爲由,帶她到酒吧、KTV和歌舞廳等娛樂場所喝洋酒、高消費,介紹認識一些“大老板”(後來才知道實際就是其他地方的“大姐”)。看著燈紅酒綠、觥籌交錯的“美好”,邱某發現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之後,“大姐”通過言傳身教,把“話術”“套術”等發財技能傳授給邱某,逐步引導落入早已編織好的“幸福夢”,墜入精心策劃“全能神”的黑洞裏。“大姐”介紹邱某加入邪教組織“全能神”後,安排她到一個秘密活動的窩點派發“全能神”宣傳資料,要求必須每個月上交“發財技能專利費”5000元,並定期交納“神的奉獻款”。

然而,“全能神”給她安排的這份“作工”,非但沒能讓她發財致富,就連自己的生活費也無法解決,何況還要交“專利費”和“奉獻款”。萬般無奈之下,邱某另立爐竈,以出租屋爲據點,在周圍派發“全能神”宣傳資料,騙取他人加入“全能神”,組織他們學習書籍、書刊,灌輸邪教歪理邪說,以此向這些信徒收取學習資料費和“奉獻款”,成了另一個蠱惑他人,騙取錢財的“大姐”。

2015年,她發現自己腹部存在絞痛的現象,而且身體日漸消瘦,精神不振,但她覺得自己是“神”,還有信徒們的祈禱,認爲自己絕對不會有事,只不過最近“工作”太忙形成的。殊不知這樣的愚昧讓後來的生活一度陷入絕境。

2016年3月,邱某的劣行暴露,被公安機關抓獲。法院以邱某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進行刑罰,鑒于邱某已被查出患有子宮癌,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幫教祛除陰霾

2016年5月,邱某回到家裏,一邊開始接受社區矯正,一邊進行疾病治療。“她開始還沒有意識到問題,一直還沈浸在‘全能神’的錯誤覺悟中。”司法所的警官說道。

“記得有一次,司法所安排我學習法律,讓醫生爲我檢查,我覺得自己有‘神’的保護,不需要學習,更不需要治療,還和警官們爭執起來。現在想想自己當時是多麽的幼稚。”邱某如是說。

樟木林鎮黨委、政府聯合司法所等單位的工作人員組成專門工作組,利用村級網格員、社區志願者等人員組成工作組,分批次分時間段深入淺出地與她談話溝通,逐漸觸動了邱某的內心。後來,經過親戚朋友的耐心幫助,邱某的態度有所轉變,心結被慢慢打開:一直抵觸的原因是因爲受“全能神”毒害太深,認爲學習現代科學文化知識是對“神旨”的汙蔑,會讓地球毀滅。

“政府的人跟我講,如今國家政策好了,種植煙草、種植水稻國家都給補貼,如果能大規模種養殖地發展産業,國家還有優惠政策。剛開始我還不信,詢問村裏的其他人,確實他們都享受到了政策,這才真正的讓我動了心。”邱某開心說出了當時的真實想法。

邱某家庭成員3人,愛人在鎮內做建築散工,大兒子在桂林市做臨時工,工作一般,家庭經濟水平較爲困難。鎮黨委、政府爲邱某全家申請建檔立卡貧困戶,申請困難殘疾人補貼和臨時大病補貼,並辦理門診特殊慢性病就診卡。通過國家政策極大促進其家庭的生活保障能力和提供家庭應對疾病的能力。適時送她到縣醫院接受治療,使其病情保持穩定並有所好轉。

自省開創未來

從一個人人稱贊的好媳婦,到一個人人唾棄的“全能神”信徒,再到如今噩夢醒來,邱某認識到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

2018年,邱某召開家庭會議,希望全家不畏艱難、努力進取、發家致富。之後,其愛人隨本村建築工程隊外出做水泥散工,月工資達3000元;兒子也自強不息考取了南甯某鐵路單位、成爲了一名光榮的國家工人。而邱某在家裏種植油茶3畝、平時養殖肉雞維持家庭基本生活。

通過家庭成員全體的努力,2018年家庭生活得到巨大改善,生活品質得到極大提升,成功脫貧摘帽。欣喜之余,邱某在家裏挂上一副“家和萬事興”的十字繡作爲紀念,激勵自己繼續努力。

邱某家庭的巨大改變,讓邱某成了村裏的一個名人。“自從誤入‘全能神’後,家裏的人沒和我說過話,每個人都是對我避之不及,都說我給他們丟人了。”

“但幸好還有人不放棄我,還是有很多善良的人支持和幫助我,特別國家與政府,還有那些未知名字關心我的人,她們都很善良,都沒有放棄我,爲了我能走好將來的路,用了各種方法把我扶回了正道上。”

“現在看來,是我以前錯得太深了。如今國家的政策那麽好,我要憑借現在的基礎,進一步加強身體鍛煉,然後努力發家致富,好好地生活。如果有機會,我還要到處去跟大家說一說‘全能神’是如何騙人的,我要以自身經曆去告誡大家,勸導大家遠離邪教,抵制邪教。”回顧這些日子的點點滴滴,邱某一邊抹眼淚一邊感慨地說。

這個家庭,如早晨初升的太陽,在驅除黑暗的陰霾後冉冉升起、放射光芒,湧動著重獲新生的力量。

 

發布時間:2020/12/21 9:30: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59    58    5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