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一个法轮功女弟子的丈夫心灵的磨难

梁德勇

 

美术作品欣赏

我叫梁德勇,今年47岁,家住四川省南部县大王镇黄莲树村。妻子高淑琼,比我小两岁,我们育有一儿一女。我们原本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但是现在我的家却支离破碎,家不像家,成天充满着忧愁、凄苦和无奈。这一切都是法轮功造成的。

我的老家地处大王镇、三官镇、宏观乡三乡交界,十分偏远。1985年我高中毕业,经人介绍我和三官镇的高淑琼恋爱结婚。我们真心相爱,生活俭朴但很甜蜜。1987年我们夫妻一同出外打工,几年来,我们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打工的经历使我们更加深爱着对方,我们成了彼此的依靠和支撑。辛苦的付出没有白费,我的工作环境越来越好,收入也越来越高,前景一片大好。1995年,我们在老家修了崭新的楼房。搬新房子那天妻子那张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脸,至今都是我对她青春、阳光的最深刻的记忆之一。这一年也算是双喜临门,我和妻期盼已久的小儿子终于降生了。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妻子里里外外收拾得有条不紊,着实是一个持家的好手。对公婆她是贤惠孝顺的好儿媳,对儿女她是慈爱温暖的好母亲,对我她是温柔体贴的好妻子。正是她给了我无尽的勇气和力量,也更坚定了我的奋斗和追求。那时,我在一家合资企业做销售主管,妻子带着儿子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已有能力供养她们,所以我们再也不用像打游击一样四处奔波,我们有固定的居所,有稳定的收入,我们满怀希望地规划着我们的美好未来。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一切的变故都始于1998年春节。按照习俗每年春节我们都要回老家过年。那年腊月二十三,我们去赶三官场,看见有许多人聚在一起练功,妻子就去看热闹,一些练功的人就发书发资料给她,说法轮功好,包医百病,还可以积德积福,圆满成仙。妻子生女儿时留下了月子病,时常腰膝酸软,畏寒肢冷,听说这功能治病,她就想试一试。尽管当时我对这个法轮功很是怀疑,但想到对她也没什么影响,所以也就没有干涉,心想顺其自然吧(可是现在我才知道那是多么愚蠢的一个“顺其自然”!)。春节刚过,我又要回公司上班了,临走时,妻子却说:“这几天挤,你先去,我反正不用上班,过几天再来。”好一个“过几天再来”,我真后悔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不曾想这个“过几天再来”竟然是十年未来,不曾想这竟是我以至我的家庭噩梦的开始!

此后,无论我怎样写信诉苦,打电话催促,妻子总是找各种理由百般推辞,说什么儿子小不方便呀,快上学了要人照顾呀,农活忙走不开呀,甚至公然向我宣讲法轮大法好,动员我也学法练功,要去人心去执着。我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也才弄清楚了她不愿跟我出外的真正原因是怕我干扰她练功,一个人在家可以清静,可以静心修练。可是,我却不甘心,我下定决心要阻止她,要让她到我身边来。因为回到公司后,我也打听过,也在报纸上、电视上看到法轮功害人害己害家庭的事。但是,短短几个月,她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法轮功是那么的入迷,对“师傅”是那么的虔诚。我的天,着魔了?一晃九九年春节,我带她双宿双飞的梦想再次破灭了。我千百次的央求也没有请动她的“法身”,可是李大师一声召唤她就起驾赴京,练功练到了中南海。没有人能够想象,我当时的震动、不解和心疼。放下电话,我连夜飞回老家,看见她瘦了,我心如刀割。我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家陪她,我说什么她都点头,还说以后不练了,但就是不愿跟我出去,说外面累,家里好得多。在得到她的保证后,我悻悻地返回了单位。静下来后,我仔细地想了想,我不想去计算这一次的经济损失,但这毕竟是我经济下滑的开始。我的父母、她的公婆是那么的疼爱她,却因这事要赶她到我那里去(其实是想让我管她、帮她,因为他们管不了她)。我的岳父、她的亲爹和兄弟都来劝她,岳母也气得一病不起。儿女们见家里成天的来人,没见过这阵仗,惊恐地躲到爷婆那里去。打击最大的是我,当初没有把她带出去,那是我永远的错,我反复地寻找我对她爱护不够的点滴,我企图通过自责来为她找到合适的理由,可是我竟百思不得其解。最痛心的是她竟然利用了我对她的深情和信任,骗我去孑然一身,独自打拼。其实苦点累点对于我算不了什么,我所有的钱财都给了她,她却用在了法轮功上,我所有的情爱都给了她,她眼里却只有“宇宙主佛”,只有师傅李洪志。更为奇怪的是,她这样刺痛我,我却依然爱她,我想她一定是中了邪了,她只是一时糊涂,她一定会清醒的。

可喜的是,1999年7月国家宣布法轮功为非法邪教组织,予以取缔。我喜极而泣,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并说这下好了,我们好好过日子了。不料却遭到当头棒喝:“好个屁,共产党要完了,地球要毁了。”我的天,平时言语不多的她难道要“语不惊人誓不休”吗?难道她还在练功学法吗?很不幸,我和我的亲友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白费力气。村里打来电话:到取缔法轮功时,她不仅自己在练,还在村里成立了练功点,当上了“辅导员”,组织和带领其他人在练,她是一个不小的头目啊!我再一次震动,再一次焦急万分,再一次一筹莫展。这一次我再不能只顾忙自己的事了,因为我不能没有她,我要挽救她,我决心为她放弃我苦苦挣来的这一切,甚至不惜用我的后半生所有的爱来感化她。我谢绝了老总的再三挽留,背起行囊,打道回府,你能想象得出我当时的心境吗?你不能,因为你不曾经历过,也不要去体验它。其实我也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但有一点我是清楚的,我觉得义无反顾,责无旁贷,甚至还有一份自觉神圣的超脱淡定。可是,一年半的分居两地已无法弥合她和我的情感距离。无论我怎样地软语温存,无论我怎样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她的回应都是那样若即若离,甚至无动于衷。有时我说得她不耐烦了,她就说:“你是常人,你不懂。”有一次她竟恶狠狠地瞪着我:“你是魔,你走吧,我不想杀了你。”两年来,我第三次震彻神经,一股彻心彻骨的寒意袭涌上来,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窜遍全身,一种夺命追魂般的悲哀与恐怖在我头顶轰然炸响,我颓坐在地,迷茫地看着依然盘坐如佛的老婆……。良久,我抬起头望着天花板,望向窗外的天空,雨淅沥哗啦地下着。我走出房间,走下阶梯,站在大雨飘泼的院坝里,泪水再也止不住,我一声嚎哭,呼天抢地地捶打自己。猛地,一个响雷撕裂天穹,应声而下一团大火盘绕在柳梢,柳树拦腰折断砸将下来。我惊恐万状,一个趔趄退回门前,差点绊倒正望火而拜的妻子:“师傅啊,你终于现身了……”。万般无奈之下,我再一次动员亲友来劝她,我们顾不了她的咆哮和谩骂,我们砸烂了香炉,踩碎了光盘、磁带,撕毁了“法像”,烧掉了法书、经文和传单,气极了的岳父还打了她一个耳光,因为她宣称要和我们所有的人断绝关系,而我们所有的人都失望到了极点。她仇视我们所有的人,亲友们再也没有人愿意靠近她这个邪魔缠身的人。众叛亲离,众叛亲离!可我却依然守护在她身边,她本是那么温柔善良,我宁愿自己遭受折磨,也不忍弃她不顾,甚至强烈地期盼有朝一日她能幡然醒悟。

由于痴迷法轮功,迷信“生命粮”,她吃得很少,枯瘦得像一只圆规,而且严重贫血,昏倒过好几次。她相信李洪志说的“生病是业力,吃药会加重业力”,有了病也从不去看,不打针不吃药,积累了一身的病,身体虚弱,精神恍惚,没日没夜地胡说个不停。她认为男女同房是脏的,我们现在都还在分床睡。而我长期为她担心,焦虑过度,压力极大,常常通夜通夜地睡不着,有人说象是抑郁症。哎,辛苦又心苦,这哪还是正常人的生活?可是,为生活所迫我还只得出去挣钱,但好景一去不复返了。我再一次只能靠出卖体力挣点小钱省吃俭用地寄给她,还隔三差五地回来看一看。就这样惨淡经营,痛苦煎熬直到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我再次失业在家。这十多年来,妻子高淑琼由公开转为密秘,从不间断地练功学法,会功友交流心得,去讲真相,发传单,已是愈陷愈深。汶川地震时想造谣惑众被我强按在家,奥运会前夕以赶场为名欲赴京捣乱被及时找回,直至2009年10月谣传“针刺”,制造恐怖,在宏观场被当场搜出非法传单、资料后终被劳教。

她被送走时没有见上我,也许她心里根本就不想见我这个“常人”。可是我却有一种失去的后怕,我买了点心去看她,我热切地握住她的手哽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她眼里噙满泪花,望我的那一眼似曾相识,我竟读不懂那一个眼神。似愧疚,似悔恨,似柔情,又似哀怨,似愁怅,也许什么都不是。但我心里真心地祈祷,宁愿她哪怕只是上述中的一种,我真的谢天谢地,也谢谢超能的李大师,放过她,也放过我吧,因为我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痛苦、折磨和身心俱焚。7月份她生日那天,我又去看她,她面色好多了,精神也不错,她没有说什么话,只在我手心画了一阵,好半天我才明白,那是两个字“等我”。当时我不知是悲是喜,心情复杂地走出帮教中心,我仰天长啸,一路狂奔……

回到家,我思前想后,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是法轮功,是罪恶的害人的法轮功!她是那么好的一个女人,她是那么地深爱她的丈夫,那么地疼爱她的儿女,那么地珍爱她的家庭,可是为什么一练上法轮功就成了一个冷酷无情、顽固不化,甚至祸害别人的人?是法轮功害的!法轮功不仅害了她,也害了我,还害了我的家,毁了我们的美好生活。

我要控诉,我要让世人知晓:法轮功是害人的邪教,千万不要沾上它。我虔诚地祈祷,热切地期盼,我要我的妻勇敢地决裂李洪志这个魔鬼,早日回到我的身边来,过我们常人正常的生活。我真心地奉劝那些仍然执迷不悟的法轮功习练者早日醒悟,回归社会,重新做人。我以我们夫妻亲身的经历真诚地告诫读者朋友,并呼吁大家:远离法轮功邪教,携手挽救受害人,让法轮功见鬼去吧!

 

发布时间:2010/11/10 0:04:00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20    19    1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