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一個法輪功女弟子的丈夫心靈的磨難

梁德勇

 

美術作品欣賞

我叫梁德勇,今年47歲,家住四川省南部縣大王鎮黃蓮樹村。妻子高淑瓊,比我小兩歲,我們育有一兒一女。我們原本有一個溫暖幸福的家,但是現在我的家卻支離破碎,家不像家,成天充滿著憂愁、淒苦和無奈。這一切都是法輪功造成的。

我的老家地處大王鎮、三官鎮、宏觀鄉三鄉交界,十分偏遠。1985年我高中畢業,經人介紹我和三官鎮的高淑瓊戀愛結婚。我們真心相愛,生活儉樸但很甜蜜。1987年我們夫妻一同出外打工,幾年來,我們風雨同舟,患難與共。打工的經曆使我們更加深愛著對方,我們成了彼此的依靠和支撐。辛苦的付出沒有白費,我的工作環境越來越好,收入也越來越高,前景一片大好。1995年,我們在老家修了嶄新的樓房。搬新房子那天妻子那張洋溢著幸福、滿足的笑臉,至今都是我對她青春、陽光的最深刻的記憶之一。這一年也算是雙喜臨門,我和妻期盼已久的小兒子終于降生了。作爲兩個孩子的母親,妻子裏裏外外收拾得有條不紊,著實是一個持家的好手。對公婆她是賢惠孝順的好兒媳,對兒女她是慈愛溫暖的好母親,對我她是溫柔體貼的好妻子。正是她給了我無盡的勇氣和力量,也更堅定了我的奮鬥和追求。那時,我在一家合資企業做銷售主管,妻子帶著兒子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已有能力供養她們,所以我們再也不用像打遊擊一樣四處奔波,我們有固定的居所,有穩定的收入,我們滿懷希望地規劃著我們的美好未來。

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一切的變故都始于1998年春節。按照習俗每年春節我們都要回老家過年。那年臘月二十三,我們去趕三官場,看見有許多人聚在一起練功,妻子就去看熱鬧,一些練功的人就發書發資料給她,說法輪功好,包醫百病,還可以積德積福,圓滿成仙。妻子生女兒時留下了月子病,時常腰膝酸軟,畏寒肢冷,聽說這功能治病,她就想試一試。盡管當時我對這個法輪功很是懷疑,但想到對她也沒什麽影響,所以也就沒有幹涉,心想順其自然吧(可是現在我才知道那是多麽愚蠢的一個“順其自然”!)。春節剛過,我又要回公司上班了,臨走時,妻子卻說:“這幾天擠,你先去,我反正不用上班,過幾天再來。”好一個“過幾天再來”,我真後悔呀,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不曾想這個“過幾天再來”竟然是十年未來,不曾想這竟是我以至我的家庭噩夢的開始!

此後,無論我怎樣寫信訴苦,打電話催促,妻子總是找各種理由百般推辭,說什麽兒子小不方便呀,快上學了要人照顧呀,農活忙走不開呀,甚至公然向我宣講法輪大法好,動員我也學法練功,要去人心去執著。我這才意識到情況不妙,也才弄清楚了她不願跟我出外的真正原因是怕我幹擾她練功,一個人在家可以清靜,可以靜心修練。可是,我卻不甘心,我下定決心要阻止她,要讓她到我身邊來。因爲回到公司後,我也打聽過,也在報紙上、電視上看到法輪功害人害己害家庭的事。但是,短短幾個月,她竟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對法輪功是那麽的入迷,對“師傅”是那麽的虔誠。我的天,著魔了?一晃九九年春節,我帶她雙宿雙飛的夢想再次破滅了。我千百次的央求也沒有請動她的“法身”,可是李大師一聲召喚她就起駕赴京,練功練到了中南海。沒有人能夠想象,我當時的震動、不解和心疼。放下電話,我連夜飛回老家,看見她瘦了,我心如刀割。我請了一個月的假在家陪她,我說什麽她都點頭,還說以後不練了,但就是不願跟我出去,說外面累,家裏好得多。在得到她的保證後,我悻悻地返回了單位。靜下來後,我仔細地想了想,我不想去計算這一次的經濟損失,但這畢竟是我經濟下滑的開始。我的父母、她的公婆是那麽的疼愛她,卻因這事要趕她到我那裏去(其實是想讓我管她、幫她,因爲他們管不了她)。我的嶽父、她的親爹和兄弟都來勸她,嶽母也氣得一病不起。兒女們見家裏成天的來人,沒見過這陣仗,驚恐地躲到爺婆那裏去。打擊最大的是我,當初沒有把她帶出去,那是我永遠的錯,我反複地尋找我對她愛護不夠的點滴,我企圖通過自責來爲她找到合適的理由,可是我竟百思不得其解。最痛心的是她竟然利用了我對她的深情和信任,騙我去孑然一身,獨自打拼。其實苦點累點對于我算不了什麽,我所有的錢財都給了她,她卻用在了法輪功上,我所有的情愛都給了她,她眼裏卻只有“宇宙主佛”,只有師傅李洪志。更爲奇怪的是,她這樣刺痛我,我卻依然愛她,我想她一定是中了邪了,她只是一時糊塗,她一定會清醒的。

可喜的是,1999年7月國家宣布法輪功爲非法邪教組織,予以取締。我喜極而泣,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她,並說這下好了,我們好好過日子了。不料卻遭到當頭棒喝:“好個屁,共産黨要完了,地球要毀了。”我的天,平時言語不多的她難道要“語不驚人誓不休”嗎?難道她還在練功學法嗎?很不幸,我和我的親友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無功、白費力氣。村裏打來電話:到取締法輪功時,她不僅自己在練,還在村裏成立了練功點,當上了“輔導員”,組織和帶領其他人在練,她是一個不小的頭目啊!我再一次震動,再一次焦急萬分,再一次一籌莫展。這一次我再不能只顧忙自己的事了,因爲我不能沒有她,我要挽救她,我決心爲她放棄我苦苦掙來的這一切,甚至不惜用我的後半生所有的愛來感化她。我謝絕了老總的再三挽留,背起行囊,打道回府,你能想象得出我當時的心境嗎?你不能,因爲你不曾經曆過,也不要去體驗它。其實我也說不出那是一種怎樣的滋味,但有一點我是清楚的,我覺得義無反顧,責無旁貸,甚至還有一份自覺神聖的超脫淡定。可是,一年半的分居兩地已無法彌合她和我的情感距離。無論我怎樣地軟語溫存,無論我怎樣地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她的回應都是那樣若即若離,甚至無動于衷。有時我說得她不耐煩了,她就說:“你是常人,你不懂。”有一次她竟惡狠狠地瞪著我:“你是魔,你走吧,我不想殺了你。”兩年來,我第三次震徹神經,一股徹心徹骨的寒意襲湧上來,一種撕心裂肺的痛苦竄遍全身,一種奪命追魂般的悲哀與恐怖在我頭頂轟然炸響,我頹坐在地,迷茫地看著依然盤坐如佛的老婆……。良久,我擡起頭望著天花板,望向窗外的天空,雨淅瀝嘩啦地下著。我走出房間,走下階梯,站在大雨飄潑的院壩裏,淚水再也止不住,我一聲嚎哭,呼天搶地地捶打自己。猛地,一個響雷撕裂天穹,應聲而下一團大火盤繞在柳梢,柳樹攔腰折斷砸將下來。我驚恐萬狀,一個趔趄退回門前,差點絆倒正望火而拜的妻子:“師傅啊,你終于現身了……”。萬般無奈之下,我再一次動員親友來勸她,我們顧不了她的咆哮和謾罵,我們砸爛了香爐,踩碎了光盤、磁帶,撕毀了“法像”,燒掉了法書、經文和傳單,氣極了的嶽父還打了她一個耳光,因爲她宣稱要和我們所有的人斷絕關系,而我們所有的人都失望到了極點。她仇視我們所有的人,親友們再也沒有人願意靠近她這個邪魔纏身的人。衆叛親離,衆叛親離!可我卻依然守護在她身邊,她本是那麽溫柔善良,我甯願自己遭受折磨,也不忍棄她不顧,甚至強烈地期盼有朝一日她能幡然醒悟。

由于癡迷法輪功,迷信“生命糧”,她吃得很少,枯瘦得像一只圓規,而且嚴重貧血,昏倒過好幾次。她相信李洪志說的“生病是業力,吃藥會加重業力”,有了病也從不去看,不打針不吃藥,積累了一身的病,身體虛弱,精神恍惚,沒日沒夜地胡說個不停。她認爲男女同房是髒的,我們現在都還在分床睡。而我長期爲她擔心,焦慮過度,壓力極大,常常通夜通夜地睡不著,有人說象是抑郁症。哎,辛苦又心苦,這哪還是正常人的生活?可是,爲生活所迫我還只得出去掙錢,但好景一去不複返了。我再一次只能靠出賣體力掙點小錢省吃儉用地寄給她,還隔三差五地回來看一看。就這樣慘淡經營,痛苦煎熬直到2008年汶川大地震時我再次失業在家。這十多年來,妻子高淑瓊由公開轉爲密秘,從不間斷地練功學法,會功友交流心得,去講真相,發傳單,已是愈陷愈深。汶川地震時想造謠惑衆被我強按在家,奧運會前夕以趕場爲名欲赴京搗亂被及時找回,直至2009年10月謠傳“針刺”,制造恐怖,在宏觀場被當場搜出非法傳單、資料後終被勞教。

她被送走時沒有見上我,也許她心裏根本就不想見我這個“常人”。可是我卻有一種失去的後怕,我買了點心去看她,我熱切地握住她的手哽了半天說不出話來,她眼裏噙滿淚花,望我的那一眼似曾相識,我竟讀不懂那一個眼神。似愧疚,似悔恨,似柔情,又似哀怨,似愁怅,也許什麽都不是。但我心裏真心地祈禱,甯願她哪怕只是上述中的一種,我真的謝天謝地,也謝謝超能的李大師,放過她,也放過我吧,因爲我再也承受不起這樣的痛苦、折磨和身心俱焚。7月份她生日那天,我又去看她,她面色好多了,精神也不錯,她沒有說什麽話,只在我手心畫了一陣,好半天我才明白,那是兩個字“等我”。當時我不知是悲是喜,心情複雜地走出幫教中心,我仰天長嘯,一路狂奔……

回到家,我思前想後,是什麽造成了這一切?是法輪功,是罪惡的害人的法輪功!她是那麽好的一個女人,她是那麽地深愛她的丈夫,那麽地疼愛她的兒女,那麽地珍愛她的家庭,可是爲什麽一練上法輪功就成了一個冷酷無情、頑固不化,甚至禍害別人的人?是法輪功害的!法輪功不僅害了她,也害了我,還害了我的家,毀了我們的美好生活。

我要控訴,我要讓世人知曉:法輪功是害人的邪教,千萬不要沾上它。我虔誠地祈禱,熱切地期盼,我要我的妻勇敢地決裂李洪志這個魔鬼,早日回到我的身邊來,過我們常人正常的生活。我真心地奉勸那些仍然執迷不悟的法輪功習練者早日醒悟,回歸社會,重新做人。我以我們夫妻親身的經曆真誠地告誡讀者朋友,並呼籲大家:遠離法輪功邪教,攜手挽救受害人,讓法輪功見鬼去吧!

 

發布時間:2010/11/10 0:04:00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20    19    1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