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當代中國邪教信衆的心理分析

 

人本網藝術鑒賞

20世紀以來,全球邪教問題泛濫,我國邪教問題突出。從20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邪教組織層出不窮,20世紀末21世紀初是邪教組織發展的高潮,其中,影響十分惡劣的“法輪功”組織就是在這一時期形成。它一度發展成爲擁有210萬信衆的龐大組織,並在全國範圍內産生了惡劣影響。爲什麽邪教能夠吸收這麽多信衆爲其賣命,是邪教騙術太過高明,還是普通信衆太過愚昧無知?爲了進一步分析、把握邪教信衆的心理需求和心理變化,就要先從邪教信衆的外在行爲表現開始,由表及裏進行研究。

一、邪教信衆的外在行爲表現

邪教信衆自從加入到邪教組織中,其自身思想和行爲就完全轉變,這些變化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沈迷于邪教傳授的修煉之法中

邪教是冒用宗教、氣功或其他名義而建立起來的,它一般會以宗教、氣功部分要求爲基礎,再加入一些內容,形成邪教組織的修煉之法。[1]邪教教徒則沈迷于這些修煉之法中,按照邪教組織的要求堅持修煉。如在“法輪功”組織中,教主李洪志的“法輪功”修煉功法,其實是在佛教“禅密功”和道教“九宮八卦功”的基礎上,加上他去泰國探親時模仿來的其他舞蹈動作編造而成的。信衆卻把它作爲救命良方,堅持不斷修煉,爲修成此法,得到所謂的“救贖”,他們逐漸對現實事務變得麻木,無視自己的社會責任,直至完全迷失自己,無法自拔。在“法輪功”發展過程中,全國範圍內一度掀起了法輪功法修煉熱潮。

(二)絕對服從邪教教主

邪教信衆都對邪教教主絕對服從,這和邪教在宣傳時大搞教主崇拜有關。一般邪教都會推出一個核心人物,然後大肆吹捧這個人物是超人類存在的神,能掌握人的生死大權,所有加入邪教的人都要完全服從這個人物,才能得到救助的機會,這個核心人物就是邪教教主。在這些思想的洗腦之下,邪教信衆一般都對邪教教主有著絕對的忠誠,有些信徒甚至在教主的指示下,實施了殺人越貨事件後,全無悔意,並以此來向邪教教主表忠心。

(三)完全被洗腦,喪失應有的判斷能力

邪教組織爲了迷惑更多的信徒,通常都把自己包裹在正統宗教的外衣之下,利用宗教的公信力,博取傳播對象的信任。邪教信衆在邪教組織的緊密安排之下,不知不覺陷入到邪教組織的陷阱中,被邪教組織完全洗腦。當一個邪教信徒完全陷入到邪教組織中,他原有的是非觀念、道德倫理價值觀已經扭曲,喪失了應有的判斷能力。邪教組織的高明之處就是利用歪理邪說,重塑信徒的價值觀念,通過不斷的誘導和迷惑,讓信徒完全按照他們的希望而爲其辦事。到那時,他們即使安排信徒去做危害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事,信徒並不會認爲這樣有什麽不對。世間的倫理親情不再是信徒們的牽挂,他們完全成爲無所畏懼,只對教主忠誠的傀儡。

(四)義無反顧的從事邪教組織安排的犯罪活動

邪教信徒在邪教教主的誘導下,多次從事違法犯罪活動,這在許多邪教組織中都有體現。如在“門徒會”、“主神教”、“被立王”等邪教組織中就多次發生搶劫、強奸婦女的犯罪事件。一些邪教組織則煽動信徒,公然實施反黨反社會的行爲。邪教組織“呼喊派”曾煽動信徒圍攻毆打國家機關工作職員,哄鬧黨政機關;“門徒會”的一些骨幹分子公然攻擊黨和政府,煽動鬧事,圍攻基層黨政機關,嚴重危害了部分地區的社會政治穩定等。“法輪功”組織更勝,他們不僅組織了1999年的“4?25”非法聚集圍攻中南海的事件,更是蠱惑信徒發生了“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這些信徒在邪教組織的誘導下,義無反顧的從事各種犯罪活動。

二、邪教信衆的心理分析

物質需求和精神需求是每一個人心底最根本的兩種需求,每個人心理都有一杆天平,精神需求與物質需求正好置于天平的兩端。然而在不同人的心中,這個天平並非都是處于平衡狀態,有的向物質需求傾倒,有的則傾向于精神需求,在這心理天平本來就偏傾的情況下,極容易讓不好的因素抓住時機,徹底讓一個人的心理天平崩塌。邪教組織發展信衆就是抓住了這一突破口,對其進行專門的麻痹、誘惑,使其心理防線迅速崩塌,陷入到邪教組織編織的羅網中。

(一)現實生活中的種種不如意是其身陷邪教騙局的重要契機

邪教組織在發展信徒時都是經過策劃的,他們往往針對現實生活中種種不如意的人。這類人通常受現實所迫,或生活貧困,或人生不容易,邪教組織正是利用他們這些弱點,進行引誘。邪教組織爲實現誘騙更多人員參與組織的目的,通常會進行精心策劃,事先全面搜集發展對象的相關信息,包括受教育程度,年齡結構,生活、工作習慣,如空閑時間是否比較多,是否熱情好客等等。然後對發展對象進行分析,尋找突破口。一般來說,發展對象正在經曆的某種現實問題,正是其首選的突破口。例如,發展對象自己或家人患有病痛,他們就進行蠱惑,只要信教,按照教主教的方法訓練,疾病就會不治而愈。“門徒會”組織經常向發展對象宣揚“禱告治病”、“趕鬼治病”、“一天只吃二兩糧,種莊稼沒有用”、“學生信主不學也自通”等迷信邪說,以此來誘騙更多不如意的人加入邪教。

(二)邪教信衆自身存在某些欲求無法平衡是其身陷邪教騙局的根本原因

俗話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如果被發展對象自身心態平和,不貪圖小恩小惠,也就不會被邪教分子所蠱惑,陷入到邪教騙局中。在那些因爲自己或家人患病而加入邪教的人當中,如果他們沒有僥幸心理,就不會中了邪教的圈套。那些因爲生活貧困而加入邪教的人,如果他們沒有惰性思想,肯腳踏實地的勞作,隨著國家進一步的發展,他們的生活狀況也會逐漸好轉。那些因在事業、生活上受挫而加入邪教的人,如果他們能認清邪教的本質,也不會受邪教所誘惑。佛教有句話叫“無欲則剛”,正是告誡人們擁有一顆平常心的重要性,只要能正確看待自身的遭遇,時刻保持平和的心態,則凡事都能泰然處之。

三、影響邪教信衆心理的客觀因素

(一)“有神論”是影響邪教信衆心理的根本因素

自古以來,受封建落後思想的影響,人們都相信“神靈”的存在,對“神靈”充滿著敬畏心理。兩千多年的封建王朝,利用人們對“神靈”的敬畏心理,把皇帝塑造成“天子”的形象,來鞏固封建君主專政的統治。新中國成立後,倡導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的觀點,“有神論”思想才予以糾正。然而,這種觀念的革新是需要一個曲折漫長的過程。在20世紀七、八十年代,我國各地出現了各種“造神”運動,迷信思想泛濫,邪教也在這一時期披著宗教的外衣大肆渲染。在全國範圍內,規模龐大,影響惡劣,被公安部統一認定的邪教組織就有14個。迄今爲止,邪教組織仍在部分地區影響嚴重。邪教存活的土壤就是信徒,爲蠱惑信徒加入邪教組織,它們一般都“神化”教主,大搞教主崇拜。當然,這一切的根本前提就是這些信徒都是“有神論”者,並相信“神靈”的存在。

(二)教育落後制約邪教信衆的科學認知能力

邪教組織大多是在偏遠的農村地區去發展信徒,如在“全能神”組織中,有種籠絡信徒的方式叫“行神迹”,他們事先安排幾個人,假裝被“鬼附身”,口吐白沫,胡言亂語,逢人打人,這時教主一出馬,隨便說一句話,這些人就安靜下來。這本是很簡單的騙局,然而邪教信衆卻深信不疑。邪教組織之所以會選擇這些偏遠地區,最主要的因素是這些地區教育落後,民衆愚昧、迷信,對邪教組織很難有正確認知和判斷能力,往往會落入邪教組織所設計的陷阱中。

(三)對邪教組織的打擊有漏洞

我國堅決取締邪教組織,對邪教組織的核心、骨幹成員也給予相應的刑事處罰,然而對邪教信衆的處置,主要是通過威懾、教育的方式,讓其自覺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主動放棄邪教信仰。然而,邪教信衆在多重因素的影響下,往往很難迷途知返,有些甚至繼續利用邪教組織來制造事端。季三保原是“呼喊派”信徒,在“呼喊派”被公安部門取締後,季三保在陝西地區創立了“門徒會”。其影響規模和制造的事端不亞于最初的“呼喊派”。在山東地區影響較大的“全能神”也是從“呼喊派”演變而成的。還有一些邪教信衆深信邪教組織編織的邪說,把邪教被依法取締的事實歪曲爲報複行爲,頑固不化。

四、從思想根源上挽救邪教信衆

邪教問題就是思想觀念的問題,是一個人精神層面的問題,要解決這一問題,還是要從思想根源上下手,努力挽救邪教信衆,瓦解邪教組織的勢力。

(一)以“教”治“教”,讓信衆認清邪教的本質

以“教”治“教”,就是要利用宗教來治理邪教。正如前文分析的,邪教一般包裹在宗教的外衣之下,打著宗教的幌子,實則來行使其不法意圖。邪教的教義是嚴重背離正統宗教理念的,可以借助正統宗教的力量,披露出邪教的騙局,讓信衆認識到邪教的本質。比如在應對“法輪功”組織的信衆時,就可以利用佛教對超然的佛的界定來揭露李洪志自封爲佛的荒誕性,揭露“真、善、忍”教義所傳達的錯誤理念。佛教提出的成佛是指人的一種思想境界,他超脫俗世的各種因果煩惱,成爲永恒的存在,他並沒有掌握他人生死大權,只能給予人們思想上的引導。李洪志自封的佛,則把自己比作宇宙間唯一的存在,法力無邊,能決定一個人的生死。佛教提出的“真、善、美”是教導人們奉行善事,超脫俗世。李洪志杜撰的“真、善、忍”僅限于對“法輪功”組織的真誠和忍耐。

(二)在打擊邪教組織的過程中注重對邪教信衆的教育轉化

在打擊邪教的過程中,要認識到邪教信衆是處于動態變化的。邪教信衆是個變量,處于較大的變動中,邪教骨幹與邪教信衆、非邪教信衆與邪教信衆之間的相互轉換時有發生,有時界限是相當模糊不清。爲此,在處置邪教信衆時要充分認識到其轉化的可能性。絕大多數邪教信衆都是因爲受邪教蠱惑,他們只是陷入了思想的誤區,如果我們對其加以說服、教育,再運用政策進行感化,讓他們認清邪教的本質。

(三)改進對農村、鄉鎮地區的管理,進一步向服務型政府轉變

在我國邪教信衆的群體中,多爲農村、鄉鎮地區的農民,這主要是由于這些地區發展落後,生活條件差,信息閉塞,思想觀念也比較愚昧,容易被邪教分子所蠱惑。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除了上述客觀原因外,還有一個因素也不容忽視,就是黨和政府對農村、鄉鎮地區的管理問題。目前,一些落後的農村、鄉鎮地區的管理松散,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許多農民僅守著自家的幾畝薄田根本無法養家糊口,身強力壯的人紛紛到城市去打工,留下的孤寡老人、小孩無人照看。而在外打工的人一般幹的都是城市裏面最苦、最累的活,居住的條件還較艱苦。這樣的生活久而久之,會讓這些人覺得自己好像被抛棄了。邪教正是利用他們這樣的心理,把他們發展成爲反黨、反政府的邪教信徒。所以,要杜絕這一現象,最好的辦法不是把這些人放到對立面進行打擊,而是要通過改進農村、鄉鎮地區政府的管理理念,真正沈入到基層,從農民的切身利益出發,解決他們的後顧之憂,爲他們提供可靠、有保障的工作機會,讓他們切實感受到黨的關懷、政府的維護和國家的重視。

(四)多方面加強基層教育工作

教育是提升人們思想文化素質的主要方式,加強基層教育工作,能很大程度上改善落後、偏遠地區人們的愚昧、迷信的狀態,提高對邪教組織的抵禦能力。其一是繼續加強文化教育工作。“鯉魚躍龍門”式的教育觀念曾是催促落後、偏遠地區支持文化教育工作的主要因素,然而在當下社會的轉型變革,上大學並不意味著就業保障,就業越來越高學曆化,教育投入遠遠高于收益的現實使得文化教育工作的推進更加困難。另外,基層教育資源匮乏也是制約基層教育工作的重要問題。繼續加強文化教育工作,就要整合相鄰村落的教育資源,財政鼓勵新任教師下基層,讓更多的孩子都能接受義務教育。其二是深入鄉村進行思想文化宣傳。從政府層面加強基層思想文化教育,加強社會主義法制教育,增強村民抵禦邪教誘惑的能力。其三是通過整合QQ、微信等新媒體加強溝通工作。電視、手機在基層的普及越來越高,借助這些電子産品推進他們的信息交流,隨時掌握基層民衆的思想動態。

(五)加強治安防控基礎工程建設,形成全民抵制邪教的新局面

社會治安防控體系的構建,就是要通過加強對基層的管理,隨時掌握基層的治安動態。夯實治安防控基礎工程,落實基層“網格化”管理體系,並把農村偏遠地區切實有效的納入到管理體系中,明確任務,責任到人,增強對基層的管控能力。只有這樣,才能隨時掌握農村偏遠地區民衆的思想動態,發現邪教問題,及時打擊處理,形成全民抵制邪教的新局面。然而,這一基礎工程的落實也受很多因素的制約,一方面是警力不足,尤其是農村地區的警力大多集中在鄉鎮一級,很少有寬余的警力能顧及村一級;另一方面則是在許多偏遠地區,村落分散,道路難行。要克服這些難題,需要各級政府和公安、司法、民衆的高度重視和全力支持。

 

發布時間:2019/7/8 10:45:00,來源: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0    49    4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