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從“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背後的真相

 

人本網藝術鑒賞

邪教教主因其炮制歪理邪說的需要,不斷地拼湊邪教教義,一來掩蓋其邪惡本性,二來耍出花樣,翻陳出新,借以消除弟子們的視聽疲勞,給以新鮮刺激,鼓動信徒繼續爲其賣命。

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的轉變,就是李洪志制造的一個噱頭。個人修煉是李洪志在傳播“法輪功”的早期提出來的,那時候,爲了迷惑世人,招徕更多的信衆,是有著嚴格標准的。比如,個人修煉最重要、最核心的標准就是“向內找”,而且這種“向內找”是絕對的、無條件的、百分之百的。李洪志多次說過:“遇到問題要百分之百地向內找”“當與人發生了矛盾時,要無條件地向內找”“大法弟子與常人最根本的區別就是遇到問題向內找”。可以說,在“法輪功”傳播的初期,“向內找”成了“法輪功”一塊耀眼的招牌,一個響亮的口號,這個提法在當時所有的氣功組織中鶴立雞群,顯得與衆不同,一時吸引了不少信衆。可是,當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之後,“向內找”卻成爲一個“個人修煉”階段的戒條,完成了它的“曆史使命”,被李洪志擱置一邊,而打出了“正法修煉”的旗號。

在1999年之後的經文中,“正法修煉”開始高頻地出現,而按李洪志的說法,修煉是分爲兩個不同的階段:一個是個人修煉時期,一個是正法修煉時期。在2001年《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中,提到了“正法時期”的概念:“可是他們都沒有那麽幸運,沒有能夠在正法時期當大法的弟子。”在《忍無可忍》中說:“除盡邪惡是爲了正法,而不是個人修煉問題,個人修煉中通常不存在忍無可忍。”在2001年《正法與修煉》這篇經文中,李洪志更是將個人修煉的做法與標准同正法修煉截然分開,“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與過去的個人修煉是不同的,因爲大法弟子目前處在正法時期。”在這裏,李洪志已經明確地提出了“正法時期”的要求與特點,那就是不能再像個人修煉時期那樣遇到問題向內找,而是開始把矛頭對准反對“法輪功”的一切社會力量,具有了強烈的政治色彩,充滿了戰鬥的火藥味。因爲這時的“法輪功”,對其地位和名聲的維護已經成爲重中之重,而且這時的許多“法輪功”人員也已被李洪志的精神控制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即使發現了“法輪功”的相互矛盾和李洪志謊言的漏洞,也沒有能力或者不敢去質疑和分辨,更多的只能去自圓其說,千方百計爲李洪志辯護。而這時的李洪志就像他經文中所說的那樣“隨意所用”,只要對維護“法輪功”有利,李洪志可以任意推翻他過去的說法,而重新制造概念,抛出新的歪理邪說。那麽,抛出“正法修煉”背後的真相又是什麽呢?

其一,“正法修煉”是“法輪功”公開對抗社會的信號彈。“正法修煉”是針對“個人修煉”提出來的,“個人修煉”強調的是有問題“向內找”,雖然這種“向內找”是建立在自私自利的基礎上,但總的來說是以關注自身能否提高“層次”,達到“圓滿”的境界爲主,當與人發生矛盾的時候,一般是看自己哪裏做得不符合“法”的標准,按“法”的要求來修正自身的思想與行爲。當然,這個所謂的“法”本來就是邪法,按“法”的要求去做,其結果便是自殘、自殺、精神崩潰等。“法輪功”以“正法修煉”爲幌子,除了殘害生命、危害家庭以外,將大批練習者推向社會的對立面,擾亂社會秩序、觸犯法律法規、損害國家形象、危害國家安全,反政府、反社會的邪教本質暴露無遺。

其二,“正法修煉”是“法輪功”由邪教組織向反動政治組織蛻變的一個重要節點。無數次地表白“不參與政治”是“法輪功”初期發展成員的一個策略。改革開放,給中國帶來了發展經濟的大好時機,李洪志打出“‘法輪功’絕對不參與政治,不幹涉國事”的旗號,吸引了不少喜歡氣功的人。可是,當李洪志擁有了一定數量的信徒,“法輪功”組織逐漸暴露出其邪惡本質。

其三,“正法修煉”是掩蓋“圓滿”騙局的一個說辭。在“法輪功”的歪理邪說中,“圓滿”無疑是一個最具誘惑力的幌子,而“圓滿”目標的達到,是通過“個人修煉”來實現的,也就是說,個人修煉達到了最高境界,就是“圓滿”實現的標准。而大家知道,所謂的圓滿本來就是一個騙局,在“十年八年我不等,短短幾年就修成”的說法下,很多“法輪功”弟子悟到1999年將是修煉“圓滿”的年份。在1999年之前,就有一些“法輪功”人員蠢蠢欲動,辭去工作,荒廢生意,四處遊蕩,去等待“圓滿”的到來。面對此情此景,最爲著急、最感焦慮的應該是李洪志。如果圓滿騙局穿幫,李洪志苦心經營的“法輪功”邪教組織大廈就會頃刻坍塌。在這種情況下,他抛出“正法修煉”邪說,轉移了“圓滿”的視線。因爲李洪志在經文中這樣說:“你們在曆史上已經多次達到個人圓滿的標准,你們中有許多人在曆史上曾經是有名的僧人、和尚,甚至是釋迦牟尼、耶稣等大覺者的首席弟子。因而,個人修煉對你們來說已經不算什麽,而正法修煉、救度衆生才是大法的標准,這次修的不是個人圓滿,而是大圓滿。”這樣一來,淡化了弟子們對“圓滿”的渴望與追求,增加了弟子們所謂的神聖責任感,“提升”了弟子的“修煉層次”,使得弟子們不僅能成功地擺脫對“個人圓滿”的關注,還將他們帶入了一個新的他們意識不到的政治圈套中去。

其四,“正法修煉”是制造吸引弟子眼球的新亮點。按心理學的說法,一件新鮮的事情剛剛出現時,會強烈地吸引人們的注意力,隨著時間的流逝,就漸漸地失去了最初的新鮮感,對人心理的刺激就會越來越弱,以至平淡無奇,最後引起審美疲勞或厭倦。爲了避免這樣的周期或結局出現,李洪志在不同時期的講法中,總是編造一些新的名詞和邪說,如“舊勢力”“救度衆生”“佛富論”等來不斷地給信徒以新奇刺激,轉移信徒的興趣,以使信徒懷著一種新鮮的興趣追隨自己而不感到枯燥和厭煩,“正法修煉”的提出,也正是基于這樣的心理動因。

從以上可以看出,從“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絕不僅僅是一個名詞上的變化,而是“法輪功”邪教組織撕下“遮羞布”的一個政治轉向,標志著“法輪功”已經由在一定條件下的“向內找”(如有利于個人提高層次、圓滿成佛等)變爲完全的“向外找”,走上了背叛家庭、對抗社會、與人民爲敵的邪路!

 

發布時間:2019/6/24 9:27:00,來源:西部法制报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0    49    4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