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邪教神力治病的心理奧秘

 

人本網藝術鑒賞

一、邪教包治百病的面面觀

在中國,從古到今很多邪教爲了有效地捕獲信徒,往往都聲稱其教和教主有治療百病的功能和神通,以治病強身爲誘餌來招徕信衆加入邪教,發展邪教組織。比如明代的紅陽教,清末民初的“悟善社”就都是以鼓吹服用其藥或者依法“坐功運氣”就可以祛病延年,長生不老來誘惑和網絡信徒的。時至今日,現代邪教更是如此:觀音法門宣揚打坐可以治百病;全能神叫喊驅除附體“邪靈”就能治好病;靈靈教要人相信它能“趕鬼”治病;新冒出來的華藏宗門教主吳澤衡則發明了對話治病,還證據確鑿地說他用對話治愈了腦血栓、心率不齊、前列腺肥大、癌症等多鍾疾病。

“天下烏鴉一般黑”。世界上很多國家的邪教也都是如此:日本奧姆真理教的麻原宣揚自己有“神奇醫術”可以做透視診斷,能用“寶發療法”、“喝血療法”治病;南非一先知萊色波?拉巴拉哥(LetheboRabalago)竟然宣稱,用殺蟲劑可以治愈癌症和艾滋病等各種疾病。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邪教治病的功能和神通通常用兩種方式來展現:一種是由邪教教主利用自己的神功神力,直接給信奉者立馬治好所患的各種疾病;例如,“法輪功”的李洪志用五巴掌就拍好了“羅鍋”這樣陳年的脊椎變形毛病。1992年6月21日,李洪志在北京建材禮堂作帶功報告時說,“有一個羅鍋的人背駝得很厲害,後面像背了一個大包袱一樣,進來了,要治病,他說很痛,我看一看,我也不能不管他,我說這樣吧,大家先耽誤一會兒,我給他看一下,我用掌給他拍了5下,然後我一頂他,這個羅鍋立刻就直了……”,

另一種展現方式是宣稱信奉其教可以修煉身體,從而達到百病不生的境地。觀音法門的教主清海無上師就說,信了她的教就可以消除業障,百病不生;李洪志也說修煉“法輪功”不僅可以消業,還能淨化身體,使身體完全被高能量物質代替,形成金剛不壞之體,令百病望而卻步。

然而,這一切都是真的嗎?邪教真的能治百病,甚至能治好華佗、希波克拉底都無可奈何的各種絕症和疑難重症嗎?邪教信徒用他們的親身體驗感激涕零地作了肯定回答:“法輪功”信徒張××說:“二十年前她患有頭疼、小腹部無名疼痛、頸椎病、肩周炎,四處求治,西醫中醫看遍,還練過中功、香功等氣功,但結果均屬無效,但自打練了“法輪功”,上述四種疾病就無影無蹤了,不信,你到我家去翻翻,看能否找到一張病曆。”由于建立在自身感覺基礎上的認識是很不容易被別人動搖的,同時,中國人曆來都深信“事實勝于雄辯”,這位自認爲是修煉“法輪功”才使她多種疾病得以痊愈的女士從此理所當然地成了“法輪功”忠實的信徒。邪教通過用所謂“神功”、“法力”治病來籠絡和捕獲信徒以求快速發展邪教組織由此可見一斑。另一位“法輪功”信徒程××拍著胸說:“我患有高血壓,時常頭暈,練了“法輪功”以後,頭也不暈了,血壓也不高了,你看我身體現在不是棒棒的。”不過,醫生用血壓計測量的結果卻是舒張壓140,收縮壓220。雖然如此,自我感覺良好的程××還是拒不服藥。因爲他認爲自己的業已消,身體已淨化,甚至是已經形成金剛不壞之體。對于血壓計上所顯示的數字,他一笑置之,認爲在“超常科學”看來根本不屑一顧。(此人不久就去世了)

面對邪教信徒們的這種被治愈體驗,人們不禁要問,邪教教主究竟使用了什麽手段和策略從心理上征服了信徒,讓他們真切地感受到自身的病真的是他的神功和法力治好的呢?教主所用的手段和策略中到底包含了什麽心理奧秘呢?

二、神功背後的把戲———假神功神力之名,行心理治療之實

從醫學心理學的視角看,邪教教主並沒有什麽神通,信徒們的病也不是靠他的神功和法力治好的,教主們裝模作樣地給患病信徒施展所謂神功和法力治病,實際上是在作心理治療(精神治療),更確切地說,是在作信仰治療。受治信徒之所以認爲他們的病是教主的神功治好的,是受了邪教教主玩的一套偷天換日把戲的欺騙:邪教教主是在假神功神力之名,行心理治療之實,將心理治療達成的治療效果硬說成是他們的神功和法力取得的療效。 只是他們的欺騙手法很高明,患病信徒根本無法識破這一把戲,因爲這是邪教必須深深隱藏的涉及邪教存亡的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要揭露這一秘密,就必須回答邪教信徒這樣的問題:如果說邪教的所謂神功和法力治病,實際上是一種心理治療(精神治療),那麽,作爲治療要件的心理因素只是一種非藥物、非醫療器械的非物質性的信息,它怎麽能治病並被邪教用來包治百病,其中包括癌症、支氣管哮喘、偏頭痛、類風濕性關節炎、高血壓等這樣一些現代醫學都只能治標無法治本的疑難病症呢?對此醫學心理學對心理治療與各類疾病在療效上的關系給出了如下解釋和說明:

人類的疾病相當複雜,可以概分爲兩類,一類是軀體疾病,是由病菌或者病毒進入我們身體後引起的,諸如肺結核、大葉性肺炎、乙型肝炎、艾滋病等等,或者雖然身體沒有受到細菌和病毒等微生物的侵害,但機體確實有了器質性的損傷和病理性改變的一類疾病,如腎小球腎炎、各種腫瘤,膽腎結石等,這類疾病主要靠生物醫學手段,如化學(藥物)治療、物理治療和外科手術治療等來救治,不過心理治療在減少患者的病症痛苦,增強治療信心從而提升上述治療效果上也可以發揮一定作用。至于軀體疾病中一些絕症和已經發展到晚期的重症,根據實際案例的調查和醫學文獻的記載,無論患者是否信仰正教或者邪教,都有或者好轉了、康複了,或者死亡了的情況。其中,那些身體的各項功能已經趨向衰歇的患者,心理治療對之就無力回天了。

另一類是心因性的疾病,這類疾病又可以分爲兩種亞類:一個亞類主要是由急劇或持久的社會心理因素所引起,但組織和器官沒有器質性改變的疾病。如反應性的精神疾病和強迫症、疑病症、恐懼症等神經症類的疾病以及人格變態、癔症等純心理性(精神性)的疾病。對這類疾病中的某些症狀如興奮躁動、自殺企圖等雖然並不排除采用生物醫學手段處理,但由于這類疾病的起因就是心理因素,所以主要還是靠心理治療來實施病因治療,其目的在于消除致病的心理因素,解除患者的顧慮,改善患者的不良情緒和糾正其病態行爲。

還有一個亞類是心身疾病,即心理生理疾病,如原發性高血壓、神經性皮炎、類風濕性關節炎、支氣管哮喘、偏頭痛、過敏性結腸炎。緊張性頭痛、口腔潰瘍等,這類疾病雖然是以不良的心理刺激爲主要發病原因,作用于某些具有易感素質的人身上而引起的疾病,在其發生發展中心理因素起作重要作用,不消除致病的心理因素,就不可能有效地預防和治療這類疾病,因此必須要對這類病人進行心理治療。但是,這類疾病的臨床表現卻是以軀體方面的症狀和體征爲特征。這類疾病的發病的機理是心理社會因素的持久作用于個體,這種作用通過包括植物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神經遞質系統和免疫系統這樣一些生理中介機制,造成個體內環境失衡,從而導致各靶器官出現兩種有差別的心身疾病狀況:一種狀況是患者靶器官産生功能異常,如疼痛、眩暈、嘔吐、腹瀉、失眠,但僅只是功能出現異常,並無組織結構方面的變異;另一種狀況是患者不僅是靶器官功能異常,而且還出現了組織結構方面病理性的改變。

從長期對心身疾病治療效果的觀察看,對僅只是靶器官産生功能異常,尚無組織結構方面的變異心身疾病,心理治療(精神治療)會奏效;對已經明顯地出現了組織結構方面病理性改變的心身疾病,以及一般慢性疾病或疑難雜症,心理治療可能有效也可能無效,因爲治療效果不僅取決于患者對心理治療的態度,也取決于治療者所施加信息符號是否具有針對性、正向性和平衡性。所謂針對性就是要針對患者的疾病狀況和心理需求;正向性就是施加積極和良性的信息,平衡性是指信息的和諧和恰如其分。

上面文中的張××的疾病應當是屬于靶器官的功能異常而並無組織結構方面變異的一類心身疾病,若要施治,應當主要用心理治療來消除其致病的心理因素。正因爲如此,所以張××體驗到練習“法輪功”以後,師父的神功就(實際上是心理治療或精神治療)治愈了她的由不良心理刺激導致的心身疾病;而患高血壓的程××,由于已經明顯地出現了組織結構方面病理性改變(如血管彈性降低、血管內膜增厚、動脈粥樣硬化),心理治療(師父的神功)並不能修複已損傷的組織和器官。

所以,他練習“法輪功”後雖然自我感覺良好,並聲稱他的高血壓已經治愈,但受損傷的組織和器官並沒有得到修複,血壓依然高達140-220。從這兩個案例就不難看出,他們修煉“法輪功”對其疾病所達到的療效差別也正是心理治療對不同類型疾病所産生的療效差別,因而說明邪教施予兩位“法輪功”信徒的實乃是心理治療,決非是什麽神功治療。

至于心理治療爲什麽能對軀體疾病和器官與組織發生了實質性改變的疾病也能産生療效,從心理免疫學的角度看,那是因爲人的心身是一個整體,人的身體作爲信息接受器,除了直接感受外界環境的變化,對之進行反應外,還對自己的認知、情感等心理狀況作出反應,當起治療作用的心理因素作爲一種良性信息符號被人感知後,就會引起良好的情緒反應,情緒反應通過高級神經系統影響內分泌系統和免疫系統,調動和激活人的自我修複能力,糾正身體的不正常或病理性狀態。

三、邪教神力神功治病的心理-生理奧秘邪教教主所聲稱的神功和法力治病實乃心理治療,但是他們是怎樣把心理治療的效果變成了神力治療效果來欺騙信衆的呢?這裏且以“法輪功”爲例來揭示其中的心理奧秘:

1.功法本身具有的健體強身、防病治病的作用

“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分別來自佛家的禅密功、道家的九宮八卦功和泰國的舞蹈動作,而打坐和氣功都具有調身、調心、調息,防病治病、健身延年的作用,所以,有的人練了“法輪功”病況好轉,身體漸佳,實際上是“法輪功”所包含的幾種功法本身的作用,並非李洪志有什麽神通;

2.興奮情緒引發的生理效果

由于李洪志反複地告訴信徒,只要你真正地修煉,就能把體內的黑色物質轉化成高能量物質,從而遠離疾病的困擾。這對那些爲疾病所苦的信徒,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喜訊,他們因此會從心理上産生一種狂喜和興奮。而人在心情興奮和愉悅的時候,內分泌系統會分泌出一種有益于健康的荷爾蒙,它能起到提供免疫力和鎮靜止痛的作用。心理因素和心理治療因此在這裏起到了治病和強身的作用。

3.精神控制導致的生理作用

國外研究邪教的專家通過實驗得出一個結論:邪教信衆由于長期受邪教的精神控制,生理上會發生某種變故,其內分泌系統會分泌出一種類似大麻的物質(內源性大麻素),大麻可以用作麻醉劑,做手術時使用它可以減輕病人的痛苦,起到暫時的鎮靜和止痛的作用。當這種作用發生在患病的信徒身上的時候,他們軀體和內髒的一些心因性的疼痛和不適就會減輕和消失。這一實驗結論從另一個生理側面揭示了神力治病的欺騙性。

4.白日催眠效應

邪教教主爲了控制信徒,往往采用集體誦讀方式來讓信徒學習他的歪理邪說,而這最容易對信徒起到白日催眠的作用。這種催眠作用的發生是因爲人在睡眠中感覺疼痛的神經容易被鎖閉,對疼痛失去知覺或只有輕微的知覺。很多人睡夢中從高處滾下來,往往不受傷害,也不感覺過分疼痛,其原因也就在這裏。一些身上有病痛的邪教信徒不了解白日催眠效應的道理,練功後自覺病痛減輕了,就深信是師父的神功所使然。

5.歪理産生的歪打正著效果

很多人修煉“法輪功”以後,不僅自我感覺,而且客觀事實上身體和疾病確實有所好轉,不過這並不是李洪志施行神功和法力的結果,這種好轉除了上述諸項原因外,也是他的歪理産生的歪打正著的結果:

其一,在消除不良情緒上的歪打正著從生物化學的角度看,患病信徒的病痛感覺是通過一種叫“P”物質的神經導體傳導的。“P”物質是一種肽,是痛苦信息的攜帶者,存在于中樞神經系統中的好幾個部位,經由病痛感刺激活化。所以,患病信徒處于負性情緒狀態時,中樞神經系統中的“P”物質就增加。

一些“法輪功”信徒在練習“法輪功”之前往往都處于各種負性情緒之中,這些負性情緒如果長期得不到釋放和緩解,腦內的“P”物質就不斷增多,內酚酞則會不斷減少,甚至停止分泌,疾病帶來的病痛感受就不可避免地加劇。練功之後,李洪志告訴他們,別人對你不好,是因爲你生生世世欠下了別人的債,是積攢的“業力”所致,遭到這些煩心事是讓你“消業”,你不能怨恨別人……。並且消業的事還用不著他們自己操心,師父會幫助他們下法輪來消業。聽信了李洪志的這種歪理,怨恨、不平、不滿就會消除,“P”物質的指數就會明顯降低,腦內的內酚酞的分泌就會增多,病情就會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和好轉。這裏李洪志的歪理只是改變了信徒對疾病的認識和提高了他們的應對信心,但卻對其疾病起了歪打正著的作用。

其二,在轉變對疾病看法上的歪打正著李洪志認爲所謂病是業力的表現,治病是“業力”往外推,業力推出來了才可以祛病。非但如此,推掉了業力,用白色物質徹底取代了黑色物質,還可以煉就金剛不朽之身,即災病不入之身,長生不老之身,在另外空間永生之身!盡管李洪志兜售的是一套歪理邪說,但這對那些盲目崇拜他的練習者來說是深信不疑的。這樣,他們就轉變了對疾病的觀念,把壞事當成了好事,有了病以後非但不像過去那樣痛苦,反而如獲至寶般的高興和喜悅。而這種高興和喜悅就會使腦內的生物化學物質發生有利于疾病的改變,對疾病起到抑制或改善的作用。

其三,在改變生活方式上的歪打正著對于煙酒,李洪志說:“抽煙也是執著,“……練功人身上不是有各種功嗎?當你一喝酒,‘唿’一下全都離體,”戒煙戒酒沒有一定的毅力是很難成功的。由于“法輪功”信徒把“長功”看得至關重要,心理深處還追求著永生長視,又將李洪志奉爲“主佛”而對之五體投地,言聽計從,所以練功後都能戒煙戒酒。而煙酒確實對人的肺、肝、腸胃、心髒都會造成不可逆的損害,徹底戒除當然會對疾病的改善和治愈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

一位“法輪功”練習者患有嚴重的肝病,醫生說他最多只能活上半年,在極度絕望的時候,他接觸了“法輪功”,練功半年後症狀明顯減輕,後來症狀就漸漸消失了,爲此,他到處宣講“法輪功”治病的神奇功效。後來,當他從救治者那裏得知除了怒氣傷肝外,酒、煙、肉和甜食也很傷肝,而綠色食物對肝有益。這使他恍然大悟,他說,我在財政局工作,經常有人請吃飯,礙于情面不好推托,抽煙喝酒是家常便飯,練功後,李洪志讓“修去名利情”,他怕不能長功,就不再關注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也再不怕得罪人,就拒絕了所有的應酬。結果是歪打正著,生活方式的改變使他的病情得到好轉。弄明白了這一點之後,他說:“明明是戒煙戒酒才使我的病情得以好轉,但李洪志卻利用我們的無知來進行蒙騙,讓我們感恩于法輪大法和他的神功與法力。”

四、暗示療法是教主搞神力治病的最大奧秘

盡管上面的揭示表明,邪教的神功神力治病實乃是在對患者實施心理治療(精神治療),但對邪教教主到底以何種手法實施心理治療從而讓患者確信並感恩于教主的神功的心理奧秘依然未能深刻揭露。通過對邪教治病行爲的長期觀察,心理學者終于發現邪教教主們吹噓的依靠神功和神力治病的效果,實際上是用暗示或“暗示療法”取得的。

那麽,爲什麽“暗示療法”不僅能對由心理社會因素引起的心因性的疾病産生良好的療效,而且還能對組織和器官發生器質性病理改變的疾病也能産生療效?邪教教主們又是怎樣在神功治病的幌子下實施暗示療法的呢?

暗示之所以能對組織和器官發生器質性改變的疾病産生療效,是因爲它不僅對人的心理産生強烈的影響,也能導致生理上的改變。心理學上的“人工印記”的實驗就能說明這一點:用郵票大小的濕紙片貼到被試者的皮膚上,告訴他說,貼上之後這塊皮膚就會發燒。不一會兒,揭去紙片,皮膚果然變紅了;有類如此,有人將一塊金屬硬幣放到暗示者的手臂上,暗示說這塊硬幣剛在火上烤過,會把皮膚燙起泡來。沒過多久,硬幣下面果真“燙”起了水泡,呈現了二度燒傷痕迹;對個體暗示他吃飽,結果會引起只有在真正進食後才能出現的血液中白血球增多的現象,而當對他暗示饑餓時,則會出現與真正饑餓時相同的血液中的白血球數量降低的現象。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專家們發現,暗示可以改變大腦的活性,可以激活或者關閉特定的大腦區域。腦科學家們發現,當患者接受了積極的暗示和人在喜悅、大笑、聽悅耳音樂、回憶幸福體驗時候,上面述及的內酚酞就會分泌得更多更快,相反,當給以消極暗示或身體有疼痛、痛苦等消極情感時,則在體內有大量的P物質、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等對人的健康不利物質的釋放。由于內酚酞具有麻醉和抑制體內産生P物質和去甲腎上腺素的雙重作用,在減輕病人的疼痛和痛苦的同時,給人帶來精神愉快,所以患者會産生一種無痛的、疾病被治愈的感覺。不同的信息和心理因素,都會使體內産生相應的生化物質。這種在心理作用下産生的體內生化物質,又會反過來引起和強化相應的心理活動。教主們在神功治病的掩蓋下進行的心理治療,就是一個心理暗示引起生理上生化物質變化的過程,一個精神變物質和物質變精神的過程。

1.通過自我封神來實施暗示

在中國,特別是在偏遠農村,人們得病以後,往往會燒香拜佛,求菩薩保佑。神能治病,有病求神在中國已經深入到了人們的潛意識之中。西方也不例外,試問基督徒們誰敢質疑聖經裏耶稣能治百病的真實性:“一個患癞病的人拜倒在耶稣面前說:‘主,你若願意,就能清潔我。’耶稣伸手摸撫他說‘我願意,你清潔吧!’他的癞病立刻潔淨了。”“耶稣對躺在擔架上的癱子說:‘起來!拿了你的擔架,回家去吧!’那人就站起來,回家去了”。這都說明無論中外,在人們的潛意識中萬能的神是能治百病的。邪教教主們都是精于洞悉世人潛隱心態的高手,所以他們才都紛紛把自己吹噓成法力無邊的“神”。

在國外:一百多年前創立了“基督教科學派”的瑪麗?貝克?艾迪聲稱“耶稣基督是上帝父性的男性代表,她(艾迪夫人)是上帝母性的女性代表”;“人民聖殿教”教主吉姆?瓊斯自稱是“上帝”,是全體教徒的“父”和“主”;“大衛教派”教主弗農?豪威爾將自己改名爲“大衛?考雷什”,說自己是複活的耶稣;剛被處決的“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說他是全人類的“救世主”;在中國,國産邪教的教主們在這方面表現得十分崇洋媚外,一個二個也吹得夠嗆:“門徒會”的季三保說他是“神所立的基督”;“被立王”的吳揚明宣稱“只有‘被立王’才是唯一的真神”;“全能神”的“女基督”說她與耶和華、耶稣爲同一個神,僅是這些就已經令人瞠目結舌,但他們的吹功和““法輪功””的李洪志稱自己是宇宙最高“主佛”,是“萬王之王”,其它所有的佛、道、神,當然也包括上帝、耶稣基督、佛祖等等,都只是低于他的不同層次的神相比,又都是小巫見大巫,不可同日而語。不要以爲教主們的這些離奇的胡吹只是爲了過過“嘴瘾”,非也!他們是在有意識地進行心理暗示,暗示他們法力無邊,有治病神功。患者如果在認識上接受了這種暗示,把他們當神,那麽,哪怕他們的神功和法力是自我吹噓的、虛假的,身體也會把它當成真實的,因爲身體沒有認識功能,不會區分外來信息是否是客觀真實的還是虛假的,所以,只要認識上當真身體就會當真,就會在組織結構上出現器質性真實反應,在病理生理學上發生真實的變化。

2.通過群體活動來實施暗示

邪教組織都特別強調邪教成員以“家庭”“教團”等過群體生活和進行群體活動。“天父的兒女”就是以“家庭”爲基本活動單位而構建起來的。它規定每個“家”成員每天8時起床,吃完早餐先一起讀一段《聖經》,然後分工做家務,到11點再一起讀經,然後讀教主寫的《摩西書信》,讀完後做筆記,寫讀後感。“太陽聖殿教”也要求信徒過群體生活。統一教則用欺騙的手段讓青少年離家入教。加入統一教的所謂“大家庭”過群體生活。

在中國活動的一些邪教也都要求信徒集體學經、集體修煉,反對單獨學經練功:“門徒會”要求信徒再忙都要在一起集體學經;全能神十分善于利用群體交流,設有教會、分會、交通這樣一些組織作爲群體活動的平台;“法輪功”的李洪志則要他的弟子“在群體中練功”、“在群體中學法”。鼓勵他們相互交流、切磋,聚在一起“比學比修”,看誰學得好,悟得好,對他的歪理邪說領會得深。

爲什麽國內外的邪教都要把信徒組織成群體,過群體生活呢?這裏除了群體能滿足成員的親合需要、自尊需要、自我確認需要、提供安全感之外,還因爲邪教教主們把握了另一個奧秘的群體心理功能———群體能産生“群體心理暗示”並引發“從衆”心理現象。比如在集體練功、學法中,一些學得好的信徒說:“我吃了多年的藥都沒有一點好轉的腿疼、腰痛、頸椎病、高血壓現在都好了,你看我現在是不是紅光滿面?”這對有病的信徒就是一種暗示和心理壓力,慢慢地其他的一些有這樣那樣毛病的信徒,就會放棄自己原有的感受,也覺得自己身上的毛病好了。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爲群體中的個體心理上潛意識地存在著一種害怕偏離群體和害怕被群體抛棄的心理壓力,心理學稱爲“群體壓力”。心理學已通過實驗證明,群體壓力會導致群體成員明顯的趨同行爲。

3.通過宣揚邪說來實施暗示

邪教之所以邪,就是因爲它們都有一套邪說。通過邪說來暗示信教能治百病是邪教施行的一種理論性的暗示,一旦接受了這種邪說,信徒們就會在邪說的暗示下,拒絕正規的現代醫學治療,執迷于邪說所暗示或明示的方法去治病,許多人因此誤了性命。

“基督教科學派”的患病邪說理論告訴它的信徒:“上帝是一切,上帝是善的,所以任何痛苦和疾病都是完全不可能的,它們的存在是假象,是感官發出的一個假信息。上帝是決不會讓人生病的。”

“靈靈教”的華雪和創立的患病邪說理論認爲“凡人身上有病,都是魔鬼纏身,只要將魔鬼趕走,病就會好”。誰能趕鬼呢,不言而喻當然是華雪和,因爲他就是耶稣的第二次降臨,就是主基督。

門徒會患病邪說理論是疾病都是因犯罪而來,“只要罪得赦免,病就得以醫治”。罪怎樣才得赦免呢?要禱告,“挖罪根”,禱告贖罪就能醫治百病。找誰禱告,怎麽樣禱告,應該奉“三贖的名”禱告,求三贖醫治。爲什麽要奉“三贖的名”禱告?因爲門徒會的創立者季三保又叫“三贖”,是神的化身,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的基督。

“法輪功”的患病邪說理論是剽竊和曲解佛教的“業力”而來的“業力說”。李洪志認爲“病是一種黑色的能量團。”病的表現是在“消業”。他暗示煉“法輪功”就能治百病:“煉功人的身體已經是純淨的了,出功以後身體是不能有病的,因爲體內的高能量物質已經不允許黑色物質存在了。”並嚴厲責怪不能領會他的暗示的信徒:“煉功吃藥就是不相信煉功能治病,信你還吃什麽藥?”患者如果聽信並接受了教主們的這些邪說,在相當大的一部分人身上就會在生理上産生心理治療(信仰治療)的效果,或出現“安慰劑效應”。

4.通過僞造療效來實施暗示

基于人們相信事實不輕信紙上談兵這一心理特點,邪教教主們就僞造和編制了許多虛假的治病療效來暗示他們的神功和法力能治百病,“門徒會”的教主季三保爲了讓人們相信他的治病神功,就謊稱經過他的“禱告治病”,許多盲人重見了光明,癱瘓者站起來行走,啞巴說了話,耳聾的人聽見了聲音,死人複活了,包括他自己的孩子也是經由他的禱告才死而複生。爲了證明他說的都是真的,每當他爲人禱告治病的時候,就會弄來一些“見證”(即一些自稱被“禱告治病”治好了的“門徒會”成員)來參加禱告和現身說法地進行勸導。

“人民聖殿教”教主吉姆?瓊斯自稱像超人一樣具有神力,也能像耶稣基督一樣對信徒的各種像癌症之類的疑難病症實施靈治。爲了讓信徒對神奇的靈治心悅誠服,他當衆表演所謂自然神力,爲病人摘除了腫瘤。其實,所謂治療腫瘤的辦法,就是把雞肝、雞胗放在塑料袋中,拿到太陽下曬幾天,再放到塑料膜裏。而後由瓊斯把患腫瘤的病人從人群中叫出來,接著護士把他們帶到浴室,稍後他就拿著放到塑料膜裏被摘下的腫塊,宣布腫瘤已從病人體內摘除了出來。這是一種低劣的僞造療效的表演,但是卻起到了極佳的暗示效果,它使信徒們對教主敬佩得神魂顛倒,一個個對他拜倒在地,狂呼“聖父”,對靈治能治當今醫學都無能爲力的絕症深信不疑。

中國的“法輪功”爲了讓人們相信修煉“法輪功”確實能治百病,還搞了《法輪功健身功效北京萬例調查報告》《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北京紫竹院輔導站抽樣調查分析》﹑《廣東省部分地區法輪功部分學員身心狀況調查報告》﹑《廣東省高校系統部分法輪功修煉者身心變化實例》和《廣東省黨政軍系統部分法輪功修煉者身心變化實例》等5篇調查報告。這些報告一致宣稱﹕練功使一些病人“症狀消失或明顯現好轉”﹐一些人甚至“在練功後不再求醫問藥,一些難治重症患者……一修煉“法輪功”便奇迹般地康複”﹐並不惜筆墨﹐連篇累牍地羅列了一些所謂的身體狀況“變化實例”和“典型病案”。目的不外乎是暗示李洪志具有神力神功,修煉“法輪功”就能治百病。但是,這些調查的設計是違背隨機、對照、重複、均衡4項數理統計條件,違背醫學調查方法常規,5篇調查報告的結論只能都是荒謬和錯誤的。

5.通過閱讀來實施暗示

大凡邪教教主都會有自己的“專著”,科學教派的的羅德?哈伯德著有《戴尼提》,太陽聖殿教的呂克?朱利特著有《新基督》,奧姆真理教麻原彰晃著有《驚人的瞬間,我的身體浮在了空中———超能力開發法》,門徒會的季三保著有《閃光的靈程》《慈祥的母愛》,“全能神”的“女基督”著有《話在肉身顯現》,“法輪功”的李洪志著有《轉法輪》,如此種種,不一而足。教主們爲什麽都要寫“專著”呢?從心理學的角度看,他們此舉的重要目的之一,是讓信徒在閱讀“專著”過程中對之實施“閱讀療法”,並借助“閱讀療法”這種心理治療産生的治療效果,暗示教主擁有超自然的神力,能治百病。

一位“法輪功”信徒的閱讀經曆說明了這一點。他說當初他還沒有練功,僅僅聽了別人的介紹,懷著興趣看了“法輪功”的書,身體就發生了好的變化,甚至是令自己驚奇的意外的好變化。他覺得很不可思議,很神奇,由此,他已經被暗示:李洪志確實有非同尋常的超凡能力,是能治百病的神。

一些邪教教主就要信徒閱讀他們的書籍正是出于這一目的。

毋庸諱言,通過閱讀來實施暗示治療是有心理學依據的。比如一些患有慢性疾病的“法輪功”學員,在習練“法輪功”之前,對自己的病可能覺得沒有什麽痊愈的希望,想的是如果能控制住,不再嚴重,就過一天算一天。讀了“法輪功”的書他才知道,他的病是過去或前世做了不好的事造成的病業,修煉“法輪功”,這個業就可以消。不僅如此,還可以修成“金剛不壞之體”,演煉成“佛體”。這無疑會在閱讀者心理上引起極大的震撼。如前所述,人的身心是一個整體,心理可以影響生理,精神可以變物質,從閱讀中獲得的暗示所致的信念的魔力,不僅能對由社會心理因素所引起,但組織和器官沒有器質性改變的疾病産生療效,而且對組織和器官發生病理生理學變化的疾病也能起到某些治療作用。然而,這些作用是暫時的、有限的、更多的人是沒有嘗到效果的,甚至因贻誤正規醫學治療而造成惡果。即使是那些自稱身心受益的信徒,他們的個人所得與充當邪教組織工具的所失相比,實在是微不足道的。

 

發布時間:2019/7/22 10:48:00,來源:科学与无神论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0    49    4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