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李洪志和吴泽衡的“传教”手法惊人相似

秦如风

 

人本网艺术鉴赏

今年7月30日,广东公安机关在公安部统一部署和有关省市协助配合下开展了“猎枭行动”,依法查处“华藏宗门”非法组织,传唤审查涉案人员80多名,搜查取缔活动窝点多处,搜缴该组织宣传品及财物一大批。据初步侦查掌握,该组织教首吴泽衡(47岁,揭阳市惠来县人)等人涉嫌组织和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诈骗、强奸等犯罪活动,其中21人已被刑事拘留。

面纱一揭开,人们发现:华藏宗门的教主吴泽衡和法轮功教主李洪志的“传教”、“弘法”手法有着惊人相似处,说他们乃一丘之貉并不为过。以下笔者稍加梳理,希望引起世人警醒。

——杜撰经历。邪教教主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杜撰神奇经历,且他们的经历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诸如少年时都有奇遇,都遇到高师指点,在编造这些经历时,教主们所用的句式、词句、话题都一样。先看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吧:今年47岁的吴泽衡自称是佛教第88世、禅宗第61世衣钵传人,少林寺第32代传人,是“大日如来佛”的化身,“7岁承曹洞禅门高僧德真、德智大和尚接引,11岁入山随师修行、习武、研读兵法”。无独有偶,大名鼎鼎的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是如此这般地吹噱的:本人1951年5月13号出生,同年就开始由佛家全觉大师传授独传修炼法门,八岁时修炼圆满,1992年又由道号真道子的师父传授大道,1994年又由佛家师父传授修炼大法直到出山。李洪志公开说,“我有许多法身,除了岳飞,还有李世民、扁鹊、李时珍等,还有外国总统。”吴泽衡和李洪志的的经历都要突出一点,即他们不是凡人,而是肩负使命的神圣。可惜,谎言一戳即穿,警方走访吴泽衡老家多位同村老师以及政府有关人士均证实,吴泽衡出生后一直在老家读书,小学毕业后务农,16岁时才离开家乡。而熟悉李洪志的人也都证实,从没见李洪志练过什么功,连其母芦淑珍都对别人说:“他有什么功啊!他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你别听他瞎白话。”

——胡吹功法。邪教教主更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吹自己有了不起的功法,能够左右世界,以此骗取愚笨者的崇拜,“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自称拥有“天眼通”、“宿命通”等特异功能,“可预测一些将要发生的事,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早年,他在北京举行的“中国生命科学的历史使命”讲座上,吹嘘自己曾仅靠见面对话,就用气功治愈了国家某部委领导的脑血栓、心律不齐、前列腺肥大等疾病。同时,他还利用名人合影、题词等炒作手法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影响力。2010年出狱后,吴称“12841是我在监狱的号,是地球灾难的密码,2012年的8月4号1点钟,地球将出现重大灾难”。谎言没有应验时,他又骗弟子说“我说的是阴历”。而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是吹嘘自己会“宿命通”,李洪志说:“什么叫宿命通?就是可以知道一个人的将来和过去;大的可以知道社会的兴衰;再大的可以看到整个天体变化的规律,这就是宿命通功能。”还吹嘘说会“开天目”,他说:“我坐在这里可以看到北京的景象,看到美国的景象,看到地球那边去。有人理解不了,从科学上也理解不了……我给大家剖析出来:在这个场的空间中,在人的前额部位有一面镜子,不炼功的人是扣著的;炼功的人它就翻转过来。当人的遥视功能要出来时,它就来回翻转。”早在法轮功成立之初李洪志对弟子们说“地球就要爆炸,上次地球爆炸是我的师爷定的,之后的一次是师父定的,这次爆炸将由我来定。这次大爆炸本来定在1999年,但现在说可能提前,可能提前到1997年。如果……找我要求推迟地球爆炸的时间,我李洪志稍微使点力,就能至少推迟30年。”

——借善伪装。吴泽衡于1990年创立了“华藏宗门”,他利用了人们追求行善、健康的美好愿望,打着“慈善”旗号,推行健康、行善理念,借机笼络人心,包装自己,发展成员,在弟子眼中,吴某衡倡导“两善”(“日行一善、辟谷济善”)、“公民互爱活动”,是个“有爱心的人”。他的弟子曾组成志愿者支教,资助过贫困学生、艾滋病人、地震灾区,作为所谓“发起人”的他,是个“大善人”。不过,弟子们发现,“吴某衡说做善事,但自己从来没出过钱、出过力,就只是动动嘴皮子,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借此笼络人心,发展教众”。在吴某衡自制的宣传光碟《觉者》中有一段话,“一次禅寺的法会上,他(吴某衡)尖锐地批评了那些僧侣和方丈们向信徒索取香火,隐瞒了他们满足自己贪欲的内心,这种行为就是用佛教招摇撞骗,他(吴某衡)说‘吃的是众生供养,住的是众生供养,比一个俗人还不如,就是一个寄生虫,是一个披着佛门外衣的强盗,这样的话就该下地狱’”。真是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然而,在要求别人捐款行善、全身心奉献的同时,吴泽衡虽然无合法收入来源,但靠着弟子们的“供养”,过的却是帝王般的生活:有专职由十多名女弟子组成的“秘书组”值班“护法”,贴身服侍生活起居;其以皇帝自居,给弟子们起有含义的字号,“惠”字辈的为妃子,“辅”字辈的为重臣,“悟”字辈的为本家;多次为“心爱”的女弟子在澳门购买高档服饰;以“双修”、“提升法力”等为名经常与女弟子发生性关系,多名女弟子多次为其堕胎;抽名烟、喝名酒,赌博、唱K样样精通。此外,吴泽衡的儿子2012年8月赴英国留学时,其一次就给了26万人民币的生活费;他有十多名子女(有些婚生,有些非婚生),全部用弟子供养款支付生活抚养费;弟子为其在珠海购买了2套房产,一名弟子还卖房筹集15万元给其用以在老家建房。据称,警方抓捕吴泽衡时,在其家中发现大量弟子供奉的冬虫草、玉石、劳力士手表等高档消费品,在其保险柜搜查出大量现金和性药。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是如此,口口声声追求“真善忍”,但实际上做的全是假丑恶之事。

——诈骗钱财。邪教教主心底都有一个最现实的目标,即骗取钱财,多多益善,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骗钱财的主要方式如下:收取拜师费、奉献金,信徒要加入时,1000多元的一套僧衣、5000多元拜师费是最起码的要求;兜售“开光法器”,避灾法器“戒坛方”出厂价80-90元,售价1212元,每枚黑檀木收费5.5万元;让弟子高价购买其字画,50万元一幅字画;举办培训班收取学费,“觉学禅修营”培训班每期4天左右,费用高达8000多元,网络“法会”,收取每人聊天费5000元;向弟子“借”近300万元。在吴泽衡的哄骗下,2008年,辽宁弟子张某某出资130余万元在珠海九洲大道银石雅园购买190余平方米的房产,供吴泽衡居住、设立佛堂、作为活动据点。再看法轮功教主李洪志的敛财方式:设捐款箱,捐款低于100元要挨骂,轮内有名“英雄”王玉英在轮内奉献完5000万后被打为“共特”、海外“民运”人士曾节明被吸干后沦落到给人开出租;以治病为名收费,见钱眼开;办培训班,仅一九九三、一九九四年,李洪志在全国各地办班收入七十八万九千元;出牍法轮功读物,以“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名义组织出版的各种书籍及物品总价值达1.35亿元人民币,非法获利4229万余元。李洪志能把一切东西变成钱,诸如徽章、围巾、手帕、链条、练功帽、练功服、练功鞋、练功袜、练功垫、法象图、音像、书籍等等,反正一切有关的产品都可以卖成钱,只有钱令他温暖,仅在美国就有11处房产,价值1000多万美元,还有行宫龙泉寺价值2400多万美元。

——纵容淫乐。邪教教主还有一大共性:纵容淫乐。吴泽衡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增强法力”、“其精液是高能量物质有益女性身体”等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有的为其生了小孩,有的为其多次堕胎,有的因多次堕胎可能已致不孕。据警方介绍,目前吴泽衡的子女多达十余名。而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一点都不输给吴泽衡。初期,李洪志提倡男女双修,在《转法轮?男女双修》一节中这样描述:“在修炼界有这么一种修炼方法,叫做男女双修……在雕刻的佛像或画像中,看到一个男体抱着一个女体在修炼,在男体有的时候表现形式是佛,抱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男女双修的目的是要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而且,1997年李洪志在泰国期间,曾出入色情场所,洗“鸳鸯浴”,接受色情服务。《我所认识的李洪志》一文披露,李洪志早期来北京传功时,住在一名女学员家里时,那名女学员曾到中央信访部门告李洪志对她行为不轨。他还宣称,女弟子刘崭是他前世的皇后,公开与其调情,并高调将其接至美国安置进唐人电视台。

李洪志和吴泽衡的惊人相似告诉人们,尽管在细节上,各类邪教可能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同,但邪教的本质是一致的,邪教教主的骗人手法也是一致的,这需要引起世人警惕。

 

发布时间:2014/9/9 18:32:00,来源:凯风湖北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2    41    4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