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李洪志和吳澤衡的“傳教”手法驚人相似

秦如風

 

人本網藝術鑒賞

今年7月30日,廣東公安機關在公安部統一部署和有關省市協助配合下開展了“獵枭行動”,依法查處“華藏宗門”非法組織,傳喚審查涉案人員80多名,搜查取締活動窩點多處,搜繳該組織宣傳品及財物一大批。據初步偵查掌握,該組織教首吳澤衡(47歲,揭陽市惠來縣人)等人涉嫌組織和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詐騙、強奸等犯罪活動,其中21人已被刑事拘留。

面紗一揭開,人們發現:華藏宗門的教主吳澤衡和法輪功教主李洪志的“傳教”、“弘法”手法有著驚人相似處,說他們乃一丘之貉並不爲過。以下筆者稍加梳理,希望引起世人警醒。

——杜撰經曆。邪教教主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杜撰神奇經曆,且他們的經曆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諸如少年時都有奇遇,都遇到高師指點,在編造這些經曆時,教主們所用的句式、詞句、話題都一樣。先看華藏宗門教主吳澤衡吧:今年47歲的吳澤衡自稱是佛教第88世、禅宗第61世衣缽傳人,少林寺第32代傳人,是“大日如來佛”的化身,“7歲承曹洞禅門高僧德真、德智大和尚接引,11歲入山隨師修行、習武、研讀兵法”。無獨有偶,大名鼎鼎的法輪功教主李洪志也是如此這般地吹噱的:本人1951年5月13號出生,同年就開始由佛家全覺大師傳授獨傳修煉法門,八歲時修煉圓滿,1992年又由道號真道子的師父傳授大道,1994年又由佛家師父傳授修煉大法直到出山。李洪志公開說,“我有許多法身,除了嶽飛,還有李世民、扁鵲、李時珍等,還有外國總統。”吳澤衡和李洪志的的經曆都要突出一點,即他們不是凡人,而是肩負使命的神聖。可惜,謊言一戳即穿,警方走訪吳澤衡老家多位同村老師以及政府有關人士均證實,吳澤衡出生後一直在老家讀書,小學畢業後務農,16歲時才離開家鄉。而熟悉李洪志的人也都證實,從沒見李洪志練過什麽功,連其母蘆淑珍都對別人說:“他有什麽功啊!他有沒有功我還不知道?你別聽他瞎白話。”

——胡吹功法。邪教教主更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吹自己有了不起的功法,能夠左右世界,以此騙取愚笨者的崇拜,“華藏宗門”教主吳澤衡自稱擁有“天眼通”、“宿命通”等特異功能,“可預測一些將要發生的事,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早年,他在北京舉行的“中國生命科學的曆史使命”講座上,吹噓自己曾僅靠見面對話,就用氣功治愈了國家某部委領導的腦血栓、心律不齊、前列腺肥大等疾病。同時,他還利用名人合影、題詞等炒作手法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影響力。2010年出獄後,吳稱“12841是我在監獄的號,是地球災難的密碼,2012年的8月4號1點鍾,地球將出現重大災難”。謊言沒有應驗時,他又騙弟子說“我說的是陰曆”。而法輪功教主李洪志也是吹噓自己會“宿命通”,李洪志說:“什麽叫宿命通?就是可以知道一個人的將來和過去;大的可以知道社會的興衰;再大的可以看到整個天體變化的規律,這就是宿命通功能。”還吹噓說會“開天目”,他說:“我坐在這裏可以看到北京的景象,看到美國的景象,看到地球那邊去。有人理解不了,從科學上也理解不了……我給大家剖析出來:在這個場的空間中,在人的前額部位有一面鏡子,不煉功的人是扣著的;煉功的人它就翻轉過來。當人的遙視功能要出來時,它就來回翻轉。”早在法輪功成立之初李洪志對弟子們說“地球就要爆炸,上次地球爆炸是我的師爺定的,之後的一次是師父定的,這次爆炸將由我來定。這次大爆炸本來定在1999年,但現在說可能提前,可能提前到1997年。如果……找我要求推遲地球爆炸的時間,我李洪志稍微使點力,就能至少推遲30年。”

——借善僞裝。吳澤衡于1990年創立了“華藏宗門”,他利用了人們追求行善、健康的美好願望,打著“慈善”旗號,推行健康、行善理念,借機籠絡人心,包裝自己,發展成員,在弟子眼中,吳某衡倡導“兩善”(“日行一善、辟谷濟善”)、“公民互愛活動”,是個“有愛心的人”。他的弟子曾組成志願者支教,資助過貧困學生、艾滋病人、地震災區,作爲所謂“發起人”的他,是個“大善人”。不過,弟子們發現,“吳某衡說做善事,但自己從來沒出過錢、出過力,就只是動動嘴皮子,主要目的還是爲了借此籠絡人心,發展教衆”。在吳某衡自制的宣傳光碟《覺者》中有一段話,“一次禅寺的法會上,他(吳某衡)尖銳地批評了那些僧侶和方丈們向信徒索取香火,隱瞞了他們滿足自己貪欲的內心,這種行爲就是用佛教招搖撞騙,他(吳某衡)說‘吃的是衆生供養,住的是衆生供養,比一個俗人還不如,就是一個寄生蟲,是一個披著佛門外衣的強盜,這樣的話就該下地獄’”。真是說的比唱的還要好聽,然而,在要求別人捐款行善、全身心奉獻的同時,吳澤衡雖然無合法收入來源,但靠著弟子們的“供養”,過的卻是帝王般的生活:有專職由十多名女弟子組成的“秘書組”值班“護法”,貼身服侍生活起居;其以皇帝自居,給弟子們起有含義的字號,“惠”字輩的爲妃子,“輔”字輩的爲重臣,“悟”字輩的爲本家;多次爲“心愛”的女弟子在澳門購買高檔服飾;以“雙修”、“提升法力”等爲名經常與女弟子發生性關系,多名女弟子多次爲其墮胎;抽名煙、喝名酒,賭博、唱K樣樣精通。此外,吳澤衡的兒子2012年8月赴英國留學時,其一次就給了26萬人民幣的生活費;他有十多名子女(有些婚生,有些非婚生),全部用弟子供養款支付生活撫養費;弟子爲其在珠海購買了2套房産,一名弟子還賣房籌集15萬元給其用以在老家建房。據稱,警方抓捕吳澤衡時,在其家中發現大量弟子供奉的冬蟲草、玉石、勞力士手表等高檔消費品,在其保險櫃搜查出大量現金和性藥。法輪功教主李洪志也是如此,口口聲聲追求“真善忍”,但實際上做的全是假醜惡之事。

——詐騙錢財。邪教教主心底都有一個最現實的目標,即騙取錢財,多多益善,華藏宗門教主吳澤衡騙錢財的主要方式如下:收取拜師費、奉獻金,信徒要加入時,1000多元的一套僧衣、5000多元拜師費是最起碼的要求;兜售“開光法器”,避災法器“戒壇方”出廠價80-90元,售價1212元,每枚黑檀木收費5.5萬元;讓弟子高價購買其字畫,50萬元一幅字畫;舉辦培訓班收取學費,“覺學禅修營”培訓班每期4天左右,費用高達8000多元,網絡“法會”,收取每人聊天費5000元;向弟子“借”近300萬元。在吳澤衡的哄騙下,2008年,遼甯弟子張某某出資130余萬元在珠海九洲大道銀石雅園購買190余平方米的房産,供吳澤衡居住、設立佛堂、作爲活動據點。再看法輪功教主李洪志的斂財方式:設捐款箱,捐款低于100元要挨罵,輪內有名“英雄”王玉英在輪內奉獻完5000萬後被打爲“共特”、海外“民運”人士曾節明被吸幹後淪落到給人開出租;以治病爲名收費,見錢眼開;辦培訓班,僅一九九三、一九九四年,李洪志在全國各地辦班收入七十八萬九千元;出牍法輪功讀物,以“法輪大法研究會”的名義組織出版的各種書籍及物品總價值達1.35億元人民幣,非法獲利4229萬余元。李洪志能把一切東西變成錢,諸如徽章、圍巾、手帕、鏈條、練功帽、練功服、練功鞋、練功襪、練功墊、法象圖、音像、書籍等等,反正一切有關的産品都可以賣成錢,只有錢令他溫暖,僅在美國就有11處房産,價值1000多萬美元,還有行宮龍泉寺價值2400多萬美元。

——縱容淫樂。邪教教主還有一大共性:縱容淫樂。吳澤衡以“男女雙修可以使人達到學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增強法力”、“其精液是高能量物質有益女性身體”等爲名引誘、脅迫多名女弟子與其發生性關系,有的爲其生了小孩,有的爲其多次墮胎,有的因多次墮胎可能已致不孕。據警方介紹,目前吳澤衡的子女多達十余名。而法輪功教主李洪志也一點都不輸給吳澤衡。初期,李洪志提倡男女雙修,在《轉法輪?男女雙修》一節中這樣描述:“在修煉界有這麽一種修煉方法,叫做男女雙修……在雕刻的佛像或畫像中,看到一個男體抱著一個女體在修煉,在男體有的時候表現形式是佛,抱著一個一絲不挂的女人……”;“男女雙修的目的是要采陰補陽,采陽補陰,互補互修,達到一種陰陽平衡的目的。”而且,1997年李洪志在泰國期間,曾出入色情場所,洗“鴛鴦浴”,接受色情服務。《我所認識的李洪志》一文披露,李洪志早期來北京傳功時,住在一名女學員家裏時,那名女學員曾到中央信訪部門告李洪志對她行爲不軌。他還宣稱,女弟子劉嶄是他前世的皇後,公開與其調情,並高調將其接至美國安置進唐人電視台。

李洪志和吳澤衡的驚人相似告訴人們,盡管在細節上,各類邪教可能有這樣或那樣的不同,但邪教的本質是一致的,邪教教主的騙人手法也是一致的,這需要引起世人警惕。

 

發布時間:2014/9/9 18:32:00,來源:凯风湖北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2    41    4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