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關于邪教的認知誤區探析

方永

 

人本網藝術鑒賞

近年來,關于邪教自身發展的手段的討論已經相當多了。但是,仔細地思考一下,我們就可以發現,在目前的邪教研究中,關于邪教自身發展的手段方面,實際上存在著幾種偏見,也可以說是幾個認知誤區。這幾個認知誤區在某種程度上妨礙著人們對邪教的進一步認識和防範,因此,有必要對它們加以探析。

認知誤區一:邪教參與者之所以相信邪教的“歪理邪說”,是由于被洗腦的緣故。

之所以有這樣的認知,首先在于它沒有區分邪教的骨幹分子與一般的分子。邪教的骨幹分子,尤其是邪教的創立者,甚至可能根本就不相信他們自己所宣傳的“歪理邪說”;但是,即使他們完全不相信這些“歪理邪說”,他們仍然可能很賣力地宣傳它們,因爲他們實際上只是把宣傳這些“歪理邪說”達到實現其別有用心的目的的手段在使用。正如在社會生活中靠欺騙別人的錢財謀生的人實際上內心裏非常明白自己的手段是欺騙人一樣。在這方面,要求信徒僅僅依靠忏悔來治病而自己卻偷偷地上藥店買藥或上醫院請醫生診治的邪教教主最典型。

其次,大部分邪教參與者首先是被某一邪教的理論所吸引的。因爲:第一,邪教的理論雖然整體上是不健康的,但是,其中不健康的成分往往是用相對健康的東西包裹著,一開始接觸它們的人是難以認識到其整體的不健康的;在這方面,打著強身健體旗號的邪教組織最爲典型。第二,盡管邪教的理論是明顯不健康的,但是,複雜多樣的社會中存在著許多心理不健康的人;不論這些人的不健康心理産生的原因是什麽,只要某一邪教的不健康的理論和這人的不健康的心理偶然地結合在一起並産生某種共鳴,這個人就可能把這一邪教所宣傳的不健康的理論當成“真理”奉持,從而成爲這一邪教的至少是暫時地虔誠的信徒。

這一認知導致人們在反邪教時往往特別強調加入邪教的人在理論上的受騙和在思想上的被強制,因而認爲對待那些加入邪教的人,首要的工作是向他們灌輸真理,在認識上改變他們,進行思想的重建,把他們從邪教的思想枷鎖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但真實的情況是:許多人加入邪教,是完全自願的,而且自己認爲是經過理性的思考之後慎重選擇的。在這種情況下,說他們加入邪教是被洗腦,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對他們人格的一種不尊重;基于這種認識所采取的措施,就不但暗含著對他們人格的不尊重,而且暗含著一種與邪教洗腦過程方向相反的“強制”措施,這種方向相反的措施,被邪教的死硬份子稱之爲洗腦,用來作爲反對或醜化反邪教工作中的轉化工作的宣傳。

面對加入邪教的人,我們首要應當弄明白:他們爲什麽要加入那一組織,是如何加入那一組織的。只有弄清他們加入邪教的目的和加入邪教的過程,才能找到症結,才能夠做到對症下藥。據筆者分析,加入邪教的人,基本上可分三類:第一類是那些基于不正當的目的(如騙錢、騙色、對社會的仇視、政治野心等)加入邪教的人,他們往往構成了邪教的骨幹成員;第二類是那些基于精神需求或信仰追求目的而加入邪教的人,他們往往構成了邪教的癡迷成員;第三類是那些懷著正常的日常生活目的(如強身健體、治病等)加入邪教的人,他們往往構成了邪教的一般成員。三類成員中,第一類成員加入的原因,不能被說成是被洗腦,因爲他們可能不但是自願地加入邪教,而且是自覺地創立或加入邪教;第二類成員加入邪教,也不能被說成是被洗腦,因爲他們的加入不但是自願的,有時甚至可以說是主動的,盡管其加入可能不是自覺的;第三類成員加入邪教,也不能說成是被洗腦,因爲他們加入邪教,盡管不是自覺的或主動的,至少可以說是自願的。

那麽,在什麽意義上,我們說邪教的成員被洗腦呢?問題的關鍵就在于洗腦在什麽情況下發生,即在什麽條件下邪教會對其成員進行洗腦?在對邪教的研究中,人們發現,邪教對其成員洗腦,一般發生在這樣三種情況之下:(1)想要堅定一般成員對邪教理論的忠誠或癡迷,使其一般的成員能夠被轉化爲癡迷成員;(2)邪教的成員對邪教理論産生懷疑,爲了消除這些懷疑而對這些懷疑者進行強制洗腦;(3)對被迫加入的新成員進行強制洗腦。這三種情況下的洗腦,都可以說成是被洗腦,不過,在第一種情況下,被洗腦不帶有強制,因爲它往往利用信者的熱情;在第二種情況下,被洗腦是半強制性的;只有在第三種情況下,被洗腦才是完全強制的。

認知誤區二:只要我們能證明某一邪教的理論或信仰是錯誤的,我們就能使他們從邪教中醒來。

事實上不是這樣。因爲許多邪教的理論或信仰,與宗教的思想或理論一樣,是象征體系,要證明它是錯誤的,是非常困難的。

這種誤區本身簡單地把邪教看成是一個思想問題,而忽略了邪教之爲邪教的根本即其行爲,也忽略了人們加入某一邪教的直接原因,即在生活轉折時期的種種壓力、困惑和需要。也就是說,人們首先不是由于思想的緣故而加入邪教的。有的人由于家庭原因、舒適、安全等緣故加入邪教並留在其中,另外的人則可能是因爲尋找從那使他/她無能爲力的壓迫性環境中逃避而加入邪教的,這樣就給了邪教控制他們生命和他人生活的某個領域的權力。人們加入邪教,在相當程度上反映了他們在社會上的失敗,反映了社會缺陷對它們的影響強度。

再者,人們一旦加入邪教,邪教會教給他/她各種迫害幻像,使他/她認爲對社會上該團體的思想或信仰的任何攻擊或不贊成都是迫害他/她,而這種迫害恰恰被看成是證明其信仰是正確的最好理由;甚至在沒有社會的反對或迫害的情況下,通過攻擊社會來激起社會的反對,或者通過自我迫害來制造社會迫害的假象,以此證明自己的信仰是正確的。前一種情況,在各種在曆史上曾經受到壓迫或鎮壓的宗教的末世論中也可以看到,這在以災變爲末世到來的根本標志的宗教中特別明顯;後一種情況,以奧姆真理教最爲典型,法輪功成員的“自焚”事件也屬于這種情況。

這說明,邪教不是一個理論問題或思想問題,而是現實問題;現實問題的解決,固然不能不需要理論的幫助,但是,僅僅依靠理論手段,是難以取得切實的成效的。

認知誤區三:邪教用以控制其成員的方法是邪教特有的。

這種想法之所以是錯誤的,是由于不了解工具的性質。因爲工具是中立性的,對它們如何使用以及爲了什麽目的而使用,才是根本的。

實際上,邪教用以控制成員的方法,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也經常使用。但是,我們使用這些手段,只是沒有象邪教那樣把它們如此強烈地使用,也就是說,我們使用這些方法的方式與邪教有著極大的不同,這種極大的不同就在于:我們通常是中庸地使用這些方法,是適可而止的;而邪教對這些方法的使用往往走向極端,甚至可以說無所不用其極。而且,更爲重要的是,我們使用這些方法的目的,與邪教使用這些方法的目的有著根本的不同:我們使用這些方法,通常是爲了達到社會所允許或認可的目的;而邪教使用這些方法,完全是爲了其反社會的邪教目的。

認知誤區四:邪教是排斥科學的。

在反邪教時,經常可以看到“邪教是反科學的”這類說法。事實上,恰恰相反,邪教經常地利用科學技術來武裝自己,利用現代科學技術的成果來爲自己服務。它不僅稱自己是最高科學,而且實際上還大量使用現代科學技術的成果。在這方面,最爲典型的是日本的奧姆真理教,它是一個大力提倡和使用現代科學技術的團體。其骨幹成員多是掌握現代高科技的人,其內部組織中最大的機構是科技部門。它研究化學武器和生物武器,而且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它一直掌握著最先進的科技,而且在遭受重創之後,利用其掌握的科學技術進行經營,賺得大量的金錢,從而死灰複燃。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力圖掌握著先進科技的邪教都具有強烈的政治野心,妄圖通過科技的力量來控制世界,至少也危害世界。所以,掌握先進的科學技術,不僅是邪教組織發展自身的手段,而且是邪教組織極端主義化和恐怖主義化的開路先鋒。

此外,邪教吸收成員和對其成員它進行的精神控制,就大量使用了現代心理科學與認識科學的成果。現代心理科學與認識科學的成果,既可以用來治療精神疾病、爲建立和諧社會出力,對于邪教與科學技術的關系,也可以用來造成精神疾病、離間人際關系,甚至促成戰爭並在戰爭中大量使用。它既然可爲正常的社會組織所使用,當然也可以爲邪教組織所利用。

因此,對于邪教與科學技術之間的關系,我們所說的只能是:(1)它們濫用科學技術,不是用它爲人類造福,而是用它來爲害人類。它的科學技術的應用缺乏人文關懷。(2)邪教雖然利用科學技術,但它缺乏科學精神,或者說,它違反科學精神。它利用科學來反科學,片面地曲解科學精神之某一方面,並用它來對抗科學精神中的其他的方面。比如,它用科學中的懷疑精神來否定科學中的求實精神;歪曲科學中的在事實方面的中立精神,要求科學在價值方面。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說邪教是反科學的。

所以,必須明確這樣一點,邪教反對科學精神,但並不一般地排斥科學技術。

認知誤區五:一定類型的人命定傾向于邪教。

這種認知誤區基于一種命定論或“基因”決定論。它會把我們防範邪教工作引入一種歧途:尋找特定類型的人並且將它們監控起來。如果依照這種理論來行事,那麽,不但不能有效地防範邪教,而且還可能由于人爲了制造出新的社會分裂,爲邪教的孽生和泛濫提供更適宜的土壤。

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成爲邪教的犧牲品。只要我們喪失了批評判性判斷的能力,邪教就已經向我們伸出了手。因爲人是可變的。由于人的可塑性很大,任何一個人,不管他/她是科學家、醫生還是電影明星,甚至政治人物,都有可能被邪教皈化的。人們有這種偏見也是很正常的,它根源于每個人都存在的一種僥幸心理,即人人都有可能成爲邪教的犧牲品,而我是例外。這是個人自負的一種表現。而邪教恰恰又是利用人們的這種自負心理,在人們的不知不覺中,把他們納入了自己的軌道。當然,成爲一個邪教組織的成員,有很多條件。我們研究邪教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揭示這些條件,提請公衆努力去阻止這些條件的形成,從根本上扼制邪教。

 

發布時間:2014/9/2 12:03:00,來源:凯风湖北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2    41    4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