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全能神控制術說略

霜刃

 

人本網藝術鑒賞

控制信徒是一切邪教的看家本領,不得不說,全能神的控制術“獨步天下”,識其詭術,才能有效防範。

——偶像控制術

全能神的實際“大當家”是大祭司趙維山,但該邪教包裝的偶像是“女基督”(趙的情人楊向彬),謊稱她是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是上天派來的“獨一真神”。趙維山還精心挑選出七個未婚女子稱爲“七星”,又稱爲“神面前的七靈”。其職責是服事“女基督”,禁止衆人接近“女基督”,以及記載整理“女基督”所說的話。這爲“女基督”罩上衆星拱月和“可想而不可即”的神秘感。使盡渾身解數,目的就是要打造一個超級偶像教主,讓信徒們迷信、盲從和膜拜。

——邪說控制術

這裏特指全能神系統的教義邪說,如“耶稣結束說”、“道成肉身說”、“三步作工說”、“神權至上說”、“國度操練說”、“國度福音說”、“熬煉成神說”、“社會敗壞說”、“人類毀滅說”,等等。這些邪說大體從三大方面對信徒進行洗腦:一是強調全能神的絕對權威和無邊法力;二是強調信奉全能神能夠享受恩惠,得到護佑;三是強調要想避免淘汰、毀滅,就得接受熬煉,唯邪教頭目的馬首是瞻。

——奪情控制術

全能神要求信徒割斷親情,滅絕人倫,不要家庭,抛棄一切,全心身愛“神”。它宣揚“現在脫離家庭的、父母的、妻子、丈夫、兒女的,便是進入靈界的開始。”並公開聲言:“我是專門來破壞人的家庭的,當我來之時,人的家中便從此失去和平。”它揚言“我要將列國都砸得粉碎,更何況人的家庭呢?”還發出叫囂:“那些不願撇棄世界,舍不得父母,舍不掉自己肉體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毀滅的對象。”全能神要求不娶不嫁,抛棄一切去愛“神”。這樣就將信徒與他們的親人隔開,全身心地投入邪教的“作工”,甘受驅遣。“招遠血案”中的張帆就說“母親是惡靈之王,見面之後就會殺了她”,可見“奪情術”的“毒性”有多大。

——全覆控制術

全能神建立層級體系,實行全覆蓋式的控制,等級森嚴,從組織上套牢信徒。趙維山在教會管理上搞“專權制”,其“七人長老制”,是全能神的權力核心,他本人控制七人“監察組”,有絕對的任免權。趙將中國大陸教會分爲9大牧區。在9大牧區中,趙維山以“祭司”爲首,再將全國教會分爲6個層級的機構:“監察組”、“牧區”、“區”、“小區”、“教會”、“小排”,直接滲透到村鎮。全能神還設立行政指揮、傳福音、後勤保障、聯絡四個“運行系統”。趙出逃美國後,通過互聯網繼續控制著中國大陸和世界其他國家的教徒。全能神這種縱橫成網的全覆蓋控制術,讓信徒感到前後左右都有人監視,動彈不行。

——情境控制術

情境控制術,往往通過設置特定情境、讓信徒參加活動來達到對個體“移情易性改觀念”的目的。全能神的情境設置,主要有“宣誓”、“禱告”、“聚會交通”等,特別是“唱詩、跳舞、吃喝神話”等形式,最能起到潛移默化的作用。除了要求“真誠”,還在頻度、量度上進行強化,強調“無論時間怎麽緊、活怎麽忙,或者什麽事臨到,每一天都要正常禱告”,“別人一天禱告五次,你得禱告十次;別人一天有兩小時的吃喝,你得有四個以致六個小時的吃喝”,其意圖就是通過高頻度刺激産生“習慣效應”。爲保證聚會交通效果,全能神組織制定了《關于保證正常教會生活的十條規定》,通過這些規定,逼使信徒一步步與外界隔絕,在邪教群體裏整天“吃喝神話”,走向不能自拔的癡迷深淵。

——誓書控制術

“保證書”、“發毒誓”是全能神邪教控制信徒的一種“契約手法”。保證書的大致內容是:一旦泄密,全家死光,本人遭殃,甚至被“神”擊殺。一紙“保證書”成了加入邪教組織的“入場券”,更成了邪教信徒頭上的“緊箍咒”。全能神要求入教者不能將“保證書”給別人看,否則會遭到“神懲”,比如全家會死于各種災禍。這種精神上的恐懼感,如同無法擺脫的夢魇,時時纏身。嚴重者會導致禁不住恐嚇而自我了結,安徽的盧慶菊迫于“懲叛”的威脅投水自盡(《全能神逼我舅媽自殺身亡》),浙江的呂某受到“毒誓必驗”的威脅而跳崖自盡(《聽信“世界末日”傳言不少荒誕鬧劇上演》),就是這方面的例證。

——恐嚇控制術

《話在肉身顯現》中以“神”的口吻威脅信徒,聲稱“我的話就是權柄,誰改動誰就觸犯刑罰,必遭我擊殺,嚴重的斷送自己的性命”。這種“必殺咒”對邪教成員的“心靈虐殺”作用絕不可小視。對于叛教者,全能神實施的是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懲戒,它宣稱:“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卻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肉體都受懲罰的報應”。全能神爲恐嚇“動搖者”、懲治“背叛者”,還制定了一套所謂“國度時代的憲法”、“行政及誡命”,用類似世俗的“法律制度”及幫派規章來穩固、管理他們的邪教組織。這些“法規”對信徒同樣具有相當厲害的精神震懾力。

——利誘控制術

胡蘿蔔加大棒,是邪教的慣用手法。全能神控制信徒或誘入入教,通常施以這幾個方面的利誘。一是物誘,給點小恩小惠,送點小錢小物,讓你感恩戴德。二是色誘,該邪教自上而下爲各級男性負責人都安排一名女性供其“過靈床”,讓他們死心塌地爲教主賣命。對于普通信徒,設下色情陷阱令之甘受擺布。對于不肯入教的人,更是施放“肉彈”,逼之就範。三是名誘,全能神建立了教內的獎懲機制,對“傳福音”有功的人員,進行表彰,突出的還編入該邪教境外網站的事迹錄。四是權誘,對有功人員進行提拔、升級,令之産生成就感,更加賣命。邪教通過利誘控制了信徒,其代價卻是慘重的。物誘的“餌料”羊毛出在羊背上,都是信徒的奉獻,令多少家庭破碎。色誘更是對女性造成了無可挽回的傷害,河南項城市的劉愛花因“性交通”被丈夫發現後家庭破裂,河南安陽的張變芬因被要挾如果退出則抖出“過靈床”之事,逼得其懸梁自盡。

——暴力控制術

全能神對質疑者、叛教者不惜運用暴力手段,真正實行“該舍的就舍,該砍的就砍,該殺的就殺”。該邪教成立護法隊,以“霹雳手段、閃電行動”懲罰對抗者。1998年,全能神在河南南陽制造系列暴力案件,對拒絕加入邪教者進行殘害,造成9人受傷,7人被打斷雙腿,2人被割下右耳朵。河南唐河昝崗鄉老職工許春筍因反感全能神的“攻擊耶酥,咒罵共産黨和政府”,遭到毒打,腿被打斷。2010年,河南一名小學生在放學途中失蹤,後被發現被害,身上有“閃電”標志。2014年5月28日發生的“招遠血案”,則是全能神以暴力脅迫入教的典型案例。

 

發布時間:2014/8/27 11:41: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2    41    4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