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獨家曝光:法輪功變種“虛一靈母”

緣和

 

人本網藝術鑒賞

自1999年7月法輪功的邪教性被揭露以後,法輪功的絕大多數練習者都自動脫離了其組織。部分癡迷人員經過社會和政府的幫助及挽救,也紛紛離開法輪功邪教,回歸正常的生活。但是,在這些前練習者中,也有個別的人從法輪功的精神陷阱中走出後,如被拉入另外的法輪功變異組織裏。例如,“法輪聖王”、“無生老母”等法輪功變異組織就納入了許多原法輪功弟子。

這些變異組織打著“佛、道、神”旗號,其本質依然是邪教。目前,另一個秘密教門——“創世救主虛一靈母”,就是民間出現的又一種邪教變異組織。而本組織的組織結構、人員層次、活動方式等詳細情況,至今我們還沒有完全掌握。但該組織在雲南、貴州、四川、河北等地皆有活動迹象。而本案中的晏某個案就屬這一現象。

這說明,一些變異組織仍在地下暗流湧動,這應該引起人們的高度警覺,預防這些秘密組織坐勢成大,進而危害社會。故本文就以晏某個案爲例,進行一下分析。鑒于“虛一靈母”這個組織的活動是以秘密的方式進行的,筆者暫且將其稱爲秘密教門。

一、晏某的基本情況及解脫後的狀態

筆者作爲一名反邪教志願者,去年初在工作中認識了晏某。晏某(女性),現年71歲,小學文化,現居住在貴州省習水縣土城鎮。晏某有三個兒子,從事糧食、土特産等個體經營,在當地小有名氣。三個兒子對晏某也很孝順,晏某的生活水平在當地算得上小康之家。由于晏某的兒女們在外工作或成天忙于自己的經營,所以只能是在衣食上對晏某進行照顧。再加上晏某與老伴單獨居住,屬空巢老人。因此,晏某精神生活上缺少應有的天倫之樂。再加上晏某是一位性格開朗、行事有主見、善于言談的農村婦女。爲尋求精神寄托,1997年晏某經人介紹習練上法輪功。後來其逐漸癡迷,時常外出進行所謂的“弘法”活動,搞得家庭不和,讓孩子們擔驚受怕。其家人多年苦勸晏某放棄法輪功修煉,但沒有任何效果。就這樣,晏某的“大法生涯”一直持續到2003年。

2003年下半年之後,筆者以社會反邪教志願者的身份對晏某進行了幫助,通過耐心細致的思想工作,最終使晏某認識到了法輪功邪教的本質,促使她徹底地擺脫了法輪功邪教的精神控制。

晏某轉化後,在當地産生了較大的影響。特別是當地的一些仍然癡迷法輪功的邪教成員,企圖將晏某拉回法輪功,但都被晏某拒絕。按晏某自己的話講:“我放棄法輪功修煉後,原來的功友說我是猶大,見到我就吐口水,罵我。在路上碰到她們的時候我喊她們,她們也不理我。我們成了冤家了。”雖然晏某擺脫了法輪功邪教,但由于其有神論的思想根源沒有真正根除,加之後續鞏固工作不給力,使得晏某思想上的空白一直沒有很好地彌補。而她的孩子們對老人精神方面也缺少關愛,讓晏某感到非常孤獨。晏某雖脫離了法輪功,可精神上處于了空虛狀態,這種心靈的無依托與寂寞叫晏某覺得生活上沒有了意義。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晏某便走入了“虛一靈母”教門。

晏某自己說:“我不練法輪功了,可在精神上需要有個東西支撐。2004年5月,從四川來了個叫楊老師的,給了我一些資料,後來又給我一本書,叫《和諧圓融永恒——創世主虛一靈母》。介紹我信‘虛一靈母’教。我看了那些資料和書後,覺得又有了精神依靠,我就信了。”晏某跳入“虛一靈母”秘密教門之後,和癡迷法輪功時一樣,時常外出“取經”和傳播其教義。晏某給筆者講:2014年9月,晏某不顧自己年事已高和旅途勞頓,會同四川、雲南的10多名信徒一路輾轉到河北石家莊,去拜見一位被稱爲是“彌勒佛”下世的女性。後因當地查得緊未見著,遺憾而歸。從晏某這些行爲表現中,我們可以知道晏某是怎樣從邪教法輪功出來後,又重新跳入“虛一靈母”秘密教門的原因。

筆者認爲:晏某作爲一個農村的普通婦女,她從自己的人生經曆中,是相信有“來世”和有“因果報應”的。但她的本質還是善良的,希望任何中國人都不要受苦,中國的老百姓最怕的是動蕩,祈求老百姓的日子過得太平。而法輪功邪教編造欺世謊言,制造動亂,其“真善忍”的說教完全是騙人的。雖然晏某認識了法輪功邪教的本質,毅然脫離了法輪功邪教組織。但晏某在農村生長所形成的有神論世界觀卻在短時間內無法改變。加之其所在的農村的文化生活比較匮乏,人們的精神營養難以得到充分的滿足。以上種種思想、文化、環境等因素,也是造成晏某擺脫邪教後又走入“虛一靈母”的成因。

二、晏某從邪教法輪功跳入“虛一靈母”秘密教門的心理分析

一是安全上的需要:晏某自己提到她與當地法輪功功友的關系是“我們成了冤家了”。既然是冤家,說明兩者勢不兩立。晏某出于對自己所處環境和命運的憂慮及考量,爲了尋求安全,爲了免遭邪教法輪功的報複,而迅速跳入“虛一靈母”秘密教門,以尋求這一秘密教門的保護。筆者與原法輪功人員接觸多年,從他們的心理中可以解讀到這類信息:“法輪功邪教組織畢竟是現實生活中實實在在存在的,對脫離這個幽靈的人來說,在心理上是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魇。這個幽靈如影隨形地追蹤著每一個逃離它的人,對脫離法輪功邪教組織後而沒有精神支撐的一些人來說,只要一聽到這個邪教組織的名字或李洪志的某句‘經文’,他們就會在心理上産生一種莫名的恐懼心理。”特別是邪教全能神對待“叛教”的信徒進行殘忍的報複,將受害人打斷四肢、割去耳朵等行徑,使人們對邪教都心存恐懼心理,怕遭到邪教的報複。而這種心理也一樣在晏某的身上發生了作用,她跳入“虛一靈母”教門,自以爲可以得到一種庇佑。

二是精神上的需要:首先,從晏某的人生經曆來看,她是處于物質貧困和文化貧乏境地的一位農村婦女,特別是文化的貧乏使這裏的一些人缺少精神支柱,由此帶來對精神食糧的需求。例如,晏某過去修煉法輪功就是在很大程度上去尋找一種精神寄托,並通過這種寄托來滿足自身的心理需要。脫離法輪功後,晏某講“我不練法輪功了,我在精神上需要有個東西支撐。”而晏某講的這句話是真心話,表明了心靈的需求是人的本質屬性之一。以筆者做教育挽救工作的多年經驗來看,大多數邪教癡迷者剛剛脫離邪教之時,都呈現出“身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處于一片茫然之中,不知路在何方的狀態。有的甚至出現失落、狂躁、暴躁、輕生、尋死尋活的行爲。”如果這個時候沒有人引導和勉勵他們,他們將會出現精神上的崩潰。而晏某的精神需求卻被“虛一靈母”所利用了。

三是孤獨的原因: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整個社會經曆了廣泛而深刻的大變革。農村大量的農民外出打工或經商,使農村都出現了大量的空巢老人。這些空巢老人面臨最多的問題就是心理問題,尤其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慰藉和共鳴。當他們的孤寂心理積累到一定程度後,爲了尋求精神上的寄托,就可能加入某一團體來求得安慰。所以,西方一位記者在評述邪教現象時寫道“世界正在經曆變革,邪教成員大多是生活貧困,遠遠落後于時代的人。對他們來說生活是艱難的,只有在一個團體中他們才能找到安全感。而這個團體一旦演變成爲邪教。給予他們的就是毀滅。”筆者到晏某家中走訪了解到,由于晏某的兒女們常年不在身邊,爲了尋求精神上的寄托,排遣孤獨,這是晏某走進法輪功邪教和又走入“虛一靈母”秘密教門的客觀原因。

四是其自身有神論思想的原因:晏某作爲一位長期在農村生活的老人,她們大多都會感到自己在大自然和社會面前的缈小和無能,因而對自身外的異己力量無能爲力。這種人生經曆就必然導致她們相信世界上有一種神秘力量(這就是有神論産生的客觀條件)在支配著命運,而她們就會相信“宿命論”、“因果報應”等唯心的觀念。在這種有神論思想的主導下,她們誤入邪教或加入什麽神秘教門就可能成爲她們的一種生活選擇。因而,法輪功邪教或“虛一靈母”等秘密教門,正是抓住了這些人的這一弱點,用編造的歪理邪說,虛構了一個永遠都不存在“天界樂土”,來滿足了一部分人追求神秘的願望,從而誘導一些群衆走入邪教的陷阱。所以,豐富落後地區的文化生活及進行科學知識的普及,對人們樹立科學理念和追求新生活方式則有著重大意義。

三、晏某加入“虛一靈母”秘密教門所帶來的警示

警示之一:原法輪功成員被法輪功變異組織重新拉入到其它邪教中,這種情況全國各地均有發生,應引起各地政府及反邪教志願者們的高度重視。雖然這些變異組織秘密活動在地下,使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們不了解其本性。但細細觀察這些變異組織,就不難發現它們身爲邪教的某些特點。例如“虛一靈母”教門就帶有明顯的邪教特征。“虛一靈母”教門公開爲法輪功邪教鳴冤喊屈,其教義思想是法輪功邪教的變種。盡管其教義是“佛道神”的大雜燴,但赤裸裸地暴露出了其反社會的野心。下面摘抄幾段其教義中的言論:

該教門在題爲:《圓融和諧永恒》(即“虛一靈母”的教義書)一書中聲稱:“改變舊宇宙曆史,創造和平盛世,凡是反對虛一靈母的所有人類,都必遭虛一靈母的淨化、淘汰。”

“宇宙重新組成淨化!過去的說法、做法、辦法全部作廢!從農曆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午時,作爲新紀元的開始!”。

“從二零一四年元旦之日起,虛一靈母要收回舊勢力的權利!讓舊勢力下崗,換上忠、孝、公心的兒女!替靈母管理世界!把舊勢力造成的各種創傷盡快修複好!”。

“對于社會的舊主人,要毫不客氣地徹底清理!把他們的非法所得,歸還給全人類!歸還給共和同盟的共和銀行;大同銀行或華夏銀行!把他們的家人納入改造對象,進行勞動改造和勞動教育。懲罰不改者,就地銷毀!”

“所有被迫害致死的正法修煉者以及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弟子們;被牽連的親人、朋友的亡靈們;願意到那裏去的,娘一律批准!只要你們放下舊仇舊怨,立時就可以達到福岸。娘要親自主持公道,爲所有被害的人伸冤!把所有害你們的人打入十八層地獄!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和報應!”

上述這些所謂的“靈母聖旨”,看似荒誕不經,但是暴露出了該教門組織“改乾坤,換天地”野心。該教義認爲現實社會是腐朽的落後的,是注定必須要銷毀的,所以它對現實社會和當今政權表露出了極大的逆抗性與顛覆性。例如:李洪志用“舊勢力”這個詞(這是李洪志專門針對中國共産黨政權發明的一個詞)來表示對中國大陸政權的汙蔑和對抗,而“虛一靈母”組織沿用了“舊勢力”一詞的內涵,並叫囂“要收回舊勢力的權利!讓舊勢力下崗……所有被迫害致死的正法修煉者以及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弟子們;娘要親自主持公道,爲所有被害的人伸冤!把所有害你們的人打入十八層地獄!”

從以上“虛一靈母”教門的教義中不難看出,這個組織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法輪功邪教的變種,它公然爲法輪功邪教張目,教義中充滿著思想控制、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的思想,並且大肆宣揚“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教主崇拜”的邪教聲音。這種邪教共有的極端思維,恰恰證明了“虛一靈母”的邪教特征。對此,我們的社會和民衆必須保持高度的警惕。

警示之二:對民間信仰的引導問題。民間信仰不單純是民衆的個人信什麽的問題,而是社會思想的一部分。中國現階段仍處于社會轉型期,各種思潮、信仰、社會心理都處于既有樂觀、積極、向上的一面,又有良莠不齊、糟粕混雜的一面。而主流意識形態在民間特別是廣大農村和弱勢群體中極容易受到弱化,使社會正能量在一些人群中不能得到充分地發揮。在這種情況下,邪教組織和邪教思想便有了生存的土壤。鑒于此,引導民間信仰遠離邪教,建立民衆正確的信仰體系,防止信仰危機大面積發生。而社會反邪教的作用,就是要通過群衆喜聞樂見的各種形式,把中國優秀的文化傳統和進步的科學思想傳導給民衆,引導民衆找到有利于社會和自身身心健康的精神支柱。

警示之三:要重視對弱勢群體的關愛和保護工作。據2015年貴陽市民政局統計數據顯示,該市60歲以上的老人總數已達57.03萬人,占該市總人口14.8%,這57.03萬人中,有近1/3的爲空巢老人、獨居老人、困難老人。按照國際通行的“一個地區60歲以上老年人占當地總人口10%,即進入老年化社會”的標准,貴陽地區就算已經進入“老年化”社會了(這方面,全國許多城市類似貴陽市)。而本案中的晏某就是屬于空巢老人。實際上,大多數法輪功等邪教受害者都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他們大多數是社會中的弱勢群體,極容易受到邪教的侵害。因此,除了盡快建立和不斷完善各類社會保障體系外,同時,全社會還要對弱勢群體給予更大的關愛,豐富他們的物質和文化生活,提高他們的科學文化知識,增強他們對正與邪、是與非、好與壞的辨別能力。特別是我們反邪教志願者,應能夠深入到社會的最基層,經常看望原邪教人員,了解這些人的生活及思想狀態,給他們無私的幫助,使他們樹立起充分的信心和陽光心態,真正遠離邪教,健康回歸社會。

綜上所述,通過本案例對“虛一靈母”教門進行了簡要介紹。目的是讓大家對類似的邪教變異組織保持警惕。而“虛一靈母”之類的秘密教門如今在多地已活動了十多年之久,我們應該樹立起憂患意識,不可麻痹大意,讓其坐大成勢以危害社會。而反邪教的社會職責及任務,對我們反邪教志願者來說還任重道遠。

 

發布時間:2015/6/23 18:20: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4    43    4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