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華藏宗門覆滅記”:教首自稱皇帝坐擁衆“妃”

 

吳澤衡與李洪志

[摘要]吳澤衡以歪理邪說蠱惑人心,蒙騙招徕海內外數千弟子;沒有合法收入來源,卻誘使弟子爭相供養,兜售經其“開光”的法器、制售有毒的“禦膳”大肆斂財;編造散布“地球災難”謠言擾亂社會。


新華網廣州7月15日電妄稱“佛祖轉世”“皇帝轉生”,自創“華藏宗門”,自封“覺皇”“始祖”,下設護法組、秘書組、各省協調員等層級;以歪理邪說蠱惑人心,蒙騙招徕海內外數千弟子;以種種手段對弟子實行精神控制,對自己頂禮膜拜、追隨左右……

沒有合法收入來源,卻誘使弟子爭相供養,兜售經其“開光”的法器、制售有毒的“禦膳”大肆斂財;編造散布“地球災難”謠言擾亂社會;引誘、迫使衆多女弟子與其“男女雙修”,多人爲其墮胎、産下子女,他還稱之爲“皇帝的後宮”……

上述種種,對于吳澤衡來說,是一場爲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搭建起的“帝王”美夢;對于成百上千的受害弟子們來說,卻是一場信仰坍塌、身受重創、痛不欲生的人生噩夢。

善惡到頭終有報。目前,珠海市人民檢察院已依法對吳澤衡及多名“華藏宗門”骨幹分子以涉嫌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強奸罪,詐騙罪,生産、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提起公訴。近日,記者走訪案發地,對全案進行深入采訪,吳澤衡及其“華藏宗門”掩藏在“佛法”“慈悲”之下的面目,也得以暴露在世人面前——

組織嚴密+精神控制一步步登上“教主”神壇

“人生最可怕的不是身體失去自由,而是精神不能自主,這種痛楚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自己。感謝政府和公安機關對吳澤衡的及時揭批,讓我和更多執迷的人得到解脫。”——弟子袁某

7歲承曹洞禅門高僧德真、德智大和尚接引,11歲入山隨師修行,18歲師從少林寺高僧德禅,成爲少林寺曆史上最年輕的總監壇……袅袅輕煙間,悠然佛樂中,伴著女聲英文解說,吳澤衡翩然出場。只見他身披袈裟,雙目緊閉,雙手合十,口稱“希望世界和平、人類永昌”,俨然一代宗師……

以上場景來自長達18分鍾的吳澤衡個人宣傳片《覺者》,將其描繪得超凡脫俗、驚爲天人。然而,在他的家鄉廣東省惠來縣,一些老鄉卻告訴記者:“當時他在村裏可不敢這樣說”。在他們看來,吳澤衡根本不是所謂“大師”,而是一個“三進宮”的騙子——

吳澤衡1967年出生,青年時期因玩弄女性、耍流氓,在當地公安機關留下案底;1991年,他又因涉嫌詐騙罪、流氓罪被當地公安機關收容審查;2000年,他因經濟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

這樣一個有著諸多劣迹的人,卻是弟子們眼中的“宗門上師”,並心甘情願地追隨左右。那麽,吳澤衡是如何一步步走上神壇的?

辦案民警介紹,20世紀80年代末,時值全國上下掀起“氣功熱”,吳澤衡也辦起了氣功班,自創“華藏功”。他吹噓用氣功治愈了某大領導的病,還頻頻展示名人合影、題詞等,極力塑造自己的“高人”形象。

利用“氣功大師”的身份,吳澤衡實現了原始積累,有了一批追隨自己的弟子。他赴各地講學,宣揚其“學說”,其身世經曆被傳得神乎其神,其“神通”越發荒唐離奇——

“釋迦牟尼第八十八世、禅宗第六十一世衣缽傳人,少林寺第三十二代傳人,大日如來佛的化身,英國劍橋大學人文博士……”

“連續九年每天只吃一顆紅棗、一杯茶;用嘴吹一下,能把一場大雨吹下來;可以掌握他人命運,決定他人的生死……”

“會武功,有‘宿命通’‘神足通’‘天眼通’,可以預測地震、水災……”

1999年,吳澤衡以成立華藏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爲名,公開向3600多人非法募集入股資金3600多萬元,還制作、銷售宣揚封建迷信的非法出版物,非法經營額達340余萬元。次年,吳澤衡因擅自發行股票罪、非法經營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11年。雖身處高牆之內,吳澤衡仍然“遙控”指揮教中事務,一些弟子對其深信不疑,繼續爲其辦事。

2010年,吳澤衡出獄,恢複宗門重操舊業。他發現“氣功熱”已經不熱,便利用流行的“慈善”“生命科學”理念自我包裝,宣揚“日行一善、辟谷濟善”,並將“華藏功”更名爲“華藏宗門”,披著“佛法”外衣發展壯大組織。

“不少被蒙騙的弟子本來是一心向善、真心修行的,而吳澤衡迎合這些人的想法,加上他虛構的身世,讓不少人爲求高人指點拜在其門下。”辦案民警說。

口口相傳下,越來越多的人慕名而來,吳澤衡在家中專門辟出佛堂,身著袈裟接受弟子叩拜。拜師儀式後,吳澤衡身邊的骨幹成員還會大肆吹捧師父,這令一些本來心存疑慮的人,也不禁對吳澤衡和“華藏宗門”心生向往。

“我第一次見吳澤衡是在他珠海的家裏,跟著朋友去的。屋裏坐滿了從各地遠道而來的弟子,有企業家、醫學博士、一級演員,他們都流露出對師父的尊重和崇拜,這讓我當場就産生了拜師的念頭,吳澤衡同意之後,我感激涕零……”受害女弟子王某回憶。

王某說,爲了保持神秘感,吳澤衡規定要見他必須事先預約,否則就惡語斥罵,連“首席護法”孟某也不例外;爲了表明不輕易收徒,規定要拜師必須書面申請;爲了制造信徒衆多的假象,一次安排幾撥人同時拜師,弟子們被納入門下後頓感萬分榮幸。

然而,一旦成爲吳澤衡的弟子,“慈眉善目”的師父便會利用各種手段進行“洗腦”,讓他們“全身心對上師身命皈依”。很多弟子難逃其早已布下的無形精神枷鎖。

——根據自己編撰的“華藏宗門表”,吳澤衡按照“覺、悟、圓、通……”等給弟子授予法號、排列輩分,他自己處于金字塔尖,擁有無限權力,弟子要對師父“絕對服從”。

——用誓願、恫嚇等手段控制弟子。拜師儀式上,吳澤衡要求弟子發毒誓:“不得向任何人泄露這個密印,否則你就輕慢了諸天護法,斷己短人慧命。”

——制定各種嚴厲的“教規”“訓誡”。吳澤衡發布所謂《戒律度》和《戒品示》,授“戒品護法弟子”位。大弟子才某因被懷疑在吳澤衡服刑期間意圖奪權,被處以閉門思過半年的嚴懲。

“他還多次說,如果違背師命,就會得癌症、絕症,家人將不得好死,會下十八層地獄。”受害弟子余某說,“我們是從內心深處的一種害怕,因爲信佛的人很相信因果。他就是抓住這種心理,讓你擔心自己或者家人受到詛咒。”

多年來,弟子中心存懷疑的大有人在,吳澤衡也有應對之策。“每當我們懷疑或者不信,他輕則讓我們‘自淨其意’,重則冠以‘輕師慢法’。之前有幾人因爲‘輕慢上師、毀師謗法’被取消法號,讓大家噤若寒蟬,甚至在背後、在心裏也不敢說。”弟子尹某供述。

辦案民警介紹,吳澤衡的弟子們笃信佛教、相信因果報應,所以參學越久,就越不敢懷疑或違背吳澤衡,以致喪失獨立思考能力,完全淪爲其精神上的奴隸。衆弟子中,有人變賣家産追隨他,有人抛家棄子伺候他,多個家庭因此支離破碎。

自稱“皇帝”坐擁衆“妃”以“男女雙修”之名行淫邪之實

“太多的女孩子爲他墮胎、流産,有的無法再生育。這些慘痛的代價,在吳澤衡眼裏習以爲常,我們卻要用余生去祭奠。”——弟子王某

廣東省珠海市九州大道西的某小區內,13號樓10層一套近200平方米的複式樓,是遼甯一名弟子爲吳澤衡購買的“清修之地”,也是吳澤衡的落網之處。

“上到二樓,主臥室房門被反鎖,裏面無人應答。撞開門,一名戴眼鏡、穿黃色T恤的中年男子從大床上跳了起來,身邊還有一名20歲左右、身著睡衣的女孩。”民警這樣介紹去年7月抓捕吳澤衡的場景。

經當場確認,中年男子正是吳澤衡,女孩則是與他“男女雙修”的弟子。在“清修之地”,民警還查獲了200余萬元現金,茅台、中華等大量名貴煙酒,翡翠、勞力士手表等貴重物品,以及催情藥、“神仙水”等迷幻劑。

多名女弟子供述,吳澤衡生活荒淫糜爛,經常打麻將、喝酒、抽煙、唱卡拉OK。爲顯示自己高深莫測,他稱打麻將爲“麻將禅”。他設立由女弟子組成的“秘書組”,要求她們值班“護法”、貼身服務。

辦案民警介紹,近年來,吳澤衡以“男女雙修可以使人達到學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強法力”等爲名,引誘、脅迫數十名女弟子與其發生性關系,其中還包括兩對姐妹。讓人更加憤恨的是,他連晚輩和幼女也不放過。

在衆多受害女弟子的供述中,許多人提到了類似的細節——突然有一天,師父會把女弟子單獨帶到房間內,讓她喝下一杯“神秘的、略帶苦味的水”,然後讓女弟子跟他一起打坐,一起“觀想合融”。不知不覺中,女弟子漸漸眩暈、不省人事,醒來發現自己已經失身。問及師父,師父答曰:“此爲男女雙修,你已經闖過一個大關,在修持上又有了一個很大的突破。”

“他還說是前世姻緣,他是清朝康熙皇帝,我是他前世的妃子。”受害女弟子王某說,“他是師父,我當時認爲他都是對的,認定這是修行的方式,就沒追問下去。”

據王某介紹,她在給吳澤衡當“秘書”期間,被多次奸淫,三次懷孕墮胎。尤其是第二次、三次懷孕時,吳澤衡讓她喝下一種“神奇藥水”,導致其出血流産。流産後,吳澤衡輕描淡寫地說:“恭喜你,疾病已除”。

“好幾個女孩在拜師前都挺陽光開朗,沒多久就變得郁郁寡歡、呆呆傻傻。其中有一個女孩,連自己怎麽回家都不知道了,好像失憶了一樣。”王某說。

“對師父的要求,我也彷徨掙紮過,但想到既然已經拜師就應尊師重道,不該懷疑他的話,加上我對宗教的修行方法不是很了解,就同意了。”女弟子任某說。三年之內,她與師父“男女雙修”,墮胎兩次。

“我最美好的年華就這樣荒廢了。”如夢方醒的任某淚如雨下,“我覺得他很可怕,一個人能在這麽長時間內同時欺騙這麽多人,裏面還有我很好的朋友。一想到很多人跟我一樣,我心裏就特別難受。”

據民警介紹,吳澤衡以“時辰不對”等爲由,詛咒“如果不願意,因果就會報應到你父母身上”,脅迫多名懷孕的女弟子多次爲其墮胎。爲了安撫女弟子,吳澤衡還常給女弟子購買高檔服裝,多次給墮胎費、封口費。受害女弟子中,有的因此失去了生育能力,有的爲他生下子女。其婚生子女6人,非婚生子女至少6人。

利用弟子善心大肆斂財數百萬元善款裝入私囊

“他一直讓我們感覺到他不在乎錢,持的是‘不持金錢戒’。但無形中,他就是依憑在宗門上師的地位和光環、利用弟子的善良和虔誠牟取私利。”——弟子孟某

近年來,吳澤衡先後開辦“華藏中心”“行武禅師”等網站,借博客、YY群等新媒體手段大肆吹噓,蠱惑全國10多個省區市乃至海外的信徒“皈依”其門下。每當有新的弟子前來拜師,便給吳澤衡帶來了生財之道。

“許多外地的弟子來珠海,都會給師父帶煙、酒、茶等禮物。拜師的人會給拜師費,都是給現金。”吳澤衡身邊的弟子袁某說,“吳澤衡對我表示,他們拿那麽多東西師父也用不著,我就明白他在暗示,他喜歡現金更多些。後來有弟子問我,我就告訴他們給現金。”

“我們都知道師父沒有工作,經濟上不寬裕,他在這方面也一直表現得比較清白,我們根本沒想到他是貪婪的人。”孟某供述,每逢自己生日、成道日、佛誕日聚會等,吳澤衡借機收取各地信徒的供養款、奉獻金。爲了供養師父,還有的弟子賣房、賣廠來籌集錢款。

然而,這些錢並不足以滿足吳澤衡奢靡的生活。他斂財的手段不斷翻新,數額更加巨大,卻讓虔誠的信徒們悉數買單。

——吳澤衡宣稱自己的字畫具有“能量”,能保佑平安,並授意袁某進行銷售,數名弟子分別以10萬元至50萬元不等的價格購買吳澤衡的三幅字畫。

——吳澤衡謊稱自己有一批稀有的黑檀木印章,經過其“加持”更加珍貴。多名弟子受其蒙騙,花費53.8萬元購買了11枚印章。經調查,這批印章系吳澤衡以288元的單價從淘寶網上購買。

——吳澤衡在微博上發布消息稱,自己有250萬元罰金未向法院繳納,要向弟子“借款”。弟子們爲他發起“全球募捐”,募集300余萬元。然而,吳澤衡並沒有繳納罰金,而是將錢用于購買個人理財産品。

據介紹,吳澤衡授意弟子開辦專賣佛具的“毗盧性海服務中心”,自己按50%占股從中抽頭。爲了擴大佛具銷路,他制造散布災難謠言,向弟子兜售經其“開光”的法器“戒壇方”,成本不到百元卻賣到上千元的價格,並強制攤派銷售任務,從中牟取暴利。事後,一名購買了十個“戒壇方”的弟子詢問爲何沒有發生災難,吳澤衡辯稱,“師父用法力把這個地震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了。”

此外,吳澤衡讓弟子們出資幾百萬元在深圳開了一家“弘熙禦膳館”,他以有“流傳千年的古秘方”的知識産權占股50%。他號稱對每位顧客都按照五行、生辰八字挑選食材和用膳時間,是所謂“全息養生”的理念體現。不少弟子被迫“慕名”前往消費。

經調查核實,這家禦膳館共有7道菜,價格從2000多元至6000多元不等,卻均爲普通食材所制。其嚴格保密的“烏雞膳”“健腦膳”等秘方中,還發現有制川烏、附子、細辛等國家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的中藥材。

據調查統計,吳澤衡涉嫌組織、利用邪教組織詐騙財物,共計非法獲利690余萬元。

編寫“應急預案”對抗執法弟子血淚控訴呼籲嚴懲

“吳澤衡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正法傳承,卻做著違背佛法教義、更違背人倫的事情。希望法律給他應有的懲罰!”——弟子尹某

近年來,陸續有群衆舉報吳澤衡及其“華藏宗門”宣揚歪理邪說。有網民成立“全國揭批吳澤衡聯盟”,控訴“華藏害我工作丟失、流離失所”,家人因修煉“華藏”而離家出走、家庭破裂。

同時,吳澤衡編造的種種謊言也被一一拆穿——

相關部門查證發現,“華藏宗門”並未在有關部門注冊登記。佛教協會也證實,吳澤衡不是在冊佛教教職人員。

對于吳澤衡自稱“11歲入山修行”的說法,多位吳澤衡的同鄉表示,他出生後一直在老家讀書,初中未畢業就回家務農,1983年才離開家鄉。

對于吳澤衡與少林寺的諸多“淵源”,少林寺前任方丈釋素喜在1991年曾專門開具證明予以否定。少林寺現任方丈釋永信表示,吳澤衡“與少林寺毫無關系”。已故德禅法師的弟子釋永成證實,“作爲德禅法師身邊弟子,不知少林寺有吳澤衡這麽個人,其說法爲子虛烏有”。

經專業部門鑒定,吳澤衡號稱自創的論著《論心》,從核心觀點、基本結構到文章標題、行文風格,75%以上的文字均系抄襲、剽竊他人論著。他的《點亮心燈》《宗門品》《生命的本質》等均爲非法出版物,既包含僞科學成分,又帶有邪教色彩;其“絕對正統、絕對唯一、絕對真理”的說教,與邪教的做法並無二致。

事實上,吳澤衡十分清楚自己並非佛門中人,“華藏宗門”並非正教傳承,造下種種罪孽涉嫌違法犯罪,遂與其弟子們采取了一系列與政府對抗的措施。

自2010年開始,吳澤衡極力歪曲自己入獄的真實原因,聲稱他是因爲給中央上書治國方略、主張將“華藏宗門”立爲“國教”,所以遭到“宗教迫害”,以此在國際上謀求支持。在其海外弟子的活動下,美國17名議員聯名給中國駐美大使去函,要求停止對吳澤衡的“迫害”。

吳澤衡將公安機關查處“華藏宗門”不法行爲故意混淆爲打擊“慈善”活動,授意“首席護法”孟某編寫《華藏宗門突發事件總體應急預案》,規定以保護上師吳澤衡爲重,分爲一、二、三級預案,設定各種應對辦法。例如,如果吳澤衡24小時內無法主持宗門事務,就要及時通知各地信徒,分批次到事發地聲援,並通過發布海外信息,爭取各大組織的聲援和輿論支持。

吳澤衡還聘請北京某律師爲弟子們傳授“圍觀改變中國”:到派出所圍觀,並在網上公布派出所電話;記下警察的姓名和警號,最好錄音錄像,盡快發到網上;可以到法院起訴派出所,如果不立案又是一條新聞,外媒炒作可以“震懾”中國政府。

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廣州光孝寺方丈釋明生指出,吳澤衡的“華藏宗門”“于戒、于理、于修、于證,都不符合佛教規範,是不折不扣的附佛外道”。

如今,隨著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吳澤衡和他的“華藏宗門”邪教組織即將接受法律的莊嚴審判。

“應當看到,改革開放以來,物質水平不斷提高,人們精神上還有所欠缺。但吳澤衡不是好好地引導,而是利用人們精神空虛、生活出現問題,傳授一些邪知邪見。”釋明生說,“邪教是對人心的一種蠱惑和贻害。依據吳澤衡這種歪理邪說去修行,不但得不到正果,還會贻誤身心、耽誤事業,是非常危險的。希望廣大民衆清醒認知,正信正見,讓自己的人生走上一個光明的前途。”

 

發布時間:2015/7/16 11:15:00,來源:新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5    44    4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