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新聞1+1》:揭秘邪教“華藏宗門”洗腦騙術

 

人本網藝術鑒賞

《新聞1+1》2015年7月16日——那些信邪的人!(節目導視)

解說:

佛祖轉世,皇帝轉生,可預測未來,能控制地震,這樣的騙術爲什麽還能騙到人?

辦案民警:

就說這個你行爲上比如抽煙啊,喝酒啊,這都是相,這都是空的,你只要心修好了,就可以了。

解說:

銀行高管,企業家,藝術家,碩士,博士,高學曆人員,他們爲什麽甘願被一個滿嘴謊言的人奴役?

受害人:

說自己在國際上面會有什麽樣的地位或者影響,還說過就是國家領導人都必須要聽他的話。

解說:

全能神,華藏宗門,一波又一波的邪教滋生,帶給我們怎樣的警醒?《新聞1+1》今日關注:那些信邪的人!

評論員白岩松:

您好觀衆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今天有兩個大新聞都跟加著引號的大師緊密相關,一個大師是氣功大師王林,他被警方帶走了,那究竟是東窗事發啊,還是協助調查,還是其他什麽樣的因素且聽下回分解。

另一個大師加著引號的就是邪教的教主,他姓吳,其實這條新聞在電視台,包括平面的媒體網上都已經傳播很多了,大家有的時候一方面會生氣,另一方面也會驚訝,爲什麽會有那麽多的人去信這個明顯就在說謊話連篇的人呢?其實坦白的說,這樣的大師我們過去有,今天有,可能明天還會有,關鍵是我們自己如何能成爲不信邪的人,來,接下來咱們就從邪教的教主開始說起吧。

解說:

佛祖轉世、皇帝轉生、能預測地震、會遁術,如果有人宣稱自己擁有這樣驚天的身世和本領,我們第一反應他必定是個騙子。而吳澤衡,正是利用這樣的騙術,在上個世紀90年代創立了一個名爲“華藏宗門”的邪教組織,並發展了數千名海內外信徒。

近日,廣東省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吳澤衡等五人,涉嫌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強奸罪,詐騙罪,生産、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因此,吳澤衡和他的邪教組織,再次進入到公衆視野。

辦案民警:

核心成員長期圍繞在師父身邊,在珠海這個生活,其他的呢,大部分弟子都是分布在這個全國其他的大概有10余個省市的樣子,他是通過教首吳澤衡發號指令,核心弟子然後向下傳達實施。

解說:

在“華藏宗門”內部,分工嚴密,甚至在多個省份還有專門的協調員。而被弟子們尊爲"上師"的吳澤衡對這一組織擁有絕對的控制權和領導權;他甚至編纂了《華藏宗門宗脈世系表》、《戒律度》以及《戒品示》等書籍影像,對弟子進行控制。

受害人:

(違背戒律)後果就是吳澤衡就說他會得什麽什麽病,然後最後要死掉,也有要退出宗門的,因爲一些事情,但是吳澤衡就會恐嚇我們,就說他,他的下場就會不好,到最後還要回來去找他。

解說:

吳澤衡宣稱佛教末法時代來臨,華藏宗門是正法,加入華藏宗門不必恪守傳統佛教的戒律,只要修心就行。

辦案民警:

就說這個你行爲上,比如抽煙啊,喝酒啊,這都是相,這都是空的,你只要心修好了就可以了。所以這樣就吸引了很多的這個對佛教感興趣的人加入。

解說:

根據專案組的調查,吳澤衡涉嫌的四宗罪中,有一項就是詐騙罪,這其中既包括他利用信徒的崇拜,騙取價值共計150多萬元的兩套房産,也包括近幾年來收受的40多萬元供養費、過節費。

辦案民警:

很多地方有一些比較貧困的地區,這些弟子他的收入都很低,他可能每個月或者是說逢年過節給吳澤衡可能是把他平均每個月收入的一半,都拿出來給吳澤衡了。

解說:

在弟子們面前,警方從吳澤衡家中搜出幾百萬元現金,和多塊名表,讓虔誠的弟子瞬間信仰崩塌。不僅于此,他甚至利用互聯網,在國際上制造宗教迫害假象,在網站上宣稱這項運動在其它國家地區深受擁戴,而在本國卻屢遭打壓甚至迫害。

辦案民警:

他經常在這個微博,博客等等這些網絡上面,互聯網上,這個抨擊我黨和國家的制度,對一些這個社會的熱點問題經常進行負面炒作,來歪曲和這個扭曲我們這個執法部門和這個政府部門這個工作。來達到就是提升自己這個,提升自己這個思想,就是他對政治的一個思想的這個效果。

白岩松:

這個教主不是一個小騙子,算是一個比較大的騙子,但凡這個比較大的騙子其實都非常在意細節,他也不例外,他有很多的細節,比如說出的相關的書,然後爲自己還做宣傳片,甚至還有專門的幾道菜等等等等,甚至還有著名的一些托兒,不是說什麽明星,你看這是銀行家,這是成功人士等等等等,但是等到這個沙灘退去了,突然發現他根本就沒穿衣服,但是我們來看雖然沒穿衣服。但是這個騙子還是犯的很多很多的問題,他涉嫌的罪名有第一個大家可能不是很熟,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這個一會我們會請專家爲我們解讀。接下來是強奸罪,這個大家可能還有點含糊,有很多不是說是自願或者是被騙的嗎?但是他對不就犯的人在水裏面下迷藥。詐騙罪,看他那麽多的錢,編的很多的謊言,把錢都弄到他自己家裏了。生産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弄了幾道所謂的菜,然後這裏包括藥,裏面還添加了不該添加的東西。好,針對這幾個涉嫌的罪名,接下來我們要請教一位專家。他是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的院長曲新久曲院長您好。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院長曲新久:

您好。

白岩松:

我想今天好多人看到他的這四項罪名,後三項相對好理解,但是第一項你看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該怎麽去理解?從他的行爲當中。

曲新久:

邪教組織是在當代社會也經常能夠看到的一種犯罪組織和黑社會組織和恐怖組織並列的一種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組織。那這種主要就是說像神化教主,宣講世界的末日,對教徒進行精神和肉體的控制,實施內部很強的這種暴力手段或者是很強的紀律性來發展和維系自己的成員,進而借助這樣的組織擾亂秩序,主要是這樣一種組織叫做邪教組織。

白岩松:

但是這個罪名叫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該怎麽理解?

曲新久:

他主要組織這樣一種邪教的組織,或者利用這種邪教的組織,破壞擾亂社會秩序比較常見的比如說組織違法遊行示威,組織沖擊國家機關,組織出版非法的出版物,這樣一些行爲它可以構成,還包括像組織這樣的組織拒絕履行法定的義務等等,可以構成這個犯罪。

白岩松:

也包括他還會在內部設置所謂應急的預案,來對抗,比如說警方的查處或者等等也都算在這個罪名裏是吧?

曲新久:

是這樣的,他是一個構成要件。

白岩松:

那接下來由您對他整個這個前因後果了解,涉及到這四個罪名,您覺得這種量刑尤其第一個這種量刑在法律上是怎麽規定的?

曲新久:

按照我們國家刑法規定,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它是要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如果情節特別嚴重可以處到七年以上到十五年的有期徒刑。

白岩松:

在依法治國的背景下,這兩年其實我們發現類似這種邪教的組織也是此起彼伏,經常會冒頭的,我們該如何用法律去更好的讓這種邪教慢慢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你覺得該就像有人說的,是不是更重的去定一些罪還是怎麽著?

曲新久:

目前法律規定這個法定刑其實是罪行相當的,還是合適的,那麽只是司法機關要加強對這種犯罪的打擊,在法律規定的法定刑的幅度範圍內相對予以從重處理,但也要根據不同的情節,對首要分子肯定要重,像這種所謂的教主,對骨幹分子要嚴厲的打擊,要對一般的脅迫群衆參加的要進行教育,那麽這樣一來多管齊下,但更重要還要教育民衆,要遠離這種邪教組織,因爲當代每個人是獨立自由的,不能把自己的靈魂,把自己的肉體,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一個邪惡的組織。

主持人:

非常感謝曲院長從法律方面帶給我們的解析。其實剛才曲院長在最後的時候談完法律問題的時候,也提出這樣的期待,很重要的一個問題是我們自己,如果我們都更有科學素養而不去輕信的話,其實它是沒有這種邪教生存土壤的,但是可惜後面是有很多的感歎號的,接下來我們就透過這個教主去關注一下爲什麽會有那麽多的人還真信邪呢?

解說:

在吳澤衡創辦的邪教組織——“華藏宗門”裏,不但發展了數千名海內外的信徒,而且他們中不但有銀行高管、企業家、藝術家,更有博士、碩士文憑的高學曆人員。那麽,吳澤衡爲什麽能讓他們對自己的邪教思想深信不疑呢?

受害人:

他平時就說他是佛教最高的修成的代表,比如正大佛的轉世。還會說一些天地人三界都是由他掌握,甚至我們這些人的命運都是由他掌握並改變。還說他自己有宿命通、天眼通。就是能知道各種預測未來,甚至像地震這些他都可以去控制。

解說:

控制地震、預測未來,佛祖轉世、皇帝轉生這些看似荒謬又玄乎其玄能力、身世,卻都是吳澤衡對自己“高人”形象的包裝。他還制作了名爲《覺者》的宣傳片,宣稱自己7歲承曹洞禅門高僧德真、德智大和尚接引,11歲入山隨師修行、習武、研讀兵法,“19歲在武夷山閉關49天後證悟了無上菩提”“他是三十二世輪轉王,要將正法還諸天”整個宣傳片畫面精美,文字精致,並有中文、英文、日文三個版本。八

解說:

除此之外,吳澤衡還宣揚自己是釋迦牟尼第88代、禅宗第61代、少林寺永化堂子孫僧系第32代衣缽傳人,還有各種輝煌經曆也被傳的神乎其神。

受害人:

比如說他是說過他自己在牛津大學拿過哲學的博士。甚至在清華、北大這些院校裏面都當過教授。甚至說自己在國際上面會有什麽樣的地位或者影響,還說過就是國家領導人都必須要聽他的話。

解說:

在神化的包裝及口口相傳下,許多人慕名而來,請求拜吳澤衡爲師。而在平時讓弟子們參學時,吳澤衡也會暗示弟子們的福報都是他賜予的,不聽師父的話會有報應。

受害人:

比如說像有些人比如生病,他就會說這些病是他在通過他們那些調治而好的,用他的法力去幫忙把這些病給治好。甚至就會告訴一些人,如果不聽他的話的話,可能我們就會有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

解說:

這些言論讓笃信佛教、相信因果報應心理的信徒們漸漸喪失獨立思考能力,並淪爲師父精神上的奴隸。

受害人:

是從內心深處的一種害怕,因爲對于信佛的人來說,他們會很相信因果。他也就是抓住你這種心理,也會害怕,就是自己或者自己的家人受到詛咒。

白岩松:

其實你看這個騙子很重視給自己包裝,什麽第88代釋迦牟尼,牛津大學哲學博士,清華北大教授,然後多種神通、給大領導治病,其實再看看他自己,1967年出生,16歲離家,然後1991年被收容審查,2000年的時候判刑11年,2011年他出來,出來就繼續趕緊去又給自己編造了這麽多的故事,因此這個過程有很多讓大家深思的地方,接下來我們就要請教一位專家,北京反邪教協會副理事長黎明,理事長您好。

北京反邪教協會副理事長黎明:

主持人您好。

白岩松:

其實今天好多人在看這樣的新聞的時候,都覺得這個吳澤衡編的很多故事簡直太荒唐了,稍微有點常識的話都不會去信,但是現實中卻有那麽多的人真的去信,您覺得爲什麽?

黎明:

我覺得他們這些教主們包裝雖然拙劣,但是他們在欺騙人的手段上還是很高明的。他們從來都是掩蓋自己真實的目的,讓這些人在接觸自己的時候,不了解他的真實目的是什麽。

白岩松:

但是你看從他2011年從監獄裏出來就開始忙活這些事,但是這些事爲什麽直到今天好像才突然被捅破了,他可以持續那麽長的時間,而且來來往往的人那麽多。

黎明:

我覺得是這樣的,就是說這些人剛才我說了,因爲不了解他的真實目的,一旦陷進去以後,他會完成一個洗腦的過程,首先任何邪教都是這樣,要打破你原來的一些觀念,一些看法,甚至一些正常的一些常識性的東西他要給你打破。比如說像法輪功,我們都相信科學,那麽它就會批判科學,他說他比科學還要高,你科學治不了癌症對吧?而我們這些功法就能治好癌症,就打破你原來的東西,然後灌輸邪教的一些東西,這個灌輸過程中應該說很厲害的,完全是單向的。最後固化,就是他長期的灌輸以後,形成一個固化的模式,這些人已經簡單的就不會自己思維了,完全沒有自己的語言,我們接觸好多受害者,他們都沒有自己的語言,他們一說話就是教主說的話,重複那些話。

白岩松:

已經習慣被帶進這條思維的模式裏頭了,因此他形成了一種完完全全的控制,接下來我們就繼續去關注這種控制。

解說:

在進行了全面的包裝之後,許多深陷其中的信徒無法洞悉吳澤衡的真面目。據檢方指控,吳澤衡涉嫌的另一宗罪名就是強奸罪,而他強奸的對象恰恰是那些對他無比崇拜的年輕女弟子。

受害人:

當時候是在他家佛堂,然後他在我手上就寫的我的法號。

解說:

任某就是吳澤衡的女弟子之一,她在控訴書裏寫到,吳澤衡稱若要修行圓滿,必須與上師也就是他本人發生性關系,其後吳澤衡長期對她進行奸汙,致使她兩次懷孕並流産。

除了任某,在吳澤衡身邊有十多名女弟子,組成了專職的秘書組,每天輪班貼身服侍吳澤衡,吳澤衡以皇帝自居,給她們起了有含義的字號,封爲妃子。26歲的余某,由于有著大學文化,她剛加入華藏的時候任吳澤衡的秘書,然而不久她就遭到了吳澤衡的強奸。

受害人:

首先是男女雙修可以幫你馬上去成就,你在修行方面會有很大的提高。第二他就會說前世姻緣,會說以前你是我什麽什麽妃子,或者是我的終生伴侶,類似這些去欺騙你,然後會再(要你)跟他發生性關系。

解說:

爲了控制余某,吳澤衡以違背師命就會立即得絕症死去進行恐嚇。在他的精神控制和心理控制下,余某不敢反抗。

受害人任某:

我覺得他很可怕,就是說一個人他能夠去在這麽長的一段時間同時去欺騙這麽多的人。

解說:

除了騙色,還有騙錢。吳澤衡有一套自己的生財之道,比如收取拜師費、奉獻金、開光法器、辦培訓班等。

然而這些並不足以滿足他“皇帝”般的生活,除了供養,吳澤衡還做“買賣”,並強制攤派銷售任務。

受害人:

師父說了2012年是世界末日,然後徐州會有地震發生。還會是一個大地震,然後弟子們都要買“戒壇方”才能避難。並要求我買十個,我記得一個是1280塊錢,我說這個戒壇方是師傅開過光的,說很靈。

解說:

這上千元的戒壇方而事後據警方查明,這些印章是吳澤衡以288元單價從淘寶網上購買的。近些年來,吳澤衡又玩起了斂財新名堂。他授意弟子在深圳開了一家禦膳館,銷售所謂能治病養生的膳食,禦膳館只有七道菜,每道菜的價格從兩千元和六千元不等,這其中僅一碗糖水價格就高達兩千多元。

弘熙禦膳銷售主管張某:

因爲這個時間在轉,空間也在轉,是吧。那麽你的命運也在轉,你的時空點也在轉,吃膳食的那個時間和坐的方位都是有講究的,我們叫時空,我們叫全息。這個時候你的運氣最好,就是對你來講就是最佳最佳的。

解說:

2013年,吳澤衡以法院對其執行250萬元罰金爲借口,在微博上向全球信徒“借款”繳納罰金,事後將信徒彙入的300多萬元錢款全部據爲己有,並將其中的一部分用于理財。

白岩松:

面對很多受害人感覺就是哀其不幸,但是歎其輕信,對于個別被騙了之後,還開始站到他身邊幫助的人,那就要怒,怎麽說,叫怒其幫忙了,因爲他也開始變成了加害者,接下來我們繼續連線北京反邪教協會副理事長黎明,黎明先生您覺得很多人之所以信邪教他背後的根源是什麽?

黎明:

我覺得和這個社會轉型期,這個社會的變化,這個思想多元化,經濟成份的多樣化,社會生活方式的多樣性和變化,這個都會使得一些人信仰和精神狀態發生變化。許多人都有要求,有一種安全感和歸屬感,這種時候邪教往往會乘虛而入,你要睡覺我就給你一個枕頭,大家好像對邪教,我覺得還是不夠認識。

我們知道的邪教都是從書本上,從新聞裏面看到的邪教,面目猙獰,可是我們知道在現實生活中邪教其實是很溫柔的。你想它如果是很恐怖,別人就不敢靠近了。

白岩松:

沒錯,它是很講究方法的。

黎明:

對,很講究方法,它都是。

白岩松:

而且格外在乎細節。

黎明:

全能神教,甚至都會到村裏面拿著欠款去救濟那些生活上有困難的人,所以在我們社會中相當多的人,特別是處于弱勢群體的這些人很需要這種關心和幫助,這個時候邪教。

白岩松:

它就乘虛而入了,這屬于披著羊皮的狼。最後還有一個問題,我聽到也有人說,說邪教現在似乎招了很多人,那麽是不是跟我們很多這種在宗教自由情況下,和我們很多其他一些的正教沒有更多地去努力有關系呢?這種說法您怎麽看?

黎明:

我倒不這麽看,首先說正教是我們批判邪教,揭露邪教和邪教鬥爭的應該說很重要的力量。因爲正教像基督教、佛教都非常痛恨這些邪教,這些邪教都在打著他們的旗號去敗壞他們的名聲,是不是?它是一支很重要的力量。但是這個我們還繼續要和宗教聯手來和邪教做鬥爭這是沒問題。但是並不是說你發展正教,有的人就說,我們正教發展不夠,好像發展正教就能解決邪教的問題,不是這樣的。

白岩松:

時間到這了,謝謝您,但是最後一句話要說兩個字科學,我們要信科學。

 

發布時間:2015/7/19 9:16:00,來源:中央电视台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5    44    4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