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邪教組織傳播歪理邪說的途徑和控制措施

文潤玉

 

人本網藝術鑒賞

據有關組織統計,目前全世界有邪教組織1萬多個,信徒數億,在中國也出現了法輪功、全能神、“呼喊派”、“門徒會”等邪教組織。並且在特定時期,譬如法輪功邪教組織曾經在華夏大地風靡一時,其傳播範圍和蠱惑人群從現代大都市到偏僻鄉村,從高級知識分子到市井“販夫走卒”,幾乎無所不包,其地域影響之大,“妖言”惑衆範圍之廣,對信衆精神控制之深,至今值得我們深入思考。甚至直到今天,即使法輪功組織被中國政府禁止十多年後,其鬼魂魅影在許多地方如鬼火般時有出現。邪教組織及其歪理邪說之所以能在社會上傳播開來,原因很複雜,本文擬從社會文化傳播角度分析邪教組織傳播的途徑及其防控措施。

一、邪教文化是人類亞文化體系中的一種劣質文化

人類社會的一切思想觀念和認識,無論真理還是謬誤,從本質上來講,都是人類社會實踐的産物。邪教作爲一種特殊的社會文化現象,它扭曲變態的反映了特定群體的文化認知能力,從文化層次來看,邪教文化是人類亞文化體系中一種劣質文化。在中華民族泛宗教文化的曆史淵源中,無論官方或者民間,考察邪教社會危害性的內容,遠遠超過辨析其歪曲宗教學說的內容。

法家學派著名代表人物韓非子在《說難》中指出;“凡說之難,在知所說之心”。邪教組織之所以能利用歪理邪說蠱惑人心,控制信徒,讓衆多信徒爲追求他們所謂的理想(成仙成佛、消災避難、躲避世界末日、圓滿等)狂熱癡迷,甚至願意傾家蕩産、六親不認、亡命舍身、集體自殺等極端行爲,在一定意義上說明他們的歪理邪說對某些特定群體而言,其抓住了信衆的心理需求,能夠滿足他們的特定願望。同時,邪教組織在傳播自己的歪理邪說時也充分利用了信衆心理上固有的民族文化傳播途徑,以利于其傳播。因此,要防控邪教,不但需要在理論上批判其歪理邪說,正本清源,更需要分析其文化傳播途徑特點,探索影響邪教傳播的各種社會文化因素,在此基礎上制定有效措施,截斷其歪理邪說“毒素”傳播的渠道,防止其大面積潰散、糜爛。

二、邪教歪理邪說傳播的幾種途徑和防控

在不同文化背景産生的各種邪教組織及其理論,其傳播方式、傳播特點也不同。在中華文化體系中,邪教組織及其歪理邪說主要通過血緣地域,氣功宗教,現代傳媒等幾種途徑傳播。

1.通過血緣、地緣等關系來傳播

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先生曾在其著作《鄉土中國》中認爲,中國社會是典型的“熟人社會”。在以“血緣”爲基礎上所形成的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關系其特點就在于交往主體之間具有自然的血緣聯系。除血緣關系外,中國人生活中的另一大關系則是地緣。所謂“地緣”,是指在一定的地理範圍內共同居住、活動而交往産生的人際關系,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鄉親”關系。其親疏遠近是與彼此間的居住距離成正比的,距離愈近則關系愈近,也就是常說的“遠親不如近鄰”。因爲熟悉,所以信賴。按照常識,我們常說的“小道消息”(非官方信息)在以血緣和地緣爲特點的人群中傳播最具有可信度和最易被接受,邪教組織及其歪理邪說的擴散,這一心理文化特點就成爲了最廣泛並有效的途徑之一了。

考察邪教組織及其歪理邪說的傳播,我們會發現一個顯著的特點就是利用血緣、地緣等關系來傳播以實施其目的。他們借助親友關系、同鄉關系、鄰裏關系,采用種種手段,進行面對面的直接傳播,與受衆展開深層溝通,這也是其他邪教傳播的最基本、最便捷的渠道和途徑。譬如近期發生的山東招遠血案,幾個犯罪嫌疑人張立東、張帆,張巧聯、呂迎春就是直系親屬和老鄉關系。邪教有關調研材料也證實,邪教的傳播主要是通過親戚、朋友以及周圍鄰居、熟人進行的,傳播的主要對象也是親戚、朋友、鄰居等熟人。因此,在防控邪教組織及其傳播渠道時候要特別關注邪教成員的親屬、朋友、老鄉圈子,調查控制的越早,截斷效果就會越好。

2.打著宗教、氣功等幌子秘密傳播

邪教組織及其教義的反社會,反政府性質,決定了“邪教”一直被主流文化和統治者視作反正統的“歪門左道”,它們大致經曆了異端宗教,秘密教門,會道門幾個階段。但是無一例外,他們幾乎都在地下秘密活動,大多采取秘密結社的方式,並有較強的反主流、反政府的傾向。盡管有的邪教組織在某些地區、某些期間可能處于公開半公開狀態,但從總體上看,邪教主要還是在秘密狀態下生存。地下傳播的特點,決定了此類組織必須擁有比較嚴密的組織體系,管理章程,他們任命骨幹,分級設立機構,行動詭秘,讓人難以捉摸。

爲了生存,邪教組織大多會打著基督教、佛教、道教或氣功“靈修”的幌子,這些傳統宗教,基本上都是被官方認可和支持的宗教,高舉這樣的“旗幟”,邪教組織在傳播過程中遇到的阻力會較小,風險也會大大降低。從表面上看,它們制造“勸人向善、與人爲善”的假象,與中國傳統文化的主流價值觀相吻合,具有極大的迷惑性。譬如法輪大法公開宣揚的都是“真、善、忍”等內容。另外、邪教教主在演講、發經文和日常談話中,一般也不會號召信徒從事反傳統,反社會的殺人,吸毒,酗酒、暴力等方面的活動,但是在關于“護法,除魔”等活動會做出暗示,讓信徒自己爲了信仰,自願去“舍身取義”消除業障。事實上就是以蒙蔽的手段利用了教徒的信仰,以實現自己的政治經濟上罪惡野心。

在政府查禁後,爲防止受到打擊處理,邪教組織會在地下秘密建立組織,培養骨幹,傳播歪理邪說。邪教組織的活動轉入地下後會更加詭秘,並逐步形成一套獨特的便于秘密聯絡、傳播的系統。部分骨幹或頑固分子還往往改變原有邪教組織的一些邪說,自立門戶,建立以自己爲教主的新的邪教組織。如1989年初,原“呼喊派”骨幹趙維山自稱“能力主”,建立了“永源教會”,後改稱“東方閃電”、“實際神”、全能神。因此,對各類不管打著什麽旗號的新興宗教組織和類似團體,政府有關管理部門都要有高度的警覺性,時刻監控這類組織的言行活動,發現其不端苗頭就要給予揭批並對其堅決打擊。封建社會當政者治理邪教的措施“不管教不教,只論匪不匪”的措施今天仍然值得有關部門借鑒。

3.利用傳統媒體、新媒體等手段公開傳播

媒體作爲一種方便快捷的傳播手段,邪教組織自然不會放棄。無論是傳統媒體報紙,雜志、廣播、電視,還是現代媒體,都是邪教組織想法設法都要展示自己存在的平台,特別是網絡時代的各類社交平台,QQ,微信,飛信,易信等都是邪教組織經常利用的傳播工具和途徑。

一是使用報紙、雜志、廣播、電視等傳統媒介傳播。邪教組織利用手中的財力,不惜血本利用傳統媒介傳教,如2005年逃到美國的趙維山,僅在2013年就斥資1000多萬元,在香港的多種中英文報紙上刊登廣告,並買下一些街頭攤位,向路人發放全能神教宣傳資料。2013年1月,全能神在台灣就花了一億新台幣的廣告費,在台灣《自由時報》、《聯合報》等各大報紙上持續打一年半的廣告,半版、整版甚至兩個版的廣告都有。

二是利用互聯網、移動網絡在內的新興傳播媒介。借助這些媒介傳播信息速度快、範圍廣、影響大的特點和優勢進行傳教,發展迅速。隨著現代科學技術尤其電子技術的高速發展,以網絡爲代表的各種新興媒體不僅被傳媒業爭相應用,而且也成爲國內外各種邪教滲透勢力借助的工具,其傳“教”方式、特點出現了新的變化。特別是網絡傳播借助互聯網技術,大大提高了信息傳播速度,還能實現傳播者和受衆之間的雙向互動傳播。目前,邪教組織越來越注重網絡傳播的運用,發揮了其他傳播手段所難以起到的特殊作用。它們通過互聯網上傳、下載邪教信息,接受邪教組織指令。如“全能神”的趙維山爲發展和控制國內的信衆,在美國就經常通過互聯網以電子郵件形式向國內發送指令,這些電子郵件,一般由專業技術人員加密二十多層,接收者通過自己的密碼才能破譯出來。爲此,全能神的各級組織中,還專門設立了電腦組這一職位。

鑒于此,在電子媒體時代,防範邪教傳播的手段要不斷隨著時代進步而改進,網上邪教輿情監控必須適時跟上,絕不能在新媒體時代讓邪教組織有機可乘,趁機宣傳歪理邪說。

 

發布時間:2014/10/20 21:08: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2    41    4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