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判死刑了我們也不會死”說明了啥?

余峰

 

人本網藝術鑒賞

8月21日,山東招遠涉邪教故意殺人案由煙台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張帆等人在法庭上拒不認罪而且說“我不認爲她是受害人,她是‘邪靈’。我是神自己。我能區分‘惡靈’和人類的靈魂。判死刑了,我們也不會死。”他們的言行使我們看到了:

——邪教的精神控制超乎尋常

針對“故意殺人罪”的指控,張帆的反駁是這樣的:自己只是“正當防衛”,原因是被害人用“超自然”的“邪靈”襲擊了自己的功友呂迎春。稍有常識的人都會知道,在法院庭審中,一切以證據爲依據,以法律爲准繩,但是張帆卻張口“超自然”,閉口“邪靈”。自己無緣無故把一個素不相識之人活活打死卻說成了“正當防衛”,讓人不禁感慨,全能神對于教徒的精神控制達到了何種程度。筆者接觸的法輪功癡迷者大多數不但自己不敢提李洪志的名字,而且聽到別人說到“李洪志”三字他們都會全身顫抖。可見邪教的精神控制多麽厲害,這也是許多人難以擺脫邪教束縛的原因之一。難怪有人說“邪教是精神鴉片”,一旦涉入可能要用終生的努力去擺脫,因此遠離邪教,抵制邪教才是更好的保護自己,保護家人。

——失去正確認知是邪教洗腦的必然結果

5月26日,張帆用拖把在樓道裏打死了自己家名爲“路易”的狗,理由是呂迎春感覺不舒服,認爲它是“邪靈”。一個人身體有恙怎麽可能與風馬牛不相及的貓、狗有關系?山東龍口一位前“全能神”教徒中途欲退出,也被他們視爲“邪靈惡魔”;本次血案其他給了電話號碼(今後有可能發展爲“全能神”)的人被認爲是“可救”之人,對于拒絕提供號碼的受害人吳碩豔視爲“邪靈”,而後群起“除魔”將一個鮮活的生命活活打死。完全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強盜邏輯。他們之所以喪失正常的認知能力就是因爲長期受邪教封閉思想的洗腦形成了一種“邪教思維”(即一切以邪教歪理邪說作爲判斷實物好壞的准繩)。全能神如此,門徒會、法輪功等邪教人員自殺,自殘,殺親人“除魔”的那個不是這樣?

——“法律無用”是信徒犯罪的主要根源

教唆信徒擾亂社會秩序,違法亂紀甚至和政府作對是所有邪教的共同特征,也是邪教教主的真正目的。那麽他要實現這個目的向信徒灌輸“法律無用”論自然就成了邪教教主的法寶,他們都把“圈內”信徒說成“神”或“神的人”,把“圈外”人士稱作“人”或“凡人”,在這種思想基礎上久而久之,信徒就把自己當成了“神”或“神的人”從而把自己和社會隔離開來,在邪教教主抛出的“法律無用”等言語煽動下教徒就會自命不凡、無視法律、爲所欲爲。如法輪功給學員灌輸的“人間的法律只能管凡人管不了大法弟子”歪理邪說致使多少學員違法亂紀,危害社會。“5.28”血案庭審中被告人張帆之所以說:“判死刑了我們也不會死”。一方面體現了邪教教徒心存僥幸的心態和飛揚跋扈的囂張氣焰,另一方面就是“法律無用論”在作祟,因爲她始終把自己當成了“神”,也許她認爲人間那顆正義的子彈是打不死她的。這正是許多邪教人員藐視法律的心理原因,可見大力普及法律知識多麽重要。

——喚醒民衆遠離邪教任重而道遠

建國以來全國人民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祖國建設日新月異,人民的生活水平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可是總有一些別有用心之人利用邪教組織欺騙群衆、危害家庭、危害社會。因此要想人民幸福安康,社會和諧穩定只有喚醒民衆,大力開展科普宣傳和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動,動員全社會遠離邪教,徹底鏟除邪教。然而鏟除邪教並非一日之舉,需要全社會齊心協力,常抓不懈,俗話說“邪不壓正”無論是那種邪教,不管它多麽囂張,最終必然會滾出曆史的舞台。

 

發布時間:2014/12/16 14:06: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3    42    4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