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宗教

佚名

 

人本网艺术鉴赏

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依据刑法和法轮功的犯罪事实,明令取缔法轮功。10月30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了《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全国城乡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地揭批法轮功邪教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坚持教育与惩治相结合方针,团结、教育绝大多数被蒙骗的群众,使98%的受骗者摆脱了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从法轮功邪教组织中解脱出来;对李洪志发出了通缉令;对极少数蓄意破坏社会稳定、构成犯罪的组织者、策划者、指挥者和骨干分子,坚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广大人民群众在这场斗争中认清了李洪志的真实面目和法轮功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反国家的邪恶本质,提高了识别邪教的能力。这场斗争对维护社会稳定,促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产生了重要影响。

然而,国外一些人不甚了解法轮功及其对人民和社会的危害,受某些舆论影响,对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一也存有疑惑;也有人不顾基本事实,不顾中国人民的意愿,不仅一再为李洪志这样的邪教教主辩护,而且无端地指责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是什么“侵犯宗教信仰自由”,“侵犯人权”等等。最近,某些法轮功骨干分子也在散布这种论调,甚至在互联网上发表反动文章,攻击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是什么“违反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等等。这就有必要对这个问题作出回答。

首先,让我们看一看李洪志是怎么说的。李洪志是打着气功旗号起家的,但他很快宣称:法轮功(后改为法轮佛法、法轮大法)不是低层次祛病健身的气功,“不炼气”,是“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是“修炼”。他要求法轮功练习者不要再把法轮大法叫气功。李洪志认为,“往高层次上传功”,有“两大层次”:“世间法修炼”和“出世间法修炼”。他说,宗教所讲的世间法修炼和出世间法修炼都是“理论上的”,不能实践,而法轮大法是真正能够实践的。他说,世间法修炼的最高形式是人的身体“完全被高能量的物质所代替”;而出世间法修炼就是修炼成“佛、道、神”。他声称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在传这种“高层次的功”。李洪志反复声明:法轮大法不是宗教,没有宗教的形式、没有寺庙教堂,不烧香磕头,大道无形,等等。我们姑且不去探究这些说法的真实目的,这里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就是李洪志强调法轮功不是宗教。连李洪志都认为法轮功不是宗教,何谈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是违反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原则、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

法轮功的确不是宗教。李洪志不过是盗用了宗教尤其是佛教不少名词术语,建立和发展邪教组织,以实现他那不可告人的目的。法轮功与传统宗教有着本质的区别,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

第一,崇拜对象不同。宗教崇拜的是精神之神,认为神是一种精神的存在。在宗教徒看来,它无形无象,却至善至美,全知全能,无处无时不在。宗教学研究认为,宗教观念最初所曲折反映的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人类社会组织出现以后,社会关系成为精神世界的主要内容。人们由于对支配自己日常生活的自然力量和社会力量不能正确认识,又无法摆脱,于是产生了对“超自然力量”的信仰和崇拜。这种“超自然力量”被想象和描绘成这样那样的形象,亦即各种神灵。神灵崇拜经历了一个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最初出现的是“物神”或“自然神”。之后出现的是把现实的活人崇拜为神,即“人神”。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人们发现现实的活人和自然物一样没有超自然的能力,于是不再以现实的活人为神,把神看作是一种精神的存在,无形无象,但却全知全能。“人为宗教”就是在这样的神灵观基础上产生的。现在世界传统宗教所崇拜的对象就是这样的精神存在。

一切邪教最重要的一个特征是对活着的教主的崇拜,即把教主这样现实的活人捧为“神”或神的化身。美国“人民圣殿教”、“大卫教”、欧洲的“太阳圣殿教”、日本“奥姆真理教”等等,就是把教主这样的活人吹嘘成“全能的上帝”、“耶稣基督再世”,是“神”或“神”的化身,“浑身充满特异功能”、“可以预知未来,主宰宇宙”。李洪志也把自己吹嘘成“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他狂妄地宣称,释迎牟尼、耶酥基督、老子等都是“低层次”的,根本不能与他相比,他是主宰“宇宙众生”最高的“神”。他“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梯子—《转法轮》”,甚至给“宇宙众生、不同层次的神和人”开创了“生命环境”。他还把自己吹嘘成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科学家”。他说,法轮人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草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又说,法轮大法“把古今中外,天文、地理、历史、化学、物理、天文物理、高能物理、哲学,好像是很多范畴都概括进去了。这些理论你无论翻遍世界上所有的书,你学了世界上所有的学科,你都学不到。”从把现实的活人加以神化这点看,李洪志玩弄的不过是原始社会出现的低级粗俗的“人神”观念。这不仅是社会发展进步的一种反动,也是对传统宗教的裹读,是神灵崇拜对象的一种倒退。

第二,文化形态不同。宗教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吸收人类各种有益的思想文化资料,与政治、哲学、法律、文化、道德相渗透、包容,成为社会意识形态的一种综合体,是人类历史文化的一种积淀。

邪教则排斥人类一切优秀文化和进步思想,排斥人类共同的伦理道德原则,反对科学,蔑视法律。法轮功正是这样的邪教。李洪志鼓吹法轮大法是最高深的“宇宙佛法”,佛教的佛法只是他那“宇宙佛法”的一小部分;法轮大法是“富丽堂皇的大宫殿”,基督教不过是“非常小、简陋的小房子”;一切宗教都己过时,“不能度人”,甚至“是邪教”。唯有他的法轮大法“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是“正法”。法轮功尤其否定和排斥一切现代科学。李洪志宣称,现代科学是“站在一个错误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是“完全错误的”,甚至诬蔑“科学是邪教”。他反对信徒学习现代文化科学知识,把一切与法轮功不同的思想文化观点诬蔑为“魔”,煽动信徒加以反对。他编造和鼓吹的“末世”说、“法身”说、“法轮”说、“开天目”说、“层次”说、“圆满”说等等,不过是迷信邪说,是古代巫术的翻版和现代邪教的精神控制术。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不仅不能与宗教文化的内涵相比,更不能与现代科学文化知识相比。它是对社会进步和先进文化的一种反动,是一种反科学、反文化、反道德、反法律的文化垃圾。

第三,组织形态和活动方式不同。宗教组织是一个由信仰者自愿组成的、经过政府正式注册登记的合法社会团体,按照其教规章程在国家宪法法律范围内从事正常宗教活动和有益于社会的公益活动。国家保护宗教社会团体的合法权益。宗教组织既享有法律赋予的权利,同时也承担法律所规定的义务。

邪教的骨干是由以教主为核心的一伙邪恶势力所组成,有着严密的组织,采取诡秘的联系方式,一般不履行法定注册登记手续,违规违法进行诡秘的非法活动。其内幕不仅外人难以知晓,甚至一般信徒也被蒙在鼓里。法轮功正是这样的非法组织。法轮功,上有以李洪志为总头目的“法轮大法研究会”,下面在全国设有39个总站,近2000个辅导站,28000多练功点。据李洪志讲,各地辅导站的站长都是由“研究会批准”,由他“亲自任命”的。他们目无宪法法律,唯李洪志之命而是从。一夜之间就能聚集上万人到中南海闹事,其煽动性之大,组织之严密、行动之诡秘、对社会危害之烈,可见一斑。法轮功邪教与旧中国的封建会道门和世界一切邪教没有什么两样。

第四,社会功能和社会影响不同。宗教作为一种对“超自然”神灵的信仰,作为对“来世”的期望,在无神论者看来,它虽不能给人提供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以便去解决各种实际问题,但是,宗教并不排斥人们对世俗生活的追求。作为一种综合文化形态,其社会功能也是多方面的。各传统宗教都越来越注重宗教的文化作用和伦理道德作用,关注世俗的社会问题,为维护世界和平,摆脱贫穷落后和环境恶化等问题而呼吁。中国的五大宗教随着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变革,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已经走上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在维护世界和平,维护国家统一,促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中,发挥着自己应有的作用,并因此而得到包括不信教公民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解和赞赏。

邪教则排斥人类一切优秀文化和进步思想,反对科学,藐视宪法法律,毒害人们心灵,践踏人性,侵犯人权,聚敛钱财,危害社会,一旦遭到社会反对,会以百倍的疯狂报复社会,于国于民有百害而无一利。从1992年以来,李洪志冒用宗教、气功甚至科学等名义,神化自己,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法蛊惑、蒙骗他人,控制法轮功练习者,毒害、摧残人们的身心,导致人们是非不辨,真假不分,许多人走火入魔,1500多人死亡,600多人精神失常,无辜群众被杀案件20起。他们煽动法轮功练习者动辄聚众围攻、冲击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非法举行集会示威,破坏国家法律的实施;短短七年间,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和社会稳定带来极大的危害。取缔法轮功以来,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极少数骨干分子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与国际反华势力相勾结,置国家和民族利益于不顾,充当国际反华势力的马前卒,一方面抵赖、狡辩,妄图掩盖其邪教本质,攻击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另一方面,煽动不明真相的法轮功练习者同法律和政府对抗,频频挑起事端,破坏社会安定,疯狂从事反对祖国的活动,与国际反华势力遥相呼应,狼狈为奸。李洪志通过互联网不断发出“经文”、“指令”,指示其骨干利用发送电子邮件、散发反动传单等手段,煽动法轮功痴迷者滋事,气焰非常嚣张。他们的活动,不仅给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和社会稳定带来极大危害,而且损害国外华侨、华人的身心健康,还给中国同这些国家的友好关系带来不少负面影响,也必将祸害这些国家的人民和社会。这些人已完全沦为民族的败类。

法轮功己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邪教组织,成为一个极端反动的国际性的反华政治组织。

大量事实证明,法轮功是一个冒用气功、宗教乃至科学名义,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邪教组织和反动政治组织。中国刑法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对惩治邪教组织的犯罪活动作出了明确规定。取缔法轮功完全是依法办事。取缔法轮功,维护了法律的尊严,维护了人民的根木利益和基本人权,维护了社会的稳定,也保护了合法宗教和正常宗教活动,于国于民都是一件大好事。

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中国对待和处理宗教问题的一项长期的基本政策。国家保护合法宗教团体的合法权益,维护正常的宗教活动,维护宗教教职人员和广大信教群众的合法权利。另一方面,宗教团体、信教公民也和非宗教团体和不信教公民一样,必须遵守国家宪法法律。公民在行使宗教信仰自由和权利时,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任何人不得滥用宗教信仰自由原则,从事非法违法活动。全面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就意味着要坚决打击一切在宗教外衣掩盖下的违法犯罪活动,以及各种危害国家利益和人民生命财产的迷信活动。法轮功不过是冒用宗教的名义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邪教组织。取缔法轮功邪教不仅不违背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原则,正是全面执行宪法规定的必然要求。任何借口宗教信仰自由,想使法轮功免遭法律惩处的企图,都是徒劳的。所谓取缔法轮功是“侵犯宗教信仰自由”、“侵犯人权”,完全是颠倒黑白,倒打一耙。

防范和查禁邪教,己成为世界各国的共识。各国政府对于邪教组织都采取高度警觉、防范的态度,对于组织、利用邪教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坚决子以打击。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己经土崩瓦解,面临覆灭的命运。它在海外的反动活动也不会有好的结果。中国取缔法轮功得到世界许多国家政府和人民的理解、赞赏和支持,一些国家己采取措施限制法轮功的活动,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这样做。海外华人华侨越来越看清李洪志一伙的丑恶嘴脸,他们心向祖国,为了维护民族尊严和国家利益,利用各种形式揭露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和罪行。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不管李洪志之流如何垂死挣扎,也不管国际反华势力如何为其撑腰打气,法轮功最终逃脱不了覆灭的下场,被历史所抛弃。

 

发布时间:2015/1/19 14:01: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3    42    4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