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招遠血案”釋疑

雅思

 

圖一:全能神轉讓“獵物”的轉條

山東招遠“5·28”血案發生後,關于加害人和受害人的情況漸次披露。邪教人員的愚昧、凶殘令人震驚,邪教的危害更加爲社會所重視。然而,還是有人對事件的超乎想象而疑雲叢叢,覺得不可思議,提出一些困惑。茲試釋其疑。

疑問一:一個電話號碼有這麽重要嗎?

提此疑問者主觀上並非是爲全能神邪教辯護,但心裏認爲“招遠血案”具有偶然性,是少數信徒“自以爲是”的過激行爲。這說明他們對全能神還不夠了解。索要電話號碼當然是爲了日後聯系,聯系是爲了發展對方爲信徒。發展信徒是爲了什麽?爲了拯世救人麽?絕對不是!其實就是爲了騙取錢財。哪個邪教頭目不是聚金斂財的高手,不是貪得無厭的虎狼?全能神要求信徒向“神”或“神家”無保留地奉獻“祭物”(錢財),聲稱奉獻越多獲得的“恩典”越多。因此,發展新人員,就等于是增加新財源。每個陌生者都是全能神潛在的發展對象,遊說新人入教是隱秘之事,需要瞞著“獵物”的親友,有了電話號碼才可以隨時與“獵物”單獨接觸。從這個意義上講,“獵物”的信息也是“財富”,可以轉讓。于是,就出現了“以字爲證”的“轉條”,它上面要盡可能寫明“獵物”詳細的個人信息(見“圖一”),以便“接手者”能夠順利地拉其入教。

圖二:全能神信徒李明謙所寫保證書

疑問二:少發展一個新信徒又能怎麽樣?行凶者爲什麽要如此“斤斤計較”?

有人生疑:少發展一個人又能怎樣?何必每人必爭。其實,一入邪門,就身不由己了。發展新信徒是有指標的,下面這份“保證書”透露出一些消息(見“圖二”)。

“圖二”中,當事人向“神”保證,“如果不跟五十人傳教就不得好死”。這說明什麽?說明李明謙給自己定下了“拉人”的指標。再深入一層,“自己定”並不准確,應該是一種“被迫的自願”。試想,如果招遠血案中的嫌犯也有“拉人”的“指標”呢?既然向神作了許諾,那就“一個也不能少”,對方不配合,就是自己的“損失”,怎能不計較?

疑問三:爲一個電話號碼打死人,至于嗎?

索要電話號碼不成,就動手打人直到將人打死,這確實太蠻橫了。爲一個電話號碼打死人,至于嗎?告訴你,對于深度中毒的全能神信徒來說,太“至于”了!一個陌生人不願意提供電話號碼,這很正常。可對于癡迷的邪教信徒來說,這是故意跟“神”過不去,也是跟他們這些“傳福音”者過不去。既然膽敢冒犯“女基督”,那就說明此人輕慢神靈,就應該受到“神懲”。全能神的教義就是這樣叫囂的:“因著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該舍的就舍,該砍的就砍,該殺的就殺,該留下的必須留下,這不是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必然趨勢,誰也改變不了,必須按著我的來……我的話就是權柄,誰改動誰就觸犯刑罰,必遭我擊殺,嚴重的斷送自己的性命。”(《話在肉身顯現》)張立冬等人不過是“代神執法”。據央視新聞聯播報道,面對記者“你害怕法律嗎”的提問,犯罪嫌疑人張立冬稱“不怕法律,我們信神”(“圖三”),嫌犯還稱被害女子“是邪靈,就是要將其打死”。這就是邪教的邏輯!衆所周知,全能神發展新信徒,其手段無非是欺騙誘哄、死纏爛打、威脅恐嚇。在嫌犯看來,如果不給發展對象一個“下馬威”,逼其就範,其他人就不怕了,以後的工作就難做了。至于什麽“法律”、“人性”,滾一邊兒去吧。

綜上所述,邪教癡迷者有他們畸形的價值尺度和思維邏輯,邪教對信徒的精神控制和行爲教唆必然讓他們喪失人性,做出天怒人怨的事來。

圖三:央視新聞聯播視頻截圖

 

發布時間:2014/6/21 8:13: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0    39    3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