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李洪志到底有沒有神通?

鄭怡

 

人本網藝術鑒賞

近期,一張葉浩夫婦在紐約街頭打坐練功的照片再次成爲網友熱議的話題。照片中的葉浩面容蒼老,其妻蔣雪梅駝背幾近90度。作爲法輪功的二號人物,葉浩夫婦淪落到這般地步令人心酸,有關李洪志到底有沒有神通的質疑也再次被抛了出來。

堅持李洪志有神通的網友(多數爲法輪功弟子)認爲,李洪志具大神通有李洪志的話語保證、李洪志現場發功治病的圖片爲證和李洪志曾經治好的當事人爲證,可謂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話語保證。1992年6月21日,李洪志在北京建材禮堂講課時說過:“駝得很曆害,後面像背了一個大包袱一樣,進來了,要治病,他說很痛,我看一看,我也不能不管他,我說這樣吧,大家先耽誤一會兒,我給他看一下,我用掌給他拍了5下,然後我一頂他,這個羅鍋立刻就直了。”還有更神奇的,李洪志說,“有許多學員過去看見過我給常人治病,我根本就不需要動手的。我瞅瞅你就好了。瞅你的時候就打出東西去了,我從我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都可以打出神通去。打出去之後你那兒馬上就好。”

圖片爲證。李洪志早期發功給人治病,是李洪志宣傳和推銷自己的一種手段,也是斂財的方式之一,目前網友收集到的有很多幅,下面是其中的兩幅,而且是比較羅鍋的。

當事人爲證。如果說上述3人叫不出名字的話,那麽,還有一個有名有姓的,那就是李博健。2008年9月14日,法輪功媒體“人民報”刊登一篇題爲《法輪功創始人把羅圈腿變成舞蹈冠軍》的“神迹”故事,說是李博健不但背直不起來,而且從膝蓋到小腿無法並攏,是一個明顯的、大大的O型。他走路的時候左腳跨到右腳的前面甚至還要過一些,右腳跨出去後落腳點在左腳的前面,在後面看就是一個小X。他到紐約飛天舞蹈學校報名時碰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李大師“在他的肩膀和後背各拍了一下,這個男孩子內扣的雙肩舒展開了,造成的駝背也消失了。一年後,這個男孩就成了新唐人舞蹈大賽少年組冠軍。你說神奇不神奇?

讀到這裏,問題出來了,李洪志既然如此神通廣大,葉浩又是法輪功的“二師父”,曾經爲法輪功在境內境外的發展立下過汗馬功勞,李洪志爲什麽不盡舉手之勞給葉浩夫婦治病呢?難道真的如坊間所傳,葉浩功大欺主,李洪志故意不給葉浩夫婦治病嗎?難道李洪志和“二師父”的內鬥真的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李洪志連“瞅”一眼葉浩夫婦的興趣都沒有了嗎?

堅持李洪志沒有神通的網友(多數爲常人)認爲,李洪志沒有任何的神通,不過是一介凡夫俗子,李洪志的特長只不過愛吹牛罷了。他們的依據是:

李洪志言語自證。李洪志早期傳播法輪功時,自吹有“搬運、定物、思維控制、隱身”四大功能,有弟子讓他展示,李洪志逼急了說,“沒有,哪能演?你們讓我演示,就是要出我的洋相,耍猴呢?”

李洪志母親旁證。知子莫如母,李洪志的母親蘆淑珍曾說,“小來子(李洪志的小名)是在胡扯、瞎編、騙人!你們可別聽他胡說,我一把屎一把尿看著他長大的,如果真有什麽功,我也不會在他們老李家遭那麽大的‘罪’。”

學習班學員旁證。當李洪志聲稱現場幾巴掌拍好了一個羅鍋,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婦女時,參加過李洪志首屆培訓班的學員彭錫榮告訴人們,“當李洪志在各地招搖撞騙,說治好了一個駝背時,我們還常看見這位婦女仍然彎著背在勝利公園散步。”

二師父夫婦旁證。不管挺李派如何辯解,請別忘了,葉浩夫婦當街練功出醜,葉浩衰老殆盡,葉妻表演“天地之間有杆秤”(宰相劉羅鍋),就是對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百無一用的無聲諷刺和活廣告。

李洪志親屬旁證。李洪志治不了葉浩夫婦的病也就罷了,畢竟一不沾親,二不帶故的,但李洪志的大妹夫、大紀元新聞集團副總裁李繼光因患腎病,48歲就病死了。李繼光病重時,李洪志特批偷偷住院治療,李洪志對李繼光的病都無能爲力,哪能管的了葉浩夫婦的病呢?

李洪志身體自證。李洪志自稱是“宇宙主佛”,“我有一個獨立的體系”,“這宇宙中我的年齡最大,你們誰也沒有我大。”“沒有人知道我是誰,我也不知道我是誰。”“我的本體還很年輕”。但是,短短20多年,彈指一揮間,李洪志已經不可避免地衰老了。不僅衰老,傳說李洪志還得了腦瘤、腹部感染等多種疾病。李洪志連自己的病都治不了,還要偷偷到醫院治療,有怎麽能治好“二師父”葉浩夫婦的病呢?

爭論來爭論去,最後的結論是,李洪志所吹噓的神通是假的,是“話不講大點沒人信”,他根本沒有什麽神通,他不但治不了葉浩夫婦的病,也治不了“佛親貴戚”的病,甚至也治不了自己的病。最終的結果是,李洪志和弟子都不在了,落得個茫茫大地真幹淨!

 

發布時間:2015/4/19 20:14: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4    43    4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