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家庭关爱在矫治邪教成员中的作用

陈大发

 

人本网艺术鉴赏

家庭是组成社会的细胞,是人们生活、工作、学习最基本的支持系统,是人性、人生理想的启蒙教育所,是影响人、改造人最重要的环境。我们中国人更注重的是家庭的亲情关系,这是几千年历史沉淀下来的传统文化。失足时,家是谅解的甘露,是宽容的怀抱。帮助法轮功痴迷者摆脱邪教、回归社会,家庭关爱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一、准确把握家庭关爱理念,有针对性地实施关爱

尽管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家庭是幸福温馨的港湾,但并非每个家庭都为这种希望提供合适的氛围。一般而言,从家庭环境来讲,当家庭中出现了一个有心理问题的成员时,那么这个家庭的整个平静和睦以及幸福感就会遭到破坏,就会给家庭中每个人带来影响。由于家庭是一个相对稳定而又蕴含亲情的系统,采取家庭关爱和心理治疗是最有力的交往模式,通过家庭成员的思想帮助和亲情关爱,从而改变心态,朝和谐的方向发展,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

当家庭成员中出现法轮功痴迷者时,家庭成员必然有所反应,也可能有不正确的反应,如:对其怨恨、冷漠,形如陌生人等,出现这些现象,不利于法轮功人员的摆脱邪教精神控制。而法轮功人员也会出现情绪低落、忧愁、自卑、消极、心灰意冷、内心封闭等不良情绪。此时,家庭成员本着人格平等、真诚相待、宽容爱护的态度来对待他们,寓情于理、耐心细致地做好思想工作,为他们回归社会创造宽松的环境,就会使他们在思想上站在正常社会的一边,行动上走上正常的生活轨道。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向善的种子,用真诚和爱心相劝,其结果必能挽救家人,这是“家庭关爱心理治疗”之所以成功的心理基础。当家庭成员有了正确的认识,才会有正确的态度去做关爱工作,这是“家庭关爱心理治疗”走出成功的第一步。

二、选准突破口,因人开展家庭关爱

在一个家庭,对失足者的尊重尤为重要。尊重是一缕春风,一泓清泉,一颗给人温暖的舒心丸,一贴催人奋进、改过、重新做人的强心剂。对失足者以尊重,表明家庭成员对失足者的安慰与鼓励,只要有尊重在,就有人间的真情在,就有未来的希望在,就有重新做人的勇气。

周某,男,50岁,原中原油田某厂职工,2001年与油田协议解除劳动合同,2009年退休,身患多种疾病。因参加法轮功邪教组织,散发法轮功反宣品,被开除党籍,曾两次被刑事拘留。

妻子薛某,55岁,退休集体工。1998年初曾参加过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练功活动,法轮功被取缔后停止练功,2008年身患癌症。

女儿在社区从事物业管理工作,劳务工,已婚。儿子大学毕业后在钻井公司工作,未婚。

周某因习练法轮功,给家庭造成了浓重的阴影,家庭成员之间出现怨恨、冷落、排斥的现象,由此产生的矛盾日益加重。如何抓住主要矛盾呢?社区经过分析研究认为,主要矛盾是家庭成员。笔者对周某的特点进行了分析,认为周某属于偏执型,精神偏执、法理不通、思维混乱、性格古怪,经常出现幻觉的现象,对违法行为满不在乎。社区反邪教志愿者每月都上门看望,关心他的健康,指出他存在的问题。

在与其妻薛某及其儿子、女儿开展谈心过程中,让他们打消思想顾虑,讲解法律政策,指出家庭关爱的重要性,动员他们积极配合社会志愿者做好周某的转化工作,争取家庭早日走出阴影,过上和谐温馨的生活。

当周某被刑事拘留后,家人认为此事影响了家人的声誉,影响了儿女的婚姻,甚至工作,妻子薛某曾有想和周某离婚的念头,使周某产生了极大的精神压力,他想到自己给子女们带来的严重影响,感到今后生活无望,情绪反应非常激烈,脾气变得暴躁。儿子和女儿批评他时,又反问儿女你们懂什么,态度很恶劣。在日常生活中,他一言不发,拒医拒药拒教,自暴自弃,不接受任何人的说教。

2006年,儿子正值高考入学,女儿谈婚论嫁,儿子学习成绩很好,入学在望,担心政审时有父亲的污点被取消入学资格。他被儿女成天责备和埋怨,病情又出现反复。笔者抓住这个主要矛盾,对其家庭成员进行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对他的儿女说:回报和反哺是一种高贵的品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以友善之心对待万物,尊重他人,我们的良心才不会丢失,我们的生活才会变得越来越好。你们父亲曾犯过错误,他需要的是亲情关爱而不是责难,作为子女,你们应有这个义务。他们接受了我的感恩教育,激发了他们的父子情,我动员他儿子放掉思想包袱,认真学习。儿子和女儿回忆父亲的教养之恩,对父亲采取了宽容谅解的态度,使其父亲的态度由说儿子不懂事变成了说儿子孝顺,把儿子对自己的批评看成是关爱自己。通过工作他们愿意改变过去的态度,配合社会志愿者做关爱工作。家庭成员认识到亲情帮教的重要性,为开展“家庭关爱心理治疗”打下了基础,使得帮教工作顺利进行。此时,周某开始从思想上进行较为深刻的反思,自觉和功友疏远,在家为儿子、女儿做饭,并主动和他们说话,拉近了夫妻、父子(女)关系,妻子、儿女对他以前的行为表现了宽恕,主动和他拉家常,紧张的家庭关系得到了缓解,增强了周某生活的自信心,并主动与社区志愿者交流。

三、实施家庭关爱,治疗心理创伤

经社会志愿者引导,周某的妻子薛某认识到:生活是一条歪曲的道路,每个人都有可能遇到不幸,家中出现了法轮功人员,造成自己心灵上的负担和精神上的痛苦,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采取离弃的办法去解决,而应该自我静心反省,走出心灵的炼狱,解脱心灵的枷锁,为家庭、为子女着想,朝新的生活进发。想通后,她不再和丈夫疏远、争吵、埋怨,她深情地对周某说:“念我们二十多年同甘共苦患难的夫妻情,为了这个家的完整,为了儿子和女儿,我现在不再责备你,但你要知错就改,向我学习。”儿子说:“只要你不再练法轮功,你仍然是我的好爸爸,我对前途就有希望。”女儿说:“为了我们,你就改过来吧,不要再和那些人联系了,我们永远是你的乖孩子。”这样的宽恕,是周某始料未及的,他非常感动,从未流过泪水的他流下了热泪,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动,他说母亲去世时他没有流泪,这次他被亲情感动了,宽恕唤醒了他的良知,热泪是他悔改的心声。从这时起,他心中像吃了定心丸,而家庭像有了安定丸,日常生活矛盾减少了,家庭生活日趋平静了。他儿子顺利通过了高考,被徐州一所大学录取,女儿也找到了如意恋人。

通过这件事,笔者认为,宽恕是解决家庭怨恨的良药。每个人在生活中都难免受到伤害,面对伤害,愤怒和怨恨固然可以把对方撕成碎片,但自己心上的伤口并不会因此而愈合,甚至心情会被搞得破烂不堪。而宽恕恰似一张心灵的止血贴,它不仅能给自己的心灵按摩止血,还会令对方感动万分,对他的心理起到很大的安抚作用,夫妻、父子由怨恨转化为关爱,心灵得到沟通,剩下来的事情就能心平气和地去解决。

对周某,笔者要求他尊重家人为他所做的一切,对妻子薛某及儿女,笔者要求他们尊重周某的人格,不要看不起他、为难他。结果,使他们全家处于一个和谐的环境中,这对周某最终脱离邪教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妻子用实际行动把对丈夫的关爱落实到日常生活中,从衣、食、住、行、吃药、保健、娱乐都考虑周到,服务到生活细节中。如饮食能根据病情而定,有汤有水有营养,穿衣注意天气变化增减,按时督促吃药,有时不顾个人风湿关节痛,不管刮风下雨,都要带丈夫去医院治病,使周某倍感家庭的亲情温馨。由于周某无工资收入,加之看病花费,家庭经济比较困难,从关爱的角度出发,社区及时给他家送去大米、面粉、食用油以及适当的经济救助。儿子大学毕业后,社区主动出面为他联系工作单位,女儿也被社区照顾录用为劳务工。关爱就像春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一样,不知不觉渗入到周某的心灵深处,他在我面前动情地说:“你们是我的大恩人,儿女是我生活莫大的精神寄托。”而薛某曾多次对我说:社区志愿者是她的亲人,使她明白事理,所讲的话都进入她的心里,帮教使她和家庭获得了新生。

在家庭关爱下,周某的心理创伤得到了治疗,从初期的发脾气、不讲话、消沉、自暴自弃中解脱出来,特别是对他身体的关爱,使其身体明显好转,看到了生命的希望,脸上开始有了笑容,愿意与家人和志愿者讲话,自己按时吃药。当他因病双手发抖时,志愿者给他送去手玉圆球,他非常高兴,逢人便说,社区帮教志愿者好,帮助我认识错误,又帮助我锻炼身体,性格开朗多了。

2008年周某的妻子薛某被诊断为宫颈癌,周某十分着急和痛心,言语中表现对妻子万分内疚。为了让儿女专心工作,他主动承担起照顾妻子的生活起居,并陪护妻子去北京治疗,多方求医问药,通过手术和化疗,妻子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妻子出院后,周某按时陪她在小区散步锻炼身体。去年青海玉树发生大地震期间,周某看到电视中社会各界对灾区的关爱,激发起他对灾区同胞的同情心,他向社区管理站自愿捐款50元,表示自己的爱心。如今,周某犹如换了一个人,彻底与法轮功组织断绝联系,他称自己以前走过的路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路,是李洪志害得他差点家破人亡,是家庭不离不弃挽救了他。

家庭关爱使他无限温暖,家人的亲切微笑,家人体贴的举动,家人温馨的关爱,家人的宽容与尊重理解,这些终于使法轮功痴迷者周某改过自新。因为家爱是生命的太阳,爱的力量是巨大的,只要心中有爱,就可以托起生命中的太阳,温暖照亮的是整个家庭,受益的是全家,会使法轮功人员在家庭中受到潜移默化,使性情受到陶冶,心灵得到净化与升华,从而提高了思想转化的速度与质量。

 

发布时间:2015/5/3 7:38:00,来源:凯风网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4    43    4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