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家庭關愛在矯治邪教成員中的作用

陳大發

 

人本網藝術鑒賞

家庭是組成社會的細胞,是人們生活、工作、學習最基本的支持系統,是人性、人生理想的啓蒙教育所,是影響人、改造人最重要的環境。我們中國人更注重的是家庭的親情關系,這是幾千年曆史沈澱下來的傳統文化。失足時,家是諒解的甘露,是寬容的懷抱。幫助法輪功癡迷者擺脫邪教、回歸社會,家庭關愛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

一、准確把握家庭關愛理念,有針對性地實施關愛

盡管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家庭是幸福溫馨的港灣,但並非每個家庭都爲這種希望提供合適的氛圍。一般而言,從家庭環境來講,當家庭中出現了一個有心理問題的成員時,那麽這個家庭的整個平靜和睦以及幸福感就會遭到破壞,就會給家庭中每個人帶來影響。由于家庭是一個相對穩定而又蘊含親情的系統,采取家庭關愛和心理治療是最有力的交往模式,通過家庭成員的思想幫助和親情關愛,從而改變心態,朝和諧的方向發展,達到治病救人的目的。

當家庭成員中出現法輪功癡迷者時,家庭成員必然有所反應,也可能有不正確的反應,如:對其怨恨、冷漠,形如陌生人等,出現這些現象,不利于法輪功人員的擺脫邪教精神控制。而法輪功人員也會出現情緒低落、憂愁、自卑、消極、心灰意冷、內心封閉等不良情緒。此時,家庭成員本著人格平等、真誠相待、寬容愛護的態度來對待他們,寓情于理、耐心細致地做好思想工作,爲他們回歸社會創造寬松的環境,就會使他們在思想上站在正常社會的一邊,行動上走上正常的生活軌道。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向善的種子,用真誠和愛心相勸,其結果必能挽救家人,這是“家庭關愛心理治療”之所以成功的心理基礎。當家庭成員有了正確的認識,才會有正確的態度去做關愛工作,這是“家庭關愛心理治療”走出成功的第一步。

二、選准突破口,因人開展家庭關愛

在一個家庭,對失足者的尊重尤爲重要。尊重是一縷春風,一泓清泉,一顆給人溫暖的舒心丸,一貼催人奮進、改過、重新做人的強心劑。對失足者以尊重,表明家庭成員對失足者的安慰與鼓勵,只要有尊重在,就有人間的真情在,就有未來的希望在,就有重新做人的勇氣。

周某,男,50歲,原中原油田某廠職工,2001年與油田協議解除勞動合同,2009年退休,身患多種疾病。因參加法輪功邪教組織,散發法輪功反宣品,被開除黨籍,曾兩次被刑事拘留。

妻子薛某,55歲,退休集體工。1998年初曾參加過法輪功邪教組織的練功活動,法輪功被取締後停止練功,2008年身患癌症。

女兒在社區從事物業管理工作,勞務工,已婚。兒子大學畢業後在鑽井公司工作,未婚。

周某因習練法輪功,給家庭造成了濃重的陰影,家庭成員之間出現怨恨、冷落、排斥的現象,由此産生的矛盾日益加重。如何抓住主要矛盾呢?社區經過分析研究認爲,主要矛盾是家庭成員。筆者對周某的特點進行了分析,認爲周某屬于偏執型,精神偏執、法理不通、思維混亂、性格古怪,經常出現幻覺的現象,對違法行爲滿不在乎。社區反邪教志願者每月都上門看望,關心他的健康,指出他存在的問題。

在與其妻薛某及其兒子、女兒開展談心過程中,讓他們打消思想顧慮,講解法律政策,指出家庭關愛的重要性,動員他們積極配合社會志願者做好周某的轉化工作,爭取家庭早日走出陰影,過上和諧溫馨的生活。

當周某被刑事拘留後,家人認爲此事影響了家人的聲譽,影響了兒女的婚姻,甚至工作,妻子薛某曾有想和周某離婚的念頭,使周某産生了極大的精神壓力,他想到自己給子女們帶來的嚴重影響,感到今後生活無望,情緒反應非常激烈,脾氣變得暴躁。兒子和女兒批評他時,又反問兒女你們懂什麽,態度很惡劣。在日常生活中,他一言不發,拒醫拒藥拒教,自暴自棄,不接受任何人的說教。

2006年,兒子正值高考入學,女兒談婚論嫁,兒子學習成績很好,入學在望,擔心政審時有父親的汙點被取消入學資格。他被兒女成天責備和埋怨,病情又出現反複。筆者抓住這個主要矛盾,對其家庭成員進行耐心細致的思想工作,對他的兒女說:回報和反哺是一種高貴的品質,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以友善之心對待萬物,尊重他人,我們的良心才不會丟失,我們的生活才會變得越來越好。你們父親曾犯過錯誤,他需要的是親情關愛而不是責難,作爲子女,你們應有這個義務。他們接受了我的感恩教育,激發了他們的父子情,我動員他兒子放掉思想包袱,認真學習。兒子和女兒回憶父親的教養之恩,對父親采取了寬容諒解的態度,使其父親的態度由說兒子不懂事變成了說兒子孝順,把兒子對自己的批評看成是關愛自己。通過工作他們願意改變過去的態度,配合社會志願者做關愛工作。家庭成員認識到親情幫教的重要性,爲開展“家庭關愛心理治療”打下了基礎,使得幫教工作順利進行。此時,周某開始從思想上進行較爲深刻的反思,自覺和功友疏遠,在家爲兒子、女兒做飯,並主動和他們說話,拉近了夫妻、父子(女)關系,妻子、兒女對他以前的行爲表現了寬恕,主動和他拉家常,緊張的家庭關系得到了緩解,增強了周某生活的自信心,並主動與社區志願者交流。

三、實施家庭關愛,治療心理創傷

經社會志願者引導,周某的妻子薛某認識到:生活是一條歪曲的道路,每個人都有可能遇到不幸,家中出現了法輪功人員,造成自己心靈上的負擔和精神上的痛苦,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采取離棄的辦法去解決,而應該自我靜心反省,走出心靈的煉獄,解脫心靈的枷鎖,爲家庭、爲子女著想,朝新的生活進發。想通後,她不再和丈夫疏遠、爭吵、埋怨,她深情地對周某說:“念我們二十多年同甘共苦患難的夫妻情,爲了這個家的完整,爲了兒子和女兒,我現在不再責備你,但你要知錯就改,向我學習。”兒子說:“只要你不再練法輪功,你仍然是我的好爸爸,我對前途就有希望。”女兒說:“爲了我們,你就改過來吧,不要再和那些人聯系了,我們永遠是你的乖孩子。”這樣的寬恕,是周某始料未及的,他非常感動,從未流過淚水的他流下了熱淚,這是他從來沒有過的感動,他說母親去世時他沒有流淚,這次他被親情感動了,寬恕喚醒了他的良知,熱淚是他悔改的心聲。從這時起,他心中像吃了定心丸,而家庭像有了安定丸,日常生活矛盾減少了,家庭生活日趨平靜了。他兒子順利通過了高考,被徐州一所大學錄取,女兒也找到了如意戀人。

通過這件事,筆者認爲,寬恕是解決家庭怨恨的良藥。每個人在生活中都難免受到傷害,面對傷害,憤怒和怨恨固然可以把對方撕成碎片,但自己心上的傷口並不會因此而愈合,甚至心情會被搞得破爛不堪。而寬恕恰似一張心靈的止血貼,它不僅能給自己的心靈按摩止血,還會令對方感動萬分,對他的心理起到很大的安撫作用,夫妻、父子由怨恨轉化爲關愛,心靈得到溝通,剩下來的事情就能心平氣和地去解決。

對周某,筆者要求他尊重家人爲他所做的一切,對妻子薛某及兒女,筆者要求他們尊重周某的人格,不要看不起他、爲難他。結果,使他們全家處于一個和諧的環境中,這對周某最終脫離邪教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妻子用實際行動把對丈夫的關愛落實到日常生活中,從衣、食、住、行、吃藥、保健、娛樂都考慮周到,服務到生活細節中。如飲食能根據病情而定,有湯有水有營養,穿衣注意天氣變化增減,按時督促吃藥,有時不顧個人風濕關節痛,不管刮風下雨,都要帶丈夫去醫院治病,使周某倍感家庭的親情溫馨。由于周某無工資收入,加之看病花費,家庭經濟比較困難,從關愛的角度出發,社區及時給他家送去大米、面粉、食用油以及適當的經濟救助。兒子大學畢業後,社區主動出面爲他聯系工作單位,女兒也被社區照顧錄用爲勞務工。關愛就像春雨“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一樣,不知不覺滲入到周某的心靈深處,他在我面前動情地說:“你們是我的大恩人,兒女是我生活莫大的精神寄托。”而薛某曾多次對我說:社區志願者是她的親人,使她明白事理,所講的話都進入她的心裏,幫教使她和家庭獲得了新生。

在家庭關愛下,周某的心理創傷得到了治療,從初期的發脾氣、不講話、消沈、自暴自棄中解脫出來,特別是對他身體的關愛,使其身體明顯好轉,看到了生命的希望,臉上開始有了笑容,願意與家人和志願者講話,自己按時吃藥。當他因病雙手發抖時,志願者給他送去手玉圓球,他非常高興,逢人便說,社區幫教志願者好,幫助我認識錯誤,又幫助我鍛煉身體,性格開朗多了。

2008年周某的妻子薛某被診斷爲宮頸癌,周某十分著急和痛心,言語中表現對妻子萬分內疚。爲了讓兒女專心工作,他主動承擔起照顧妻子的生活起居,並陪護妻子去北京治療,多方求醫問藥,通過手術和化療,妻子的病情已經得到控制。妻子出院後,周某按時陪她在小區散步鍛煉身體。去年青海玉樹發生大地震期間,周某看到電視中社會各界對災區的關愛,激發起他對災區同胞的同情心,他向社區管理站自願捐款50元,表示自己的愛心。如今,周某猶如換了一個人,徹底與法輪功組織斷絕聯系,他稱自己以前走過的路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路,是李洪志害得他差點家破人亡,是家庭不離不棄挽救了他。

家庭關愛使他無限溫暖,家人的親切微笑,家人體貼的舉動,家人溫馨的關愛,家人的寬容與尊重理解,這些終于使法輪功癡迷者周某改過自新。因爲家愛是生命的太陽,愛的力量是巨大的,只要心中有愛,就可以托起生命中的太陽,溫暖照亮的是整個家庭,受益的是全家,會使法輪功人員在家庭中受到潛移默化,使性情受到陶冶,心靈得到淨化與升華,從而提高了思想轉化的速度與質量。

 

發布時間:2015/5/3 7:38: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4    43    4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