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且看法轮功对女性伤害有多深

秦风

 

人本网艺术鉴赏

值此“三八”国际妇女节之际,笔者结合一些事实重提那些被法轮功伤害的女人们,以此警醒大家,擦亮眼睛,认清法轮功的邪恶本质。

羞辱母亲——“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

常言道,百善孝为先。李洪志从来不把父母当回事。李洪志在《转法轮》中把母亲视为路人,“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的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他还嘲笑有亲情伦理的人,说是“心生魔”作怪,“心生魔还有其它情况:看见过世亲人干扰,哭哭啼啼,叫你做这个事、那个事,什么事都出现。你能不动这个心?你就溺爱你这孩子,你爱你的父母……都是那种不能干的事情”。最后,李洪志扬言要杀了母亲,“我妈是我的魔……人类在败坏,到处都是魔。有魔在干扰,不让你练功。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不仅如此,他还在“早期讲法”时说,“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把父母置于“儿女”的位置。甚至因为篡改生日,其母亲亦被网友怀疑有生活作风不检点等问题,说李洪志是其母亲生下的孽种、逆子,是其母亲与他人和泥的结果。李洪志之所以这样羞辱母亲,是因为其母卢淑珍对家里的成员有极大的约束能力,有其妹夫孙森伦《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为证:“我与李萍帮李洪志拿行李,李洪志也没有要来自己拿的意思……这时,卢淑珍……埋怨地对李洪志说,自己行李,又没多重,那么大个子,还让别人提着,什么德行……被卢淑珍一说,(李洪志)心里也十分不愉快,他轻声地说,是我们非要帮他拿的,然后就不说话了……”加之李洪志在家不务正业,母亲经常把李洪志骂得狗血淋头,让能言善辩的李洪志无话可说。李洪志是极爱记仇的人,面对母亲的痛骂,他不理解母亲的期望反而怀恨在心,伺机宣泄内心的不满。

冷落妻子——“在修炼界有这么一种修炼方法,叫做男女双修”

应该说,当初李洪志对夫妻间感情的维护还是比较细腻的。尽管他在部队严禁士兵谈恋爱的情况下偷偷给女兵递纸条,在军马厂与女兵有苟且之事,但结婚后的李洪志对婚前的偷情行为只字未给妻子李瑞提及过,直到昔日战友李庆元接受凯风网访谈时才被人所知。李洪志本来就是个情种,但为维系夫妻间的关系,当初还没有张狂到为所欲为的地步。但为了那一身按捺不住的情欲,李洪志还得保持含蓄。他在《转法轮》中对弟子说:“在修炼界有这么一种修炼方法,叫做男女双修。大家可能看到在西藏密宗修炼方法中,在雕刻的佛像或画像中,看到一个男体抱着一个女体在修炼。而男体有的时候表现形式是佛,抱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为什么会这样呢?自诩上通天文,下晓地理的李洪志为此解释说:“……我们整个人类,在上个世纪的古代,人类的道德观念都差不多少。所以这种修炼方法其实还来源于我们这个地球,它是别个星球传的来……”李洪志没有认为“男女双修”是低层次上的传法,有了这块遮丑布后,便不顾糟糠之妻的独守空房,任性到处处留情,绯闻不断:刚出道时,寄宿在女弟子家里,欲淫弟子被举报;站稳脚后,调戏女弟子刘崭被结发妻子捉奸;腰包鼓了之后,借到泰国探望妹妹之机,就曾专门到红灯区,洗“鸳鸯浴”,接受人妖性服务。饱暖思淫欲,除了李瑞这位“正宫”,还有刘崭、易蓉、茜茜这些“贵妃”伺候着。去年又爆出在美国赌城包养弟子被曝光的“偷情事件”。李洪志为此俨然一副正人君子样:“非夫妻之间不正当的两性关系是人类的罪恶,破坏着家庭,败坏着人伦。”(《曼哈顿讲法》)“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作为女人来讲,她的一生都交给你了……得对她负责任”(《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夫妻本是同林鸟,可怜与之偕老的老妻李瑞却无奈忍气吞声,睁只眼闭只眼只好过着活寡妇的生活。

带坏女儿——“有许多小孩是有来头的,都是要得这个法的”

出生于1982年的李美歌给人的印象是不爱说话、内向。据孙森伦回忆,自己也特别喜欢这个清秀乖巧的小侄女,李洪志也十分疼爱这个女儿。“……我与李洪志说小孩子应该到学校接受教育才对,可是李洪志说李美歌上不上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孩子需要引导……现代的这些知识都是从错误的基础上发展来的……李美歌有特异功能,用不着上学……李美歌一天中大部分时间均是跟随李洪志,形影不离,包括每天吃饭、睡觉、看电视、散步、练功、练字、看书、购物、逛街、旅游……女儿倒是像老师,只要女儿的话符合李洪志的思想,他均一贯听从,并表扬李美歌有悟性。”(《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有许多小孩是有来头的,都是要得这个法的”(《济南讲法答疑》);“小孩没有大人的那些个观念、复杂的思想构成的东西,他很简单,所以得起法来就快”(《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李美歌的思维也是顺应着她爸爸的想法。错误的思维方式,必然导致行为方式的错误。本来,有点悟性的李美歌完全可以享受童年无拘无束的快乐,可以接受更好的常人教育,因为父亲的赏识和自己的年幼无知,整天在一个是非不清的邪教家庭中生活,成为神神颠颠的神家怪才;本该到了成家立业生子的年龄,而是被父亲派出搞“神韵”学演出当团长,成为邪气一身的“邪二代”。新年一过,33岁的李美歌自然成了大龄剩女,到了恨嫁的时候。女儿大了不可留,留来留去留成愁。据飞天艺术学院透露,李美歌常参加一些裸体派对,无拘无束地饮酒作乐,以舒缓压力。教子严成德,李美歌一身的光环却掩盖不了其内心的孤寂,如此下场,这绝对是与其父亲的“赏识”教育是分不开的。

无视生命——“人不会随着你的生命死亡而死亡”

1998年李洪志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时说:我讲过,我说人不会随着你的生命死亡而死亡……人死亡了只是你最大一层分子,就是人的躯壳,表面这层分子在这个空间中死亡了,脱掉了,而你真正的由微观物质构成的身体怎么会死亡呢?

在李洪志的暗示蛊惑下,一批痴迷法轮功的精进弟子便飞蛾扑火般的以身示法。当我们将目光投向这一例例法轮功痴迷者杀人害命案件的背后,都会发现一个残忍的魔影——李洪志;当我们追寻这一条条的罪恶之路,都会发现一个必然的结果——法轮功实行精神控制,使痴迷者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最终精神崩溃,善恶颠倒,走上害己害人的不归路。

1998年2月26日夜,江苏省吴江市法轮功练习者吴德桥在家中“发功”时,感到自己已经成佛了。当其妻沈玉珍制止其练功时,吴德桥认为在练功时有女人在身边会受影响,便到厨房拿了菜刀,对其妻连砍数刀,将其妻杀死。

1999年1月29日,海南省屯昌县屯郊乡良史村附近发生一幕惨剧:黄岭乡加赖村人杜传立手持钩刀,对良史村妇女肖桂英头部猛砍,致肖桂英受重伤。

1999年6月5日下午,吉林省临江市中学生徐某对班里同学说:“人类就要毁灭,地球也要爆炸”,“去感觉感觉世界末日”。她竟然买来一瓶安眠药发放给同学和自己,每人2至3片,分别服下。其中有一名女同学感到好奇,向她要了25片一次服下……所幸,那位服25片安眠药的女学生经紧急抢救摆脱了死亡的厄运。

1999年12月16日晚,辽宁省辽河油田职工、法轮功练习者佟岩将6岁的女儿徐澈用菜刀杀死在自家床上。杀死女儿后,她光脚跑到楼外,口中念念有词:“升天,升天……”

2010年10月,辽宁省岫岩县弟子石晓岩在洗澡时感觉身体不适,经医院检查,被确诊为乳腺癌。石晓岩没有住院手术,而是想通过练功来治病,先后把前夫借来的五万元手术费分三次交给自称李洪志“原配”的周金凤。石晓岩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只能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淅沥的小雨等待生命最后的时刻。

但是,还有一些女性,本身与法轮功没有关系,却因各种原因也成为法轮功的牺牲者。陕西咸阳宾馆服务员买新萍在收拾房屋时被住宿的新疆法轮功人员温玉平勒死,年仅九岁的女童戴楠被她母亲关淑云当着众功友的面活活掐死,17岁的高中女生李倩因苦劝父母不要修炼法轮功无效后留下遗书跳楼自杀……

相对男性而言,女性心理比较脆弱。她们在遇到困难或者苦恼而无法解决时,往往渴望在精神上获得更多的支持和帮助。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便乘驱而入,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让那些对问题缺乏分析判断能力的女性不自主地沉湎其中,不能自拔,结果泯灭良知,毁己毁家。但愿此文能让那些深陷囫囵的法轮功痴迷者能有所醒悟,远离邪教,拒绝邪教。

 

发布时间:2015/3/17 16:31:00,来源:凯风网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4    43    4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