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且看法輪功對女性傷害有多深

秦風

 

人本網藝術鑒賞

值此“三八”國際婦女節之際,筆者結合一些事實重提那些被法輪功傷害的女人們,以此警醒大家,擦亮眼睛,認清法輪功的邪惡本質。

羞辱母親——“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

常言道,百善孝爲先。李洪志從來不把父母當回事。李洪志在《轉法輪》中把母親視爲路人,“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的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他還嘲笑有親情倫理的人,說是“心生魔”作怪,“心生魔還有其它情況:看見過世親人幹擾,哭哭啼啼,叫你做這個事、那個事,什麽事都出現。你能不動這個心?你就溺愛你這孩子,你愛你的父母……都是那種不能幹的事情”。最後,李洪志揚言要殺了母親,“我媽是我的魔……人類在敗壞,到處都是魔。有魔在幹擾,不讓你練功。大逆之魔就是該殺的了。”不僅如此,他還在“早期講法”時說,“這個宇宙的年齡我最大,連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把父母置于“兒女”的位置。甚至因爲篡改生日,其母親亦被網友懷疑有生活作風不檢點等問題,說李洪志是其母親生下的孽種、逆子,是其母親與他人和泥的結果。李洪志之所以這樣羞辱母親,是因爲其母盧淑珍對家裏的成員有極大的約束能力,有其妹夫孫森倫《我與李洪志一家在泰國的日子》爲證:“我與李萍幫李洪志拿行李,李洪志也沒有要來自己拿的意思……這時,盧淑珍……埋怨地對李洪志說,自己行李,又沒多重,那麽大個子,還讓別人提著,什麽德行……被盧淑珍一說,(李洪志)心裏也十分不愉快,他輕聲地說,是我們非要幫他拿的,然後就不說話了……”加之李洪志在家不務正業,母親經常把李洪志罵得狗血淋頭,讓能言善辯的李洪志無話可說。李洪志是極愛記仇的人,面對母親的痛罵,他不理解母親的期望反而懷恨在心,伺機宣泄內心的不滿。

冷落妻子——“在修煉界有這麽一種修煉方法,叫做男女雙修”

應該說,當初李洪志對夫妻間感情的維護還是比較細膩的。盡管他在部隊嚴禁士兵談戀愛的情況下偷偷給女兵遞紙條,在軍馬廠與女兵有苟且之事,但結婚後的李洪志對婚前的偷情行爲只字未給妻子李瑞提及過,直到昔日戰友李慶元接受凱風網訪談時才被人所知。李洪志本來就是個情種,但爲維系夫妻間的關系,當初還沒有張狂到爲所欲爲的地步。但爲了那一身按捺不住的情欲,李洪志還得保持含蓄。他在《轉法輪》中對弟子說:“在修煉界有這麽一種修煉方法,叫做男女雙修。大家可能看到在西藏密宗修煉方法中,在雕刻的佛像或畫像中,看到一個男體抱著一個女體在修煉。而男體有的時候表現形式是佛,抱著一個一絲不挂的女人……”爲什麽會這樣呢?自诩上通天文,下曉地理的李洪志爲此解釋說:“……我們整個人類,在上個世紀的古代,人類的道德觀念都差不多少。所以這種修煉方法其實還來源于我們這個地球,它是別個星球傳的來……”李洪志沒有認爲“男女雙修”是低層次上的傳法,有了這塊遮醜布後,便不顧糟糠之妻的獨守空房,任性到處處留情,绯聞不斷:剛出道時,寄宿在女弟子家裏,欲淫弟子被舉報;站穩腳後,調戲女弟子劉嶄被結發妻子捉奸;腰包鼓了之後,借到泰國探望妹妹之機,就曾專門到紅燈區,洗“鴛鴦浴”,接受人妖性服務。飽暖思淫欲,除了李瑞這位“正宮”,還有劉嶄、易蓉、茜茜這些“貴妃”伺候著。去年又爆出在美國賭城包養弟子被曝光的“偷情事件”。李洪志爲此俨然一副正人君子樣:“非夫妻之間不正當的兩性關系是人類的罪惡,破壞著家庭,敗壞著人倫。”(《曼哈頓講法》)“人哪,除了講道義之外,夫妻之間還有一個恩呢。作爲女人來講,她的一生都交給你了……得對她負責任”(《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夫妻本是同林鳥,可憐與之偕老的老妻李瑞卻無奈忍氣吞聲,睜只眼閉只眼只好過著活寡婦的生活。

帶壞女兒——“有許多小孩是有來頭的,都是要得這個法的”

出生于1982年的李美歌給人的印象是不愛說話、內向。據孫森倫回憶,自己也特別喜歡這個清秀乖巧的小侄女,李洪志也十分疼愛這個女兒。“……我與李洪志說小孩子應該到學校接受教育才對,可是李洪志說李美歌上不上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孩子需要引導……現代的這些知識都是從錯誤的基礎上發展來的……李美歌有特異功能,用不著上學……李美歌一天中大部分時間均是跟隨李洪志,形影不離,包括每天吃飯、睡覺、看電視、散步、練功、練字、看書、購物、逛街、旅遊……女兒倒是像老師,只要女兒的話符合李洪志的思想,他均一貫聽從,並表揚李美歌有悟性。”(《我與李洪志一家在泰國的日子》)“有許多小孩是有來頭的,都是要得這個法的”(《濟南講法答疑》);“小孩沒有大人的那些個觀念、複雜的思想構成的東西,他很簡單,所以得起法來就快”(《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李美歌的思維也是順應著她爸爸的想法。錯誤的思維方式,必然導致行爲方式的錯誤。本來,有點悟性的李美歌完全可以享受童年無拘無束的快樂,可以接受更好的常人教育,因爲父親的賞識和自己的年幼無知,整天在一個是非不清的邪教家庭中生活,成爲神神顛顛的神家怪才;本該到了成家立業生子的年齡,而是被父親派出搞“神韻”學演出當團長,成爲邪氣一身的“邪二代”。新年一過,33歲的李美歌自然成了大齡剩女,到了恨嫁的時候。女兒大了不可留,留來留去留成愁。據飛天藝術學院透露,李美歌常參加一些裸體派對,無拘無束地飲酒作樂,以舒緩壓力。教子嚴成德,李美歌一身的光環卻掩蓋不了其內心的孤寂,如此下場,這絕對是與其父親的“賞識”教育是分不開的。

無視生命——“人不會隨著你的生命死亡而死亡”

1998年李洪志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時說:我講過,我說人不會隨著你的生命死亡而死亡……人死亡了只是你最大一層分子,就是人的軀殼,表面這層分子在這個空間中死亡了,脫掉了,而你真正的由微觀物質構成的身體怎麽會死亡呢?

在李洪志的暗示蠱惑下,一批癡迷法輪功的精進弟子便飛蛾撲火般的以身示法。當我們將目光投向這一例例法輪功癡迷者殺人害命案件的背後,都會發現一個殘忍的魔影——李洪志;當我們追尋這一條條的罪惡之路,都會發現一個必然的結果——法輪功實行精神控制,使癡迷者沈溺其中,不能自拔,最終精神崩潰,善惡顛倒,走上害己害人的不歸路。

1998年2月26日夜,江蘇省吳江市法輪功練習者吳德橋在家中“發功”時,感到自己已經成佛了。當其妻沈玉珍制止其練功時,吳德橋認爲在練功時有女人在身邊會受影響,便到廚房拿了菜刀,對其妻連砍數刀,將其妻殺死。

1999年1月29日,海南省屯昌縣屯郊鄉良史村附近發生一幕慘劇:黃嶺鄉加賴村人杜傳立手持鈎刀,對良史村婦女肖桂英頭部猛砍,致肖桂英受重傷。

1999年6月5日下午,吉林省臨江市中學生徐某對班裏同學說:“人類就要毀滅,地球也要爆炸”,“去感覺感覺世界末日”。她竟然買來一瓶安眠藥發放給同學和自己,每人2至3片,分別服下。其中有一名女同學感到好奇,向她要了25片一次服下……所幸,那位服25片安眠藥的女學生經緊急搶救擺脫了死亡的厄運。

1999年12月16日晚,遼甯省遼河油田職工、法輪功練習者佟岩將6歲的女兒徐澈用菜刀殺死在自家床上。殺死女兒後,她光腳跑到樓外,口中念念有詞:“升天,升天……”

2010年10月,遼甯省岫岩縣弟子石曉岩在洗澡時感覺身體不適,經醫院檢查,被確診爲乳腺癌。石曉岩沒有住院手術,而是想通過練功來治病,先後把前夫借來的五萬元手術費分三次交給自稱李洪志“原配”的周金鳳。石曉岩錯過了最佳治療時期,只能躺在病床上,看著窗外淅瀝的小雨等待生命最後的時刻。

但是,還有一些女性,本身與法輪功沒有關系,卻因各種原因也成爲法輪功的犧牲者。陝西鹹陽賓館服務員買新萍在收拾房屋時被住宿的新疆法輪功人員溫玉平勒死,年僅九歲的女童戴楠被她母親關淑雲當著衆功友的面活活掐死,17歲的高中女生李倩因苦勸父母不要修煉法輪功無效後留下遺書跳樓自殺……

相對男性而言,女性心理比較脆弱。她們在遇到困難或者苦惱而無法解決時,往往渴望在精神上獲得更多的支持和幫助。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便乘驅而入,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讓那些對問題缺乏分析判斷能力的女性不自主地沈湎其中,不能自拔,結果泯滅良知,毀己毀家。但願此文能讓那些深陷囫囵的法輪功癡迷者能有所醒悟,遠離邪教,拒絕邪教。

 

發布時間:2015/3/17 16:31: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4    43    4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