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圍繞癡迷症結開展針對性矯治的幾點體會

宜人

 

人本網藝術鑒賞

筆者是一名反邪教志願者,在多年來矯治法輪功癡迷者過程中發現,只有找准法輪功癡迷者的思想症結,才能有針對性地開展矯治。

一、了解不同類型法輪功癡迷者誘因,找准其心理症結

從我所接觸到的法輪功人員分析,絕大多數練功者的初衷與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組織的罪惡圖謀有著本質的區別。然而,練功者隨著對《轉法輪》及各種經文的學習,受李洪志“練功能治好病”、“圓滿”、“白日飛升”、“成仙成仙”等歪理邪說影響,這些虛無缥缈的東西對法輪功癡迷者極具吸引力,並且在他們心裏已根深蒂固,並且改變了他們正常的思維模式,被法輪功完全控制了思想和行爲,支配了整個價值取向,發展到極度偏執瘋狂、自私自利,完全喪失了理智,對法輪功以外的一切學說思想完全排斥,這就造成了矯治起來非常困難。但只要我們了解其走入法輪功的誘因,准確把握其心理狀態和癡迷症結,就能有針對性地開展矯治。法輪功癡迷者的心理症結主要有以下幾種:

(一)認爲練功受益。一些習練者並沒有意識到長期練功實質上無異于有規律的體育鍛煉,不懂得心理調節對病症的輔助緩解作用,更不懂得“講法”、“練功”帶有強烈的心理暗示性,僅憑通過習練法輪功後自己的某些症狀緩解了,自我感覺良好,就相信法輪功能祛病健身,怕停止修煉而舊病複發。如法輪功癡迷者劉某,男,45歲,工人,患有結腸炎,結腸已潰瘍3公分。修煉法輪功後,自我感覺病痛有所緩解,就片面地認爲練功能治病,從此不吃藥、不打針、不接受治療。其愛人是一位醫生,多次勸其服藥治療,但劉固執己見,拒醫、拒藥,頑固堅持練功,還逢人便講:“是法輪功治好了我的病,我不能做對不起師父的事情。”我耐心地同他講,練功會使注意力轉移,減輕病痛,但不能治好病,但他仍然堅持所謂的練功治療。其愛人非常清楚他的病情,建議我帶他到醫院檢查,用事實戳穿法輪功能夠治病的謊言,檢查結果發現,結腸己潰瘍到7公分處。

(二)片面強調“做好人”。一些法輪功癡迷者在李洪志的所謂“真、善、忍”、“做好人”,積德行善、“上層次”的誘惑下,認爲法輪功教人“真善忍、做好人”,與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是一致的,認爲修煉法輪功沒錯,是政府不了解真相,取締法輪功的決定是錯的。如法輪功癡迷者趙某,女,56歲,是一位教授級高級工程師,癡迷法輪功多年,始終堅信法輪功教人“真、善、忍”、“做好人”,“會使社會風氣好轉”,政府取締法輪功的決定“是錯誤的”,“我要對國家負責”等等,並拒絕接受矯治。

(三)認爲接受矯治是“過關”。法輪功癡迷者對李洪志言聽計從,亦步亦趨,把修煉過程看成是受苦“消業”,把接受矯治認爲是“過關”。李洪志講“動搖了對大法的信念,就是降低了心性,就會從高層次上往下掉”,“在練功過程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磨難,沒這些磨難你怎麽修啊?”在這些歪理邪說的控制和支配下,法輪功癡迷者把反對練功的人看成是影響修煉的“魔”。

(四)怕難成正果,等待“圓滿”。貫穿于《轉法輪》始終的一條主線是“常人——修煉人——神”,修煉的最高境界、最高層次、最終目的是“得道、成佛、圓滿”。對于李洪志來說,“圓滿說”是他愚弄癡迷者的一個法寶,是抛向那些癡迷信徒最具誘惑力的“金字招牌”。對于那些癡迷者來說,“圓滿”是他們夢中的天堂,爲追求“圓滿”可以放棄一切。

(五)怕“形神全滅”。由于受李洪志編造的“形神全滅”論的威脅恐嚇,並相信李洪志的“法身”隨時監視著練習者的一言一行,使得那些入套的練習者對“法輪大法”不敢有絲毫的違背。他們認爲一旦背叛師父,就將被永遠地消滅,其滅絕過程的恐怖程度比常人的死亡要痛苦、可怕得多。因此,一些法輪功癡迷者思想發生變化後,因幻覺到“法身”的注視,懼怕“形神全滅”而渾身顫抖。

二、合理運用矯治方法,提高矯治質量和效果

大多數法輪功人員之所以癡迷,一個重要的心理障礙就是他們認爲李洪志是世間的“主佛”,沒有錯,“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不能違抗。我通過對《轉法輪》和李洪志經文中的一些自相矛盾的觀點、破綻之處進行對比,讓其看到李洪志並不是什麽世間主佛,“法輪大法”也不是什麽宇宙大法,是不可信的,也是不可怕的,從而打碎他們對李洪志的盲目崇拜迷信和控制其頭腦的精神枷鎖。矯治工作中我經常采用以下三種方法:

(一)順向思維。爲了打開法輪功癡迷者封閉的思想狀態,在與法輪功人員談話中,我不僅從感情上貼近他們,還注意以順向思維的方式,捕捉他們的心理狀態。有的練功者談起“法輪大法”滔滔不絕,一個勁地“弘法”,也有的以“真、善、忍”、“做好人”爲幌子,大談修煉的好處。無論他談什麽內容,我都讓他講,從中發現破綻,找准切入點。適時以分析、探討和引導的口氣與其交談。對那些比較癡迷的法輪功練習者,也可以采取臥底的方式,用修煉者的口氣和他談,必要時可以把《轉法輪》上的某些內容重新梳理一遍,適時暴露出上面的破綻和矛盾之處,引導他們認識到法輪功的欺騙性。法輪功癡迷者劉某,男,49歲,農民,對法輪功非常癡迷,對家人和我的矯治持抵觸情緒,堅持不吃飯,不喝水,矯治開始後,我只談爲什麽要吃飯,吃飯爲了什麽,“師父”怎麽講的,用修煉者的話告訴他絕食也是一種殺生行爲。經過說服工作,僅一天時間他就開始飲食,情緒也穩定下來,僅十天時間思想便實現轉變。

(二)對比分析。利用李洪志的語言與其行爲對比分析,以破解法輪功癡迷者頭腦中法輪功歪理邪說的體系,擺脫精神控制。法輪功癡迷者趙某,男,52歲,工人,對法輪功非常癡迷,堅信李洪志宣揚的“做好人”、“圓滿”、“不幹涉政治”等言論。矯治開始後,我逐一進行批駁。比如“做好人”與危害他人、危害社會。我們說好人應當是毫不利己、專門利人、道德高尚、敢爲人民利益獻身的人。而李洪志要求的“做好人”卻恰恰相反。讓習練者放棄“名利情”,舍棄常人利益,而背後隱藏的是爲了個人“圓滿”等極大的私欲。放棄與常人之爭,是爲了獲取所謂的“德”,爲自己提高“層次”、修成“佛、道、神”,爲“圓滿”“飛升”搭階梯。習練者爲了個人“圓滿”,置親人、家庭、律于不顧,到處散發傳單,聚集鬧事,嚴重幹擾了正常的社會秩序,弄得家無甯日,國無甯日,這難道說是在做好人嗎?又如“不幹涉政治”與參與政治。李洪志在《轉法輪》中說到:“我們不參與政治,不幹涉國事,真修向善”。但在經文中卻公然鼓動弟子們走出去“護法”,並誇獎走上天安門的弟子了不起,號召習練者走出來“講清真相”,說什麽“發一張傳單等于救渡一個世人”。在李洪志經文的蠱惑下,一些法輪功癡迷者不惜利用一切手段,制造事端,影響社會穩定。法輪功在境外的組織與西方反華勢力相互勾結,成爲企圖顛覆我國政權的敵對勢力,這難道不是參與政治嗎?這種對比分析的方法,完全借助李洪志的語言來揭露他的行爲,被矯治人員一般比較容易接受和認同,從而能順利地打開癡迷者的心扉。

(三)逐步誘導。比如,對追求“圓滿”心理比較突出的學員,我在矯治過程中指出,追求“圓滿”是一種執著的表現。用李洪志的話說,我要修煉、我要“圓滿”、我要成佛,這都是“執著”的表現。據此,我告訴被矯治者“白日飛升”、“圓滿”是不存在的,也沒有那種金子般的所謂“天堂”,這只不過是修煉者私心膨脹後的一種不切合實際的欲望。又如對那些懼怕“形神全滅”心理嚴重的人,我告訴他們,李洪志曾經講過,怕心也是一種執著心,“執著的怕心也要去掉的”。同時,講明“形神全滅”是不存在的,全國絕大多數法輪功都已實現了轉化,但沒有一個因轉化而“形神全滅”。“形神全滅”只不過是李洪志實施精神控制的一種手段,前邊用“上層次”、“圓滿”的幌子吸引你,後邊用“形神全滅”的大棒恐嚇你,目的是爲了讓你永遠聽他的話,跟他走,不讓你從修煉中退出來。由此看到,這與李洪志說過的“學法、修煉是自願的”不是自相矛盾嗎?幫助學員識破李洪志的虛僞性和險惡用心,鼓勵他們從“形神全滅”的惡夢中走出來。

矯治對象張某,女,29歲,是一個年輕的大學生,父母對她癡迷法輪功無計可施。矯治過程中我發現其症結主要是懼怕“形神全滅”。她對“圓滿”並不十分在乎,只是被“形神全滅”嚇得寢食不安。在修煉過程中,她曾矛盾過,如果飛升了,父母怎麽辦?不修煉了又得“形神全滅”,感到進退兩難。李洪志描述的“形神全滅”的景象常使她坐臥不安。我抓住她這一心理,說明“形神全滅”純屬無稽之談,是騙人的,幾天後張某便徹底與法輪功決裂。

總之,在矯治法輪功癡迷者過程中,首先要認真分析他們每一個人的癡迷心態,找准症結,然後依人制定矯治策略,這樣才能起到較好的效果。

 

發布時間:2015/3/16 16:49: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4    43    4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