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邪教斂財手段之“最”

何暧之

 

人本網藝術鑒賞

瘋狂斂財,既是邪教的主要特征之一,也是其存在的目的之一,古今中外的所有邪教概莫能外。爲了盡可能多的獲取暴利,邪教教主會往往絞盡腦汁,極盡坑蒙拐騙之能事,斂財手法花樣百出。在對衆多邪教斂財手段分析以後,我們發現,其伎倆主要有以下六種,且各有特點。

一、最快捷的斂財手段:引導“奉獻”,號召“捐款”

引誘信徒進行“奉獻”捐款,這是所有邪教都正在用並且也是最常用的手法之一。在所有斂財手段中,引導奉獻是最有效、最可靠的手法,無本萬利、屢試不爽。邪教獲取的大部分資金都來源于信徒的“奉獻”。邪教通常會在教義中以或明或暗的方式反複引導教徒進行“奉獻”。如李洪志宣傳“以錢換德,以德長功”理論,多次強調看淡錢財,用《出家弟子的原則》的話概括就是“修大法就必須放下爲錢爲物之心”;趙維山抛出“神享用論”,在全能神教義《神隱秘的作工》中稱:“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産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規定剛入教時要求交納2000元會費;“三班仆人派”的教主徐文庫通過向信徒灌輸一系列錯誤觀點,對他們進行洗腦,誘導信徒“竊物上繳”;“被立王”教主吳揚明用所謂“聖經”裏要奉獻十分之一財産的說法,要求信徒“聚集財寶在天上”;“統一教”教主文鮮明和唯一教教主拉茲尼什都鼓勵信徒“獻身效勞”;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直接要求教徒進行家産捐獻,出家前必須提出兩種“布施物品單”。奉獻的力量有多大呢?趙維山要求將收取的“奉獻款”兌換成黃金收藏,僅在受“全能神”危害比較嚴重的“豫北區”,就發現“全能神”賬目上記載黃金數十公斤。“而根據本港媒體之前的報道,2012年底全能神赴港時,所攜帶的從大陸信徒手中搜刮的資金至少有1.2億人民幣”。(《““全能神”在台灣:排場大花1億新台幣做廣告》)唯一教教主拉茲尼什通過信徒的無償勞動、捐贈大量錢財和金銀珠寶,在到美國的短短4年時間裏,就聚斂了4億美元、4架飛機、一架直升機、91輛豪華汽車。(《邪教頭目怎樣騙錢財》)

二、最常用的斂財手段:販賣教義,出售物品

邪教教主在獲取了信徒們崇拜後,往往會利用信徒的信任心理,及時推出各種教義及聲稱有靈的物品,向信徒售賣。李洪志通過推銷練功書籍刊物、練功磁帶光盤、“法像”和法輪功的標識徽章等,大肆牟利。據《法輪功問題簡明手冊》中寫道:“李洪志及其法輪大法研究會自1992年至1999年底出版並銷售了大量法輪功宣傳品,純利潤達4220萬元人民幣”;麻原彰晃販賣與自身相關的“靈性”物品,一根胡須,每500毫升洗澡水,每200毫升“甘露水”,都明碼標價3萬日元以上,而一枚像章要200萬日元,一個“頭法輪”要1000萬日元,奧姆真理教僅賣“頭法輪”就賺了20多億日元;趙維山還借鑒日本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劄幌的辦法,向其信徒高價出售“聖水”、“聖物”,宣稱能“治百病、保平安、上層次”等,從中大肆牟利;一本記錄台灣“顯相協會”頭目宋七力“神迹”的書《宇宙光明體》價格高達20000元新台幣;一盤錄象帶也要2000元新台幣。在1974年至1978年間,唯一教教主拉茲尼什每天平均講道13000字,整理的講道集有336本。每本講道集的售價從65至2500盧比不等。每盒90分鍾的講道磁帶則賣到7美元,有些重要的賣到8.5美元一盒。他設立的基金會還出售用他的頭像制作的各種紀念品,從明信片到酒瓶扳手,收入不菲。上述這些數據都屬于階段性的數據統計,通過販賣教義和相關物品究竟獲取了多少錢財,恐怕連這些教主自己也說不清楚。

三、最暴利的斂財手段:培訓開班,入會收費

辦班收費早期李洪志斂財的主要方式。從1992年5月到1994年年底,李洪志在全國各地開辦法輪功培訓班56期,收取人民幣300萬元以上。開班的時候,弟子若要與李洪志合影留念,還要收費,每次合影明碼標價是每人50元;日本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要求“在家修行者”參加修煉活動需要交半年會費和入會金,共4.8萬日元;入會後參加“入門預備班”,需交14.5萬日元;參加由“尊師”麻原通過摩頂注入超人能量的儀式,這時需要“布施”5萬日元;接著由麻原或“大師”級弟子傳授“瞑想法”,還要“布施”5萬日元;參加“愛儀式”,一次需“布施”30萬日元,參加“血儀式”需要“布施”100萬日元;科學教的教會收費更高,聽起來讓人咋舌。在美國,聽課每小時收費1000美元,參加突擊聽課12.5小時交款12500美元。一種叫做“清除課”的收費要3812美元。最高等級的則要付出14295美元。在法國,一套18本的“科學學教會”的修煉書收1.5至2.1萬法郎,每小時聽課費爲1400法郎,一般信徒最少要聽20小時,如果再提高,收費3800法郎。所有的課聽完,共需要7萬法郎。(《邪教科學學教會斂財有道》)“菩提功”也學會了這些邪教的斂財方式,借傳功之名,以舉辦所謂的“法會”、“禅修班”進行斂財。

四、最無恥的斂財手段:裝神弄鬼,非法行醫

每一個人都渴望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各種邪教教主充分抓住了這一普遍心理,紛紛裝神弄鬼,宣稱有治病救人的神技,進行非法行醫騙錢。李洪志經常給人“發功治病”,1992年6月在北京建材禮堂就做過“帶功報告”,並且在報告之後與幾個“助手”現場發功,當場收錢。此外,李洪志在還家中替人瞧病,聲稱不收錢,但是他設置了“功德箱”,讓助手暗示病人一次捐款不得少于100元;“全能神”宣稱只要交足錢,就能保證癡迷者們“不得病”,有病的也可以手到病除。如河南南陽的趙秀霞爲了給孩子治療小兒麻痹症引起的腿疾,相信了全能神“絕對能治好”的“承諾”,捐出1萬塊錢給教會,結果人財兩空;“科學學教會”通過推出“心理治療”,以賺取錢財,一次“精神純淨治療”收費用5萬法郎。用于測試情緒的電子血壓計售5.9萬法郎,說明書收2.9萬法郎。美國的一家雜志進行了150多次訪談,查閱上百份法庭記錄和科學教內部的材料。根據法庭文件,科學教的“靈魂術”僅1987年就有5億零300萬的收入;奧姆真理教一樣通過非法行醫騙取錢財,據《朝日新聞》揭露,教徒保田英明的母親患病,被騙到該教團附屬醫院就醫,醫院讓她每天在47攝氏度的熱水中浸泡,並稱之爲“溫熱療法”。同時謊稱她只有向教團布施,病才會好,前前後後,她共向教團捐獻了4500萬日元。唯一教由基金會出面開設了所謂經拉茲尼什神力治療的精神病診所,就診者居然十分踴躍,由此獲取了相當可觀的診費收入。

五、最恐怖的斂財手段:制造恐慌,趁火打劫

爲了能夠讓信徒失去判斷力,以更多榨取錢財,邪教會采用制造恐慌的辦法,以趁火打劫。2012年底,全能神散布“末日”謠言,極力營造恐怖氣氛,稱“神再次道成肉身”是對人類的審判,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將被“閃電”擊殺,只有相信“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的神,才能得到拯救”,只有聽他們的話才能得救、升天,脫離苦海。只有多做“善行”,才能獲得通往天堂的“門票”,進入“神家”。而什麽是“善行”呢?很簡單,就是無休止地捐錢;“恢複上帝十戒運動”的通天教母克莉多尼亞·瑪琳達是邪教,鼓吹2000年是世界末日。自稱能與聖母瑪麗亞對話,拯救信徒,教徒對她頂禮膜拜,紛紛將錢交給了教母保管,借此她賺取了巨額財富;邪教“法之華三法行”的頭目福永法源,自封爲“日本第一號腳博士”、“生態哲學博士”,打著“日本癌救濟中心會長”等旗號,對前來向他聯系的人進行“足底診斷”,並對其中有些人稱“你們得了癌症”,讓他們繳納從125萬到250萬日元不等的費用參加“修行”,還讓修行結束者購買333萬日元的名爲“家的中心”的畫軸和3千萬日元的“佛舍利”。通過給人看腳相占蔔、以不治之症和難逃劫難相威脅,誘騙人們入教,致使該教團和教主暴發致富。

六、最隱蔽的斂財手段:投資項目,商業運作

爲了能夠擴大資金來源,各邪教教主充分發揮信徒衆多、人力資源充足、人力花費少的有利條件,開辦各種實體企業、網站,投資商業項目,以商養教。衆所周知,李洪志海外通過舉辦“神韻”晚會、發行報紙、成立電視台、運行網站等多個實體項目獲取暴利。需要說明的是,法輪功的許多“項目”都打著宗教的旗號,享受免稅待遇,像“神韻”演出、龍泉寺宗教旅遊項目等;奧姆真理教投資“麻原環境研究所”、電腦代銷店、拉面連鎖店、吃茶店等20多個系列企業,每一家企業可以賺到錢;在80年代,唯一教設立的基金會在西方國家進行了一系列的商業投資,包括在歐洲開辦的各種商業、公司、餐館、夜總會等,這些機構在1981-1983年都收益頗豐。當然,這些商業項目收益多成爲教主和教內上層人物的搖錢樹,至于基層弟子信徒之流,只有當票奴、義工受盤剝的份兒。

在邪教的不同發展過程中,使用的斂財手段也不盡一樣,有時以其中一種手段爲主,有時多種手段並用,正是在這些手段的有效實施下,李洪志在美國才有了那麽多的豪宅;趙維山才會不惜巨資在香港和台灣的媒體上燒錢做邪教廣告;各種邪教教主有了花天酒地、窮奢極欲的生活。借我們每一名善良的人一雙亮眼吧,讓我們把邪教的卑鄙斂財伎倆看的更清楚!

 

發布時間:2014/7/21 10:45: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1    40    3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