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王文忠:揭穿邪教的心理控制術

 

人本網藝術鑒賞

專家介紹:王文忠,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教授,中國反邪教協會專家。

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血案發生後,我們第一時間聯系到心理學專家王文忠,深入分析全能神等邪教的“精神控制法“。

邪教信仰者一旦堅定了信仰,其它的理論大概是很難再進入他們的心靈的。——王文忠

自我認知的前提:“蹦床心理結構”

在揭露邪教是如何控制成員心理之前,首先要了解到我們每個人的心理認知結構。每個人對于自我認知類似一個“蹦床”,如同下面這個三角平面。

我們每天都在感知認識外部世界。對外部世界認識很重要啊,因爲它可以讓我增長許多知識,看清外部世界的本質。我們從小到大讀了很多書,就是爲了要多學一些關于“外部世界”的知識。

可是對自我的認知也很重要,我知道“我是誰”,就會知道“我要幹什麽”“我能幹什麽”“別人對我如何”,“希望別人對我如何”,“我從哪裏來”“我要到那裏去”。

可是我們是如何建立起對“自我”的評價的呢?

王文忠認爲,這是因爲:

我們首先用“身體”在建立起對“自我”的認知——它是與生俱來的;

其次“感性”也建立起對“自我”的認知——人的各種感覺,跟眼耳鼻舌身對應的色聲香味觸,隨著生命的誕生也會自然而來;

最後就是“理性”了——它隨著個人的心性的成長、成熟;知識的豐富,思考能力的提高而來。

有了“身體”“感性”“理性”這三個通道,我們就建立起了“我對我”的認知、評價,“我對我認知的那個自我”就在那個三角平面的中心。

可是,“我對我的認知的那個自我”,卻不是風平浪靜,永遠在一個平面——這個處在三角平面中的“被我認知的我”卻總是上下“折騰”,如同蹦床運動一樣,忽上忽下。

王文忠說:

現實世界是不斷波浪起伏的,人的“內心世界”也是不斷的波浪起伏的——有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特別的崇高,有的時候又會覺得自己特別的卑鄙和渺小;有的時候覺得自己特別的偉大,有的時候又會覺得自己特別的微小;有的時候覺得自己無所不能,有的時候又會覺得自己一無所長;有的時候覺得周圍的世界非常美麗,有時候又覺得周圍的世界,乃至地球都是個垃圾站……這就是我們正常的對世界、對自我的看法。

我們就是在上下折騰中間不斷變化。

有的人的“自我”在上下折騰中,超過了身體的承受能力的極限,就會變成了心髒病、胃潰瘍、神經性皮炎甚至是關節炎,這些都是心理的起伏超過了身體之後出現了身體疾病。

更嚴重的就會成了精神分裂,變得瘋狂;一會好,一會壞;一會天堂,一會地獄。

還有的人在上下之間變得麻木了,失去了對世界的感知,成爲了套中人。

每個人逃不出這三種命運,自我,上下“折騰”,一會兒好、一會兒壞、一會兒高興、一會兒焦慮、一會兒抑郁、一會兒平靜,在這個過程中,把自己折騰到老死。

我們每個人都在“折騰”中間度過一生。

再回到蹦床的那個圖,如果我們對自己評價高,就好像蹦上了很高的高度,而對自己評價低,就如同陷入到了蹦床的下面。

“我對我的認知”既然總是在折騰,而心靈中的折騰又會導致“我”很痛苦,所以人總會追求一種內心的穩定。

有沒有辦法呢?

有的!

那就讓一個力量把那個“被自我認知的那個我”穩定在那個三角平面的某個空間吧。

我們都不太願意把“自我”陷入到“蹦床”的下面去。都想把“自我”放到一個更高的位置。

于是,宗教來了。

它站在那個由“身體”“感性”“理性”建立的三角平面之上,從而這個三角平面建立起了一個三角錐形體——如同“金剛鑽”——教主或宗教裏的最高神占據了那個高位,從而幫助信仰者心中那個“被我認知的那個自我”穩定在高位。

宗教說:放下“自我”吧,把你那個“自我”交給神,從此你變得高尚,變得百毒不侵,而且未來你可以進入天堂……

傳統的宗教起到了很好的精神撫慰和自我心靈穩定作用,而且它無“世俗功利”。

邪教卻利用了宗教的心理結構原理,或直接從傳統宗教斷章取義而來,或利用氣功的方式把最高處的那個位置占據:

更可恨的是,邪教還通過一些醜惡的手段欺騙信衆,渲染“人作爲個體”的無助:

親人的不可靠,子女的不孝,鄰裏的矛盾,社會的黑暗,政府官員的腐敗……在這些信息之下,人對自我的認知就會越陷越深……

然後,邪教教主再告訴你,來吧,加入邪教吧。它能讓你偉大,讓你自信,跟隨我,你心中對自我認知的那個自我,就永遠定位在高位!

很多人一開始是並不相信那些邪教的,可是經過這樣一個過程,許多人的心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而對邪教崇拜得五體投地。從而心甘情願被邪教人士控制,利用,再然後成了邪教組織忠實的一員,願意爲之舍棄生命也認爲至高無上。

而且只要邪教主認爲對,對別的事物無所顧忌,別人的生命甚至都可以視爲草芥、糞土。全能神招遠血案犯案之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還說他沒有一點愧意,甚至覺得自己很偉大!

這是何等病入膏肓的人才會有的言論啊!

案例分析:如何教育轉化法輪功癡迷者

1999年,出現了法輪功邪教問題後,各級政府和社會各界非常重視,中央國家機關工委爲了教育轉化挽救各個系統的法輪功受害者,專門辦了多期教育轉化班。每個班學院都有30-40人左右。

一開始和這些法輪功受害者接觸的時候,他們對王文忠這些輔導員根本不屑一顧。還引用《道德經》的話:“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爲道”來表明自己對信仰的堅定,對輔導員們的不屑。

王文忠說,碰到這樣的人,你必須首先接納他,甚至要贊美他,當他們向你宣講法輪功如何如何的時候,你就先表示肯定。等到和他們能溝通了,再和他們進行深入的交流。如果一味高壓,不但起不到效果,反而會讓他們更加走向幫教的反面。

這在心理學中叫做“以來訪者爲中心”——其實這在心理學中並不算特別。

就這樣,通過首先肯定的方式,在和那些法輪功受害者的接觸過程中,王文忠和他們達成了溝通的意向,然後逐漸用自己的心理學專長和他們建立起了信任感;最後,再用他的理論,真誠地分析他們所做的事情如何害人害己,真誠地讓他們自己在內心,把每個人“自我覺察”的“元認知”或“反審認知”呼喚回來。

當他們真正在內心把那個“自我”喚醒之後,才算真正回到正常心理狀態。

在他參加的幾期幫教輔導班裏,有許多人是文化素養非常高的。其中一個當時30多歲的女士就是這種情況,一開始她對于自己的法輪功信仰可謂是“堅如磐石”,她用法輪功的理論向王文忠“布道”生命的意義:說法輪功是一個充滿理想的大船,她和裏面的水手,在那個精神海洋裏非常溫暖,自由遨遊……

可實際情況是,在法輪功的催眠下,她放棄了她以前的興趣愛好:讀書、音樂、看光盤……那些文人的生活方式全部抛棄了,在法輪功的組織裏,她成了堅定的骨幹分子,表情都變得麻木了。

經過教育轉化班的學習,以及和像王博士這樣的輔導員交流,她開始逐漸主動對法輪功表示懷疑,再然後意識到了她把那個“自我覺察、自我控制”的權力,交給了法輪功,交給了李洪志,從此她堅定地離開了法輪功。

她徹底頓悟了,在回歸自我的那一刻,她激動地當著輔導員的面,痛哭流涕,說出了她表示徹底回歸的心裏話。她之後的生活和工作又回歸了正常,還寫出了很多深刻的反思文字。因爲國家對這些曾經的邪教成員,采用的教育轉化挽救的政策,她現在仍然在一家事業單位健康地工作、生活著。

更多內容敬請關注心理學專家王文忠的系列報道《對話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教授王文忠》。

 

發布時間:2014/7/29 9:24:00,來源:蝌蚪五线谱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1    40    3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