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主佛”的一张嘴,二套理

陈哲

 

人本网艺术鉴赏

李主佛的大脑司令部老是出现问题,所发出的经言佛语经过他这片嘴上下翻飞,前言不搭后语,颠三倒四,且语无伦次,同样一件事一会儿肯定,一会儿否定,玩起了“轮子”。弟子们常常被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所以然。但由于师父不允许质疑,只能向内找,因为师父说了重在“悟”,出了问题责任在弟子,功劳在师父。同样大脑短路“信师信法”的弟子,索性不再劳心费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师父怎么说,弟子们就怎么做,至于犯不犯法,管他的呢,反正大法弟子归师父管,归法轮大法管,不归人间法律管。

——主佛先说:“大法是人传人,没有标语、传单、口号,后又让弟子们贴标语、发传单、喊口号。

李主佛在法轮功形成规模后,为了避人耳目,逃避打击,欺骗弟子,便于心安理得敛财,口口声声宣称“法轮大法”没有组织,是人传人,心传心,功法实行松散管理,不参与政治,是大道无形。一些法轮功的骨干也随声附和说,我们没有组织,是人传人,心传心,没有标语、传单、口号,只教人祛病强身,由此欺骗了许多弟子和众人。

事实果真如此吗?李主佛自创立法轮功组织后,官瘾十足,忙不迭的在北京设立了“法轮大法研究会”,且自任会长,享受一下众人朝拜的虚荣后,又陆续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未经批准设立了39个法轮功辅导总站,总站下又分设了1900多个辅导站、28000多个练功点,自上而下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组织系统。

为了让大法组织有序规范的开展活动,李主佛审查出台了对辅导站的要求,大法弟子、辅导员标准,大法修炼者须知等一系列规章制度,并且李主佛亲自审批任免各地法轮功组织骨干分子的职务,敛财活动进行的有声有色。由此可以看出,法轮大法组织是一个体系严密、功能完备、未经登记注册的非法组织。

狂妄自大、心胸狭窄的李洪志容不得别人批评他的法轮大法,在策划了一系列围攻抗议事件后,自认为加入美国籍且周游列国见了点世面,又找到了一个后台主子撑腰,李主佛的胆子更大啦,私欲更足了,在个人政治野心膨胀的驱使下,发动了“4.25”围堵中南海事件,自知惹了大祸的李洪志脚底抹油逃窜到美国后哭天抹泪向主子诉说自己“受迫害”、弟子被“活摘”的假象。在博取主子同情、安慰后,开始抹黑中共,祸乱中国,造遥滋事,卖国求荣等一系列背叛民族大义的罪行。而“讲真相”,则成为李洪志避人耳目,绞尽脑汁对弟子实施政治绑架,驱使弟子充当反华炮灰的鬼主意。

2001年6月4日李主佛在《不政治》中就明示为什么“讲真相”,“讲清真相的根本目的是救度世人”,为了“救度众生”,“真相”是可以用“假相”去讲的。指导弟子修炼的明慧网则宣称“只看文章的观点和内容是否对讲真相、修炼、证实法起正面作用”,而怎样讲“讲真相”?李主佛告知“话不说大点没人信”。李主佛还宣称“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法定》)。“作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况下就是要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从而维护大法”(《建议》)。并且要求大法弟子在讲真相时一定要走出去“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讲真相的根本目的》)。要“去掉一切常人执著,包括对人的生命的执著”(《去掉最后的执著》)。至此大法弟子按照李主佛的要求日以继夜地开始涂写标语口号、散发邪教传单、污损人民币、拨打骚忧电话等一系列目无法纪,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犯罪行为。

——主佛先说“练功人遇事要按“真、善、忍”去做,后又说“忍无可忍”鼓动弟子不真、不善、不忍。

李主佛初起为了招揽“弟子”,曾在《转法轮》和“讲法”中,多次高喊,“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它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它就是最高的佛法”,“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应该说这个提法很有“号召力”和“吸引力”,的确招揽了不少信众盲目修炼法轮功。但谎言终究归谎言,早晚会漏马脚。众所周知李主佛带着他的弟子这些年干了多少不真、不善、不忍的事情。

李主佛自传法以来,法轮功害人夺命的行为屡屡被揭穿,遭到许多专家、学者的质疑和受害人家属的反对,中国政府响应民众意愿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恼羞成怒的李主佛鼓动弟子们走出去与政府对抗,与法律对抗。李主佛煽动大法徒:“弟子们等待着圆满,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走向圆满》)。在这场“考验”中能够“为证实大法而走出来的弟子、未来的大觉者”,“无论他们被关押或为坚修大法而失去人的生命,他们都是圆满”;而那些“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的”则“不配当‘大法弟子’”(《严肃的教诲》)。对于躲在家中不出面的弟子,李主佛气急败坏地将他们赶出了并责骂道“无论他们怎么在家里所谓的坚持学法炼功,都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2001年元旦李主佛在《忍无可忍》中,更是歇斯底里地说,“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除尽邪恶是为了正法,而不是个人修炼问题”。由此发生了震惊世人的天安门广场法轮功人员自焚事件悲剧。这哪里像教弟子学佛修行圆满得道之人应该说得话?满嘴不真、不善、不忍。

为了不被李主佛臭骂,为了早日走向圆满,大法徒们只好任由李洪志驱使,叨念着“主佛”的“忍字诀”,惨兮兮、狼奔豸突地奔上街头,偷偷摸摸、厚颜无耻、猥琐乱窜地做着“三件事”,干着不真、不善、不忍的违法犯罪勾当,甚至制造了多起自杀、自残、白日飞升(跳楼)、除魔等人间惨剧。

——主佛先说“练功人要遵守各自国家的法律法规”后却鼓动“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可以不受法律束缚。”

组建法轮功初期,李主佛采取了犹抱琵琶半遮脸的方法装模作样遵规守纪。随着李主佛洗钱、偷税、敛财行为的逐渐暴露,李主佛为逃避打击,躲开已经崩溃弟子对圆满遥遥无期的质疑,开始移民国外的计划,这也就为后来秘密策划惊天事件,叛逃美国,对抗法律埋下伏笔。李主佛一面在“大法学员须知”中虚情假意提及“各个国家的学员要遵守各个国家的法纪”却又贬低常人法律,时不时地抬高自己的“大法”,告诉弟子“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大法高于一切”,“常人社会的法是法轮大法最低层次的法的体现”。并且别有用心地在“旧金山法会讲法”中发牢骚道:“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地限制人,封闭人,包括制定法律的人在内。人在不断地封闭自己,封闭来封闭去最后把人封闭得没有一点出路。这个法律定的太多了,人就像动物一样被管着,没有出路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可以不受人间法律的束缚”(《正念的作用》)。为了维护“主佛”的权威,为了展现自身有利用价值表演给西方主子看,为了给中国政府找点闹心事,李洪志及其大法徒丧心病狂地大肆宣传造势,炮制各类谣言,肆意践踏常人社会法律。谁要是说“大法”一个“不”字,那就跟你闹,跟你吵,跟你没完。此时的大法徒已经丧失了理智,完全没有了法律的概念,公然违法犯罪,理直气壮的藐视法庭,诬告滥诉,炮制谣言,虚构“三退”数字,有的大法弟子在所在国非法集会进行骚扰活动,阻碍警察执行公务,扰乱庭审秩序,污染城市环境;有的大法徒被抓、被捕、被判刑、被驱逐;有的大法徒出假证、编谎言,“伪装难民”被重拳打击,至于侵权盗版行为更是接连不断。这种“秃子打伞,无法无天”的行为是人间法律所不容许的,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至于主佛说“练功人不能破坏常人社会状态”,后又鼓动弟子践踏法律;“大法弟子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关和难都是考验弟子的,是消除业力是好事”,后却说弟子遇到关和难都是旧势力迫害,要反迫害等等,限于篇幅,就此打住。

试问“主佛”为啥总是一张嘴,二套理,翻上翻下都是理呢?无他,唯骗子的嘴脸使然。

 

发布时间:2015/2/10 9:06:00,来源:凯风吉林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3    42    4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