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70後”法輪功人員癡迷原因分析

彭剛

 

人本網藝術鑒賞

在“法輪功”癡迷者中,“70後”是一個相對特殊的群體:一方面,由于境內“法輪功”組織急劇萎縮,作爲新生代的“80後”癡迷者很少(主要存在于家族式練功群體中),出現後繼無人的情況。而“70前”由于年齡、身體原因,從事邪教違法活動的能量逐漸弱化,“70後”成爲“法輪功”組織的中堅力量。另一方面,相對于“70前”,他們文化程度相對較高,因“祛病健身”原因誤入“法輪功”的比例較低,而對信仰追求、精神寄托、情感歸屬成爲他們癡迷“法輪功”的主要原因。

因此,加強對“70後”法輪功人員癡迷原因的研究,有利于我們針對性的開展教育挽救工作。我們需要用更深的視角,透過混雜紛亂的表象,去探尋癡迷背後的深層次原因,進而發現打開其精神枷鎖的鑰匙。

1、社會環境因素

國內外對邪教産生根源的研究表明,邪教問題本質上就是社會問題,社會環境因素是導致癡迷的主要誘因。我們對法輪功癡迷者的工作與研究也充分證明了這一點,只是“70後”癡迷者有其特殊的時代烙印。

案例1:周××,男,1974年生,大專文化,某縣城中學音樂教師。周某自小學習勤奮,成績優異,因家境貧寒,無力承擔昂貴的學費,周某在中考時無奈地選擇了免費的師範學校,畢業後又被分配到偏僻的鄉村小學任教,不久又患上肝炎。看到遠不如自己的同學都留在縣城進了好單位,周某感到失落與不公,在自歎命運多舛的情緒下開始習練“法輪功”。周某某煉功不久,縣城關二中招收一名音樂老師,他考取後不僅調進了縣城,從事自己喜愛的專業,而且肝病也得到了控制(事實上仍爲乙肝攜帶者),周某認爲是誠心修煉帶來的福報,對李洪志視爲再生父母,在邪教的泥潭裏愈陷愈深,無法自拔。

案例2:何××,女,1970年生,高中文化,某超市營業員。何某曾爲當地基層稅務所職工,負責農業稅征收,年年完成征收任務,年年被評爲先進,且在當地老百姓中口碑很好。上世紀九十年代,國家實行稅收體制改革,何某被單位辭退,爲此感到非常不公平,與此同時自己身體又出現問題,1997年因祛病健身、做好人開始習練法輪功,最初並不癡迷,自述練功前與丈夫、婆婆關系緊張,甚至想過自殺,練功後心態好了,婆媳關系、夫妻關系也好了(後經證實何××及婆婆、丈夫均爲“法輪功”習練者),認爲是法輪功挽救了她、挽救了她的家庭。

分析:七十年代末開始的大變革,使中國的政治生態、經濟體制、社會結構和生活方式發生深刻變化,處于青少年時期的“70後”,面臨學習、生活、就業、交往、擇偶、婚姻等方面的競爭與壓力越來越大,如果不能預設或推進回應機制,勢必出現孤寂、隔離、迷茫、壓抑、沮喪、寡情、猶疑和焦躁等情緒的飙升,而在整個社會轉型過程中,傳統的價值觀和道德觀受到沖擊,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社會規範和價值體系尚未建立,甚至很多方面出現空白和混亂,權威失效、道德失範、利益失衡、保障缺失……這些狀況令很多人,特別是青年人無法承受,隨著複雜性、競爭性、失意度、文化融合度和個性消損度等危害性因素的迅速加劇,難免産生對社會現實的無奈、失望甚至憤怒,特別是不少“70後”希望通過正常途徑和個人努力改變命運而屢受挫折時,對主流意識形態不抱有希望,便會脫離主流社會,轉而通過參加邪教迷信活動轉嫁精神危機,排除內心的痛苦,尋求自己的人生解脫和信仰歸宿。

2、成長經曆影響

按照教育學的觀點,青少年時期是個人成長過程中最爲關鍵的階段:個性和情感趨于成熟,確立企圖模仿的楷模,適應自己生存的社會環境,學習應對逆境和挫折的策略,堅強面對成長過程中的苦難。因此,健全的家庭體系、融洽的親情關系、正確的教育方式和良好的成長環境對青少年的健康成長尤爲重要。“70後”癡迷者誤入邪教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與上述四大因素的缺失息息相關。

案例3:陶××,男,1971年生,出生農村,大學文化,高中時受其數學老師影響習練法輪功。父親70余歲,老年得子,由于年齡相差較大,加之陶某長期在學校讀書,與父親相處時間不多,自述很難與父母溝通。雖然成績優秀並考取重點高中,但繁重的學習壓力、家庭過高期望和負債供其讀書的現狀,使其背負太大的心理包袱和精神壓力,進入大學後,學生之間貧富差距更爲明顯,加之綜合素質的差距、社交能力的欠缺和激烈競爭的壓力,使陶某更加沈迷于法輪功中尋求心理平衡和精神安慰。

案例4:沈××,女,1976年生,中專文化,1997年因追求人生終極關懷而走進“法輪功”。她出生在一個家教嚴格的家庭,父親只關心其學習成績,母親則極爲挑剔,很少得到父母的肯定和表揚。她在成長過程中,情感需要比較強烈,渴望純真浪漫的愛情,但一直比較自卑,缺少表達感情、追求愛情的勇氣。中專時曾暗戀班上一優秀男生,經常有一些與該男生在花前月下談情說愛的幻想,當她鼓氣勇氣向對方表白時卻遭到拒絕,此段感情經曆在其心理留下了很深的傷痕,進一步強化了她的自卑心理,並出現與異性對視就緊張、胃痛等軀體化症狀。沈某開始習煉“法輪功”後,很快選擇了一位同修作爲伴侶,1999年丈夫主動脫離“法輪功”而她卻堅持修煉,最終因感情破裂而離婚,使其感情上再次受到打擊,更加沈迷于法輪功中尋求精神寄托。

分析:這些癡迷者誤入法輪功時,正處于青少年時期,有的成長在不完整的家庭,缺少父母的親情和關心;有的因父母教育方式不當,難以與父母正常溝通與交流;有的身處家族式練功環境,接受錯誤的引導方式;有的受家庭環境影響,過早地體會到生活的艱辛和苦難。童年、少年時期的負性記憶和不良的成長經曆,造成傷害性、壓抑性的心理情感,在不利的家庭環境、錯誤的引導和教育方式、挫傷心志的社會機制撕裂下,形成內心深處難以愈合的傷口,成爲日後因逃避現實困境、尋求精神解脫而最終癡迷邪教的重要因素。

3、性格心理缺陷

社會心理學家羅德裏格斯說過:社會心理的脆弱能夠爲一切操縱手段打開唯一的一扇大門,等到操縱手段發揮作用並完全控制一個人後,操縱手段本身就變成了挂在那扇大門上的鎖頭和鑰匙,並爲操縱者所掌控。

案例5:李×,男,1973年生,漢族,大學文化程度。1993年開始習練法輪功。李某家庭環境較好,父親是一名幹部,母親是一名護士,姐姐也在醫院工作。家裏就他一個兒子,所以母親特別寵他,凡事都依著他;而父親對他卻很嚴厲,常常當著外人的面很很地訓斥他,這使他從小感到壓抑和自卑,逐漸形成極端自私和任性偏執的性格。踏入社會後,他難以與人相處,事事以自我爲中心,有明顯的外歸因傾向。據所在單位的領導和同事們反映,李某性格內向、孤獨、怪異、缺乏情感,工作生活中從不主動與人交往,甚至能連續幾天關在宿舍裏玩電腦遊戲。偏執、自閉的性格和變態的心理使他看什麽事都不如意,認爲所有人都對不起他,都與他作對,甚至對自己的父母也是如此:因父母堅決反對他習練“法輪功”,便産生怨恨並與父母斷絕一切來往。

案例6:王××,男,1978年生,高中文化,2006年受其父親的影響,因祛病健身開始習煉法輪功,父親、妹妹均爲法輪功癡迷者。由于王某從小體弱多病且性格內向懦弱,父母總擔心他受到傷害,大小事情甚至連生活自理都由父母代勞,過度保護使王某形成嚴重的依賴型人格,直到現在三十多歲仍宅在家裏,甚至從不主動找工作,僅僅依靠父親的退休金維持最低的生活。王某心智不成熟,說話時聲音微小、臉紅,甚至都不敢與人正視,並且情緒易波動,稍不順心就耍脾氣,與其實際年齡極不相稱,感覺上就像六七歲的小孩。王某情感幼稚,三十多歲卻從未談過戀愛,曾在公車上遇到過一位心儀的女孩,僅僅因爲女孩看了他一眼,就認爲對方對自己有好感,但一直不敢表白,直到女孩結婚生子還一直暗戀著對方。

分析:根據我們對部分“70後”癡迷者所做的心理測試結果看,絕大多數都存在孤獨與抑郁傾向、完美和理想主義傾向、交際與結友困難、情感不成熟、依賴性和自卑感、缺乏安全感等等心理問題,上述表現都源自于性格變異和心理不成熟,並且這些心理問題早在癡迷法輪功之前就已存在,加上社會適應能力不良、承受挫折能力低下,在無力以恰當方式應對面臨的現實狀況,而邪教種種承諾與誘惑往往又能滿足其需要、利益和思想時,必然成爲邪教最容易俘獲的獵物。邪教雖然改變不了注定會令人失敗的客觀條件,但足以令癡迷者感到巨大的精神慰藉,而且一旦形成回避掩飾困境的慣性思維、緩解心理沖突和精神壓力的平衡機制、封閉僵化的認知模式、追求“升天圓滿”的執著妄想、恐懼“形神全滅”的精神控制,就很難擺脫邪教的精神枷鎖,“戒斷”反應也更爲強烈,進一步強化了對癡迷行爲本身的依賴。

4、自我實現需要

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將人的需求按照由低到高,劃分爲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會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實現需要五個層次,不僅有物質上的需要,更有精神上的追求。需求産生動機,動機導致行動;需求越迫切,滿足需求的行動就越具力度。當代青年謀求自我實現的願望非常強烈,但並非都能如願以償,他們在社會的發展也並非一帆風順,有的還會遇到種種煩惱和不如意,或懷才不遇,人際關系處理不好,或不能順利實現自己的理想等等。當他們在社會上不被重視,感到壓抑或情緒低落時,邪教組織給他們一個“光明偉大”的人生彼岸,一個施展才幹的機會,甚至讓他們擔任一定的“領導職務”,會大大激發他們的感恩之情和“工作”熱情。

案例7:劉××,男,1975年出生,從小家境貧困,沒有完成學業,又因其父親早逝,母親身體多病,在找工作中,因爲自己得有肝炎,屢屢受挫,找不到合適的工作,認爲不能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面對現實的生活,感到很無助,沒有穩定的收入,多年來以臨時工爲生,情緒一直很低落,在1999年從祛病健身走進“法輪功”,在李洪志及“法輪功”歪理邪說的誘惑下,逐漸癡迷,並想通過所謂的修煉達到成仙成佛、一勞永逸的效果。在習練“法輪功”的過程中,由于該劉沒有固定的工作,便以“法輪功”爲職業,通過在外做“資料”和建“資料點”謀生。因爲年輕,且具備較好的組織協調能力,很快被“委以重任”,專門負責“法輪功”相關違法活動的組織工作。劉某轉化後承認,雖然爲逃避打擊東躲西藏、居無定所,但在建點做資料的過程中,他不僅獲得了謀生的手段,更從中體會到某種程度的成就感。

案例8:羅××,男,1979年生,中專文化程度。年僅14歲就跟隨父母習練法輪功。期間父親因練功拒醫拒藥死亡,母親因練功而精神失常,但羅某認爲是政府迫害所至,對共産黨充滿仇恨,對社會上的醜惡現象十分反感。在與其深入交談過程中,我們進一步了解到:受文化程度不高,個人形象條件限制,羅某一直沒有找到正式的工作,也從未談過戀愛,感到世態炎涼、人心不古,在現實社會中不僅感受不到溫暖、關愛和尊重,相反備受冷眼奚落,而在練功中,同修們的關心和幫助,使他感到了不曾有的安全和歸屬感;在功友的幫助下,他學會了電腦、打印機等設備的安裝和維修,在當地取締營運三輪車後,爲各資料點提供技術服務,就成爲其工作和生活的唯一方式,這讓他有了充實感;對“升天”、“圓滿”的美好憧憬使他看到了人生意義和生命價值。

分析:正如他們所說,自己仿佛找到了生命中的最後一片淨土,那個境界讓他無比的放松、恬靜;有緣同修的坦誠融洽,讓他得以暫時緩和人際關系沖突,逃避現實矛盾;“因果循環”讓他對自己不盡人意的生活狀態有了一個合理化的解釋;在組織中的骨幹核心作用,補償了他在現實中的“懷才不遇”;而“大圓滿、大自在”的天國世界,更是置換了他被現實壓抑的理想。上述言論代表了很多“70後”癡迷者深層次的心理需求,特別是在情感、友誼、交往、家庭、尊重、信任等需求得不到滿足,而主動融入社會現實受阻的情況下,通過癡迷邪教尋求精神寄托,甚至通過“圓滿”實現自我價值實現的行爲就不足爲奇。

 

發布時間:2015/8/13 9:06:00,來源:凯风湖北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5    44    4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