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招遠血案再調查:“神”化的家庭

 

據英國《金融時報》2012年報道,全能神教宣稱在中國有數百萬信徒。

編者按:山東招遠血案發生已逾一個月,南方周末記者再赴河北無極、山東招遠、煙台調查,首度接觸到了犯罪嫌疑人張立冬的姐夫,還有張立冬的妻子—這個五口家庭中唯一的非“全能神”信徒。

我們試圖還原一個普通家庭從努力致富到制造血案之間,“神”化乃至徹底重構的軌迹,進而觀察“全能神”教義及組織對信徒精神世界、行爲邏輯的影響程度。

我們還采訪了宗教界人士、專家,通過分析這個家庭成員的特殊行爲方式,並對比正統教會教義和信仰方式,解讀宗教異端與暴力行爲之間的關聯。

在信“全能神”之前,張立冬曾試圖求助基督教以尋求“得救”,在禱告中還流過淚。他帶著小女兒去過三五回教會,曾通過教會爲汶川地震捐了五百塊。

張帆曾在北廣求學,接觸“全能神”時,正處在“專升本”的兩年空當期。她性格過于內向,不太愛與人交流,也從來不笑。她母親曾說過,張帆患有抑郁症。

張立冬妻子王麗是這個家庭中唯一的非“全能神”信徒。她在村民眼中“非常理性,懂得維護家庭”。


異兆

對于金晖小區麗水苑12號樓的居民們而言,“5·28”命案令人毛骨悚然,但事前已有異兆:5月27日,神秘的101室的那條狗突然死了。

那是一條體形碩大、性格溫柔的哈士奇狗。鄰居們偶爾碰到牽它出來的主人,有時是那個戴棒球帽的“光頭”,更多時候是他的大女兒。這是古怪的父女倆。大女兒似乎從來沒有笑過。光頭則被一位鄰居形容爲“僵屍”。他面無表情、目光呆滯,似乎永遠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裏。

這戶人家還有一個喜歡穿肥大褲子的小男孩,一個戴眼鏡的小姑娘。

盡管已經住了五六年,但鄰居們從未發現這家人主動與外人交流。他們居住的101室一年到頭挂著窗簾,裏面似乎總有人,但沒人知道他們在做什麽。

不安全感一直籠罩著“光頭”。2013年下半年,“光頭”買了一輛白色的卡宴車,車牌號(魯YVD110)上還有跟報警電話一樣的數字。大概是擔心被盜,他在家門口外牆上裝了一個監控探頭,距離探頭不過一米的地方還安了一個光控感應的探照燈。每到夜幕降臨,慘白而刺眼的燈光直接照到對面樓上。直到現在每天晚上,這盞燈還點亮著。

那天早上,哈士奇狗倒在12號樓101門前的過道裏,渾身鮮血。被嚇壞了的鄰居趕緊報了警,經調查,狗是被自家主人打死的,警察沒有深究。那時,沒有人料到,這會是一起故意殺人案的前奏。而那個“光頭”,便是後來聞名全國的張立冬。

事發之後,鄰居們陸續知道,從來不笑的女人是張立冬的大女兒張帆;戴眼鏡的小姑娘叫張航,是張立冬的二女兒;小男孩張×,年僅12歲;電視上的那個叫呂迎春的女人他們也曾見過,她經常過來,但似乎並不在101室過夜。他們均是全能神教信徒。

全能神教又稱“東方閃電”,上世紀90年代由黑龍江鐵路工人趙維山創建。1995年被中國政府定性爲“邪教”。據英國《金融時報》2012年報道,“東方閃電”宣稱在中國有數百萬信徒。而基督教團體則認爲全能神教人數應該接近一百萬。

全能神教部分認可基督教教義。但它宣稱,神繼耶稣之後,第二次“道成肉身”,降臨到一個中國女子身上。這個女子是全能的神,主要工作就是帶領信徒打敗魔鬼撒旦,拯救人類。信徒要爲神獻上一切,花費所有精力。

據新華社報道,張帆對打死狗的解釋是:當晚呂迎春感覺不舒服,可能是“邪靈”“襲擊”了她,她們確定“襲擊者”是所養的寵物狗,所以就把它打死了。不過,據張立冬的姐夫劉金棟回憶,在無極時,張立冬就特別喜歡狗,也養過狗。

《南方都市報》引用知情人士的說法稱,殺狗後,張帆和呂迎春的胸口依舊疼痛,其他人就把張帆擡起來往地上摔,直到張帆喊頭暈。那時,他們都認爲惡魔被趕走了,要出去找到惡魔,並殺死它。

張立冬曾到基督教尋求解脫,在禱告中還流過淚。

第二天晚上,卡宴載著這六人來到了羅峰路159號金都百貨大樓一層的麥當勞餐廳。很快,一起震驚全國的血案就在山東招遠發生了。

靈修

根據警方調查,9年前,張立冬的大女兒張帆最先接觸全能神教。南方周末記者查詢張帆的學曆信息發現,她2002年考入原北京廣播學院英語專業(專科),2004年畢業。兩年之後,張帆再度入北廣(已更名爲“中國傳媒大學”)學習,2008年取得了新聞學(廣告)本科學曆。這意味著,接觸全能神時,張帆正處在“專升本”的兩年空當期。

有媒體報道稱,自2007年以來,“東方閃電”(全能神)開始將目光投射進大學和高中,試圖以大學生、高中生信衆進一步提升其活動和組織能力。

入教兩年後,張帆陸續將張立冬及弟妹也發展爲信徒。新華社報道稱,2008年,張帆通過網絡認識了山東龍口人呂迎春,由于兩人對“全能神”的認識一致,便逐漸熟悉起來。2009年,張帆和家人先後從河北無極來到山東招遠。

《南方都市報》引用招遠基督徒的說法稱,全能神教大概在1996年傳入招遠,多在當地基督教會中發展信徒,曾一度“猖狂得很”。

除了金晖小區麗水苑(以下簡稱“麗水苑”),張立冬在百公裏外的煙台市萊山區海天四季花城(以下簡稱“四季花城”)另有一個住處。那套房子購買于兩年前,主要是張立冬的妻子、嶽母居住。張立冬和二女兒、兒子以及那條哈士奇從招遠偶爾回去住。而大女兒張帆則一直住在麗水苑。

麗水苑是信徒們的“靈修”之地。據新華社報道,加入邪教之後,張家除正常的生活需求外,與外界基本不聯系,每天都在家裏學習邪教書籍,寫“靈修”筆記,互相灌輸邪教思想。

“靈修”是全能神教對信徒的一項基本要求,該教認爲,信徒“要把心真實安靜端放在神面前,須做有意識的配合工作,……都應有個人的靈修時間”,“靈修”時要“避開一切事物靜下心來,安靜在神面前”,而且要求“每一個人必須都有個人的靈修筆記”以“把對神的渴慕、對神話的認識、靈裏的感覺都記錄下來”。(引自全能神教《話在肉身顯現》一書,以下引用內容同樣出自該書)

“靈修”對信徒至關重要,因爲“越作這樣的靈修,越能走上聖靈帶領的路,神越加倍地祝福你,你的靈就會越來越強”;“你下的功夫越多,你的心越能歸給神”。

事發之前,張立冬的“靈修”生活曾經短期中斷。他在四季花城住了一個多月。那是因爲一位美國的親戚回國,這次也是他在四季花城住得最久的一次。

四季花城的鄰居張女士早就感覺到張立冬“不正常”—但凡在家,他就一天到晚擺弄那輛吉普車,甚至連大冬天也不例外,張立冬還是赤腳穿拖鞋,打著應急燈,躺在車底“拾掇”。

張立冬對車很精通。有一次看見張女士的女婿發動不了車,他主動上來告訴女婿說怎麽弄。張女士說,招遠命案之後,女婿回想這事還有一絲後怕。一旁的女兒還開他的玩笑,說“你小心了,他那是想給你‘洗腦"。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另一位鄰居曾跟張立冬發生過一次不愉快,他來借東西,“當時我以爲他是精神病,思維不正常,挺凶的,好像我欠他什麽似的。”

發家

在無極縣東關村村民李義成印象中,張立冬“不是一般人”,“腦子非常好使”,“可以應變各種場合的一切情況”,“培養好了可以做高級領導”。

正因如此,他對張立冬招遠命案的行爲感覺“非常的古怪”。他甚至猜測,電視裏那些匪夷所思的話,是張立冬故意說的,目的是爲了逃避責任。

張立冬生于1959年,初中文化,二十歲時到山東青島當兵,成爲北海艦隊建築工程兵的一名衛生員。不過,據戰友周軍介紹,雖然是海軍,但張立冬並不上船,也沒出過海。

不知是否是爲了彌補心中的遺憾,張立冬給三個孩子取的名字,均跟海有關。其中小兒子張×更是寄托了他的宏偉志向。

每到晚上,張立冬家門口外牆上的探照燈就點亮了,直到現在,仍是如此。

周軍與張立冬鄰村。他說,張立冬爲人高傲。張立冬當兵時就開始脫發,因爲覺得難看,他索性剃成光頭,平常戴一頂帽子。之後,很多年都一直是這副形象。

部隊複員後,張立冬回到東關,曾當過一段時間的棉織廠工人。後來改做生意,開始了他的“斂財”之路。

李義成說,在哥哥張冬至任村支部書記期間,東關村幾個廠子的下腳料被張立冬承包收購。他從廠裏拉出來的東西,“上面是廢品,下面是成品”。後來,張冬至曾對外說過,東關的幾個廠子,都讓立冬給弄垮了。

村裏的建築五金廠破産後,張立冬經過一番運作,以八十萬元買下。後來,在離開無極之前,他把那塊地轉賣,據說賣了一千五百萬元。

上世紀九十年代,無極一度是全國聞名的醫藥批發基地。在時任縣委的布局下,東關村劃出一片地,建了個“東關醫藥批發市場”,張立冬也買下一個門面,開始做魚肝油生意。同時,他將建築五金廠的舊廠房租給醫藥商當倉庫,收取數額不菲的租金。後來,因爲賣假藥,醫藥市場被強行取締。李義成透露,在警察出動的當晚,張立冬暗中切斷倉庫電源,試圖阻止取締行動。

醫藥市場被取締後,張立冬把廠房改造成一個服裝市場,一米長的櫃台,一次性預收3000元的年租金。然而沒過一兩個月,服裝市場就黃了。

不過張立冬的廠房很快派上了新的用場,它成爲傳銷者們的聚會地。李義成對當年的傳銷盛況記憶猶新:癡迷的人們唱歌、喊口號,台上人說一句:“你在他鄉還好嗎?”下面的人齊聲大喊:“好!”

李義成說,張立冬還曾辦過一所名爲“新世紀”的民辦學校,並因爲爭搶生源與另一家民辦學校發生沖突。和以往的情況類似,最後是他贏了,對方賠錢了事。

張立冬在本村幾乎沒有同齡人朋友,但周圍經常有一群年輕人聚攏,他也因此被傳有“黑道”背景。不過,李義成承認,張立冬習慣占國家和集體的便宜,並不開罪個人。村民有事相求時,他也都出手幫忙。因此即使出事之後,在東關村說他壞話的人也不多。

救贖

據張立冬的姐夫劉金棟介紹,2000年左右,因爲合夥經營的一個棉油廠的股份問題,張立冬與哥哥張冬至鬧翻。

當時,張冬至試圖施工,張立冬在工地上壘磚阻止。雙方僵持不下。一天晚上,張立冬被四個人關在廠子裏痛打一頓。“渾身是傷,住了很長一段時間院。”劉金棟說。

被打傷之後,張立冬曾打算訴諸司法,但被親戚勸阻。張立冬提出條件:讓所有親戚與哥哥一家斷絕來往。親戚們勉強答應,張冬至因此逃過司法追究。但劉金棟承認,實際上不可能與大哥家斷絕來往,張立冬也因此與其他親戚疏遠。

張立冬最終沒有原諒哥哥。2010年,張冬至去世,雖然侄子專門跑來請他,但張立冬仍拒絕參加哥哥的葬禮。

與哥哥反目成爲張立冬一生中的最大挫折。他不僅失去了哥哥的庇護,更失去了尊嚴。劉金棟說,挨打之後,張立冬一直處于一種苦悶狀態,心裏過不去,見人不說話。

2009年,張立冬帶領全家徹底告別東關村,遷至山東招遠。招遠所隸屬的煙台市也是張立冬妻子王麗的老家。臨走之前,張立冬沒有跟親戚們打招呼。“當時以爲,走了就走了吧,兄弟倆關系這麽差,他這麽苦悶,搬到山東療養療養也好。”劉金棟說。

劉金棟現在回想,覺得張立冬離開無極“很不正常”。對張立冬信全能神教更是不理解。“他生意做得那麽好,爲什麽搞這個?”

招遠命案發生後,劉金棟無法理解的是,張立冬是一家之主,他爲何聽女兒的話去打人?張帆的行爲則更讓他吃驚。相關報道中稱,她把母親看作“惡靈之王”,見面之後要殺死她。

聽聞張立冬出事之後,周軍本能的反應是“不可能”,張立冬不是這種人。但在電視看到的確實是張立冬,並聽到他說的那些匪夷所思的話。“我說這小子得精神病了。”據周軍介紹,早年就感覺張立冬腦子有點不正常。“幾個人在一塊說話幹嘛的,他不去想這個事,去想別的事。”

多年來,健康問題一直困擾著張立冬。據劉金棟透露,大概20年前,張立冬曾出過一次車禍,“腦袋流了一大攤血”,差一點死掉。後來,他又得了一種名爲“眩暈症”的病,一睜眼就站不住,爲此住過一段時間的醫院。此外,張立冬還患有“面癱”。

在信全能神之前,苦悶中的張立冬,曾試圖求助基督教以尋求解脫。

據無極縣西關教會負責人周蘭介紹,2006年夏天,一個星期三的下午,張立冬來到西關教會。那次正趕上周蘭做禱告,張立冬坐在那裏安靜地聽。後來,他曾對周蘭說,她做的禱告很打動人,那天他流了淚。

由于名聲不佳,張立冬到教堂的事情在基督教徒中間引起了爭議。有個教徒聲稱如果張立冬也“信主”,自己就不信了。但周蘭認爲,張立冬這樣的人能信主悔改,是“很寶貴的”,教會不應將其拒之門外。經過解釋,那名教徒不再反對。

張立冬總共去過西關教會三五回,有時還帶著他的小女兒。但不知何故,後來便不再去,也一直沒有接受洗禮。2007年春節,周蘭和同伴曾到張立冬家中勸過他一次。周蘭後來到外地待過一段時間,此後她再未見過張立冬。她聽說,張立冬又去過教會一兩回,但最後丟下一句“不得救”,便再也不去。

“得救”是基督教中的一個專用術語。對于基督教徒而言,信主必“得救”。但全能神教認爲,信主得救的說法已經“過時”,只有接受全能神末世的“除罪”工作,才是直正的“得救”。

張立冬給周蘭留下很好的印象,“感覺他比較真誠,要是信了主,他會是個好信徒。”

周蘭說,2008年汶川地震後,張立冬還曾通過教會捐了五百塊錢。這應該是他最後一次跟正統教會打交道。

“福音”

大女兒張帆曾是張立冬的驕傲。2002年,她考上了北京廣播學院,爲處在低谷中的父親爭了面子。不過,劉金棟很早發現,這個孩子性格過于內向,太不愛與人交流。後來聽她母親王麗無意中說過一次,張帆患有抑郁症。大概是礙于臉面,王麗對此不願多說,親戚們也不好提,只是偶爾從關心的角度詢問張帆的婚事,王每次總說:再等一等。

招遠命案中,王麗是全家惟一沒有卷入的一個。而外界對她充滿好奇。

事發之前,王麗住在張立冬煙台的家中。在鄰居們的印象中,她也是一個怪人。平常很少出門,從來不主動和鄰居說話。劉金棟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招遠命案發生後,王麗一直呆在家,無論誰叫從不開門。

2014年6月26日,南方周末記者通過小區物業電話聯系上王麗,當聽到記者報出其名字後,王麗明顯愣了一下。被問及是否有話向親戚轉達及是否需要幫助時,王說“不需要”,隨即挂斷電話。

周軍與王麗曾是初中同學,他對王的評價是“老實”。他說,張立冬曾一心想要個兒子,但王麗接連生了兩個女兒,張立冬曾打算與她離婚。

而在李義成看來,王麗是個“非常理性,懂得維護家庭”的人。張立冬在男女問題上口碑不佳,王麗的對外說法是“愛怎樣怎樣,只要對我好就行”。

李義成聽說,王麗一二十年前就開始信教,不過,她信的並非“全能神”,而是“福音”。

“福音”在河北無極是一個十分流行的地下宗教。其正式名稱是“門徒會”。由于女信徒在禱告時頭上要蒙一塊毛巾,又稱“蒙頭會”。1995年,它跟“全能神”一起被定性爲邪教。多名基督徒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門徒會”在無極的信徒遠比全能神多,甚至比基督徒還多。

南方周末記者查閱相關資料了解到,“全能神”與“門徒會”教義相近,兩教皆是另一邪教“呼喊派”的分支。

無極基督徒王碧雲曾短暫信過“福音”。據他介紹,“福音”的一大特點是善于抓住人的心理,比如對有病的它說信“福音”能治病,對缺錢的它說信“福音”能發財。甚至還說信“福音”可以讓小孩考上名牌大學。一旦信了“福音”,信徒就有發展其他信徒的任務,只有完成任務,原來的期許才可能實現。爲此,一些癡迷的信徒一天到晚在外邊傳教,有的甚至離家出走。

李義成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的母親臨死之前,也有人來勸他信“福音”。張立冬的哥哥張冬至在得了癌症之後,也曾信過“福音”。不過他並沒有因此“得救”,沒過多久就死了。

王碧雲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東方閃電”主要是從基督教徒裏發展信徒,“福音”則所有人都“拉”,但沒有“東方閃電”拉得勁大。

對于“門徒會信徒比基督教信徒還多”的說法,無極縣宗教局局長牛印同予以否認。但他拒絕透露相關數字。招遠命案發生後,當地基督教會向無極縣宗教局提出,希望面向社會揭發全能神教邪教,爲正統基督教正名。

招遠命案發生後,海天四季花園居民張女士一直惦念張立冬家的那個老太太。那是張立冬的嶽母。在張女士看來,她是張家惟一一個“正常人”。

老太太是解放前的老初中生,是個文化人,人也挺和氣。出事一個月前,老太太突然離開了。臨走前,她告訴張女士,要去山東臨沂看她姐姐,大概8月份回來。

後來,張女士聽到鄰居議論,說老太太是被女婿氣走的,她經常抱怨“看不慣”張立冬,並因此不受待見。女兒則勸她“什麽也別管”,使她在這個反常的家庭中漸趨孤立。

在張女士的記憶中,那天應該是5月25日,張立冬和他的那輛吉普車不見了。三天之後,張女士在電視上看見了張立冬。他戴著手铐,面對攝像機鏡頭,十分平靜地說:“不怕法律,我們相信神。”

(李義成、劉金棟、王碧雲、王麗、周蘭爲化名。陳軍吉對本文亦有貢獻)

 

發布時間:2014/7/10 17:23:00,來源:南方周末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0    39    3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