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招远血案再调查:“神”化的家庭

 

据英国《金融时报》2012年报道,全能神教宣称在中国有数百万信徒。

编者按:山东招远血案发生已逾一个月,南方周末记者再赴河北无极、山东招远、烟台调查,首度接触到了犯罪嫌疑人张立冬的姐夫,还有张立冬的妻子—这个五口家庭中唯一的非“全能神”信徒。

我们试图还原一个普通家庭从努力致富到制造血案之间,“神”化乃至彻底重构的轨迹,进而观察“全能神”教义及组织对信徒精神世界、行为逻辑的影响程度。

我们还采访了宗教界人士、专家,通过分析这个家庭成员的特殊行为方式,并对比正统教会教义和信仰方式,解读宗教异端与暴力行为之间的关联。

在信“全能神”之前,张立冬曾试图求助基督教以寻求“得救”,在祷告中还流过泪。他带着小女儿去过三五回教会,曾通过教会为汶川地震捐了五百块。

张帆曾在北广求学,接触“全能神”时,正处在“专升本”的两年空当期。她性格过于内向,不太爱与人交流,也从来不笑。她母亲曾说过,张帆患有抑郁症。

张立冬妻子王丽是这个家庭中唯一的非“全能神”信徒。她在村民眼中“非常理性,懂得维护家庭”。


异兆

对于金晖小区丽水苑12号楼的居民们而言,“5·28”命案令人毛骨悚然,但事前已有异兆:5月27日,神秘的101室的那条狗突然死了。

那是一条体形硕大、性格温柔的哈士奇狗。邻居们偶尔碰到牵它出来的主人,有时是那个戴棒球帽的“光头”,更多时候是他的大女儿。这是古怪的父女俩。大女儿似乎从来没有笑过。光头则被一位邻居形容为“僵尸”。他面无表情、目光呆滞,似乎永远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户人家还有一个喜欢穿肥大裤子的小男孩,一个戴眼镜的小姑娘。

尽管已经住了五六年,但邻居们从未发现这家人主动与外人交流。他们居住的101室一年到头挂着窗帘,里面似乎总有人,但没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不安全感一直笼罩着“光头”。2013年下半年,“光头”买了一辆白色的卡宴车,车牌号(鲁YVD110)上还有跟报警电话一样的数字。大概是担心被盗,他在家门口外墙上装了一个监控探头,距离探头不过一米的地方还安了一个光控感应的探照灯。每到夜幕降临,惨白而刺眼的灯光直接照到对面楼上。直到现在每天晚上,这盏灯还点亮着。

那天早上,哈士奇狗倒在12号楼101门前的过道里,浑身鲜血。被吓坏了的邻居赶紧报了警,经调查,狗是被自家主人打死的,警察没有深究。那时,没有人料到,这会是一起故意杀人案的前奏。而那个“光头”,便是后来闻名全国的张立冬。

事发之后,邻居们陆续知道,从来不笑的女人是张立冬的大女儿张帆;戴眼镜的小姑娘叫张航,是张立冬的二女儿;小男孩张×,年仅12岁;电视上的那个叫吕迎春的女人他们也曾见过,她经常过来,但似乎并不在101室过夜。他们均是全能神教信徒。

全能神教又称“东方闪电”,上世纪90年代由黑龙江铁路工人赵维山创建。1995年被中国政府定性为“邪教”。据英国《金融时报》2012年报道,“东方闪电”宣称在中国有数百万信徒。而基督教团体则认为全能神教人数应该接近一百万。

全能神教部分认可基督教教义。但它宣称,神继耶稣之后,第二次“道成肉身”,降临到一个中国女子身上。这个女子是全能的神,主要工作就是带领信徒打败魔鬼撒旦,拯救人类。信徒要为神献上一切,花费所有精力。

据新华社报道,张帆对打死狗的解释是:当晚吕迎春感觉不舒服,可能是“邪灵”“袭击”了她,她们确定“袭击者”是所养的宠物狗,所以就把它打死了。不过,据张立冬的姐夫刘金栋回忆,在无极时,张立冬就特别喜欢狗,也养过狗。

《南方都市报》引用知情人士的说法称,杀狗后,张帆和吕迎春的胸口依旧疼痛,其他人就把张帆抬起来往地上摔,直到张帆喊头晕。那时,他们都认为恶魔被赶走了,要出去找到恶魔,并杀死它。

张立冬曾到基督教寻求解脱,在祷告中还流过泪。

第二天晚上,卡宴载着这六人来到了罗峰路159号金都百货大楼一层的麦当劳餐厅。很快,一起震惊全国的血案就在山东招远发生了。

灵修

根据警方调查,9年前,张立冬的大女儿张帆最先接触全能神教。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张帆的学历信息发现,她2002年考入原北京广播学院英语专业(专科),2004年毕业。两年之后,张帆再度入北广(已更名为“中国传媒大学”)学习,2008年取得了新闻学(广告)本科学历。这意味着,接触全能神时,张帆正处在“专升本”的两年空当期。

有媒体报道称,自2007年以来,“东方闪电”(全能神)开始将目光投射进大学和高中,试图以大学生、高中生信众进一步提升其活动和组织能力。

入教两年后,张帆陆续将张立冬及弟妹也发展为信徒。新华社报道称,2008年,张帆通过网络认识了山东龙口人吕迎春,由于两人对“全能神”的认识一致,便逐渐熟悉起来。2009年,张帆和家人先后从河北无极来到山东招远。

《南方都市报》引用招远基督徒的说法称,全能神教大概在1996年传入招远,多在当地基督教会中发展信徒,曾一度“猖狂得很”。

除了金晖小区丽水苑(以下简称“丽水苑”),张立冬在百公里外的烟台市莱山区海天四季花城(以下简称“四季花城”)另有一个住处。那套房子购买于两年前,主要是张立冬的妻子、岳母居住。张立冬和二女儿、儿子以及那条哈士奇从招远偶尔回去住。而大女儿张帆则一直住在丽水苑。

丽水苑是信徒们的“灵修”之地。据新华社报道,加入邪教之后,张家除正常的生活需求外,与外界基本不联系,每天都在家里学习邪教书籍,写“灵修”笔记,互相灌输邪教思想。

“灵修”是全能神教对信徒的一项基本要求,该教认为,信徒“要把心真实安静端放在神面前,须做有意识的配合工作,……都应有个人的灵修时间”,“灵修”时要“避开一切事物静下心来,安静在神面前”,而且要求“每一个人必须都有个人的灵修笔记”以“把对神的渴慕、对神话的认识、灵里的感觉都记录下来”。(引自全能神教《话在肉身显现》一书,以下引用内容同样出自该书)

“灵修”对信徒至关重要,因为“越作这样的灵修,越能走上圣灵带领的路,神越加倍地祝福你,你的灵就会越来越强”;“你下的功夫越多,你的心越能归给神”。

事发之前,张立冬的“灵修”生活曾经短期中断。他在四季花城住了一个多月。那是因为一位美国的亲戚回国,这次也是他在四季花城住得最久的一次。

四季花城的邻居张女士早就感觉到张立冬“不正常”—但凡在家,他就一天到晚摆弄那辆吉普车,甚至连大冬天也不例外,张立冬还是赤脚穿拖鞋,打着应急灯,躺在车底“拾掇”。

张立冬对车很精通。有一次看见张女士的女婿发动不了车,他主动上来告诉女婿说怎么弄。张女士说,招远命案之后,女婿回想这事还有一丝后怕。一旁的女儿还开他的玩笑,说“你小心了,他那是想给你‘洗脑"。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另一位邻居曾跟张立冬发生过一次不愉快,他来借东西,“当时我以为他是精神病,思维不正常,挺凶的,好像我欠他什么似的。”

发家

在无极县东关村村民李义成印象中,张立冬“不是一般人”,“脑子非常好使”,“可以应变各种场合的一切情况”,“培养好了可以做高级领导”。

正因如此,他对张立冬招远命案的行为感觉“非常的古怪”。他甚至猜测,电视里那些匪夷所思的话,是张立冬故意说的,目的是为了逃避责任。

张立冬生于1959年,初中文化,二十岁时到山东青岛当兵,成为北海舰队建筑工程兵的一名卫生员。不过,据战友周军介绍,虽然是海军,但张立冬并不上船,也没出过海。

不知是否是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张立冬给三个孩子取的名字,均跟海有关。其中小儿子张×更是寄托了他的宏伟志向。

每到晚上,张立冬家门口外墙上的探照灯就点亮了,直到现在,仍是如此。

周军与张立冬邻村。他说,张立冬为人高傲。张立冬当兵时就开始脱发,因为觉得难看,他索性剃成光头,平常戴一顶帽子。之后,很多年都一直是这副形象。

部队复员后,张立冬回到东关,曾当过一段时间的棉织厂工人。后来改做生意,开始了他的“敛财”之路。

李义成说,在哥哥张冬至任村支部书记期间,东关村几个厂子的下脚料被张立冬承包收购。他从厂里拉出来的东西,“上面是废品,下面是成品”。后来,张冬至曾对外说过,东关的几个厂子,都让立冬给弄垮了。

村里的建筑五金厂破产后,张立冬经过一番运作,以八十万元买下。后来,在离开无极之前,他把那块地转卖,据说卖了一千五百万元。

上世纪九十年代,无极一度是全国闻名的医药批发基地。在时任县委的布局下,东关村划出一片地,建了个“东关医药批发市场”,张立冬也买下一个门面,开始做鱼肝油生意。同时,他将建筑五金厂的旧厂房租给医药商当仓库,收取数额不菲的租金。后来,因为卖假药,医药市场被强行取缔。李义成透露,在警察出动的当晚,张立冬暗中切断仓库电源,试图阻止取缔行动。

医药市场被取缔后,张立冬把厂房改造成一个服装市场,一米长的柜台,一次性预收3000元的年租金。然而没过一两个月,服装市场就黄了。

不过张立冬的厂房很快派上了新的用场,它成为传销者们的聚会地。李义成对当年的传销盛况记忆犹新:痴迷的人们唱歌、喊口号,台上人说一句:“你在他乡还好吗?”下面的人齐声大喊:“好!”

李义成说,张立冬还曾办过一所名为“新世纪”的民办学校,并因为争抢生源与另一家民办学校发生冲突。和以往的情况类似,最后是他赢了,对方赔钱了事。

张立冬在本村几乎没有同龄人朋友,但周围经常有一群年轻人聚拢,他也因此被传有“黑道”背景。不过,李义成承认,张立冬习惯占国家和集体的便宜,并不开罪个人。村民有事相求时,他也都出手帮忙。因此即使出事之后,在东关村说他坏话的人也不多。

救赎

据张立冬的姐夫刘金栋介绍,2000年左右,因为合伙经营的一个棉油厂的股份问题,张立冬与哥哥张冬至闹翻。

当时,张冬至试图施工,张立冬在工地上垒砖阻止。双方僵持不下。一天晚上,张立冬被四个人关在厂子里痛打一顿。“浑身是伤,住了很长一段时间院。”刘金栋说。

被打伤之后,张立冬曾打算诉诸司法,但被亲戚劝阻。张立冬提出条件:让所有亲戚与哥哥一家断绝来往。亲戚们勉强答应,张冬至因此逃过司法追究。但刘金栋承认,实际上不可能与大哥家断绝来往,张立冬也因此与其他亲戚疏远。

张立冬最终没有原谅哥哥。2010年,张冬至去世,虽然侄子专门跑来请他,但张立冬仍拒绝参加哥哥的葬礼。

与哥哥反目成为张立冬一生中的最大挫折。他不仅失去了哥哥的庇护,更失去了尊严。刘金栋说,挨打之后,张立冬一直处于一种苦闷状态,心里过不去,见人不说话。

2009年,张立冬带领全家彻底告别东关村,迁至山东招远。招远所隶属的烟台市也是张立冬妻子王丽的老家。临走之前,张立冬没有跟亲戚们打招呼。“当时以为,走了就走了吧,兄弟俩关系这么差,他这么苦闷,搬到山东疗养疗养也好。”刘金栋说。

刘金栋现在回想,觉得张立冬离开无极“很不正常”。对张立冬信全能神教更是不理解。“他生意做得那么好,为什么搞这个?”

招远命案发生后,刘金栋无法理解的是,张立冬是一家之主,他为何听女儿的话去打人?张帆的行为则更让他吃惊。相关报道中称,她把母亲看作“恶灵之王”,见面之后要杀死她。

听闻张立冬出事之后,周军本能的反应是“不可能”,张立冬不是这种人。但在电视看到的确实是张立冬,并听到他说的那些匪夷所思的话。“我说这小子得精神病了。”据周军介绍,早年就感觉张立冬脑子有点不正常。“几个人在一块说话干嘛的,他不去想这个事,去想别的事。”

多年来,健康问题一直困扰着张立冬。据刘金栋透露,大概20年前,张立冬曾出过一次车祸,“脑袋流了一大摊血”,差一点死掉。后来,他又得了一种名为“眩晕症”的病,一睁眼就站不住,为此住过一段时间的医院。此外,张立冬还患有“面瘫”。

在信全能神之前,苦闷中的张立冬,曾试图求助基督教以寻求解脱。

据无极县西关教会负责人周兰介绍,2006年夏天,一个星期三的下午,张立冬来到西关教会。那次正赶上周兰做祷告,张立冬坐在那里安静地听。后来,他曾对周兰说,她做的祷告很打动人,那天他流了泪。

由于名声不佳,张立冬到教堂的事情在基督教徒中间引起了争议。有个教徒声称如果张立冬也“信主”,自己就不信了。但周兰认为,张立冬这样的人能信主悔改,是“很宝贵的”,教会不应将其拒之门外。经过解释,那名教徒不再反对。

张立冬总共去过西关教会三五回,有时还带着他的小女儿。但不知何故,后来便不再去,也一直没有接受洗礼。2007年春节,周兰和同伴曾到张立冬家中劝过他一次。周兰后来到外地待过一段时间,此后她再未见过张立冬。她听说,张立冬又去过教会一两回,但最后丢下一句“不得救”,便再也不去。

“得救”是基督教中的一个专用术语。对于基督教徒而言,信主必“得救”。但全能神教认为,信主得救的说法已经“过时”,只有接受全能神末世的“除罪”工作,才是直正的“得救”。

张立冬给周兰留下很好的印象,“感觉他比较真诚,要是信了主,他会是个好信徒。”

周兰说,2008年汶川地震后,张立冬还曾通过教会捐了五百块钱。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跟正统教会打交道。

“福音”

大女儿张帆曾是张立冬的骄傲。2002年,她考上了北京广播学院,为处在低谷中的父亲争了面子。不过,刘金栋很早发现,这个孩子性格过于内向,太不爱与人交流。后来听她母亲王丽无意中说过一次,张帆患有抑郁症。大概是碍于脸面,王丽对此不愿多说,亲戚们也不好提,只是偶尔从关心的角度询问张帆的婚事,王每次总说:再等一等。

招远命案中,王丽是全家惟一没有卷入的一个。而外界对她充满好奇。

事发之前,王丽住在张立冬烟台的家中。在邻居们的印象中,她也是一个怪人。平常很少出门,从来不主动和邻居说话。刘金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招远命案发生后,王丽一直呆在家,无论谁叫从不开门。

2014年6月26日,南方周末记者通过小区物业电话联系上王丽,当听到记者报出其名字后,王丽明显愣了一下。被问及是否有话向亲戚转达及是否需要帮助时,王说“不需要”,随即挂断电话。

周军与王丽曾是初中同学,他对王的评价是“老实”。他说,张立冬曾一心想要个儿子,但王丽接连生了两个女儿,张立冬曾打算与她离婚。

而在李义成看来,王丽是个“非常理性,懂得维护家庭”的人。张立冬在男女问题上口碑不佳,王丽的对外说法是“爱怎样怎样,只要对我好就行”。

李义成听说,王丽一二十年前就开始信教,不过,她信的并非“全能神”,而是“福音”。

“福音”在河北无极是一个十分流行的地下宗教。其正式名称是“门徒会”。由于女信徒在祷告时头上要蒙一块毛巾,又称“蒙头会”。1995年,它跟“全能神”一起被定性为邪教。多名基督徒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门徒会”在无极的信徒远比全能神多,甚至比基督徒还多。

南方周末记者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全能神”与“门徒会”教义相近,两教皆是另一邪教“呼喊派”的分支。

无极基督徒王碧云曾短暂信过“福音”。据他介绍,“福音”的一大特点是善于抓住人的心理,比如对有病的它说信“福音”能治病,对缺钱的它说信“福音”能发财。甚至还说信“福音”可以让小孩考上名牌大学。一旦信了“福音”,信徒就有发展其他信徒的任务,只有完成任务,原来的期许才可能实现。为此,一些痴迷的信徒一天到晚在外边传教,有的甚至离家出走。

李义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的母亲临死之前,也有人来劝他信“福音”。张立冬的哥哥张冬至在得了癌症之后,也曾信过“福音”。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得救”,没过多久就死了。

王碧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东方闪电”主要是从基督教徒里发展信徒,“福音”则所有人都“拉”,但没有“东方闪电”拉得劲大。

对于“门徒会信徒比基督教信徒还多”的说法,无极县宗教局局长牛印同予以否认。但他拒绝透露相关数字。招远命案发生后,当地基督教会向无极县宗教局提出,希望面向社会揭发全能神教邪教,为正统基督教正名。

招远命案发生后,海天四季花园居民张女士一直惦念张立冬家的那个老太太。那是张立冬的岳母。在张女士看来,她是张家惟一一个“正常人”。

老太太是解放前的老初中生,是个文化人,人也挺和气。出事一个月前,老太太突然离开了。临走前,她告诉张女士,要去山东临沂看她姐姐,大概8月份回来。

后来,张女士听到邻居议论,说老太太是被女婿气走的,她经常抱怨“看不惯”张立冬,并因此不受待见。女儿则劝她“什么也别管”,使她在这个反常的家庭中渐趋孤立。

在张女士的记忆中,那天应该是5月25日,张立冬和他的那辆吉普车不见了。三天之后,张女士在电视上看见了张立冬。他戴着手铐,面对摄像机镜头,十分平静地说:“不怕法律,我们相信神。”

(李义成、刘金栋、王碧云、王丽、周兰为化名。陈军吉对本文亦有贡献)

 

发布时间:2014/7/10 17:23:00,来源:南方周末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1    40    3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